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受到威脅, 密西根共和黨人被迫承認選舉結果

喜馬拉雅加拿大農場 天使在人間

校對 不動之光 上傳 XM

圖片來源:rus.tvnet.lv

還記得周二晚上,川普總統的律師埃利斯在微博上發布了以下內容嗎?

“突發:今晚,威斯康辛州韋恩縣的選舉委員會拒絕承認選舉結果。 如果該州委員會也拒絕承認,共和黨佔優勢的州議會將決定競選的獲勝者。這是巨大的勝利。”

然而就在幾個小時後,共和黨人屈服了,韋恩縣選舉委員會投票承認了選舉結果。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事實是, 就在周二,一位密西根州的民主黨眾議員在視頻會議上向韋恩縣選舉委員會主席發難,惡意公佈了她的孩子所在的學校,並稱她拒絕接受當前韋恩縣的選舉結果,是對種族主義的支持。

這名民主黨議員對來自共和黨的選舉委員會主席說,”你有著支持種族主義的歷史,你決定支持並繼續延續這個國家的種族主義歷史,你想想這對你的孩子意味著什麼?”這位民主黨人公開了對方孩子的學校,並說她的決定將影響學校裡的黑人同學。

這個民主黨人應該被指控犯有恐嚇威脅兒童罪。極左的敗類沒有任何底線, 他們現在開始威脅孩子了!

在密西根州第四選區競選的Abraham Aiyash說,由於競選委員會主席帕爾默女士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使他的選情受到了衝擊,他指責帕爾默女士故意壓制黑人選票。但事實並非如此。

Abraham Aiyash說:“你們今天站在這裡,告訴人們底特律黑人的選票不應被計算在內,”他說。 “這表明你是一個種族主義者。你可以不承認。但是,我們很清楚,你今天的話,以及你今天的行為表明,你在試圖抹殺一個80%都是黑人的城市的選舉結果。”

當然,帕爾默女士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Abraham Aiyash像是一個需要治療的精神病患者。惡意曝光成年人的信息已經足夠惡劣了,因為如果他們和孩子一起生活,這會讓孩子們處於危險之中。而直接曝光孩子的學校信息的行為更應該被調查。這個人不僅是個騙子,而且是個對無辜兒童威脅的惡徒。

這個小丑Abraham Aiyash在委員會以2比2投票不承認11月3日選舉結果後惱羞成怒,對韋恩縣競選委員會主席帕爾默女士大加指責,當時帕爾默和另一位共和黨委員會成員指出底特律存在選票可疑,並拒絕忽視這種情況。這位女士說,除了底特律,其他地方的結果她都可以承認。這是她作為委員會成員的權利。

據《底特律自由報》報導,”帕爾默和其他人指出,韋恩縣收到的選票與事先登記的選票數量明顯不一致。”

然而,Aiyash顯然不顧帕爾默對事實的憂慮,繼續指責和污衊她,稱她為偏執狂和黨派傾向嚴重。這個民主黨人甚至把當前的情形比作上世紀初的種族隔離現象。

這個傢伙簡直是個神經病, 到底是誰在這樣做?他是安提法的成員嗎?這是一個競選公職的人,而他卻認為通過攻擊他的同事,尤其是委員會的負責人,就可以獲得他想要的東西。

Aiyash說: “共和黨的主要候選人已經在全國范圍內發起了25次訴訟。作為競選委員會成員不能決定是誰當選。” Aiyash認為帕爾默女士影響了選舉結果, 所以攻擊她。

Aiyash的威脅發生後不久,兩位共和黨委員會成員都改變了主意,承認了選舉結果。是啊,如果有個瘋子威脅著你的家人,你還會堅持嗎?儘管Aiyash知道惡意曝光是一種威脅行為,他知道曝光別人的地址, 會給某些瘋子機會去擾亂他們的家庭或者學校。

警察應該調查一下,我覺得應該重新考慮他們的選票。州政府也應該剝奪Aiyash的資格。

短評:在偷竊和欺騙被揭穿後, 極端的左派又採取了威脅的卑鄙手段。這節奏對於美國人民來說似乎難以想像, 而對於飽受中共奴役的中國人來說卻並不陌生。今年的總統大選, 已經不再是簡單的價值觀之爭, 而是正義與邪惡的終極較量, 雙方都沒有退路, 而整個世界都籠罩在超限戰的陰雲之下。新中國聯邦人在這次終極較量中已經站在了最前線, 每一個新中國聯邦人都是天選之人, 都是使命在身。堅持正義, 堅持真相必將使我們走向最終的勝利。

參考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