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夜:不滅共,沒有人是安全的丨連載系列(完結)

作者:康州農場-Sillylego

審核:康州農場-Truemanman

連載(一)回顧: https://gnews.org/zh-hans/572455/

連載(二)回顧: https://gnews.org/zh-hans/572500/

連載(三)回顧: https://gnews.org/zh-hans/572515/

我自己不相信反共能解決任何問題,我相信只有滅共才能解決根本問題。

一位大哥不理解我是出於什麼動機花那麼多時間跟別人解釋這些?我回答,說實話,其實這些不知道真相的人,同意或者不同意,參與或者不參與,並不會改變結果,因為神是活著的神。每天看路德節目看到神賜下那麼多神蹟,很清楚神最後肯定會打敗邪惡。但我個人真正關心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每個人都要做出選擇,並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包括“不選擇”這個選項。上帝是君子,需要你要主動加入神的軍隊;而魔鬼是小人,魔鬼不光最後會吞噬掉那些加入他隊伍的人,也會吞噬掉那些沒有加入任何隊伍的人。所以我是真的擔心那些騎牆的人,以為選擇了最安全的地方,靠著利已主義去靜候贏的一方,然後加入。卻不知道這個“不選擇”其實就是選擇了魔鬼。人的每個選擇都有後果,而每個選擇的人會為他的每個選擇付出代價。天天讀經禱告的“信徒”們,在這麼明顯的神魔之戰中,在上帝每天每周顯明如此多的神蹟的時候,如果連上帝和魔鬼都分不清楚,甚至最終被魔鬼拉走了,多麼可惜。我真的非常為這些朋友們著急,巴不得多一個人能看清楚這些。但聖經裡提到,或許對於很多人,說得越多卻會讓他們的心更加剛硬而不願意聽進去(以賽亞書6:9-10)。可能唯有神自己能讓人的心改變。我不太著急那些願意和我爭論的人,因為本著“唯真不破”的原則,真的假不了,假的真的不了,只要人有熱心,在懷疑和驗證的過程中,自己自然會明白真相,從而選擇相信。最著急的卻是那些口上禮貌回答卻其實漠不關心的人們 — 你永遠沒辦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最簡單的邏輯判斷,郭叔和川普總統,如果不出來折騰這些事,每個人都是富可敵國的身家,過得比現在要舒服得多,兩個不缺名不缺利的人,若不是因為信仰和公義,有誰有什麼理由能說服他們出來為了別人利益犧牲自己的家庭和生命來做任何這些事?

在身邊的多少的華人朋友們,一邊說著華人被歧視,一邊又對CCP幹的事不看不管不問。如果一個邊遠山區的老農這麼做我可能可以理解,畢竟個人的思維能力有限。但那些有學位有錢有知識的“成功人士”,眼前永遠就看著自己門口的一畝三分地,不去和CCP說No,我真束手無策。可能只有上帝能改變他們的心。身邊一位“混得”非常好的朋友,一邊說著路得的節目太長,沒時間看,一邊拿一瓶啤酒對著電腦坐幾個小時玩遊戲。著實讓我想起來民國末年抽大煙的人們。在大公司裡做過管理層的人可能會有這種經驗,犯錯以後避免被罵得狗血淋頭的最好辦法,不是躲避,而是主動把問題說出來。回想二戰以來,人們嘴上聲討的永遠是納粹,而不是德國人,所以海外華人最安全的自保的辦法絕對不是躲避,而是主動說出來CCP有多邪惡,把病毒、大選的真相大聲地告訴身邊的人們。當我們大聲把真相告訴他們的時候,他們自然知道中國人是共產黨統治下的第一受害者,而共產黨才是世界真正的敵人。每人個的能力有限,可能我們能做的就是給同事們發個信息,聊天的時候提一提閆博士的論文,給他們推幾篇Twitter上看不到的Gnews裡的消息。如果你在海外公司上班而怕被全球這場滅共浪潮誤傷到的話,最好的自保方法就是把真相告訴身邊更多的人們。

比起班農、朱利安尼、路德和郭叔,我的分析能力和信息來源太有限,但我可以做的是向人們介紹這些信息來源。其實能做的小事非常多。我自己和身邊的同事經常聊到各種爆料,才慢慢了解到原來中國大陸背景的人們和大部分沒有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們,在意識上原來差別那麼大。比如對於大陸背景的人,即使不知道爆料革命,但是懷疑共產黨製造病毒其實非常容易。但對於大部分非大陸背景的一般老百姓,懷疑共產黨製造病毒其實非常難,因為他們不認為人世間會有如此邪惡的事,這種邪惡只有可能在小說和電影裡才有。亨特拜登硬盤裡的內容也是一樣的道理。大選作弊的事更是如此,其實大部分身邊的本地老百姓很難相信這個百年的選舉系統有可能被完全腐蝕到根基上。大部分非大陸背景的老百姓更理解不了這個黨的特點是“一掐脖子就翻白眼一鬆手就吹牛逼”。也是通過這些經歷我才開始慢慢能理解郭叔當年為什麼在洗手間燒掉那三頁紙。所以為了讓更多人有興趣去看班農、朱利安尼和路德的節目,我就在GTV做了一個頻道去向非大陸背景說英文的人們,特別是本地的美國人,解釋文化背景上的鴻溝,並且用更容易接受的方式去解釋在正發生的事情。 (歡迎轉發我GTV的視頻給身邊講英語的朋友們了解爆料革命)工作養家以外每個人能花的時間其實非常非常少,能力也非常有限。但有爆料革命挑起大旗,有這麼多戰友,這麼大個平臺,那些曾經想都不敢想的願景就真實地在按部就班地一步步要變成現實了。我覺得特別是這一年多我自己真成長了好多.原來看美國政治根本看不懂.現在被郭叔路德社和戰友們教得,終於開始窺出一點世界的遊戲規則了。

結語

滅共這場仗,從2017年開打,在2020年掀起一個又一個高潮。想起第一次看郭叔的爆料,和大多數人一樣,是抱著一種看熱鬧的心態,有好奇,有懷疑,有挑剔,也有恍然大悟。到三年多以後的今天,盡力放下自己。這個過程中經歷的是信仰和智慧的成長。這時我卻更需要回想三年前的自己,去試著理解那些還沒有明白過來的朋友們,為他們服務。

黎明,很近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