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CIA政變陰謀

翻譯:童謠
復核:文非
報道:Larry Johnson,前國務院反恐中心官員

在美軍突襲了在德國法蘭克福的賽特服務器之後,勇敢傑出的鮑威爾(Sidney Powell)和國會議員(Louis Gohmert)掀起了一陣風浪。

但我(Larry Johnson)總感覺有點對不上。解釋一下,我曾在國務院反恐辦公室(現稱反恐中心)工作多年,在泛美103號恐怖爆炸案調查中,我是直接與FBI打交道的兩名官員之一。我的經驗告訴我,在沒有他國允許的情況下,美國法律不能在其他國家強制執行。

我也曾為美國軍事特殊行動編寫恐怖主義演習腳本有22年的時間,會復刻國務院和使館在發生恐怖主義危機時的通訊。在現實問題方面,我在與美國執法機構,美國軍方和使館合作解決海外執法行動或海外軍事行動時都具有豐富經驗。

美軍無法對德國的Scytl、Dominion辦公室或服務器進行突襲,他們是外國公民,必須按照德國法律行事,而且美國陸軍對德國實體沒有執法權。

所以美軍突襲行動是如何發生的?我有可靠消息,實際上美國駐歐盟司令部(即美國歐洲司令部)指揮單位執行了控制計算機服務器的行動。但是這些服務器屬於CIA,而不是Dominion或Scytl。所以美國軍方才擁有這樣做的權利,因為歐洲區域的所有CIA活動都是在軍事之名下進行的。換句話說,CIA官員已被德國政府認證為軍方雇員或顧問。

此類行動應在美國執法部門在場保留證據的情況下進行,意味著證據經過律師後掌握在美國司法部手上,並能在法院或其他司法程序中使用。

這不是第一次軍事部門聯合美國歐洲司令部逼迫CIA計算機機構交出證據。我的一位密友(DEA退休官員)告訴,19世紀80年代他曾在美軍的掩護下,進入了法蘭克福的CIA機構繳獲其隱藏信息。

並且,我非常確定在美軍突襲行動的晚上,CIA局長Gina Haspel沒有被提前告知。在這基礎上,我想,美軍在德國對美國管轄區采取行動,並且以CIA機構設施為目標是非常正確的。

此外我獲悉FBI局長Christopher Wray也被排除在突襲行動之外,Wray一直比 Haspel還積極努力構陷迫害川普。這意味著,有其他美國執法機構(如美國法警、DEA、特勤局等)在領導證據搜集。

Sidney Powell是位嚴謹的律師,她不會做假聲明,一直以來她都是誠實和正直的人。鑒於她近期在福克斯上關於CIA利用多米尼為自己謀利的聲明,顯然已經搜集到了「能夠獲得刑事定罪」的證據,遠遠超過「合理懷疑」的範疇,足以證明CIA和多米尼的邪惡關系,足以證明多米尼軟件被用在美國及其他國家實施選票欺詐。

我非常期待CIA官員反駁,他們不知道多米尼致力在這麽邪惡的行動上。他們的反駁和電影角色Captain Louis Renault在《卡薩布蘭卡》電影標誌性橋段中的聲明一樣有含金量:

「Capt. Louis Renault:我感到震驚,震驚這裏居然有賭博」

「服務員:先生,這是您贏的錢」

推翻川普的政變企圖仍在繼續。

原文鏈接:
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0/11/unraveling-latest-deep-state-coup/?utm_source=Parler&utm_medium=PostTopSharingButtons&utm_campaign=websitesharingbutton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77

20 分鐘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