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上不凋落的七芒星(四)

白馬到道森一路坑坑洼窪,很多地方在修路,時不時停下來等掛著交通指揮旗的領航車過來才可以繼續前行。

接著我們到了道森鎮,那裡是淘金時代的北極重鎮,有許多歷史遺跡與典故。人口兩千多,卻管自己叫Dawson city可見育空人煙多麼稀少。

這里華人的足跡隨處可見,進到最有名的餐廳裡,也有華人在做廚子。

整個市一邊平靜而深邃的育空河流淌,一邊像上世紀八十年代國內的建築群星星點點在高曠的天空下散發出蒼涼之美。

正四處觀賞中,天空出現了雙彩虹,

彩虹離你好近好近,感覺一步就可以踏進彩虹中。

兩次碰到一對couple似曾相識的跟我們打招呼,終於忍不住問了對方,他們說我們是溫哥華來的,一個叫Burnaby的小城市,我們哈哈大笑,我們也是啊,在Burnaby住過很多年。

疫情開始後,國門基本關閉,溫哥華的人沒有地方可以去,不是去鄰省的阿爾伯特就是北上,能到Dawson這麼遠也是資深遊客了。

這裡的娛樂項目不多,在Downtown Hotel 品嚐死人腳趾酒就是淘金者們當時的娛樂之一。我們在門口看了看由於限制進去的人數排了居然長長的隊。於是作罷。

長途跋涉開車顛簸的腦袋裡一直塔塔的機器轟鳴聲,於是回酒店睡覺覺。

不想半夜被推醒,居然碰到了極光爆發。

半夜時分,卻是東方發白,然後有了顏色,隨之霞光萬道,各種霞光圖案的變化,各種奇妙的光束彷彿就在頭頂飛舞。美麗而神秘,難以言述。

作者:昔馬千羽

原創觀點文章– 2020/11/20

溫哥華圓成農場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