數據統計分析揭示賓州選舉中的舞弊行為

蒙特利爾戰友團 Tao
校對 上傳 雲起時

圖片來源:Wion

據The National Pulse的獨家報道, 通過對賓夕法尼亞州選舉數據的深入研究分析,結論佐證了川普總統競選團隊的說法,即大量的不正常投票和潛在的舞弊行為導致了拜登在關鍵搖擺州的虛假領先。

統計分析結果顯示選票數量的分布有著明顯的“尾部填充”現象,這在數學上是違反自然分布規律的,這種數據分布預示著選舉中存在嚴重的欺詐和造假。2008年的次貸危機中,銀行的房貸數據有著類似的分布。

這份40頁的選舉數據分析報告在開頭部分寫道:“這份對賓夕法尼亞州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的科學分析報告是公民和專家們無償和自願實施的,這份報告單純只是從數據出發,而不基於任何的黨派偏見。我們唯壹的初衷是在確保賓州所有的合法選票都被計算,並且只有合法的選票被計算方面盡壹點綿薄之力。”

這份報告的結論是:”這些統計分析雖然不能作為選舉舞弊的證據,但是分析結論卻科學的證明了當前的選舉結果極不可能是賓夕法尼亞州公民實際投票情況的準確反映。”

數學上的異常

在報告的第14和15頁提到:
“我們試圖估算在外圍縣中民主黨登記選民的投票比例。我們希望得到壹個無偏差的估值,所以我們把阿勒格尼縣(Allegheny)和費城縣(Philadelphia)排除在外,因為它們相當特殊,我們將在後面對這兩個縣進行單獨分析。我們對10個外圍縣的數據進行了簡單的線性回歸。”

圖1 (圖片來源:National Pulse)

圖1中橫坐標是民主黨登記選民,縱坐標是拜登在2020大選中獲得的選票。這10個外圍縣選舉數據的線形回歸直線方程是:

拜登2020年大選獲得選票 = -21215.45 + 1.1943149*民主黨登記選民

可以明顯的看到這條直線的斜率大於1, “這意味著拜登在十個外圍縣的選票數占民主黨登記選民的101%左右 (值得註意的是賓夕法尼亞州其他大多數縣這個數字為70%左右),這是壹個在法律上明顯不符合邏輯,也無法合理解釋的數字。最有可能的解釋是,額外的選票被加到了拜登的總票數中,而且這些選票並非來自選民。”

在報告的第18頁,在章節 “賓夕法尼亞州蒙哥馬利縣(Montgomery)2020年總統選舉中使用預測模型進行舞弊的可檢驗假設”的摘要中寫道:

“這些事實表明在多個縣同時發生了壹個從數學的角度看起來很詭異的事件,數據的變化幅度遠遠超過了讓受益的候選人贏得賓夕法尼亞州所需要的選票。”

報告中的預測模型揭示了賓夕法尼亞州各地潛在的數以萬計的造假選票,這使得撰寫報告的統計學家們得出結論:“有能力攔截和修改所有選區數據的人”可能參與了“在傾向於民主黨的選區增加拜登選票的舞弊計劃,這種操作不會被選區工作人員發現,也極難被檢查到。”

利用數據分布“尾部填充”造假

報告在第19頁繼續提到:

把拜登在賓夕法尼亞州蒙哥馬利縣(Montgomery)的得票數和2016年希拉裏-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在該縣得票數做壹個對比,從數學的角度來看,票數分布的詭異差異顯示出明顯的造假痕跡,即在高斯分布曲線的尾部不自然的增加了選票。即使有極高的投票率或者選民偏好有大幅度變化,在統計學上也不可能出現這樣的分布曲線。實際上,這是壹種經典造假形式的數據分布,數學上的名字叫“曲線填充”。2008年次貸風險管理的崩潰就是這種造假行為的典型例子。

圖2 (圖片來源:The National Pulse)

圖2顯示了拜登在賓夕法尼亞州蒙哥馬利縣(Montgomery)的得票數與2016年希拉裏-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在該縣得票數的差異。圖中橫坐標列出了選票差異的區間,縱坐標是在指定差異區間的選區個數。

可以明顯的看到,這些數據 “是壹種數學上的造假結果,即在數據分布的尾部非自然地增加選票”。

換句話說,在預計會支持拜登的縣裏,額外的選票被加在了拜登的頭上,“由於該縣支持民主黨的人數要遠遠多於共和黨,他們認為這些額外增加的選票不會被註意到”。

例如,在新的投票當中,拜登的得票率增加了驚人的16個百分點。這不僅需要拜登支持者的投票率成倍地大於川普總統支持者的投票率,還需要在此基礎上額外增加大量的新投票率。報告中提到 “在大量的選區中,僅拜登比2016年希拉裏多的票數就超過了該選區新登記選民人數的100%。”

利用數據分布“全局填充”造假

在報告的第22頁上,數據建模者指出:

壹個預測模型推論出僅在阿勒格尼縣(Allegheny)就有多達3.05萬多張假票,隨著時間的推移,該模型還能擴展到其他縣。僅僅只有拜登的選票被誇大了。該推論表明,有能力攔截和修改所有選區數據的人,使用了“填充高斯分布”的方案實施了選票造假。該造假方案與上述的蒙哥馬利縣(Montgomery)的方案存在明顯的差異,這可能說明實施者另有其人。雖然方案不盡相同,但是目的都是為了在傾向於民主黨的選區增加拜登選票,這種操作不會被選區工作人員發現,即使比較高斯分布的差異也很難發現其中的貓膩。

圖3(圖片來源:The National Pulse)

圖3顯示了拜登在賓夕法尼亞州阿勒格尼縣(Allegheny)的得票數與2016年希拉裏-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在該縣得票數的差異。圖中橫坐標列出了選票差異的區間,縱坐標是在指定差異區間的選區個數。

初步分析可能發現這個高斯分布還比較正常,因為這裏沒有蒙哥馬利縣(Montgomery)“尾部填充”的現象。仔細分析後會發現,這是壹種“全局填充”,即所有選區都人為增加了拜登的選票。圖中的高斯分布顯示,它不是在正常曲線的基礎上乘以壹個系數,而是做的加法。

該報告最後的結論

⦁ 在賓州的投票數據記錄中,有壹些重大的統計分析異常情況,這些異常的數據分布在正常(沒有人為操縱)的情況下出現的概率幾乎為零。
⦁ 這些異常情況幾乎無壹例外青睞於拜登。而川普總統的選票在統計分析上是正常的。
⦁ 在賓州67縣中,有11個縣的選票數據出現了明顯的異常跡象。同樣,這些選票都是支持拜登的。
⦁ 這些縣可疑選票的總數為30萬左右,這大大超過了已報道的拜登票數對川普總統的領先優勢。值得壹提的是,我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人為的拜登票,又或是從川普總統換到拜登的票。
⦁ 這些統計分析不能作為選舉舞弊的證據,但是分析結論卻科學的證明了當前的選舉結果極不可能是賓州公民實際投票情況的準確反映

評論:不僅僅在賓夕法尼亞州,在大多數搖擺州都出現明顯的選舉欺詐和數據造假現象。隨著川普總統法律團隊在各州訴訟的全面展開,這些州的選舉結果壹定會反轉。真相只有壹個,不管造假的手段有多麽高明,隱藏得有多深,只要造了假,肯定會留下痕跡,總會有真相大白,水落石出的壹天。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