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瑞中共病毒疫苗試驗中出現嚴重副作用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文來
校對 文錦 上傳 WJ

據Life Site媒體11月14日報道,輝瑞(Pfizer)在宣布其新的有效率“ 90%” 的中共病毒疫苗僅幾天後,就出現了有關該疫苗試驗的“嚴重”副作用(包括發燒和頭痛)的報道。

以下是一些疫苗實驗誌願者的自述。
據《英國日報》報道,參加輝瑞疫苗試驗的43538名參與者之一的嘉莉(Carrie)說:“在她第一次註射疫苗後出現了頭疼、發燒和全身疼痛,像得了流感” 。輝瑞疫苗分兩次註射,中間間隔三周。在第二次註射之後,這些癥狀變得“更加嚴重”。

另一位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參與者格倫·迪盾斯(Glenn Deshields)說他遭受的副作用與’嚴重醉酒’沒什麽不同。他相信 “被註射疫苗是因為他的抗體測試呈現陽性”。

佐治亞州現年42歲的一位工程師布萊恩(Bryan)認為“他未接種到疫苗,只接受到了安慰劑。 他接種後身體沒有產生免疫反應,在上個月女兒染上病毒後,他也染上了(中共病毒)。” 安慰劑是一種不含疫苗的註射劑,試驗中有一半的參與者接受安慰劑註射,用來證明疫苗是否有效。來自洛杉磯的斯坦利·王(Stanley Wang)也認為他接受了安慰劑,他說:“他於8月31日接受了首次註射,沒有感到疼痛和感染病毒的癥狀”。王補充說,其他參與者經歷的副作用“包括發燒和偏頭痛,另一名抱怨稱其反應是“類似於酒後綜合征”。

但輝瑞沒有提及疫苗試驗參與者所經歷的任何副作用。

《紐約時報》周一強調:“輝瑞公布的數據是通過新聞發布的,而不是經過同行評審的醫學期刊發表的。尚無確鑿證據表明該疫苗安全有效。隨著試驗的進行,他們最初聲明的超過90%的療效可能會改變。”

實際上,輝瑞公司的新聞稿中提到有43538名受試者參加了這項研究,其中“只有94名確診的中共病毒病例參加了試驗。” 因此似乎很難一概而論地說出該疫苗的“有效性超過90%”,因為有些人可能更頻繁地暴露了該病毒,或者暴露時間更長。輝瑞公司的新聞稿沒有解釋參與者在大多數情況下是否戴著口罩,進行所謂的社交疏散或呆在家裏。

該制藥公司告誡用戶其將繼續“積累安全性數據”,估計“在疫苗候選人接種疫苗(第二次和最後一次)之後兩個月,也就是11月的第三周,FDA潛在的緊急使用授權指南中提到的,在其疫苗中指定的安全性數據量中值才會出來。“此外還將繼續對參與者進行長期保護和安全性監測”,這暗示可能仍會出現副作用,並且該疫苗可能會失去其所謂的功效。

多倫多大學傳染病專家兼醫學教授安德魯·莫裏斯(Andrew Morris)博士對《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表示,關於輝瑞疫苗仍有許多問題要回答。 “ (輝瑞疫苗)是否能減輕疾病?它會減少向其他人的傳播嗎?”莫裏斯問。 “這些都是同樣重要的事情。”

在7月的一次辯論中,小約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侄子羅伯特·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和一名環境律師將輝瑞稱為其產品被刑事處罰的幾家疫苗生產商之一。肯尼迪指出,中共病毒疫苗的四個主要開發者,葛蘭素史克、賽諾菲、輝瑞、和默克,都是“被定罪的重罪犯”。

肯尼迪說 “在過去的十年中,這些公司共支付了350億美元的刑事罰款、損害賠償,向醫生撒謊,欺詐科學,偽造科學,故意殺害數十萬美國人”。 ”他們在所有其他產品中都造假,但是他們說並未在疫苗中這樣做。但凡認識這四家公司的犯罪文化的人就不會相信這一點。“

評論: 輝瑞公司在它的疫苗的有效性缺乏科學論證和同行評估的情況下,假稱有效率90%以上,不顧誌願者的死活,急於推向市場,試圖在短期內騙取暴力。 FDA也助紂為虐,在缺乏嚴格審核的情況下,允許大量的疫苗接種,這是對民眾極其的不負責任。閻麗夢博士早已提醒大家在不知道中共病毒基因序列的情況下,造出的疫苗缺乏針對性,何況中共病毒不只一種。難道這些生物醫藥界人士科學家們會不懂得這基本的常識嗎?他們用虛假的疫苗試驗數據來欺騙百姓,除了利欲熏心,背後可能還有更大的陰謀。

參考鏈接

Pfizer COVID-19 vaccine trials showed ‘severe’ side effects, ‘fever and ache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