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過渡時期領導人主張美國和中共應“共同致力於基因編輯研究

喬·拜登過渡審查小組成員馬勒·梅斯芬(Mahlet Mesfin)倡導美中兩國在包括“基因編輯”在內的科學上努力開展合作,以應對冠狀病毒。

翻譯:Lan
校對:煙波浩淼編輯:文韻

梅斯芬是奧巴馬政府科學技術政策辦公室國家安全與國際事務部的負責人,也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拜登外交與全球參與中心的訪問學者。

現在,梅斯芬加入了拜登過渡團隊,領導藝術與人文機構審查小組。

不過,梅斯芬一直主張在中共和美國之間建立更緊密的科學聯繫,並撰寫了一篇題為“為什麼諾貝爾獎的獲獎表明中美需要在基因編輯方面緊密合作”的專欄文章。

該文章重點介紹了科學界對冠狀病毒的反應,特別是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反應。

梅斯芬沒有把造成這種疾病的責任歸咎於中共,而是將“緊張的雙邊關係”歸咎於“對冠狀病毒起源和傳播的政治化主張” –表面上看是一個錯字,意思是將此問題“政治化”。

她感嘆這些說法“阻礙了合作的前景,特別是在生物醫學研究領域”,儘管事實上,中共一直保持著一致和明顯的努力來竊取美國的科學秘密,研究人員和知識產權。

正如美國官員所描述的那樣,為了“提高其軍事和經濟實力,並實現全球科學主導地位”,中共採取了“廣泛的竊取技術和知識產權的方法”。

梅斯芬在《外交事務》上的一篇題為”結束大流行病需要一個世界”的專欄文章中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強烈關注美中合作。

梅斯芬似乎讚揚中國在控制該疾病方面的透明性,堅稱“一群中國研究人員於12月在網上發布了該新病毒的基因序列”,“這些數據讓國際科學界得以開始開發診斷測試並探索治療方案。 ”

實際上,即使到了12月下旬,中共官員仍在壓制和恐嚇試圖報告該病的醫生。

梅斯芬還感嘆“大流行發生在世界範圍內民族主義抬頭之際”,並指出“孤立和仇外心理可能無法有效應對這一全球危機。”

更重要的是,她再次表示了不同意見“美國對中國的間諜活動和技術轉讓的擔憂” 因為她堅持認為這些擔憂”限制了高層交往,科技政策辦公室沒有讓中國官員參加與外國同行的討論就是證明”。

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進一步威脅到冠狀病毒研究的進展。近年來,美國對中國間諜活動和技術轉讓的擔憂已限制了美中科學合作,美國高層學者因涉嫌秘密參與發展中國科學事業的項目而被起訴或解僱就是證明。據稱他們秘密參與了發展中國科學事業的計劃。這些緊張關係也限制了高層的接觸,科技政策辦公室沒有讓中國官員參與外國同行的討論就證明了這一點。

因此,梅斯芬在2015年的美中商業理事會(該理事會倡導美國和中共之間建立更緊密的經濟關係)和2020年賓大中國研討會上發表了講話就不足為奇了。

賓夕法尼亞州的活動吸引了中共高層代表,例如,中共駐紐約領事館總領事黃平大使出席,並為會議致了開幕詞。

娜塔莉·溫特斯(Natalie Winters)是《國家脈動》的高級記者,也是《國家脈動》電視節目的製片人。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