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北京當權在美國統戰中的機構:華美協進社

翻譯:康州農場-挺郭大刺猬

校對:康州農場-Lan

審核:康州農場-Truemanman

本文探討了位於紐約的華美協進社如何成為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組織的一部分。

華美協進社(中文名華美)在主流社會中的角色與美國普通的亞洲機構不同。

華美成立於1926年,是美國最古老的在美國社會推廣中共國文化的基地。成立之初,該機構是由庚子賠款獎學金項目資助。

華美起初的建築物是位於紐約市曼哈頓上東區一座典雅的紅磚建築,內具一座美麗的中式花園。這棟別墅是1946年由時任時代公司總裁的亨利-R-盧斯( Henry R. Luce)捐贈的。許多華人都喜歡這裡優雅而考究的文化氛圍。

然而在1989年6月天安門大屠殺後,華美採用了不同的政治基調,享有充足的資金供應,並成為統戰部控制的組織。

統戰部

在中美建交40年後,美國才意識到中共無孔不入的統戰工作。最新一期的《新聞周刊》報導,有600多個美國團體被認定為統戰組織。它們已經在美國聯邦、州和地方各級建立了多種渠道,意在培養對中共國的正面印象,從而可以”為北京爭取利益”, 達到對美國施加影響的目的。

針對中共國利用統戰部對他國進行滲透的指責,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於10月29日在記者會上表示:”蓬佩奧和博明試圖詆毀中共國的政治制度,破壞中美兩國的正常交流與合作。”

那麼,統戰部到底是什麼?華美作為一個致力於中美非政府交流的組織,怎麼會成為統戰機構呢?

《新聞周刊》在報導中稱華美是一個統戰組織,但沒有提供更多細節。藉此時機,我將試圖揭開華美的歷史,看看它在促進誰的利益。

什麼是統一戰線?

“統一戰線”的意思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這是1949年共產黨打敗中共國執政的國民黨,奪取政權的三大戰略之一,也是最重要的戰略。後來,中共決定對外開放,前領導人鄧小平明確制定了”愛國統一戰線”,對海外華人施加影響,提升中共國的聲譽和影響力。習近平上台後,中共國統一戰線的目標是為”中共國崛起”服務。

事實上,統一戰線的目標是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而不斷變化的。比如,近年來,國際社會逐漸達成反共共識,美國率先與中共脫鉤。現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已經成為統一戰線的旗幟,並列出了”脫鉤”後的一系列後果。

毛澤東並不是第一個使用”統一戰線”概念的共產黨領導人,但他曾對”統一戰線”進行過總結。 “統一戰線有兩個原則。第一是團結,第二是批評、教育、改造。要改革,首先要團結”。換句話說,團結、溝通、邀請是為了改造、制服目的對象。

中共國作家梁慕嫻本人是前中共黨員,曾寫過一篇關於統一戰線的文章。梁寫道:”如果對像開始對是非、平等、正義保持沉默,停止批評中共,那就說明中共的統一戰線已經成功了。”

掩護

雖然習近平公開表示要加強統一戰線,但統戰部的實際運作是隱蔽的。

中共通過資助、指導和支持大量的各種海外華人組織,間接影響著西方社會。但這些組織很少披露他們與北京的密切關係。因此,任何人都可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與統戰部的團體或代表有聯繫。

最近的例子是紐約市警察白馬達傑·安旺(Baimadajie Angwang)被捕的案例。他被指控為中共的間諜。檢察官指稱,安旺將當地藏族社區的情報提供給他在中共國領事館的上級,而上級是被指派到統戰部中共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的人。但是,他從未告知司法部他與中共統戰部結成聯盟,與他打交道的記者們也被蒙在鼓裡。他被控非法充當外國代理人。

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是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於1938年制定的。雖然”外國勢力”可以在美國進行政治、文化宣傳,但需要向美國司法部詳細報告,並且在公開活動中也必須主動表明自己的外國代理人身份。

華美何時開始向中共下跪?

中共國作家蔡克風(自音譯:Cai Kefeng)說,以前華美很傳統。但是,當他發現有越來越多的客座講座由大陸人或親共的人講授、並且該機構越來越向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轉變時,他就不再去了。

中共國詩人李飛(自音譯:Li Fei)表示,自從他發現華美被親共分子控制,轉而以商業為導向之後,他就拒絕去那裡了。

這一變化發生在1988年至1993年,當時王碚(Charles P. Wang)擔任華美社長。當時,該會館陷入了財務困境。這個財務狀況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血腥的學生大屠殺後,中美關係跌入谷底的時候更加艱難。華美不得不與亞洲協會合併或關閉。

據《星島日報》2019年11月發表的報導,王碚籌集了50萬美元,並在四年間支撐華美。

王碚在中美關係中的作用

2019年9月,王碚接受了北京喉舌新華社海外分社《華爾街時報》的採訪。報導中列舉了王碚的諸多成就和貢獻,其中包括將華美變成中美雙邊文化交流機構的事情。

王碚安排了北京故宮博物院和遼寧省博物館有史以來第一次的文物藝術展。他還促成了一對中共國大熊貓借給紐約市動物園的項目。該項目為期半年。此外,王還是在史泰登島植物園建造一座耗資700萬美元的蘇式園林(即紐約寄興園)的主要籌款策劃人。

王還在國內擔任中共國海外聯誼會理事、遼寧省僑辦顧問等公職。這兩個組織都由統戰部直接管理。

王碚曾被美國前總統卡特任命為總統心理健康委員會/亞裔美國人小組的成員。他也是美國前總統杰拉爾德-福特和羅納德-裡根領導的亞洲和太平洋島民諮詢委員會的成員。

1989年”六四”學生屠殺事件發生後,王參加了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領導的華裔組織”百人委員會”的成立,並擔任創始秘書長。該協會在中美關係領域發揮著影響力。

這些經歷為王贏得了至少22個獎項和榮譽,其中包括被視為美國移民最高成就的埃利斯島榮譽勳章。王被稱為美國政府與華人社區之間的橋樑。華人認為,他是中美關係在關鍵時刻的關鍵人物。

華美在美國社會中的角色

2004年,維吉尼亞-卡姆斯基(Virginia Kamsky)作為美國公司在中共國市場的開拓者,成為華美的首席執行官和理事。她也是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成員和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的董事。同年,華美還成功吸引了美國前總統理查德-尼克鬆的長女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爾和前高盛CEO約翰-桑頓(John Thornton)加入董事會。

2004年,卡姆斯基在接受海外華文媒體《中共國新聞》採訪時談到中美關係時表示,應該向政治和經濟關係發展,華美可以在促進雙邊關係方面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

事實上,華美通過與中共國文化部合作,已經在境外多地安排了中共國當代藝術展覽。例如,2014年,文化和旅遊部的一篇文章報導,時任駐紐約總領事孫國祥對華美新任社長托馬斯-摩爾(Thomas Moore)說,領事館內的文化處準備開展系列講座,華美將是最佳場所。

華美網站顯示,中共國歌手李谷一、央視主持人倪萍、中共國外交官冀朝鑄在華美做報告。

2009年《今日中共國社會科學》的一篇文章談到了1997年華美啟動的一個”教學中共國 “項目。該項目邀請15名美國學校教師每年暑假到中共國訪問近一個月,華美會在行程結束後協調課程指導和教師報告,以確保教學”與時俱進”。此外,該項目還為來自全美各地的高中生提供了為期7週的北京暑期班體驗和教師教學經驗。

2004年,華美組織了經濟高峰論壇。 2009年,該論壇首次在北京舉辦。

今年10月13日,華美舉辦了為期三天的”在危機時代尋找成功”峰會。峰會的四個”知識夥伴”中,有三個直接或間接隸屬於統戰部。

2006年,經漢辦(隸屬於中共國教育部)批准,華美與華東師範大學合作成立了”孔子學院美國中心”,又稱華美協進社孔子課堂([email protected])。孔子學院只允許教師使用中共提供的教育資源,所以課堂上的學生只能接受經過中共篩選後的信息。

教育組參加華美協進社孔子學院“教師開放日”活動-首頁-美國紐約留學服務網

2009年,華美協進社啟動了名為”China360項目”的第一階段網絡平台,為美國K-12年級學生(幼兒園到高中12年級)開設漢語課。

孔子半身像,特洛伊大學校園內的孔子學院大樓, 於阿拉巴馬州特洛伊市2018年3月16日

聯合陣線通過[email protected]滲透到美國K-12課堂

據華美協進社網站介紹,自2013年以來,[email protected]與紐約和馬薩諸塞州的公立和獨立學校合作,成功建立了孔子課堂。

在紐約的學校包括三一學校、聯合國國際學校(UNIS)和白原高中。

在馬薩諸塞州有環太平洋特許公立學校學院、波士頓學院高中、波士頓拉丁學院、波士頓拉丁學校、布羅克頓高中和斯諾登國際學校。

華美協進社的資金來源與亞洲一般機構不同

作為非營利組織,華美協進社2001年以後的990份財務報告在非營利數據網站Guidestar上公開。其中顯示,自2001年以來,中共國研究院每年的運營資金為250萬至920萬美元,每年的支出為280萬至660萬美元。 2015年,該研究所以2000多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位於紐約市上東區的房產,並於同年遷至曼哈頓下城。

《新聞周刊》最近的一篇文章提到,”2019年國內外統戰系統的預算超過26億美元。……其中近6億美元專門用於針對海外華人社區和外國人的工作” ,”總預算超過了中共國外交部”。

檢索上海、溫州、西藏等中共國部分省市統戰部在網絡上公佈的年度預算顯示,在”統戰組織專項工作經費”類別下,有海外聯絡與考察、外賓接待、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撥款、海外社團。上海還列出了留學人員統戰工作經費。

華美協進社的資金來源包括眾多機構的固定捐贈、每年定期的募捐晚宴和會員會費。在眾多的顧問委員會中,有許多中共國知名人士,包括諾貝爾獎得主何大一、中共國電視主持人靳羽西、陳國慶的哥哥陳峰是海航集團的創始人、SOHO中共國CEO張欣等。

此外,華美協進會每年舉辦的展覽或其他專項活動,如中共國銅鏡展、藝術展等,也會從企業那裡籌集贊助資金。 2017年在其仁文社指定的網站上有一篇題為《76年而後的文化之窗》的文章,其中提到該機構因其聲譽和對中美文化交流的貢獻,享有充足的資金來源。

華美協進會2018年的藍雲晚會就是一個例子。其現場拍賣在30分鐘內就籌得25萬余美金。

至於中共在美國所謂的”與各界進行文化交流”,熟悉統戰工作的紐約唐人街社區的人都很清楚,它是為中共的利益服務的。

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代表《大紀元》的觀點。

原文鏈接: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exposing-beijings-united-front-work-organizations-in-the-us-china-institute_3581185.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