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觀察】圖謀顛覆川普政權背後的各樣“共產主義幽靈”

圖片來源於推特網絡

參與政變的美國反川大軍有“安提法” (Antifa ),“黑命貴” (Black Lives Matter ),“政治正確”,“主流媒體”,“多米尼投票系統公司”等勢力。自2016年川普總統執政以來,他面臨了史無前例的敵人的全面攻擊。不僅華爾街視他為敵,矽谷的高科技公司和主流媒體的“政治正確勢力”也與他針鋒相對。更甚的是“安提法”與“黑命貴”經常出來打砸搶燒,嚴重擾亂社會秩序。

多米尼投票系統助力拜登在大選夜凌晨離奇翻轉

時值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11月4日凌晨兩點本已大獲全勝的川普總統,卻經歷了戲劇性的選票結果大翻轉。霎時間拜登的得票數赶超了川普總統。各州選舉造假舞弊的消息不絕於耳,令全世界震驚不已。

接下來爆出的消息猶如石破天驚。在美國29個州使用的多米尼投票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s )被發現了所謂“計數故障”。這個系統被今年大選中的許多搖擺州,包括內華達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北卡羅來納州,亞利桑那州和賓州所使用。這些州的票數是左右競選勝負的關鍵。據美國第一新聞台(OANN )的報導說:“多米尼選舉投票系統在全美刪除了270萬張投給川普的選票。根據數據分析發現,賓州有22萬1,000張選票由川普跳轉給拜登。另有94萬1,000張投給川普的選票被刪除。使用多米尼投票系統的州將43萬5,000票的投票從川普名下轉給了拜登。”

然而,白左的主流媒體不但對舞弊醜聞充耳不聞,反而一味打壓川普陣營揭露造假的言論。連福克斯新聞也開始虛假報導選情。社交媒體的推特和臉書更是撕下面具,徹底裸奔,瘋狂地刪除與選舉作弊相關的消息,關停了包括班農戰斗室在內的川普支持者們的賬號,擅自給拜登的賬號標註為“當選總統”。

這一系列惡劣行徑徹底地激怒了美國愛國民眾。在11月14日,超過100萬的川普總統支持者從四面八方浩浩蕩盪地聚集在華盛頓,要求國會、法院徹查選舉舞弊。這次參加華盛頓遊行示威的民眾遠遠超過當年馬丁·路德·金的遊行集會,是華盛頓歷史上人數最多的集會。可是連福克斯新聞在內的其他眾多左媒,無恥造謠說當天的集會只有幾萬人。當一百萬民眾在華盛頓遊行之時,幾百名的“安提法”(Antifa )和“黑命貴”(BLM )成員又出來搗亂破壞,襲擊挺川民眾。川普政權在美國樹敵無數,令人瞠目結舌。其背後原因,非常值得深究。川普政權究竟動了誰的奶酪才招致如此大的仇恨?

在美國亂象叢生的背後,黑手“中共”浮出水面

2020年6月,川普政府考慮把不斷製造暴力的“安提法”列為非法組織,中共卻逆道而行。中國日報歐盟分社社長陳衛華髮推文聲稱,“如果今天北京邀請“安提法”的領導人會晤,想想華盛頓會是什麼反應。”中共與“安提法”眉來眼去已經是不爭之事實。

最近網上曝光了與中共駐舊金山領事館有關的“華人進步協會”(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簡稱CPA )。“黑命貴”組織主要是通過“黑命貴亞洲協會”與中共進行聯繫,它實際由位於舊金山的“華人進步協會所控制。“華人進步協會”不但資助了“黑命貴”,還在美國成立了多個分部,妄圖把紅州變藍州。他們親力親為,打電話甚至上門服務。光是在亞利桑那州,就有7000個志願者,打了800萬通電話,敲門數百萬家。他們居然在他們網站上吹噓“他們成功爭取了數十萬張選票,幫助拜登贏得了本次大選。”

多米尼投票系統的造假事件曝光,掀起了世界政壇的狂風海嘯。因為包括委內瑞拉、加拿大、英國、韓國等多國首相選舉都與多米尼公司脫不了乾系。多米尼公司CEO在法庭上承認:“我們的選舉軟件有來自中共國的軟件組件。這次美國大選有29個州都使用了多米尼選舉軟件,也就是29個州的選舉都使用了來自中共國的軟件組件。”後來被證實多米尼公司有來自中共國“紅杉資本”的資金。這樣看來,中共在西方世界的佈局和滲透蓄謀已久。

川普總統的大律師林·伍德在11月15的推特清楚地闡明了中共滲透西方的時間表:

1.滲透媒體和各級政府官員(思想,金錢和敲詐)佈局超過20年。

2.計算機作弊,在2020大選前在全美佈局了多米尼投票系統。

3.通過釋放中共病毒,造成郵寄選票作弊。

自川普總統執政以來,中共加快步伐多方位多層次地滲透美國,用“藍·金·黃”手段腐蝕美國政要,各界精英。中共充分利用人性的弱點,用最下三爛的方式抓住對方把柄,得以成功地操縱落入陷阱的“獵物”。由於川普政權持守美國傳統價值觀,與中共尊崇的“共產主義”勢不兩立,雙方的對立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狀態。中共為了盡快把川普總統搞下台,更加肆無忌憚地干涉美國內政,操縱美國大選,妄圖顛覆川普政權而發動政變。

喬治·索羅斯也是背後的黑幕操縱人之一

富可敵國的億萬富翁,猶太人喬治·索羅斯不但是多米尼投票系統的投資者。他(George Soros )資助的組織還有“安提法”和“黑命貴”。有媒體報導說:“多米尼投票系統的總部和索羅斯資助的潮汐加拿大基金會在同一層樓。潮汐加拿大基金會成立了“黑命貴”支持基金。多米尼公司與索羅斯的董事會成員是好友合作。”詳情,請參見索羅斯/奧巴馬與多米尼投票系統

埃里克·庫墨(EricCoomer )是多米尼公司2020大選產品的策略總監,主管在科羅拉多州丹佛的開發工作。他本人就是“安提法”的成員。喬·奧特曼(Joe Oltmann )曾混進“安提法”的一個網絡會議,對於2020年大選,埃里克·庫墨說:“不要擔心川普當選,我已經都安排好了,哈哈哈”。“多米尼投票系統”是一家加拿大的公司。美國分支“ Smartmatics ”負責服務美國大選,這家公司是由索羅斯的副手羅德·馬克·馬洛克布朗(Lord Mark Malloch-brown )控制。美國大選的數據服務器被一家今年6月已經破產,但被美國資本收購的西班牙公司賽偷(Scytl )所控制。

多米尼投票系統公司的董事會主席是羅德·馬克·馬洛克布朗。羅德是開放社會基金會董事會成員,此基金是喬治·索羅斯一手創立。這個基金會以推行全球主義者為目標。羅德·馬克·馬洛克布朗是一個美國大選幕後操縱的關鍵人。他與索羅斯,倫敦等多個歐洲交易所及私募基金,聯合國,英國內閣等等都有關聯。他的多數投票機放置在那些試圖用革命推翻“被選”政府的國家。

在2020年1月舉行的達沃斯論壇上,索羅斯公開批評川普,稱這位美國總統是一個”騙子和自我陶醉者” 。彭博社援引索羅斯指出:”川普會為了自己的個人利益而犧牲國家利益,為了能成功連任,他幾乎會做任何事情。而習近平會利用特朗普的弱點。”索羅斯公開反川且不惜任何手段。

索羅斯及“白左”崇尚的意識形態“阿林斯基主義”

美國民眾於2017年8月20日在白宮請願網上發布請願書,稱索羅斯蓄意且持續地試圖破壞穩定,通過煽動反政府行為來反對美國及其公民,創建並資助了數十個(或數百個)游離的組織,這些組織的唯一目的是使用阿林斯基模型恐怖主義策略來摧毀美國。請願書要求“美國聯邦政府和司法部應盡快宣布索羅斯、其所屬的公司及其成員為恐怖分子”,“並根據美國民事沒收制度,剝奪其全部財產和資產”。

這份請願書上提到“阿林斯基模型恐怖主義“,就是指由索爾·大衛·阿林斯基(Saul David Alinsky ,1909年1月30日-1972年6月12日)所倡導的意識形態。阿林斯基出生在一個正統派的猶太家庭,卻成為了一個標準的叛教者。他是美國社區組織家和作家,通常被認為是現代居民組織的創始人。以著作《激進分子的守則》(Rules for Radicals )聞名於世且廣為流傳。他的書中闡述瞭如何幫助左翼分子推翻美國政府。

顯而易見的是,索羅斯就是“阿林斯基主義”的忠實踐行者。而“安提法”是變種的共產主義者,其本質上的意識形態是共產主義的邪靈。“安提法”運動和索爾·阿林斯基關係密切。左派的希拉里·克林頓和奧巴馬也是“阿林斯基主義”的擁躉者。1969年希拉里·克林頓以“阿林斯基”為題撰寫了畢業論文,當時她得到了阿林斯基本人的幫助。根據阿林斯基傳記作者桑福德·霍威特(Sanford Horwitt )的說法,巴拉克·奧巴馬也是阿林斯基的門徒,並且跟隨他成為了芝加哥社區組織者。霍威特斷言,奧巴馬在2008年競選活動中受到了阿林斯基教義的影響。索羅斯先後大力資助了奧巴馬和希拉里的總統競選。

索尔‧阿林斯基通过著书立说、培训学生、亲身实践,成为最近几十年来对西方世界影响最大、最坏的变种共产主义者。阿林斯基对于左派知识分子影响深远。阿林斯基本人除了崇拜列宁、卡斯特罗等共产主义独裁者之外,他对魔鬼撒旦也是赞美有加。在其著作《激进分子的守则》一书的题词里,阿林斯基公然地向路西弗(即撒旦)表示敬意。崇尚“阿林斯基主义”的美国白左高举的所谓自由是释放人性罪恶、极端个人自私与堕落的自由。白左一方面树立政治正确的牌坊,名义上是保护弱势社群,另一方面反传统保守价值,反立国之根基圣经价值观。实际上共产主义是借此思潮来摧毁西方的民主政体。阿林斯基就是这些白左们的精神导师。而白左思想已经像癌细胞一样扩散到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

東西方的“共產主義幽靈”沆瀣一氣,共謀政變

在地球的東方,現今的中共國,北朝鮮,越南和老撾仍舊是共產黨執政的獨裁社會主義的國家。1989年蘇聯解體後,在西方雖然已不存在社會主義的實體,但是共產主義的幽靈從未消散過,一直遊蕩在歐美各國。共產主義以各樣變種的方式在滲透,喬裝打扮來蒙蔽世人的眼睛。“安提法”,“黑命貴”,阿林斯基主義是共產主義暴力的表現形式,而法蘭克福學派,極端環保主義,自由派,進步派,白左等則是主張非暴力的共產主義。

美國前總統胡佛曾說:“共產主義是欺騙的高手,一個好的魔術師,一隻手在空中搖擺的同時,另一隻手在偷偷做著見不得人的勾當。”他們披上了為“法蘭克福學派”,“自由派”,“進步派”,“白左”等各種偽裝的外衣,實質上卻秉持著與共產主義相同的意識形態。共產主義者最擅長製造各種混亂,然後他們再假裝好人介入,成為混亂的解決人。

猶太人馬克思由基督徒轉為無神論者後,創建了邪惡的馬克思暴力革命學說,號召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邪惡的無神論猶太人阿林斯基的門徒:奧巴馬,希拉里,索羅斯,掌握高科技公司的白左精英以及貪婪無度的華爾街,唯利是圖的好萊塢,喪盡良知的部分學術界精英們,毫無底線的主流媒體與極端邪惡中共聯合在一起,只為對抗為民發聲,捍衛美國精神的川普政權。

到此為止,我們可以擦亮眼睛看清,之所以中共能夠與索羅斯,華爾街,矽谷,美國“白左”等勢力沆瀣一氣,圖謀政變川普政權,正是因為他們所篤信的意識形態就其本質而言都是一致的,都是“共產主義的幽靈”不同的外在表現形式。共產主義本質是終極邪惡和反人類的。共產主義就是與神對立的,崇拜魔鬼撒旦的,是毒蛇的種類。它破壞家庭,毀壞秩序,偷盜搶劫,殘暴殺戮。“共產主義的幽靈”用它邪惡的生殖器在全世界編織出一張巨大的共產主義血脈網,它們對神所創造的光明世界充滿嫉妒仇恨,它們從來沒停止對這美好世界的腐蝕和破壞。共產主義對美國的立國之本民主·自由·法治的摧毀將會是毀滅性的,也會極度破壞既有的科學·經濟·文化,是人類文明的掠奪者。共產主義就是對文明世界的最大威脅。

川普總統拯救美國的決定性因素是什麼?

2020年的美國處於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美國正在經歷一場看不見硝煙的超限戰爭,其規模及慘烈的程度絕不亞於1941年“珍珠港事件”和2001年“ 911事件”之總和。在這一場超限戰之中,來自地獄的黑暗勢力動員了所有邪惡力量,集結了東西方各路共產主義的幽靈,向持守民主·法治·自由信念的川普政權發起了總攻。

2020年5月份開始,“黑命貴”因為黑人喬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執法引發了在全美140多個城市騷亂,四處打砸搶燒。5月30日“黑命貴”破壞了白宮附近有著204年曆史的“總統教堂”的聖約翰聖公會教堂。6月1日,川普總統在白宮玫瑰園發表了全國電視講話後,從白宮前往拉斐特公園對面的聖約翰聖公會教堂。川普在穿過拉斐特公園後,手持聖經站在聖約翰聖公會教堂外。報導稱,特朗普在聖約翰教堂外手持一本聖經,舉了幾分鐘。他說道:“我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就在那歷史的一刻,川普總統不僅向全世界展現出來了巨大的勇氣和決心,也是上帝透過祂揀選的僕人川普總統的口,向靈界的地獄“共產主義幽靈”發起了公開的宣戰!

川普總統及其團隊在艱難執政的四年裡,他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做難,卻不至失望;歷經驚濤駭浪,卻能力挽狂瀾。一切為要顯示這莫大的能力是出自神。在這場艱鉅卓絕的戰鬥中,能夠得勝完全在於他們對於上帝堅定不移的信心。2017年川普總統在弗吉尼亞州的林奇堡市福音派基督教自由大學(Liberty University)的畢業典禮上致辭,他告訴畢業生說,“在美國,我們不敬拜政府,我們敬拜上帝”。川普總統為了完成天賦使命,古稀之年成為了總統。愛神愛國,務實率直,勇敢執著的總統贏得了8000多萬美國人民發自內心的愛戴與支持;上帝也賜福川普總統超乎常人的智慧。他同時也是一個多維象棋的高手,他超前佈局並開展多重殲滅敵人的計劃,他擅長聲東擊西,出奇制勝。大約在11月9日左右,美軍突襲了位於法蘭克福的賽偷電子投票系統服務器所在地,賽偷的服務器被美軍繳獲。

而在危難之際選擇與川普總統並肩戰鬥,不滅惡黨永不罷休的爆料革命帶領人郭文貴先生,同樣因著對上天永不動搖的信仰,歷經多次生死之磨難卻愈戰愈勇。上帝奇妙地安排拯救世界的兩位英雄相遇在同一個時空裡。今日這兩位英雄聯手殲滅邪魔共產主義,必以摧枯拉朽之勢擊潰邪魔惡黨,旗開得勝。

神選擇了唐納德·川普來承擔這份沉重的歷史責任,神必堅立祂的僕人手中的一切工作。我堅信任何撒旦的詭計必定落空,自以為強悍無敵的共產主義幽靈們會震驚發抖,會被徹底擊倒!因為無人可以阻止神的計劃。川普總統必定會給美國重新帶來榮譽、尊敬和復興。美國將再次偉大MAGA !

撰稿:阿麗塔Alita 【㊙️ ️翻Gnews原創組】
責任編輯:心聲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