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參議員:資本主義的“大重置”威脅著我們的生活方式

翻譯和評論:康州農場-V
審核:康州農場-文韻

作者:Caden Pearsen《大紀元時報》

原文鏈接: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great-reset-capitalism-threat-our-way-life-australian-senator

11月11日,參議院否決了由單一民族黨的領袖波林·漢森(Pauline Hanson)提出的呼籲澳大利亞政府抵制世界經濟論壇(WEF)《大重置》議程的議案。

有權勢的國際領導人希望利用當前的經濟混亂狀況來“重塑全球的國家,因為絕望的人們現在’越來越多地接受了變革的巨大遠景’,” StoppingSocialism.com的總編輯,Heartland研究所(The Heartland Institute)的編輯總監賈斯汀·哈斯金斯(Justin Haskins)在7月的《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專欄中寫道。漢森說,大重置將毀滅澳大利亞的經濟,向澳大利亞人“推銷社會主義和新馬克思主義政策”,並“為有控制力的大政府,壓制言論自由和減少財產權鋪平道路。”

自由黨和國家黨與工黨以及綠黨結盟後,該提案以2 – 37的比例被否決。

漢森在給《大紀元時報》的一份聲明中說:“澳大利亞政府站在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化主義者一邊,支持他們的大重置議程,破壞澳大利亞人的日常生活,這絕對是荒謬的做法。”

她說:“這是一群全球左翼精英-億萬富翁,企業高管和名人,他們認為他們比我們更了解如何管理自己的國家。”

但是,南澳大利亞州的自由黨參議員安妮·魯斯頓(Anne Ruston)拒絕了“抵制討論《大重置》的想法”。

她說,政府參加旨在加強合作的各種國際論壇,但不會成為任何不反映澳大利亞價值觀或利益的協議的一部分。

維多利亞的綠黨參議員珍妮特·賴斯(Janet Rice)也表達了對議案的反對,她指責漢森“擔心21號議程,光明會和控制世界的陰暗集團”。

賴斯將“大重置”議程描述為適度的世界經濟論壇倡議,旨在開展全球合作以應對COVID-19大流行的直接後果。

賴斯說:“事實是,除非我們認真對待這一大流行病並在全球範圍內合作,否則冠狀病毒的死亡實際上會對您的個人自由和經濟自由產生更為嚴重的影響。”

但是賴斯形容為溫和的倡議,查爾斯王子(大重置的堅定支持者)卻形容“重整地球上的國家的機會”。

對於漢森和其他人來說,“大重置”議程正在尋求利用這一流行病來“顛覆生活,推動控制議程,並介入世界各國的社會體系。”

漢森說:“這種所謂的重啟絕對是垃圾,我們應該遠離它,以保護澳大利亞人和我們的生活方式。”

什麼是“大重置”?

賈斯汀·哈斯金斯(Justin Haskins)在他的專訪中寫道,包括查爾斯王子在內的全球領導人在6月舉行的虛擬會議上會面,呼籲資本主義大重置。

哈斯金斯說,參加會議的許多人都支持消除世界上現存的資本主義制度,並促進了社會主義政策,例如財富稅,類似綠色新政的計劃以及國家工作保障和政府收入。

“在此次活動中發言或單獨表示支持該計劃的人包括,中國金融和銀行學會綠色金融委員會主席,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軍;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 );強大的工會領袖;來自綠色和平國際組織等團體的活動家; 英國石油,萬事達和微軟等大型公司的CEO和總裁;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官員。

哈斯金斯寫道:“但是,最清晰地表達了《大重置》願景的人是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他是世界經濟論壇的負責人,也是重置者最熱心的支持者之一。”

施瓦佈在世界經濟論壇網站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從美國到中國,每個國家都必須參與,從石油,天然氣到技術,每個行業都必須轉型。”

“簡而言之,我們需要資本主義的’大重置’。”

施瓦布還說,“我們的社會和經濟的各個方面”必須進行“改造”,“從教育到社會契約和工作條件”。

哈斯金斯寫道,這聽起來很可怕,但最糟糕的時刻還沒有到來。

在6月的活動中,WEF宣布,《大重置》議程將是定於2021年1月在達沃斯舉行的下屆年度活動的重點。

哈斯金斯寫道:“在達沃斯會議上,強有力的商業領袖,政府官員,活動家和學者將推動大重置行動,並協調一項大規模的全球運動,以促進其議程。 ”

對於Haskins而言,“大重置”議程是“在美國乃至整個地球上,都是自由的危險”。

他寫道:“政府不僅利用COVID-19大流行來增強其力量,現在世界各國領導人正計劃在數年內通過其“大重置”改革大幅度擴大其力量。” “如果我們不停止這種向集體主義和消滅資本主義的激進運動,那麼世界的自由運動可能永遠不會恢復。”

康州農場-V評論:

“大重置”的本質是全球化和疫情背景下推行大政府理念,即通過增加財政收入和支出等途徑,擴大政府權力,以應對COVID等全球挑戰。

我們康州農場-GTalk心語堂曾講過John Locke的《政府論》 ,裡面談到了洛克的觀點:政府是基於被管理者的同意而設立的。政府的公權來自私權的讓渡,是私權得以實現的保障,表面上二者相輔相成。然而如果公權缺少法治與監督,腐敗就無法避免,私權就會受到損害。特別是在專制和獨裁國家,公民無法決定誰行使公權,個體在強大不受約束的公權力面前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如果政府不能保障和實現個體的私權,那麼根據洛克的理論,個體就可以聯合起來廢除違背公民意願的政府,選舉不行,那就用槍,這也是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美國公民的權利。

該報導談論的焦點是政府和個體之間的權力的平衡問題。公權和私權的平衡就像拔河,一方進一步,另一方必然退一步。由於單個個體與政府在權力上的不對等,即便在民主和法治國家,大政府也是讓人擔憂的。特別是在民主選舉被操控的情況下,公民的意願很難得倒反映,個體的權利很難得到保障。一旦公權力掌控在獨裁者手裡,那是所有人的災難。

郭先生講過,公共權力不能私有,私有財產不能公有。沒有民主和法治,公權必然私有;公有財產必然淪為某些人的私產。如何保護每個人的基本權利和私有財產,這是每一個新中國聯邦人需要深思的問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