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世界誰主沉浮?

翻譯:康州農場-Truemanman

校對:康州農場-Bruce

拜登(Biden)在2020年4月的《外交政策》一文中表示,他將扭轉川普尷尬的外交政策,既要站出來反對中共國、俄羅斯和其他代表”威權主義、民族主義和非自由主義”三大害群之馬的極權國家,也要”再次讓美國領導世界”。

拜登還進一步承諾要挽回川普對北約的傷害,重新強化這個軍事機構,將其影響力擴大到太平洋地區(這聽起來很像太平洋地區的埃斯博/蓬佩奧理論),甚至要求北約對俄羅斯下手更狠,稱”克里姆林宮害怕一個強大的北約,這是現代歷史上最有效的政治軍事聯盟”。

考慮到拜登近45年的政治生涯裡,他支持美國歷史上的每一次軍事干預,他反對反種族隔離,他讚美親“三K黨”(注#1)的參議員斯特羅姆·瑟蒙德,他代表(壓榨)廉價勞力的監獄工業集團通過了終身監禁小毒販的法案,他還支持華爾街、製藥巨頭和科技巨頭猖獗地監控著國家,因此,在慶祝此人可能進入美國最高職位的殿堂之前,我們應該三思。

拜登呼籲更新北約聯盟以反對俄羅斯和中共國,他支持扭轉川普在中東的減軍呼籲,支持在太平洋地區擴大北約,再加上他畢生的履歷,迫使我們問格倫·格林沃爾德(Glen Greenwald譯者註:美國記者,作家和前律師)在11月1日退出《截擊》時說的是否正確(Intercept譯者註:在線出版媒體平台)。

“如果拜登贏了,那權力結構將是這樣的:一個由布什/切尼操控的,中情局/聯邦調查局/國家安全局,華爾街和矽谷全部聯合起來的,和新保守派全面結合的民主黨。其,把自己說成是對抗法西斯主義的唯一保障,而許多左派將繼續躲在後面乾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事實證明,格林·沃爾德的警告絕對講到點上了。因為整個情報機構、大科技公司和主流媒體竭盡全力勾兌了四年,就為了趕走川普總統;目前大規模的投票欺詐行動正在上演,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他們正力推一個說法”拜登當選總統,不可避免”。

反戰網(Antiwar.com)11月11日發表文章,題為《拜登的五角大樓過渡團隊成員由軍工業資助》。記者戴夫·德坎普(Dave DeCamp)證明,在拜登的五角大樓過渡團隊的23名成員中,超過三分之一的成員與北約和軍工集團有直接關係。

隨著腐敗的影子政府(Deep State)完全支配老態龍鍾的喬·拜登的真相不斷出現,顯然,即使拜登為支持與俄羅斯續簽《戰略武器削減條約》所講的幾句積極的評論也沒有什麼意義。

現實是,任何結果的合法性都將會被半個國家所否定;忽視該現實就等於忽視了新內戰的真正危險。我們必須問一個問題:如果川普在1月20日被拜登取代,那麼對世界穩定和美俄中關係都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拜登支持《戰略武器削減條約》續約是好事,但越來越多的國家選擇了以捍衛國家主權、行使自衛權和建設大型項目為前提的多極聯盟。那些大型項目包括建設新絲綢之路、極地絲綢之路,先進的太空探索和南北交通走廊。

正是貿易保護主義措施讓美國(以及世界上每一個國家)建立起了自己的工業基礎和經濟主權,拜登卻直接攻擊,他要求”取消貿易壁壘,抵制全球滑向危險的貿易保護主義” (他甚至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斷言貿易保護主義”造成了大蕭條”,”導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對中共帝國倡議的一帶一路,拜登抨擊川普立場軟弱。他將其描述為”一個通過提供融資價值數十億美元給骯髒的化石燃料能源將污染外包給其他國家的外包商”,拜登接著問道:”誰制定管理貿易的規則?”然後回答: “美國應該領導這項工作,而不是中共國。”

除了減碳計劃、信息技術投資(人工智能、5G、量子計算)之外,拜登的”發展觀”中幾乎沒有什麼能讓美國與這種多極共識相協調的內容。他在達沃斯的綠色新政和”大重置”(Great Reset)人群所勾勒的支持在2050年前將美國的碳排放削減至歸零的方案,表面上看可能是支持基礎設施的,宣稱要”創造1000萬個良好的新工作崗位”,但進一步觀察,現實卻大相徑庭。

以中共國一帶一路倡議(BRI)為導向的大規模發展項目正在改變著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地區,而這些地區的運作模式與非美國主導的銀行模式完全不同,這些項目以資本密集型的重工業、化石燃料的使用以及核電為基礎。

如果沒有這些能源,那麼新絲綢之路和它的姊妹項目就不可能成功(就像莫迪的反一帶一路的“一個太陽,一個世界,一個電網”(OSOWOG) (One Sun, One World, One Grid)的太陽能計劃在科學和經濟上都被證明是完全失敗的)。

想要拜登奪權的達沃斯技術官僚們想強加給世界的那種”綠色能源革命”也許會創造短期的就業機會,但一旦太陽能電池板和風車建成,那些愚蠢到走進這個陷阱的國家所能獲得的能源質量將永遠壓制他們維持人口和增長潛力的能力。簡而言之,這是一個綠色的海市蜃樓,掩蓋了一個非常醜陋的設計。

與這一人口縮減議程相對應的是,川普傾向於支持太空探索、復興保護主義以重建美國失去的製造業,以及他在解決海外衝突中支持大型基建計劃(包括他支持在北極修建鐵路、在塞爾維亞和科索沃修建鐵路、在南非和波蘭修建核電等),這無疑是與中俄主導的多極體系相協同的,而且不可否認使美國與其自身的優良傳統相協調。

此外,川普取消對香港和白俄羅斯的顏色革命”公民社會”的資助為他帶來了親索羅斯陣營兩邊的許多敵人,他同時支持國家主權的概念,這些都是走向穩定和與世界各國建立信任的重大步驟,這些國家要求按照《聯合國憲章》本身所規定的那樣尊重他們的主權。

相較川普,拜登則聲明說:我們必須”與俄羅斯民間社會站在一起,他們一次又一次勇敢地站出來反對弗拉基米爾·普京總統的盜國獨裁體制”,以及拜登呼籲舉辦”全球民主峰會”,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站在民主前線的民間社會組織”,包括”私營企業、科技公司和社交媒體巨頭”。

這那些和”科技巨頭和媒體巨頭”是物以類聚的同一班貨色,他們傾力支持拜登篡取總統之位;數十年來,他們也被用以顛覆在顏色革命的政權變革行動中的那些全國人民選出來的民選政府。這些網絡巨頭壓制了2020年美國選舉中系統性投票欺詐的所有證據。同時,針對共和國內部新內戰的可能性,和政權更替的可能性,他們正在煽風點火。

無論情況如何,貫穿未來幾周和幾個月的激烈戰鬥,其結果將塑造世界歷史。

原文鏈接: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whose-world-order

註解#1:

3K黨(Ku Klux Klan,簡稱KKK,是指美國歷史上和現代三個不同時期奉行白人至上主義運動和基督教恐怖主義的民間團體,也是美國種族主義的代表性組織。)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