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時評精華版】 FISA 法案— 推倒多米諾骨牌的利器(11/15/20 晚)

撰稿人: DC Coach

朱利安尼先生今天接受福克斯電視網的主持人瑪麗亞的採訪。他說,多米諾公司竟然將所有的選票數據發到了國外。這是令人難以想像的。這是乾預美國選舉,涉及國家安全。就憑這一條,這個案子就需要用FISA法案。多米諾用的是Smartmatic的軟件,是由一個叫Smartmatic的公司開發的。該公司的主席與索羅斯是關係密切的商業合作夥伴。這個公司和委內瑞拉以及中共有非常緊密的關聯。這公司是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創建的。查韋斯兩個合夥人至今還擁有這家公司,他們用這個軟件在南美的選舉中進行舞弊。

朱利安尼先生說,以賓州為例,我們已經證實有63.2萬張非法選票,這已經足夠讓總統在賓州以超過30萬選票獲勝。同樣在底特律,大約10萬張選票在凌晨4:30的時候被送進計票點。每張選票上,都只有拜登的名字,沒有其他人的名字,甚至其他民主黨的人的名字也沒在選票上。這是因為多米諾通知你,你已經落後太多了,你只能停止計票。否則再計下去就要宣布了,宣布以後結果就定下來了。它把你少了多少票直接通知你,就等於說它來不及改了,必須直接造選票。由於沒時間填滿整個選票,所以你的選票上只有拜登,沒有別人。川普總統領先太多了。在選舉那天,整整6個搖擺州全部在川普總統大幅度上升的時候停止計票。這不僅是舞弊,而是直接被操縱了,而且是外國人操縱。

多米諾公司背後是誰?多米諾的,賽特(音)的出資人是誰?紅杉資本!就是沈南鵬!中國互聯網之王。他代表中共控制這些軟件。多米諾的背後就是中共。這才是問題的核心。這是為什麼現在川普的律師團隊沒有走正常的法律程序,而是用FISA法案,就是外國人情報監控法。朱利安尼先生說的每一個信息與國家安全有關的,都針對操縱美國大選的中共而去的。

國家安全層面的較量

這個叫Smartmatic的公司是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創建的。他們用這個軟件在南美的選舉中進行舞弊。這個軟件十年前就被美國禁用。但如今通過分包商的角色回到美國,用其他公司的名字作掩護。美國政府裡有人和中共在勾兌,在出賣國家利益。證據表明購買多米諾的州政府官員收受大量回扣,軟件安全問題長期以來很多人舉報,但是CIA和FBI置之不理。

委內瑞拉的馬杜羅政府是一個快倒閉的政權。委內瑞拉長期以來都被中共掌控。中共利用各個潛伏在海外的中心,情報點,和軟件中心,收集信息。中共的地下黑市和暗網裡邊大量銷售的都是美國人的個人信息。在幾次大量的美國信息被盜中,最後都指向中國人民解放軍。這就是核心的核心。這個最後的操縱者,就是中國共產黨!

其實這就是一次恐怖襲擊。中共知道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聯合美國境內的Deep State和精英階層,利用大選把川普總統從白宮裡面趕出去。雖然沒有發生火戰,但是實際上這一次對大選軟件的襲擊,是一套全方位的、集團的、多角度的各城市共同開展的一場戰爭。它已經影響到了美國的憲政民主,影響到了這個美國的這個立國之本。說它是一種國際恐怖主義,一點都不為過。這個比用飛機撞大樓還厲害。

FISA法案及操作過程

FISA法案

FISA法庭是1978年成立的。它的法官是由聯邦大法官任命。 FISA法庭是秘密法庭,是網上查不到的。因為裡面牽扯到國家安全信息。情報監控法都是走的秘密法庭,走的FISA法庭。

用FISA法案就跳出了兩黨之爭的漩渦。這對川普總統最有利。因為他現在是總統,他手上有國家機器,可以用情報監控法。這是他手上最有力的武器。而且證據可以在法庭上做呈堂證供。如果只是起訴個人或者黨派干擾大選,所有的這些都用不了。

FISA法庭跟普通的法庭不一樣。它沒有陪審團,有時沒有證人,沒有辦法得到實錘的證據,只能靠情報。這就要看這個情報的來源和可信程度,以及是否有多方面的情報佐證同一個事實。

FISA法庭權力幾乎與最高法院平行。沒有陪審團,是由法官直接判的,並且是最終判決。其聽證會不對公眾開放。你只能看到部分經過刪節的信息,永遠看不到全部內容。由於訴訟的機密性,通常只有獲許可在美國政府面前執業的律師才能出庭。

FISA的證據和判決

總統法律團隊的成員吉迪諾娃(Joseph diGenova)以前代表司法部起訴一個以色列的間諜,讓他最後認罪。為什麼?因為在FISA法庭你根本沒法打。因為危害國家安全的證據,基本上都是鐵證,基本上不用審的。面對鐵證如山的情報,你根本沒法辯護。這就是FISA法庭的厲害。這就是為什麼妮可戴維斯,布羅伊迪他們不得不認罪。因為他們如果不認罪,你就走到FISA庭去了。並且你是沒有上訴機會的,因為這就是終審了。美國有這一套體系,專門針對危害國家安全的案件。 FISA法案出來就是應對這一切的。

根據FISA法案,危害國家安全的外國情報人員,可以監控。監控獲得的信息可以作為證據呈堂證供。 FISA法庭有權對三種人進行監控。第一種是外國情報人員。你只要在FISA法庭申請一個監控令,說這個人就是外國情報人員,就可以馬上對他24小時全面監控。哪怕這個人跑到北朝鮮或者委內瑞拉,你都要對他進行監控。可以用所有監控手段。第二,任何和這個外國情報人聯繫的人,也都要全面監控,哪怕是美國公民。第三,這個美國公民如果再和別人聯繫,那個人也會被全面監控。這個案子一旦立案,這個外國人後面聯繫的所有人全部被監控。監控內容全部移交法院。

如果是美國內部的官司,你的監控是不能作為證據呈堂證供的。但是FISA法庭是可以採用的。這就是FISA法庭的強大。 FISA法案可以有效防止所有滲透美國或者顛覆美國的行為,保護美國國家安全。

總統的布控和證據的收集

中共一直在想顛覆美國。通過美國的沼澤地,利用大選這個最好機會顛覆美國。而FISA法案給了總統一個最有力量的武器,就是通過監控方式取證。提前布控好可以獲得非常全的,法庭上有力的證據。

除了直接監控所獲得的證據,還有人證。由於中共的內鬥,在大選之前就放出了三個硬盤。文貴先生之前說過,秦城裡面放出來的人在親自操縱大選。如果中共的證人站出來,作為污點證人來指證美國和他協作的人,那些與中共勾兌的沼澤地裡的人就只能妥協,通過指證更多的人來換取輕判。最後就是瓦解沼澤地,這個本身就是滅共的一部分。

從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到中共病毒,我們已經看到了川普總統雖然想做很多事情。但是他被沼澤地控制,動彈不得。連川普總統都很難撼動沼澤地了。但是現在,在這個大選之戰中,這些沼澤地暴露了。包括那些阻止川普總統對中共下狠手的人,他們和中共的勾兌都暴露了。 FISA法案就是一張大網,把這些人一網打盡。滅共戰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滅沼澤地。在這個終極之戰中,朱利安尼先生打了一個非常漂亮的聲東擊西的法律戰。

FISA法案允許川普總統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這就使得FISA法庭和相關的取證非常順利,並且快速有效的進行。

實錘證據

今天鮑威爾律師也接受了瑪麗亞的採訪。她說他們已經掌握了大量的證據。 “我們擁有清楚這場作假始末的宣誓證人,多米諾這個系統設計的用意就是操縱大選。他們可以從德國和委內瑞拉遠程控制。他們可以看到實時的選票數,也可以實施篡改票數”。她堅持,“我們無法證明的事,我是絕對不會講的”。

“多米諾軟件的設計意圖就是操縱大選”。她說, “我們已經掌握了大量的證據,多得就好像從消防栓噴出來一樣”。他們可以在機器中插入一個U盤,或者上傳一個軟件,通過網絡發出指令。他們可以在德國或委內瑞拉操作這一切。他們可以看到實時的選票數,他們可以實時篡改選票數,她說。
他們從一開始就計劃篡改數據,確保拜登勝選。他說他擁有史上最大的選票舞弊組織。他們可以大規模的舞弊,讓機器不讀取簽名,他們可以讓機器不讀取選票上的次要職位,他們可以讓機器只讀取拜登的選票,決定是否上傳選票等等。

“我們擁有證人宣誓證詞。此人完全了解這個系統是如何運作的,他了解設計這個軟件的意圖。他還目擊了計票被叫停之後的事情。這個手段以前在其他國家也用過,這真是爆炸性的信息”。至於為什麼這麼快就可以有蒐集到所有證據,這些都是在情報的前提條件下獲取的。

最後,我們知道,在法律戰當中,媒體戰和中共的超限戰這一場戰爭中,川普總統的團隊已經充分做好了準備。 FISA法案是川普總統得勝的最好武器。再加上川普總統的強大的律師團隊,和維護正義的力量,我們相信川普總統百分之百贏。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1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