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喊捉賊的真相

作者:柏熙

最近爆炸性新聞過于多,但對于似乎一灘死寂的東歐來說,烏克蘭的存在似乎是讓東歐大地燃起了希望之光。前日,烏克蘭官方宣布,將拜登列爲通緝犯,因其破壞民主、竊取國家的行爲,讓民主黨在全世界蒙羞。烏克蘭這個偉大的民族國家在二戰的腥風血雨中,備受摧殘,納粹德國和蘇聯在沒有任何烏克蘭人參與的前提下就將烏克蘭徹底瓜分,臭名昭著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烏克蘭平民不得不拿起武器,先對抗納粹德國,後對抗邪惡蘇聯。明智的烏克蘭人發現邪惡的極左蘇聯,其邪惡程度比之于極右的納粹更嚴重的多。于是他們喊出了甯肯敗給德國,不可以將烏克蘭拱手送給蘇聯的口號。但是最終烏克蘭還是被蘇俄控制幾十年。在上世紀後期的蘇聯解體過程中,烏克蘭人率先遊行和反抗,1989年烏克蘭成立了獨立改革運動的組織“魯赫”,幾乎是一夜之間,被共産主義壓迫著的烏克蘭人數以百萬計的加入了“魯赫”進行獨立運動。到1991年,烏克蘭獨立運動成功,期間發生過無數讓人震撼的事件,在那段時間內,首都基輔幾乎是全民靜默上街,絕大多數烏克蘭人都流著反馬列邪教、反共産主義罪惡專制的高尚血液。

在烏克蘭北部沈睡著一個國家,它的名字叫白俄羅斯,同樣是曾經飽受蘇俄折磨的國家。現在,已經覺醒的白俄羅斯人,在本年中期也全民走上街頭,開始了反對統治白俄羅斯26年的獨裁者盧卡申科的“天鵝絨革命”,獨裁者盧卡申科連保镖都無法信任,親自配槍,並且使用全國全面斷網的手段,對付類似于上世紀80年代末的和平非暴力顔色革命。當獨裁者無法信任旁人的時候,只有一群小醜打著嘴炮,幫獨裁者說話,他們只是爲了權力和金錢,不可能在行動上對獨裁者有任何的支持。小醜列昂尼德是其中最關鍵的一位,他是白俄羅斯的克格勃主席,他“負責任”的說白俄羅斯沒有競選舞弊現象,盧卡申科是實至名歸得到了96%的選票。並且說白俄羅斯根本不存在“天鵝絨革命”的社會環境,白俄羅斯的社會溫度是36度,非常穩定。這樣的小醜言辭只會更加激怒白俄羅斯覺醒的人民。但,天鵝絨革命的最終成功,需要等待遙遠的大陸東方的一個國家的改變。同樣,還有一個加勒比南海岸上得天獨厚的委內瑞拉國家,其革命徹底解決也需要亞歐大陸遙遠東方的那個國家的改變。

現在,全世界的一切都指向中共國了。無論是新冠病毒已經確鑿來自于中共國、並且中共還在持之不懈的在海外釋放新的變種,還是是各國選舉的舞弊勢力背後有中共的支持、和中共持久的謀劃。烏克蘭、白俄羅斯、委內瑞拉、法國、德國,直到美國。每個有著大選的國家,都是中共國不懈腐蝕的目標。做賊之人,心中有鬼,遇事必有賊聲。中共國在牆內不斷的洗腦,似乎中共國一切的問題都來自于“境外反華勢力”的煽動。那麽,現在事實的真相出來了,全世界大量國家中的選舉舞弊現象,都與中共國有直接的關系。中共國才是那個賊喊捉賊的“境外勢力”。美國也因此陷入了新一次民主危機,這一次拜登近乎瘋狂的公開舞弊,CCP病毒與之配合的天衣無縫。這一次,連自幹五、小粉紅們,都開始明白美國選舉舞弊可能與中共的腐蝕有關,只不過自幹五、小粉紅們依然嘴硬的愛黨愛國,但其中有極少數的有底線的人—-這類有底線的人在整個中共國確實並不多見—-他們也開始明白,是中共在全世界制造災難和危機,中共國內的正義之士早就開始質疑武漢P4病毒實驗室,如果將病毒與選舉舞弊結合在一起看呢,小粉紅、自幹五們已經將自己的愛共産黨愛中共國變爲一種極端情緒,比之于納粹時代的民意瘋狂,恐怕不遑多讓。

今日是2020年11月19日,曆史上的11月19日,正是1863年亞伯拉罕·林肯總統在賓夕法尼亞州發表著名的“格底斯堡”演說,用以哀悼在南北戰爭中爲正義而陣亡的將士。鼓勵人人爲自由和平等而戰,並堅持自己頒布的《解放黑人奴隸》宣言。林肯總統的此次演說,是曆史上被引用最多的演說。每年的今日,在賓夕法尼亞州的格底斯堡公墓,都會有絡繹不絕的遊客觀摩。今天,當我們在回看這篇演說的時候,依然有切合當今的內容。演說中的“當今美國仍舊缺乏自由”的描述,似乎是對今日拜登一夥以及幕後的野心家們控制媒體、封鎖真相如出一轍。筆者在《大割裂與選擇》中所描繪的,美國曆史上每過接近百年就會出現一次大割裂的現象,實實在在的出現在當今美國社會中。只不過這次割裂,極左媒體能圈到的真粉寥寥可數,大多美國人是明智的,通過現在開票的情況,前日川普總統早就得到248選舉人票且停滯不前,這是因爲媒體根本不敢公布川普總統在其他待開票州中的得票情況。作弊軟件的非人性化設計,在計票結束後,拜登的票數還在增加,讓人哭笑不得。

如果在幾十年後,我們再回看這段曆史,除去荒誕以外,還會有深切的另一種感受:全世界都在等待中共的覆滅,無論是中共國內的奴隸們,還是牆外無數的正義力量。都在翹首以盼,中共國時代的結束。然而,中共的敗亡,對于全世界排幹沼澤的進程而言,似乎沒有那麽快。所有中共國的國人,包括小粉紅、自幹五以及正義人士,都因爲這一次中共的持續存活,而讓全世界無數無辜人受害。每念及此,筆者都有深深的愧疚之感,筆者既恨自身能力不足、不能爲滅共出更多的力量,也恨國人之民智未開、不能被啓蒙。當然,其時只不過是眼前的“困局”,從長遠看,新的時代將會開啓序幕,中共的滅亡是正義人士爭取民主自由、解放中共國這個大監獄中的囚徒的必然途徑,是這個時代旋律中的最強音。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