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上不凋落的七芒星(三)

一路飛馳,我們到了白馬市。也是育空首府。

流經白馬市的育空河,上游水流湍急,激起的水花高似白馬,是該市名字由來。 58年建水壩後白馬急流就消失了。該市生活設施齊全,居然還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超市,在冰天雪地的北大荒很難得。

我們租了airbnb上口碑非常好的一棟別墅的一層樓。然後埋鍋造飯。

小別墅古色古香在花叢中迎候我們。

屋主是為歐洲移民大媽。

她絮絮叨叨跟我們說她養的狗狗不會給我們舔麻煩的,都是很乖巧的。就是太熱情。

有一對遊客夫婦住在她這裡時就是狗狗太熱情在他們吃早餐時打擾了他們,導致遊客夫婦在review上給了差評,導致她降到了四星半。她老難過了。

我們笑笑安慰她這裡的人都愛狗狗,肯定相安無事的。

然後大家埋鍋造飯,做了一大桌吃的。

吃飯時碰到同從高貴林(大溫哥華地區中偏東北的一個市)過來的白人一家三口。他們來過這邊幾次了,也是開車過來,準備去Tombstone國家公園。聽說我們要去北極圈滿是羨慕,他們覺得往上開比較有難度。

女主人很優雅,男的五十多健碩型男運動型。

小女兒Doris 活潑開朗,大概二十多,人亭亭玉立,清清秀秀的,從小練芭蕾,對事物充滿了好奇,拉著我們說東說西。談她見到的班芙的冰川,白馬的極光。我給她看沿途開過來拍的照片,她一張張的看,問各種問題。

不知不覺談到很晚,其他人都去睡了,她興致依然很高,

拿了帶的紅酒,我們喝了幾杯。

我拿出閆博士的宣傳單,指了指跟她說:

If you drink You get high

If you read, You get educated

If you drink and read, You get highly educated.

我們相視而笑。

Doris說她最大的夢想是將來疫情結束了去周遊世界,然後到所有美好的地方拍婚紗照。

我說那你不是要結很多次婚?當然可以是和同一個人。

她格格的笑,她說她喜歡儀式感,從小就夢想長大了穿各種禮服,和美麗的裙子,再去到北極光下泡溫泉,畫上美麗的新娘妝。

Doris說話時一邊眼睛眨啊眨的,率真坦誠滿是夢想。

某些方面有點像江南女子,溫婉而有點小小的野性,酒後臉紅紅的,月光下似細潤的玉雕。

我悄悄告訴她此行我們有個任務,不僅僅是去北極,她睜大眼睛說我們家來這邊也有個要緊事情的。

我拿出新中國聯邦的國旗給她看,

是什麼啊?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一邊跟她解釋起閆博士宣傳單的內容,跟她說疫情的事。

她小眉頭緊促聽著,仔細讀上面的文字。

我又試著跟她說路德訪談和War Room, Steve Banon.

她完全聽不懂,但神情開始嚴肅。

我問她你們來的目的?

她神情裡有些悲傷

告訴我他們會一直開到Tomb Stone National Park 然後在那裡的宿營地住一段時間。

我說那邊我們也要去的,不過從北極回來會多住一晚,我回來時希望你還在那裡,她眼睛亮亮的閃了閃。 ✋伸出來,跟我來了一個high five.

一夜在花香中睡的很安寧。

Doris的話猶在耳邊

你知道我見過的最美極光是和月亮同在,和星星同在;有綠光,還有紫光,有時還能看到紫色的星河。

早上大媽送早餐,裡面有她為我們精心準備的烤餅。

小姑娘打扮的漂漂亮亮,坐在大長桌那一邊不時往這邊偷偷看幾眼,俏皮可愛。

早餐後各自開車分道揚鑣。

作者:昔馬千羽

原創觀點文章– 2020/11/19

溫哥華圓成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