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夜:走出戰友圈丨連載系列(三)

作者:康州農場-Sillylego

審核:康州農場-Truemanman

連載(一)回顧: https://gnews.org/zh-hans/572455/

連載(二)回顧: https://gnews.org/zh-hans/572500/

和康州翻譯群的戰友們聊天時說到,這個“再教育”非常非常非常難。可能只有神才能做得到。但總要有人做。作為基督徒,我自己的負擔可能更多不是在教會裡,而是在不認識耶穌的人裡邊,比如工作生活中很多身邊的非基督徒朋友;作為戰友,我的負擔更多是在去接觸身邊不知道爆料革命的朋友,甚至是有精神潔癖不想听不想看爆料革命的人(不敢相信CCP可以壞到這種程度),中國人美國人都包括。其實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管喜不喜歡了解爆料革命的信息,看得多了,各人都有自己的真假判斷,真的假的,時間久了自然就清楚了。最氣的其實是那些根本不關心不在乎的人,說白了就是內心的利已主義,等著一方贏了去加入,問題是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其實沒有中間地帶,要么加入上帝的隊伍,要么被魔鬼帶走。好多身邊的人還是不明白這個最基本的道理。

前幾天跟一德國人哥們儿聊天兒,他說共產主義有多邪惡他知道得狠。我說,不一定。打完一個電話以後哥們儿蒙了,問我這個電話線安不安全,明天會不會有人找上門抓他……笑暈。沒親身經歷過的人完全理解不了,所以真的很需要把這個意識層面的大鴻溝給補上,一方面讓非大陸背景的一般老百姓知道CCP乾了啥,中國人在經歷啥,讓他們明白這個世界的魔鬼遠比他們想得可怕;另一方面需要讓火坑裏的同胞們知道自己這條命在上帝眼裏看著其實有多寶貴,黨說的話有多扯淡。真的需要好幾代人。郭叔說路還長得很,真的是這樣。郭叔有點像是那個黑客帝國里跑出來的基努里維斯,到處告訴人真相,可聽的人認為他是個瘋子。郭叔這麼個人,這麼多年,多少生死一瞬間的危險中,沒把命搭進去反倒把事給辦成了,唯有天意可以解釋。換幾個人,照著劇本再來幾次,估計一次也活不下來,更別說推進到現在這個地步了。這幾個星期才開始慢慢能試想到當年他在洗手間燒掉那三頁紙的時候的心情。要不是有這麽個天選的大佬站出來真的不可能做成滅共這件事。我自己總想,要不是有這麼多戰友,這麼大個平台,我自己說點兒啥實話都是找死。有這個平台,每個人花幾個小時的時間,不知不覺就能過正常人的日子了,真是上天的祝福。

好多身邊的朋友問我,都這個時候了,在他們認為已經板上訂釘了,為什麼還對川普勝選那麼有信心?我說,如果你知道谷歌給拜登捐了多少錢的話,就不會奇怪為什麼我說谷歌上找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了;如果你也知道我知道的信息數據的話,你也會得出一樣的邏輯判斷和結論。問題是,你想不想知道這些。

教會里長輩們有人說,作為基督徒,你身邊的非基督徒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少,因為他們要么變成基督徒了,要么因為信仰問題你就不想和他們交往了。我非常不同意。我認為作為基督徒,隨著自己的成長,身邊的非基督徒會越來越多。基督徒和基督徒天天混在一起幹什麼?要把腳洗掉幾層皮才願意出門麼(約翰福音 13:14)?洗完腳應當大步走出去讓更多人知道真理,在非基督徒中間按著他們能理解的方式把真理告訴他們,當然信與不信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但基督徒有義務把真理告訴自己愛的人們。爆料革命的真相是相似的道理。在戰友們中間固然有共同語言也有相互的鼓勵和安全感,但神憑什麼選擇讓我們這些本來就不知道真相的人知道真相呢?我們何以配得神的這份恩典呢?使徒保羅在羅馬書1:14談到他欠了世人的債。這就好比大家都得了癌症,有一天我吃了一種藥痊癒了,這時候我就欠了所有其他人的債,我欠他們一個“知道”這份解藥。我們知道真相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講的確是欠了那些不知道真相的同胞,我們欠他們一個“知道”。我自己也是被這種“負債感”感動而開始站出來奔走相告。要走出去,說出來,讓更多自己愛的人知道這份真相。當然,我們只有義務去告知這份真相,但並沒有權利去替別人作出選擇。我們可以因為愛另外一個人而向他苦苦嘮叨,但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聽或不聽、信或不信,當然,每個人也要為自己做出的每個選擇的結果付出相應的代價(使徒行傳13:51)。

戰友們,我們需要走出戰友圈,讓更多我們愛的人知道真相。

黎明前夜:不滅共,沒有人是安全的丨連載系列(完結)
https://gnews.org/zh-hans/572568/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