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基辛格提出世界大戰威脅論敦促拜登迅速行動

整撰:文錦
復核:WENJUN

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再次為他“喜歡”的喬-拜登站臺。他向川普總統繼續施壓並發出警告稱,美中兩國的對抗關系極有可能引發軍事沖突,讓全世界陷入一場世界大戰的災難。

彭博社16日報道,亨利-基辛格呼籲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應該迅速采取行動,恢復與中國在川普時期出現裂痕的溝通渠道,否則將面臨可能升級為軍事沖突的危機。

基辛格與王岐山親密牽手

引發世界大戰的威脅論

繼本月6日在巴黎舉行的經濟峰會上聲稱喜愛喬-拜登後,基辛格在這場彭博社新經濟論壇上,再次表示支持拜登,並無視美國憲法的規定敦促拜登非法上任,並大談未來的中美外交策略。本次論壇由彭博社(Bloomberg LP)旗下的彭博傳媒集團舉辦,參與嘉賓還包括微軟公司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 Inc.)董事長、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斯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以及麥當勞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克裏斯-肯普辛斯基(Chris Kempczinski)。而彭博社的創始人邁克爾·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即是那位臭名昭著的“紅色火焰”行動的策劃者,路德社曾揭露他預謀鼓動Antifa在大選夜後引發騷亂反對川普總統。

基辛格在彭博社經濟論壇上說,”除非有一些合作行動的基礎,否則世界將滑向一場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災難,”。他說,當今的軍事技術將使這種危機比以前的時代 “更加難以控制”。

“美國和中國現在越來越趨向於對抗,他們正在以對抗的方式進行外交,”97歲的基辛格在接受彭博新聞社主編約翰-米克爾思韋特采訪時說。”危險的是,會發生一些危機,會超越言辭,變成實際的軍事沖突。”

這群以基辛格為首的代表著華爾街、矽谷、媒體和大型企業的西方精英們,都是長期與中共有深度勾兌的美國既得利益群體。二十世紀70年代,基辛格與尼克松總統一起拋棄中華民國,開啟中美關系,被中共媒體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四十多年來,這位”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對天安門廣場中共扼殺中國人民對民主的努力,中共秘密在南海建軍事島礁、偷竊美國知識產權、在香港重蹈覆轍天安門慘劇強推國安法均選擇了視而不見。

這些西方精英們幾十年任由中共為所欲為,正因為他們的助紂為虐讓中共成為令尼克松總統擔心的那只“要毀滅創造者的怪物”,最終導致了如今病毒肆虐全球和美國總統選舉遭遇史上最大規模舞弊的結局。

基辛格全然不顧瀕臨損毀的美國體制,仍稱拜登“當選”向川普政府施壓,並散布若美國不與中共合作,必將引發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威脅論調。基辛格此舉儼然是一副中共發言人的姿態。

解決疫情的方案必須全球化

基辛格還說,他希望COVID-19疫情的共同威脅能在拜登1月20日上任後為兩國的政治討論提供一個開端。”如果你能把COVID看成是一個警告,在實踐中,它基本上是由每個國家自主處理的,但它的長期解決方案必須是在某種全球性的基礎上,”基辛格說,”應該把它作為一個教訓來處理。”

“川普的談判方法具有對抗性,但不可以無限期地應用,”基辛格說。“在川普上任初期,強調美國人對世界經濟發展不平衡的深刻擔憂是很重要的。我認為這一點很重要。但從那時起,我更希望采取更有區別的做法。”

“盡管今年年初雙方達成了 ‘第一階段 ’貿易協議,但中美關系處於幾十年來的最低點。此後,從武漢開始的病毒爆發走向全球,造成130多萬人死亡,並粉碎了世界各地的經濟。隨著美國總統川普加強對中國的批評,指責中國是病毒傳播和美國死亡人數的罪魁禍首,雙方也都強化了互認對方是敵對方的舉動。”

中共對香港自治的打壓仍在繼續,美國譴責 “一國兩制 “政策的滅亡制定了香港法案。緊接著對其進行了新的制裁,禁止對31家由中共軍方控制的企業進行投資。

基辛格幾乎全盤否定了川普總統的對中(共)政策,包括川普總統在病毒問題上對中共的指責,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問題上與中共的對抗、以及剛剛簽署的打擊中共企業的緊急行政命令。他甚至邪惡地指出,可以把病毒看作是一個中美關系惡化的警告!一個對美國的教訓!美國應該把疫情作為切入點與中共重修關系,全球化解決疫情。其言下之意是,病毒只是一個開始,這是一個讓美國屈服的信號,美國要以此為戒…

編者不禁聯想到近期層出不窮的病毒疫苗的問世,福奇博士帶領好萊塢和體育名星們大力宣傳,而疫苗公司背後的資本大佬正是這些道貌岸然的西方精英們。他們利用壟斷的資本市場和媒體渠道,封殺病毒來源真相,封殺拜登家族腐敗真相和選舉舞弊真相,籠絡專家、名流們虛假宣傳疫苗,欺騙恐嚇不明病毒真相的美國民眾。這些西方精英們正聯手將病毒疫苗打造成為 “人屍丸”,通過全球化獲得利益並控制全人類。

拜登是恢復中美對話的最佳人選

基辛格說,今年關系的迅速削弱意味著中美兩國正在向新的冷戰靠攏,他還說,雙方應該同意,無論他們還有什麽沖突,都不會訴諸軍事沖突”。他說,為了實現這一點,美國和中國應該共同建立一個制度體系,指定雙方領導人信任的一些領導人代表們保持聯系”

與中國的關系內容可能會主導當選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議程。預計他將在包括5G技術的未來、中國在南海的擴張主義和香港逐漸消失的自治權等領域尋求化解緊張局勢的方法。

雖然拜登在與中國打交道方面有著數十年的經驗,但在總統初選期間,他的語氣出現了較為嚴厲的轉變。他經常批評中國在該地區的強硬政策以及北京的人權記錄,甚至在2月份的辯論中把習近平主席打成 “暴徒”。”當然,在人權問題上存在分歧。基辛格說,”重要的是,每一方都要理解對方的敏感性,不一定要解決問題,但要把問題緩解到有可能取得進一步進展的程度。”

習近平上周用演講呼籲各國加強合作,避免沖突。中國上周也祝賀拜登和當選副總統卡馬拉-哈裏斯贏得選舉。

“美國和中國從未面對過與對方規模大致相當的國家,”基辛格說。”這是第一次經歷。而我們必須避免其變成沖突,希望能促成一些合作努力。”

基辛格對共產主義的綏靖政策由來已久,1972年同樣是尼克松總統和基辛格二人與前蘇聯簽署了《反彈道導彈條約》,條約規定,“雙方保證不研制、試驗或部署以海洋、空中、空間為基地的以及陸基機動反彈道導彈系統及其組成部分。條約簽訂後前蘇獲得了巨額信貸,低價物資和高科技開發技術等。這個被視為全球戰略穩定的協議卻讓美蘇關系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向冷。全世界共產主義都有著不信守諾言的本質,而且極具欺騙性,中共也不例外。

毛澤東承諾給與人民美國式民主、鄧小平如果中國稱霸全世界人民就應打倒它、習近平曾保證南海不建軍事基地、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好,和違背《中英聯合聲明》推行港國安法,四十多年了,對比中共歷屆領導人的信誓旦旦,中共對14億人、對新疆西藏、對香港、對一帶一路國家一系列的動作,證明中共擴張野心遠遠超出了國界,而基辛格仍主張與這樣的中共展開對話,這是讓自由民主價值觀的美國向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屈服,特別是他對中共人權問題適可而止的縱容態度更是讓人瞠目結舌。

不敢想象,一旦美國完全落到這群“精英們”手中,美國人民也會和14億中國人民一樣被蒙上雙眼,陷入被他們壓榨和奴役的苦難深淵中。

否定民主國家聯盟對抗中共

被問及建立一個民主國家聯盟來對抗北京的想法時,基辛格敦促謹慎行事。”我認為,只要民主國家的信念允許或規定,它們就應該合作,”他補充說。”我認為針對某個國家的聯盟是不明智的,但在場合需要的地方,防止危險的聯盟是必要的。”

基辛格說,最終,兩國領導人需要認識到,他們對相同問題的看法截然不同,而這也為他們的會談方式帶來了色彩。

基辛格補充說,歐洲將越來越多地陷入美國與歐亞大陸之間的拉鋸戰。“在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歐洲一直是美國外交政策的基礎。” “現在,他們面臨的問題是,在與世界其他地區的關系發展過程中,他們是否將試圖發揮完全自主的作用。”

需要徹底結束尼克松基辛格時代的綏靖主義,恢復文明世界的自由和正義

中共全球擴張的野心,已嚴重威脅到美國自由民主的基石,中共病毒和選舉舞弊已直搗美國並肆虐全球,基辛格還在自欺欺人地主張與中共求同存異,他代表的西方精英們選擇與邪惡為伍與文明背道而馳,其行徑已構成了夥同中共對全世界釋放病毒,妄圖綁架美國人民推翻美國憲法。

美蘇冷戰時期,正是裏根總統扭轉前任政府對蘇共的緩和政策,與英國“鐵娘子”撒切爾夫人和梵蒂岡教主約翰-保羅二世等結為聯盟對抗蘇共,最終推倒了蘇共給歐洲人民留下抹不去的傷痛—柏林墻,蘇共才徹底瓦解。

如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已宣告了尼克松基辛格時代中美關系的徹底失敗,他也如當初裏根總統一樣,多次走訪歐洲呼籲自由民主國家聯合對抗比前蘇更難對付的中共,而非對抗中國和中國14億人民。並向盟國強調大選尚未結束,美國一次只有一個總統、一個國務卿。美國仍然是川普政府的舞臺,我們堅信正義的力量必將贏得終極之戰的最後勝利。

參考鏈接: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11-16/kissinger-warns-biden-of-u-s-china-catastrophe-on-scale-of-wwi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