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荒唐的審判結果透視著共產黨對法治的踐踏和藐視

作者:文茗

今天,受到社會輿論影響,山東禹城法院將會開庭,重新審理方某洋的案件。

案件發生原因竟是不可思議的“因為不能懷孕,她被丈夫公婆虐殺”,中共給出一審的判決結果更是讓人無法想像:她被虐待致死,但兇手卻只被判了兩年有期徒刑,緩刑三年。也只有中共給出的判決一條人命只是輕輕判兩年,這片共產主義邪魔統治的國度充滿了罪惡。

法院判決竟然道出如此的邏輯:她嫁入了張家,所以張家人對她的傷害,就不叫做“故意傷害”,甚至最後將她虐待致死,也只能按照“虐待罪”來處理。

2016年,張家前後一共花了13萬迎娶方某洋,結婚之後,張家發現方某洋,不僅“有精神疾病”,而且還在結婚前流過產,導致不能懷孕!張家理由他們花重金娶媳婦,為了傳宗接代為由,2018年7月,張家三人找上女方家,兩邊卻發生矛盾,不歡而散。隨後張家便毆打方某洋出氣。自此方某洋的生活成為了地獄!

張家一天只允許方某洋吃一頓飯,用剪子剪掉她的頭髮,在大冬天讓她在院子裡罰站,一次就是半個多小時。婚前嫁過來的時候,方某洋176的身高,160多斤。而在她死去的時候,僅僅只有60斤。

“剛開始打方某洋的時候她會反抗,後來經常打罵她了,她也害怕我們了,就不再反抗了,只是說‘別打我了,我聽話了’”。

一家人,公公、婆婆、丈夫,每個人都會肆意毆打她,下手都不輕。

在她去世當日,張家三人都用50厘米長、3厘米寬的棍子抽打過她。

婆婆說:“上午讓她刷鍋,她頂嘴,所以就拿起了一根棍子打了她的頭、肩部和腿。”

公公說:“早上8點半,看到她摔倒,就拿棍子朝著方某洋腿部、臀部打了三四下,然後要她在院裡罰站。10點半喊她去宰魚,又抽了她4下。下午4點半要她洗衣服,又朝著她的背部、臀部和腿部各抽了一下。”

丈夫告訴警察:“如果我和我父母要是都出門,就會把大門鎖上,把方某洋自己留在家裡,不讓她隨便出去。”

2019年1月31日,她在飢寒交迫中去世了死亡時,她瘦得只剩60斤,嚴重營養不良。渾身青斑,皮膚上都是擦傷挫傷,受傷面積佔身體的45%。腳趾因為嚴重凍傷而紅腫潰爛,整個人都不成人形。經鑑定,她符合在營養不良基礎上,受到多次鈍性外力作用,導致全身大面積軟組織挫傷死亡。

這段令人髮指的案件,法律的判決更是讓人氣憤不已:一審判決顯示,三人如實供述犯罪事實,預交賠償金,所以從輕處罰。公公張某林犯虐待罪,判刑三年;婆婆劉某英犯虐待罪,判刑二年二個月;丈夫張某犯虐待罪,判刑二年,緩刑三年。三人一共賠償喪葬費37562元、誤工費3000元、交通費2000元,合計42562 元。如此忽視人權、手段殘忍、性質惡劣,甚至從無悔意道歉的惡性犯罪竟然被“從輕處罰”。尤其是丈夫被認為“無再犯風險,沒有重大不良影響”,甚至可以判處緩刑,一天牢都不用坐。為什麼會認為丈夫“無再犯風險”?答案竟然是因為小方是他的妻子。

代表共產黨的判案人員審判此案這幾乎等同於認可了張家人的邏輯:小方嫁入張家,所以她生前持續遭受的侮辱、痛苦,都可以被原諒。這種行為不會構成故意傷害,而僅僅只是“虐待”,你敢相信這就是中共統治下的國家代表公正的法律嗎!這樣有失公允的判決中共法院數不勝數。

強姦5歲幼女獲刑4年半,竟然打出“從重處罰”的標籤! 11月13日上午,福建惠安法院適用簡易程序,不公開庭審、判決了兩起姦淫幼女案件,分別以強姦罪判決被告人陳某、被告人黃某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儘管涉事判決中都提到了“歸案後自願認罪認罰,予以從寬處罰”,但依舊讓很多人無法理解。案件性質如此惡劣,中共法院竟然強調“依法從重處罰”,為何強姦5歲、7歲的幼女最終只判決四年六個月?

其中,近50歲的陳某於今年8月在自家客廳,把鄰居5歲女孩抱至床上強姦;出生於1996年、外地來惠打工的被告人黃某,將正在樓道玩耍的年僅7歲的小紅誘騙至家中臥室內,不顧小紅反抗,強行實施姦淫行為,還威脅不准告訴家長。涉案者黃某還有潛逃回老家、被追捕到案的情況。

中共法律明文規定跟14歲以下的幼女“你情我願”發生關係,也會按強姦罪論處。同時就量刑幅度而言,姦淫幼女本就要從重處罰,姦淫不滿12周歲的兒童則要在“從重”基礎上再從重:姦淫幼女一人的,可以在四年至七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姦淫幼女情節惡劣的,可以在十年至十三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該案中,強姦5歲或7歲這樣低齡的幼女,卻只因“認罪認罰”就將最低量刑點確定為量刑起點,背後隱藏了什麼勾當不由得讓人浮想聯翩

因持有玩具槍被判刑10年!山東臨沂的永興國際玩具城裡,景安朋開了一家“鑫鵬玩具”店。除了玩具槍,他還賣遙控汽車、積木、芭比娃娃、橡皮泥等兒童玩具。正是其中的玩具槍,2013年3月,景安朋被山東省青州市人民檢察院以非法買賣槍支罪指控。檢方經鑑定認為,景安朋出售給青州人李秀蘭的17支仿真槍中,12支為槍支。此“槍支”的鑑定標準來源於2010年公安部發布的《公安機關涉案槍支彈藥性能鑑定工作規定》。文件規定,所發射彈丸的槍口比動能大於等於1.8焦耳/平方厘米(射精已經違了中共的法了),一律認定為槍支。依據此規定景安朋和他的買家李秀蘭均被以非法買賣槍支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

共產黨這個奇葩的邪魔黨,塑造了奇葩的法院,奇葩的判決。它從未伸張正義而是懲善揚惡,可憐的中華民族,不推翻這個邪魔惡黨將永無翻身之日。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