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密爾頓的繼承人:宣告極左的覆滅!

作者:柏熙

昨日是美國曆史上第二場六位數人大遊行。第一場是支持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在1963年的大遊行,共出場73萬人。昨日則遠超1963年的規模,挺川遊行達到了130萬人。其盛可以說是萬人空巷。我們也可以看到,很多圍觀群衆已經從遊移不定變成了堅定認爲川普能取得最後的勝利,在短短兩個星期內,奇迹般的反轉,這個世界只有川普能做得到,這來自于他以及他的團隊的堅定、底線和信仰,堅持不懈的要排幹華盛頓沼澤。

對于1963年馬丁路德金大遊行,最不幸的一件事是,在2020年5月,Martin Luther King III(馬丁路德金三世)以及指揮領袖Reverend Al Sharton (艾爾·夏普頓)牧師,他們歪曲了馬丁路德金《我有一個夢想》的真正精髓,利用馬丁路德金在黑人中的影響力,爲了支持毒販“弗洛伊德”抗警的行爲,組織了上萬人展開了“進軍華盛頓”的遊行,他們的口號是“把你的膝蓋從我脖子上移開”。本次遊行還間接加劇了黑人的打砸搶行爲。拜登等民主黨人正是通過這種手段,混淆是非,制造美國國內暴亂,既向川普出難題,炒作川普執政期間的偶發事件,並且還繼續擾亂美國的秩序,達到他們獲得政權,並且采用極左政策直接蘇聯化的邪惡目的。

我們來看一下民主黨人極左分子提出的政策吧:

第一,民主黨議員提出大麻完全合法化;這是直接導致向美國走私毒品的合法化,下一步就是全部毒品的合法化。這也讓各國毒販子欣喜異常,直接破壞美國目前的秩序。

第二,支持黑人以平權爲口號進行的打砸搶騷亂運動。這直接破壞了現在的美國經濟和美國制度。

第三,民主黨議員反複提出的戀童癖合法化。這會讓美國目前的人權和道德體系徹底的崩潰!

第四,最邪惡的,全面性禁槍。這是奧巴馬和拜登一夥人最關鍵的政策,他們反複提出這件事但被美國正義人士多次回絕。奧巴馬屢敗屢戰,在本次選舉中依然堅持這一點,這是因爲禁槍後,美國人就會徹底丟失自由。他們會被政府軍警嚴控,像中共國的專制與黑暗大踏步前進。

以上種種,不一而足。民主黨極左分子提出的邪惡政策,將會一步一步蠶食美國,直到美國因憲政民主而快速發展的成果最終被權貴集團啃食殆盡,留下制造業的空心與資金融通上的荒涼。

川普總統的出現讓這一切極速的反轉。他似乎代表著上帝的意志,多年以來,無信仰者、無底線者反複攻擊川普,尋找一切可以絆倒他的機會。美國的極左勢力從來沒有放棄爭奪美國的最高權力和全部財富,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人民如果還能選擇極左勢力,這只能說明美國大多數人內心已經腐爛了、精神信仰已經丟失了。所幸的是,美國的大多數人支持的是川普總統,而民主黨將他們在歐洲的手段故技重施,使用選票作弊。最近很多路人已經開始覺醒,發現也許馬克龍、默克爾等人都是通過同樣的選票作弊手段上台。畢竟選票作弊軟件是在德國授權。這也解釋了二戰之後全世界的極左化,在極右的納粹被消滅之後,極左的蘇聯卻壯大了起來,等到蘇聯解體後,大量的東歐人士湧入西歐。他們拉幫結派、作惡非常,向西歐的自由世界滲透極左價值觀,整個歐洲在90年代末尾迅速的極左化了。

上一次美國解決了極右的納粹,但沒有太好的方法解決極左的蘇聯。畢竟蘇聯占有世界上最大的地盤和最多的人口。在上世紀60年代,美國左派核心用自由民主的價值觀解決蘇聯問題,確實是當時的正確選擇,但這也帶來了後期的價值觀乏力。美國國父之一托馬斯傑斐遜說過,不可以用自由的旗幟反對自由,不可以利用民主的制度反對民主。事實上,全世界的極左分子,包括美國的民主黨的一部分人,正是在做這樣的事。

在美國的貨幣上,衆所周知,100美元和50美元是最偉大的美國國父。而2美元的托馬斯傑斐遜也是偉大的美國國父和美國總統,他是美國左派最核心的人士,是代表自由民主、進步主義的綜合道義總統。他也被譽爲“美國民主之父”甚至是“全球現代憲政民主之父”獲得了左派中極高的聲譽。而最近在美國百老彙演出的新一代話劇《漢密爾頓》則向我們介紹了偉大美國國父中的右派“漢密爾頓”,他是美國的10美元。漢密爾頓並不執著于“政治正確”,事實上他的預言從不政治正確(這與川普總統仿佛很相像),事實上他有著博愛的精神和自律的道德水准。他反對當時方興未艾的國際極左思潮,堅定執行右派理念。他成爲美國國父群中比較特殊的一位,然而在他的帶領下,美國的正義勢力右翼才能活到今天。雖然漢密爾頓其時沒有共和黨,但如今共和黨保守派的基礎理念都源自于漢密爾頓。這出話劇在全美熱播,爲了“政治正確”,百老彙選用了各種膚色的人種來表演,但核心表演的是10美元的偉大國父漢密爾頓不懈爭取的精神,這種價值觀開始改變美國的下一代,讓他們在社會上普遍泛濫極左思想的環境中,獲得右翼思想的支持,讓他們更加理性的選擇自己的精神信仰。在美國讀書的小孩們,很多人都接觸過這部劇,並且很多小孩能熟練的表演這部劇中的RAP片段,可以說《漢密爾頓》這部劇得到了整個美國小孩和家長們的廣泛喜歡。

美國的左派側重于自由民主進步的價值觀,而美國的右派則側重于綜合國力的發展、人才的任用,是更加現實主義。在全世界極左思潮的影響下,美國需要重拾右派,讓右翼精英能自由的參與政治。此前,他們多次被極左打壓,沒有任何機會參與美國的政治,在輿論被黑化的前提下,沒有美國選民對他們看好。而川普總統的橫空出世,雖然作爲“政治新人”,但他的堅持、信仰在美國民間的影響力無比之大,從昨日的130萬人上街遊行、以及此前7300萬人明確表示可以出場挺川就可以看出,川普總統在美國的民意支持是多麽的高。川普總統當時也感動的不禁流出了淚水。

川普總統就像是第二個美國國父漢密爾頓,他像是10美元的繼承人。他堅定的執行自己的信仰,與極左實力纏鬥。從未退縮。從修牆開始,無數的主流媒體對其進行質疑,而不擅長思考的一部分人,根據主流媒體人雲亦雲也反對川普總統。但他在四年前的選舉中所有的承諾,均一一兌現。美國國力得到了大幅度恢複,國內的制造業空心問題已經開始解決,並且制造業終于步入正軌;美國的經濟再度發達,避免了近在咫尺的大蕭條,繞過了國際極左的資本勢力影響;美國變得空前強大。由此看來,說到做到的性格、堅定不移的信仰,川普總統與國父漢密爾頓何其相似。

相信不久後,美國的右派可以在川普總統的帶領下,闊別幾十年之久後,終于能重新參加美國的正常政治。極左媒體背後的“大佬”們,可能會因爲這一次的失利,而迅速的與中共切割、與全世界極左切割。任何一個精明的極左支持者商人都可能會嗅到這一次的末日。一部分主流媒體會困獸猶鬥,他們堅持對川普總統的诋毀。而另一部分媒體則迅速轉向,嗅到了新時代的氣息,開始吹捧川普總統。總之,就如同基督教徒預言的那樣,上帝借川普總統,來解救美國。上帝愛著美利堅。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