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革星評:法治社會法律定乾坤

多倫多加喜農場 文星(一號)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The New Yorker

針對拜登集團和中共勾兌大選舞弊的事實,川普總統法律團隊各州征戰,其中三位律師朱利安尼、林·伍德、鮑威爾名揚天下。他們根據調查取證的情況,不斷釋放拜登集團造假作弊的信息,以及川普總統實際勝選的事實,讓美國選民和全世界逐漸明白了真相。

毫無疑問,律師意見比媒體報導更具說服力,在美國這種法治國家更是如此。社會可以理解媒體報導非惡意的捕風捉影,但不會原諒律師未經核實的信口雌黃。律師的嘴巴就像醫生的手術刀,不能隨便亂動。這也是大律師鮑威爾在說到29個州存在選舉舞弊時說,她不會隨便說出未經核實的信息,每一句話都有充分的證據支持。

美國律師多如牛毛,但社會認可的權威大律師卻鳳毛麟角。這三位大律師就是社會公認的法律權威,可以說戰績輝煌。他們提供的證據,一定會證明拜登集團與中共勾兌操縱大選的違法犯罪事實,接下來就是怎麼完成大選、怎麼確認大選結果、怎麼承擔法律責任的問題了。

因為美國的大選涉及聯邦、各州政府、州長、州務卿、各縣等,彼此相互獨立,法律程序極其複雜。一般先有各縣獨立點票確認、再有各州點票確認並見證通過,再經聯邦的確認程序,不熟知各級政府運作、不熟悉選舉法、沒有操刀過綜合大案的小律師是不可能勝任這些案件的。

這類集團違法案件,也不是單一一個法院能對全部事實裁決完成的,何況大選還有外國政權中共的干預,更凸顯複雜。根據至今披露出來的信息,一般性的刑事違規指控或民事指控應該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也許根據RICO法案對拜登集團和中共勾兌操控大選的刑事指控,是排除拜登參選、確認川普總統勝選的關鍵一案,FISA秘密法庭會起著至關重要的關鍵作用。

因為美國是判例法,這麼複雜的案件前無先例可循,可能美國法院對這次大選的裁決會形成新的判例。無論如何,媒體不能決定誰是新總統,最後還是法律說了算。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