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03 – 1/2)懲賊行動之九:民主詐騙集團之吳建民,罵着共產黨,微信要打賞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8年8月13日,郭先生說:這要叫吳建民這號豬腦袋的,那還不得舔上去呀。所有的目的都是騙捐,所有的目的都是利益,所有的目的都是妥協。
2018年8月16日,郭先生說:你看看吳建民這個爛貨,這個爛人。還有什麼李一平,所有罵着共產黨,下面全有微信要給打賞。你說什麼東西這都是,什麼東西這都一個兒個兒的。
2019年2月26日,郭先生說:所以外國人說“只有中國有民主詐騙集團,就是海外民運”。 連六四這樣的故事,每年都要弄出來捐款。那汪珉,這個爛人,還有什麼成水炎被告得嚇得到處亂跑。自由中國跑了,也關閉。還有什麼吳建民這個爛人,什麼李一平整個就是一個騙子,狗糧都喫不起。這幫人還給中國民主,你幹過啥啊?你做過啥啊?你有啥能力啊?你有什麼經驗啊?
2020年4月19日,郭先生說:吳徵一定會把你們出賣的,各國政府一定會找你們算賬。所以過去那些欺民賊,什麼博訊,什麼夏業良,什麼吳建民、韋石、熊建明這個畜生,雞腿潘、火雞龔,是吧,包括明鏡的何頻,你拿這些錢都會吐出去,一定的,而且各國政府會跟你算賬。

2018年3月11日
我收到了很多的來自於國內的,國外的很多戰友們的,兩個更多的問題吧,很多關於兩個問題的問題。第一個哪,就是說,現在這個有好像吳建民先生,還有這個李一平先生髮起的五一共振。這個問這個我什麼意見。是不是我搞得,我什麼意見。第一個我希望所有的國內外的戰友們,知道文貴的原則。文貴永遠不成立組織,也不參與,也不參加各種組織。這個我們援郭會完全是自願的,沒有什麼管理。那麼大家問我這個問題哪,因爲涉及到我的態度的問題。那麼我已經講了,援郭會也不屬於我的,我也不能管理。那麼我只說我的態度,和我的想法。關於這個五一共振,文貴絕不支持,絕不參與。我也沒有資格說反對。因爲很簡單,我一再說的事情,我反對革命式的所謂追求法治,民主,自由。我反對暴力,絕對反對暴力。還有一個,不管如何,我都要不改變的是,共產黨也好,中國政府也好,絕大多數人,都是好人。都是被這個體制,被綁架的。而且,我認爲最受害的,其中之一就是黨員。這個大家現在我相信都應該是知道這是個事實。只是大家沒有機會說出來而已。那麼,所以說這個五一共振會對所有的國內的人造成可能性的被抓,被關,被打,被失去自由,甚至是被什麼都可能。所以說我是,郭文貴是堅決不支持,不參與。我也,我是,我肯定是,我不反對你們去做什麼事情。我的意見就這麼簡單。希望這個吳建民先生,和李一平先生,希望能夠理解。同時我希望所有援郭會的成員,要明白我的態度。你們誰都可以去,參不參加是你們自己的權利。但是你不能帶着援郭會的名義參加。你帶着援郭會的名義,我們就要反對的啊。

2018年3月14日
例如,昨天,我這趕快給大家錄這個視頻關於這個五一共振。因爲太多人給我發信息了,300多條。我大概看完以後,我就馬上做了一個視頻。結果引起了聽說吳建民先生和李一平先生,以及可能很多人反彈。不高興了,還錄視頻,批評文貴啊,我到現在沒有看啊,抱歉啊。然後我剛纔又看,袁紅冰先生,寶勝先生,賴建平先生,相林先生,還有我們援郭會的很多人,哎呀,郭先生,這個事兒很大。嗯,大家沒有別的意思。就說,吳建民先生和李一平先生跟那個韋石西諾,還有什麼陳軍,這些人哪,還有什麼李洪寬哪,胡平,夏業良,這些流氓級的假僞類不一樣。他們還真是民運人士。我完全同意啊,完全同意。所以說哪,大家希望我出來說幾句啊。我都沒有看你們的視頻,我也沒看完你們的推。我要是如果再說錯了,請大家諒解。因爲一會我馬上還要工作,還要幾個視頻哪,視頻會議。那麼我要說,第一個,吳建民先生和李一平先生是絕對我尊重的民主,民運的真民主民運的前輩。文貴要如果任何有得罪的地方,說不當的,請多多包涵。關於五一共振,我文貴以我原來視頻說的爲主,我不反對,我也不支持。但是我不希望任何人以援郭,帶上援郭這個名義,去搞五一共振去。因爲,只要你帶上援郭,你在國內一定被抓,不是可能,是一定被抓。我不希望因爲我,給更多人帶來我每天更多的哭聲和恐懼。

2018年6月2日
我認爲現在最好的哦辦法,在經歷了一年以後,讓大家去調查私生子女、情婦、資產,幾乎不可能,也不現實。因爲大家的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時間,和可控制的資源實現這個幾乎不可能。我也不建議,我不希望你們在當地以身試險,冒險,這不是文貴的要求。我不能像郭寶勝、賴建平和袁紅冰先生一樣要別人的錢、命,讓別人去奉獻一切。像李一平、吳建民先生搞共振,那共振啥了,誰來振了,叫別人來奉獻生命。這都是政治騙子,自己的政治和精神思想的萎靡變態的結果。我希望大家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傳播文貴爆料的真相。當你覺得文貴爆料不是真的時候,不要去傳播。你認可認同的,就去傳播到國內外,而且一定要在安全之下。

2018年6月10日
最近東京協調爆料中心,拉斯維加斯反習反共大聯盟。哎喲我的媽呀,我一看那個圈裏的人,每個人平均5到10個主席呀、總裁呀大名頭。然後又發生了吳建民去搞募捐,什麼李旺陽, 15萬美元。就是整個這個大概看一看,我真沒時間具體的看。然後郭寶勝的醜聞,關於黑客的。路德的節目又有新的證據了,等等這些事情。說實在話,我心裏話讓你們去鬧鬧去, 我現在不要說那麼早,讓子彈飛一會。

2018年8月12日
對了,頭兩天我同說這個吳建民這個爛人,這個吳建民這個不要臉,你公鴨嗓子你裝神弄鬼你騙子你。你怎麼來的美國啊?你蹲美國過兩天兒你怎麼來的美國啊?咱倆這兒,吳建民,我別給你臉不要臉,咱倆的事好好說道。說,你們有常識嗎?NYPD在法國有辦事處嗎?你豬啊你啊,你懂個屁你,你蹲監獄你蹲傻了你。你知道嗎你,蹲變態了你。你這種爛畜生吳建民你,你個不要臉的,給臉不要臉。你看你那個操行勁兒吧,你聽你說話我都噁心。我痔瘡都犯你知道嗎?吳建民,你個爛人你。NYPD我能編出來嗎?我在那兒敢編NYPD,我會有什麼罪你知道嗎?你有點常識嗎?你趕快滾回你監獄待着去吧吳建民,別在這兒招搖撞騙了你。不要臉的東西。然後,NYPD的人,人家說,跟他有聯繫,說我們跟你聯繫,我們現在正是代表啊,誰誰誰,現在不能說,要查這東西,你願意給我們提供,我們非常願意。本來啊,老頭兒還很害怕,最後,老頭兒全配合。老頭兒給講了這事啊,你都不敢相信,就法國警方和中國警方,對這些人的這種威脅,真跟黑社會一樣。那個吳建民那個爛人,我昨天問纔看到有戰友發給我,關於什麼“有常識的人”,你有常識。你失敗到一生都是失敗。共產黨不待見你,到海外騙捐,搞民主民運。你看你那個德行,穿西裝不會穿,擺花盆不會擺。我站着直播你也站着直播,你就差點學我拉屎尿尿了,你能幹啥啊?你能幹啥啊?還五一共振,讓你振死多少人呢你。你這種爛人你說你。吳建民你也配在這兒說話,你這幫爛東西。要麼就是蹲過監獄,叫誰買單?叫老百姓買單,你叫共產黨買單去啊。你傷害共產黨嗎?你天天拉着共產黨的一些個二奶們搞旅遊,你吳建民還“跟我老婆是最高信用”,你啥信用啊?在美國有信用那是基本的條件,你有什麼驕傲的?這你骨子裏就是一個爛人,你就不應該有信用,你認爲這信用這東西對你太奢華了。你查查郭文貴的信用有多高。
你到美國來幹啥呀?你不還是賺中國人的錢嗎?離開中國人不說中國話,你連個屁你都喫不着。這吳建民你這個賤貨你,你和郭寶勝、唐柏橋、夏業良、韋石、西諾、亂倫彪,啊你們這幫畜生。什麼冠軍呢,梁冠軍,你們這幫畜生。美國人一定會收拾你們的,一定會收拾你們的。這個爛人這個吳建民,一個狗屁簡直都不是。一點常識都沒有,你看看你發過所有的推。你講過的話你那全都是爛話、屁話、笑話。這些人都不要個臉,你說你半年前你說我啥?一年前說我啥?你捧文貴時候把文貴捧成爹,親爹,是你親爹。現在文貴是垃圾,我招你惹你了?我挖你家祖墳了?我睡你老婆了還是睡你媽了?你這樣啊你?我招你惹你啦?就是要錢不給啊,夏業良要十億美元沒給,郭寶勝騙了錢很少,找共產黨要錢去,你就罵郭文貴,你們這幫畜生。所以說你們這幫東西呀,別說共產黨收拾你們,黑手黨都不會留你們。爛人,太爛了簡直,真的給臉不要臉。你以爲郭文貴不會罵人是嗎?你們以爲郭文貴不會罵人是嗎?我罵人的水平也比你高一億倍。吳建民,我要開罵的時候,我能讓你天天晚上睡不着覺。還有什麼李洪寬,你不信試試。什麼韓教授?又哪兒來出的韓教授?呵呵呵,哪兒來的韓教授啊?先想想,起訴了這些混蛋東西了,你有本事到法院見,別放口炮。法院見。
不用我告你,就欺負那些老百姓。凡是老百姓一說,就“我告你啊!我告你啊!”你告啊,你敢告誰呀?你告啊,你敢嗎?你拿那錢比你祖宗都重要,比你老婆孩子都重要,你願意付嗎?韋石曾經說過一句話:“打官司,我連三百美金我都不會付,除非有人給我錢,還得讓我賺錢。”你們這幫畜生,還跟人家打官司?你敢進法院的門兒嗎?你能講得出一句人話嗎?你就是騙中國老百姓。現在咱們最大的悲哀,在中國共產黨欺負,一個國家被他們強姦了,人家想幹啥幹啥,人家也不打什麼吉林的疫苗。到了海外了,有這幫畜生,打着文化、教授、民主、民運、蹲過監獄不敢找共產黨去報銷去,找這些老百姓報銷,你們這幫東西。郭寶勝:“我蹲過監獄!”唐柏橋:“我蹲過監獄!” 然後吳建民:“我蹲過監獄!” 你咋蹲監獄的?你咋蹲監獄的?你咋出來的?你咋又來美國的?憑啥讓這些海外的窮哈哈的老百姓給你買單啊?送點外賣,在中國城做點生意,容易嗎?給你們捐款。你們這幫不要臉的東西,真畜生啊。還振振有詞,不捐就不對。還有那個黃河邊這個爛東西你。打官司也捐錢,你敢應訴嗎?你應的起嗎?你們要有這個智商你還說這話嗎?你要有這個錢你還去幹這活兒嗎?你有這錢有這智商你有這個種嗎?你有這個種了見着這些錢了就沒種了。這些傢伙,太壞了。中國人的悲哀,中國人的悲哀,真的是悲哀。所以戰友們我剛纔說到那個視頻啊,那個視頻的意義是很大的,能恢復是很重要很重要的。現在我們在準備刑事案子呢,特別關鍵。刑事案子在美國怎麼走呢?現在我們小組週末都在工作。他要把所有的證據、證人、證詞全整好,按照美國的法律,一整套標準的文件,連打印都是指定的地方。然後要律師全部審完,給檢察官,檢察官然後拿這個案子立案。

2018年8月13日
這位戰友給我發信息,說吳建民就是靠揭發了監友而立功出來的。在裏面搞自殺,磕頭下跪的。所以說現在整個西方人,不像我們想象那樣,咋呼,像吳建民啊,夏業良啊,這種騙子咋呼。美國之音說說去,何頻那明鏡說說去,就是嘚吧,就是靠嘴。西方人不說,西方人不講。你看這個今天我一聽西方人這一系列東西,包括對外匯的各方面控制,我一聽啊,人家這個招太厲害了。招招見血啊,招招見血。所以親愛的戰友們,我們一定記住,不要像共產黨一樣,咋呼,就是吹牛。對內,無限地硬,對外,無限地軟,欺負軟的怕硬的。
……
今天我看到一位戰友發推,所有這些民主民運們,國內出來的那些教授們,都在國內混不下去了,騙不下去了。騙術也沒人家高,也沒多大成功,到了海外要民主民運。就像吳建民這個蠢豬,你連個NYPD都不懂,你連郭文貴有沒有調查權力(都不懂)。看看美國的最高級人物說我說什麼,我的調查能力是美國瞭解中共的最堅實的資料。你這種蠢豬。你這種畜生吳建民,你那麼有信用你幹嘛募捐啊,你們這幫混賬啊。我一看到你們募捐我就恨死你們了你知道嗎。你的老婆你的孩子怎麼不以此爲恥,你喫着喝着不噎死你們嗎。這門民主民運的天天搞募捐,幾十年搞募捐,淨騙那些老實人,淨騙那些真心真意的愛國的人,真心真意的愛中國人民的人。你們這幫人就得好死了嗎。你嗓子啞,你就是得咽癌我告訴你吳建民。你全家都得咽癌我告訴你,你再搞騙捐。你看看那夏業良,你看走的那八腳步,你看那德行,你那個操性勁兒。你兒子上那麼好的大學,然後你天天讓人募捐。那唐柏橋一弄就流浪了,一弄就流浪了。
……
除了來哭爹叫孃的來求情的,其他全完蛋,全完蛋。所以戰友們,給我準備一些證據準備一些信息。把吳建民,我們把他所有的資產全給他查的清清楚楚。所有的募捐的錢。還有李一平,包括這黃河邊聽說收了一億加元,又開始對國內伸手呢,又開始騙呢啊黃河邊。所有給捐過的錢,按照美加的法律是太嚴了,太嚴了。美加的法律捐款,一旦用不好,那比詐騙罪嚴重得多。
……
那麼通過賈鑫這個事件說明了什麼,盜國賊通過不同的渠道給我傳達信息。只要你郭文貴別爆王健的料了,別再跟蹤王健的事兒了,過去的事兒既往不咎。大連的案子可以停下來,不審了,強迫交易罪可以妥協解決嘛,也不再抓你員工了。當然我不妥協了,這要叫吳建民這號豬腦袋的,那還不得舔上去呀。所有的目的都是騙捐,所有的目的都是利益,所有的目的都是妥協,在郭文貴字典裏沒這個字。

2018年8月16日
哼着鼻子讓你們打着咖啡。然後你看看吳建民這個爛貨,這個爛人。還有什麼李一平,所有罵着共產黨,下面全有微信要給打賞。你說什麼東西這都是,什麼東西這都一個兒個兒的,好,剛纔這個主題說完了啊,這個狼和羊的問題。第二個今天主題啊。

2018年9月2日
還有那個吳建民,這些騾子的後代。他說我很難受啊,在歐洲這個哥們兒,你說咱們這麼重要的戰友,大家耳熟能詳的戰友,你都不知道他多有錢,當然他早就出來了。超有錢,竟然被民運人士騙了一百多萬美元,其他幾個私人企業家先後被騙幾十萬美元。你說這還了得了嘛這玩意兒。這還有天理沒有了。

2018年9月3日
所以呢你說我不難過我是什麼啊,我是畜生,不是神就是畜生,不是畜生就是神,我不是人嗎?我當然有血有肉我當然難過,那你說我對着戰友們在這兒哭,哎呀我難受啊戰友啊。我也不是沒哭過呀,去年我的哭的給戰友說的話我多真哪。結果那哭完就被韋屎、屎諾、什麼亂倫彪、夏葉良這些騙子教授,還有什麼吳建民這個畜生這些騾子幫們,還有這郭寶盛們,拿着我那個哭的真情的照片,當成我害怕恐懼。所以他們把真情當成恐懼。我也哭過有用嗎?沒用。

2018年9月12日
吳建民那個畜生,他老婆給他帶了N個綠帽子。

2018年9月17日
親愛的戰友們,你們再想想過去的幾個月,海外的口炮黨,民主民運黨,這些海外所謂媒體和中國的的胡舒立媒體們,禍害了我們多少年。你再看看他們的質疑,看看吳建民這個騾子黨,他連NYPD都不知道咋回事,竟然出來批評。你看看海外的所謂讓中國有民主民運的這些僞類們,公知們,什麼胡平們,都做了什麼?所以我和我的團隊說,這恰恰你們的歡呼時我們的悲哀。本來是每個人應該的到的真相,但是如此曲折和艱難,這是我們所有華人的悲哀。我們被矇住了雙眼,捂住了耳朵捂住了嘴。我們還要享受着,還要快樂着,還要裝作有高潮的樣子。這件事情,是我們所有戰友們的堅持,和對爆料革命的信任,和所有戰友們的智慧,本能,對自然事物的基本判斷,和我們戰友們的修養,的堅持,讓我們得到了今天的進步。這具有劃時代意義,因爲這件事會讓中國人知道,法律的堅持和正義是多麼重要。整個14億人民,面對全球的社交媒體時代,連基本的邏輯都沒有了,基本的事實和基本的思維都沒有。親愛的戰友們這是什麼樣的時代,我們真的是14億人民,被強姦了還要裝作有高潮,還要繼續裝作還想要還想要。然後旁邊就是像吳建民,韋石,西諾,亂倫彪,郭寶勝啊,在這邊胡亂摸着你的身體,讓你繼續被強姦。那邊還要把手伸到你的腰包裏,掏出你身上的錢,順便。我估計那個袁建斌還得把你脖子上的項鍊拽走。這就是整個華人海外,在社交媒體上的整個生態。爲什麼要提這幫雜碎,我要時刻提醒所有的戰友們,我們不能再讓他們把我們當成所謂的沒有開智的愚民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