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導】推特、臉書、油管已成為美國的網信辦

作者:翼族
編輯:Giselle

美國時間11月17日,喬什·霍利參議員(Josh Hawley)連發數推,直指幾個科技大公司壓制言論自由,而其中最重磅的一條消息是紮克伯格承認臉書(Facebook)使用“工具”來跨網絡、跨平台和跨賬戶地追踪用戶,而用戶自己卻根本不知道。

圖片來源:霍利參議員推特截圖

在隨後的一條推文中,他又爆出扎克伯格承認臉書和推特以及谷歌三家公司一起配合進行言論審查。社交媒體巨頭居然一起聯合控製網絡言論,不得不讓人嘆一句“中共有網信辦,美國有谷推臉(谷歌+推特+臉書)”。

圖片來源:霍利參議員推特截圖

十年前,谷歌因為“不作惡”的信條退出中國市場,贏得世人尊敬。然而時過境遷,如今的谷歌也淪為中共資本的玩物,旗下的油管(Youtube)限制郭先生的直播功能,關停War Room的直播頻道,做低路德社的訂閱和觀看數據,和中共沆瀣一氣。

自郭先生2017年爆料以來,推特的無恥更是昭然於天下,它很快凍結了郭先生的推特賬號,隨後又數次大規模封殺爆料革命戰友的賬號。另外,推特還和臉書一起狼狽為奸,壓制中共病毒真相的言論,淪為中共對美超限戰的武器。本次美國大選,推特和臉書索性丟掉媒體臉面,赤膊上陣加入媒體大戰,一邊倒地為喬·拜登搖旗吶喊,完全失去了網絡媒體平台的公正性。

由於今天的社交媒體已融入每一個人的生活,每一天都在改變著人類的進程,所以無論是在政治、經濟還是文化等方面,社交媒體都對世界影響巨大。推特、臉書和谷歌這三家科技巨頭,坐擁全球幾億甚至數十億的用戶,對人類的一舉一動有著無以倫比的影響力。這些本應為人類造福的互聯網巨頭,經常做著一些黑白顛倒罔顧事實的事情,而至今卻逍遙法外,根本的原因就是有《通信規範法》第230條這一護身符。

上世紀90年代初隨著互聯網的興起,第230條作為《通信規範法》的一部分於1996年被通過,成為法律,為美國互聯網的飛速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第230條為互聯網服務商和平台提供了一個安全港,使其可以只作為內容的中介,而不必對其內容承擔相應的責任,只要他們採取合理的措施刪除或阻止對該內容的訪問即可,而這些都是傳統媒體夢寐以求卻不可得的權利。正因為此,截至2020年8月,美國四大科技巨頭(蘋果,亞馬遜,谷歌和微軟)的總市值已高達6.2萬億美元。

在第230條法規出台後,互聯網服務商的豁免權雖然陸續受到一些訴訟案件的挑戰,但是最後這些互聯網公司都被免於處罰。然而,任何一件事物就像硬幣的兩面,當這些互聯網公司發展壯大成為言論壟斷的巨頭後,第230條已成為它們謀取自身利益的工具。在過去的數年內,這些社交媒體上壓制自由真實聲音的事件越演越烈,第230條授予的審核權被濫用,帶有偏見的審查制度已嚴重傷害到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而到了今天,這些科技巨頭甚至私下聯合在一起,跨平台跨賬戶地對網絡用戶進行言論審查,這已經嚴重偏離了當年設立第230條法規的初衷。

因此,如何根據互聯網發展的形勢,打破束縛人民言論自由的枷鎖,如何對第230條進行修正,已經成為今天擺在美國民眾面前的互聯網第一要務。而一些有良知和正義的國會議員們,則一直在努力推動這一司法進程。

2018年12月,共和黨眾議員路易·高莫特(Louie Gohmert)提出了《有偏見算法妨礙法案》(Biased Algorithm Deterrence),該法案要求,如果不徵得用戶的同意,互聯網企業不得使用過濾或任何其它類型的算法,來顯示用戶的內容。

2019年6月,霍利參議員提出了《終結互聯網審查支持法》(Ending Support for Internet Censorship Act),要求對於在美國擁有月活躍用戶超3000萬和在全球超3億用戶、或者全球年收入超過5億美元的大公司,取消第230條對它們的保護,除非它們能夠獲得聯邦貿易委員會多數成員的證明:不反對任何政治的觀點並且在過去兩年中從未這樣做。

2020年6月17日,霍利參議員在參議院新的提案中,提出對於在美國擁有月活躍用戶3000萬以上並且全球收入超過15億美元的互聯網提供商,用戶們具有對其進行訴訟的權利。如果用戶認為提供商沒有執行統一的內容審查可以提起訴訟,要求賠償高達5,000美元的損失以及該訴訟案的律師費用。

2020年6月,參議員布萊恩·沙茨(Brian Schatz)和約翰·圖恩(John Thune)提出的兩黨法案,《平台問責制和消費者技術法案》(Platform Accountability and Consumer Technology Act)要求互聯網平台發佈公開聲明,說明它們是如何規範、如何從平台收益和如何刪除用戶內容等相關政策的,並要求它們對公眾發布季度報告及相關數據。

2020年9月,由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羅傑·維克(Roger Wicker)和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聯合提出《在線自由和觀點多樣性法案》(Online Freedom and Viewpoint Diversity Act)。該提案要求,如果一個互聯網平台無法說明如何採取措施來限制用戶發佈內容,則要取消第230條所規定對其的責任保護。該法案要求平台必須提供一個客觀合理的信條,否則他們就要為自己的行為承當相應的責任。

正如郭先生警示美國民眾,媒體是中共對美超限戰的第一武器,而第230條被濫用則成為中共滲透和控制美國社交媒體的護身符,這也正是推特、臉書和谷歌等科技巨頭聯合審查公眾網絡言論,淪為美國網信辦的內在原因。相信通過本次美國大選,美國民眾們已經看清了這些科技巨頭和社交媒體大佬們控制言論自由的醜惡嘴臉。在民意的推動下,第230條被修正甚至取消,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一定會發生!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