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聯邦人,我們離「程序正義」還有多遠?(上)

作者:康州農場-Clio
審核:康州農場-文韻

2020年注定是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的CCP病毒肆虐,攪動人類的恐慌還未定,而年末11月3日以來,世界矚目的美國大選又因雙方候選人的法律戰懸而未決,全世界就連不關心政治的人都在關注一個問題:誰贏了?

爆料革命戰友得天獨厚,提前獲悉情報使我們對選戰走向洞若觀火。不少戰友早在大選前就向墻内朋友預測「川普必勝」。

荒唐滑稽的是,11月4日以來,民主黨靠清點郵寄選票的時間差造假、利用中共提供的Dominion軟件對此次選舉票數進行大規模有組織的盜竊,一度造成拜登贏得高票的假象。同時Deep State掌控的主流媒體與中共官媒沆瀣一氣,在選舉委員會仍未通知選舉結果的情況下,進行所謂「拜登勝選」的虛假報道,妄圖造成既定事實,擾亂視聽。事實上他們的欺詐目的在一定程度上也達到了:大面積的誤導,真相逐漸遠離,人與人的思想認知,呈現出更多的撕裂與對立。 隨著選戰僵持不下,墻内朋友在詢問選情時也開始顯得焦躁,很多時候,他們對大選出現的舞弊事件、兩黨目前如火如荼的法律戰都不想瞭解,而只想知道:「結果如何了?誰贏了?國内新聞都在説拜登得票數高,是不是拜登贏了?」

不得不説,遇到這樣的問題,多少讓人語塞和無奈。CCP洗腦多年的大多數中國人關心的,只是一個最終結果,而對選戰過程波瀾壯闊的緊張情節毫不關心。這對於歷經爆料革命洗禮,沉浸在依法滅共「即隨著多項證據浮出水面指向中共,即將通過RICO法案和FISA法庭對CCP 甚至Deep State進行史無前例的依法懲處行動」喜悅中的衆多來説,無疑是被潑了一桶冷水。筆者恍然察覺,墻内同胞對於法律的無知與漠視,或許是未來新中國聯邦人必須引以重視的一大問題。

在11月8日的路德社節目中,Bo博士一段非常精彩的點評,更清晰準確地指出,這正是「結果正義」與「程序正義」的不同之處

一.Bo博士:代議制民主國家遵守「程序正義」,而非專制政權的「結果正義」

這次的選舉暴露出很多問題。爲什麽説美國是世界自由民主的燈塔,并不是因爲財富多少,主要是美國有著迄今爲止最完善的代議制民主共和政體,這才是美國多年來成爲世界核心的根本要點。

而這次民主黨所爲,不僅僅把總統寶座從川普手中偷走,更剝奪了每一個人表達自己的聲音和形式自己權利的機會,這不僅是對於川普個人,而是與全美國人和美國政體爲敵。它們顛覆了整個程序的正義性。

衆所周知,正義分爲「結果正義」與「程序正義」。西方人遵守的是「程序正義」:就算結果并不是我想要的,但這過程程序是正義的,那麽我會遵守這樣的結果。這是民主制度的一個優點。

但中共囯的玩法是,先給一個大框架定性孰為正義,例如:「爲了維護祖國統一,所以我們可以在香港『平暴』之名燒殺搶掠,奸淫無辜。」所有的惡行都可以被「維護祖國統一」巨大光環所掩蓋。這就是中共囯的「結果正義」而罔顧是否「程序正義」,也正是民主制度與專制制度的最大差別。伊朗統治者也是如此:「我們要維護安拉的名聲,所以我們可以把講真話的運動員殺掉。」這就是所有專制體制的共同之處,包括當年的希特勒。

民主黨如今的做法,已超出了選舉舞弊的嚴重性,而是毀壞了美國的「程序正義」,這是所有包括兩黨内部有識之士,乃至世界上有正義感的人,都不能容忍的,都要與之抗爭到底。佐治亞州非裔民主黨議員弗農·瓊斯(Vernon Jones)也呼籲程序正義:「We believe in the process, but this process has been tainted.」他認爲這已經不是一個黨派的問題,而是事關美國國體程序正義的深層次問題。

爲什麽中共與民主黨沆瀣一氣?從這次選舉舞弊案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了。

「我們相信這程序,但這程序已經被玷污了。如果你玷污了一個政黨,另一个政党也會被玷污。如果你玷污了一个美国人,那么你也會玷污所有美国人。我们不能容忍这种情况!」

——弗農·瓊斯

(未完待續)

參考:

https://gtv.org/?videoid=5fa8a38cbd0d464fadf9de83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