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販毒集團在墨西哥暗中活動,助長了美國的毒品危機

翻譯:康州農場-Feiyi

校對:康州農場-蝸牛先生

審核:康州農場-Truemanman

Chinese 'cartels' quietly operating in Mexico, aiding US drug crisis | Fox News

下一屆美國政府將不得不對抗日益增長的、每年奪走越來越多的美國人的生命的販毒行動

從武漢工業中心不起眼的建築,穿過波濤洶湧的大海,到墨西哥中心塵土飛揚的帳篷超級實驗室, 然後穿過參差不齊的西南邊境,像一顆狂野的炸彈一樣穿過美國的每一個縫隙, 中共國毒梟和販毒集團在南部邊境的日益增多正在殺害數量空前的美國人。

據多名駐墨西哥的安全和情報專業人士稱,大部分致命的工作是由“Los 鄭”幫派執行的,他們被認為是“墨西哥最大的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販運團伙”。

根據福克斯新聞獨家獲得的安全公司堡壘風險管理(Fortress Risk Management)的情報發現,鄭氏家族通過看似合法的空殼公司運作,這些空殼公司在墨西哥提供獸醫服務、服裝銷售、臨床實驗室和計算機系統維護。他們利用墨西哥的拉薩羅卡德納斯(Lazaro Cardenas)、米卻肯(Michoacan)、曼薩尼約科利馬(Manzanillo Colima)和加州恩塞納達巴哈(Ensenada Baja)港口,在墨西哥實現產品的商業化。

FILE PHOTO - Soldiers stand guard in front of a modified and armored truck as it is displayed to the media at a military base in Reynosa, in the Mexican state of Tamaulipas June 5, 2011. Soldiers seized a couple of modified and armored trucks at a warehouse in the municipality of Camargo during a patrol on Saturday, local media reported. According to the military, the vehicles were used by the CDG (Gulf Cartel) to transport drugs and hitmen.

堡壘風險管理聯合創始人兼首席運營官李•奧頓解釋說:“他們與墨西哥海關當局以及錫那羅亞(Sinaloa)和哈利斯科新世代(Jalisco Nueva Generacion)販毒集團成員有合作。” “毒品一旦進入該國,就通過哈利斯科州、納亞里特州、錫那羅亞州和索諾拉州的飛機和陸地運輸到美國。”

今年6月在俄亥俄州,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認定四個中國人和一個實體按照《外國麻醉品要犯指定法》(Kingpin Act) ”促進支付購買芬太尼的類似物或其他受控物質, 包括合成大麻素或卡西酮, 效力於鄭氏毒品走私組織(DTO) – 此組織因其在哥倫比亞和墨西哥的活動而聞名,頭目是據稱是中國合成阿片類藥物走私者鄭富京(音譯)。

37歲的鄭富京,別名戈登·金,和他的64歲的父親鄭光華(音譯),兩人均住在上海,在2018年被美國指控“陰謀製造和分發受控物質, 密謀將受管制物質進口到美國, 經營一個持續犯罪的企業, 並進行洗錢和其他罪行。”儘管最近逮捕了一些人,但據說鄭的行動只在蜿蜒的邊境兩邊激增。

墨西哥前執法人員兼麻醉品專家,埃德·卡爾德隆(Ed Calderon)表示,與鄭相關的企業正在不斷發展,並且有主要的,次要的和後備的協助者負責逮捕任何人員。

不僅僅是中共國毒梟和墨西哥販毒集團在增加他們的利潤。

卡爾德龍斷言:“你不能把任何東西帶進這個國家,而不給錢。” “有很多’中間人’和被派往這些入境口岸的警衛也從中國賺了一大筆錢。”

專家們強調,這是一台運轉良好的機器,每個玩家都有自己獨特的角色和。據稱,在墨西哥境內由中國主導的洗錢程序,正在加速毒品的增長和流動。這種毒品最初是作為麻醉劑和止痛藥開發的,藥效比海洛因強100倍。

然而,在像Los Zheng這樣的案例中,合法的製藥和生物技術公司被用作“門面”,或者模糊合法和非法任務之間的界限。

雖然墨西哥販毒集團最近提高了自己生產芬太尼相關產品質量水準,但大多數墨西哥販毒集團的前體化學品仍依賴中國同行,並仍是其最大的黑市客戶。

因此,在中共國,未經加工但易於加工和轉化的芬太尼價格約為每磅2,000美元,其相對便宜的價格使販毒集團在將產品散佈到美國街頭時非常有利可圖。

“在過去的12年裡,中共國犯罪組織已經成為販毒集團的骨幹,他們向販毒集團提供化學品,並在北美和歐洲將數百億美元的利潤洗乾淨,” 理查德希金斯, 《備忘錄:二十年臥底深州,為美國優先而戰》的作者(HTG有限責任公司總裁,該公司是一家戰略安全和信息戰諮詢公司,曾在國家安全委員會擔任戰略規劃主管)說“南北邊境的中共國組織的犯罪分子非常老練地使用微信和其他形式的加密通信。”

根據美國緝毒局(DEA),墨西哥和中國“是芬太尼和芬太尼相關物質直接販運到美國的主要來源國。”

A police officer in Oklahoma was administered an opioid overdose drug last week after he was exposed to fentanyl following a drug bust.

DEA繼續鎖定錫那羅亞和新一代哈利斯科(CJNG)販毒集團作為主要罪魁禍首。他們負責從墨西哥掠奪芬太尼到美國,通過“墨西哥連接加州和亞利桑那州的走廊, 表明通過這些相關區域的毒品需要得到這些組織的批准。”

此外,有記錄顯示,涉及非法網絡的中共國公民從墨西哥南部邊境恰帕斯州的Frontera Corozal進入塔帕楚拉,那裡有一個規模可觀的華人社區,然後乘火車穿過洛斯齊塔斯控制的領土到達大西洋海岸。還有一些人直接從亞洲進入墨西哥太平洋沿岸,途經墨西哥哈利斯科州的巴亞爾塔港、科利馬州的曼薩尼約和馬薩特蘭州的科亞坎等港口,或者直接乘飛機抵達墨西哥城。

但在過去兩年中,由於美國和墨西哥當局開展聯合行動,相關緝獲案件的數量一直在穩步下降。

比如,墨西哥海軍在運往錫那羅亞販毒集團墨西哥旗艦庫利亞坎的途中截獲了25噸多的中共國芬太尼-去年8月,政府聲稱僅在2019年就在鳳凰城和亞利桑那州截獲了100多萬芬太尼藥片。

Border Patrol agent Justin Castrejon speaks in front of newly replaced border wall sections Thursday, Sept. 24, 2020, near Tecate, Calif. Top Trump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will visit South Texas five days before Election Day to announce they have completed 400 miles of US- Mexico border wall, attempting to show progress on perhaps the president's best-known campaign promise four years ago. But most of the wall went up in areas that already had smaller barriers. (AP Photo/Gregory Bull)

除了鄭五個月前被捕外,近年來,美國國內還因中國人參與毒品走私交易而逮捕了許多人。

上個月,六名中共國公民被控與一起陰謀有關,據稱在過去12年裡,該陰謀從美國領土向拉丁美洲轉移毒品資金,獲利超過3000萬美元,根據美國司法部(DOJ)的說法,該計劃涉及向臥底線人、加密貨幣交易所行賄的複雜操作,以及偽造身份和假美國護照的長期陰謀。

今年6月,中共國公民吳學勇因與拉丁美洲,墨西哥和弗吉尼亞州的組織合作,洗錢超過400萬美元的毒品而認罪。今年3月,中共國公民甘先兵(音譯)在芝加哥被判有罪,因其從國內銀行賬戶洗錢總計超過50萬美元的毒品資金,並彙給墨西哥的販毒團伙。

2007年,墨西哥籍華裔商人葉甘. 真利(音譯)“涉嫌從亞洲向墨西哥走私易制毒化學品”,成為首批受到鐵拳制裁的人之一。雖然同時得到墨西哥政府的許可進口化學物質以滿足墨西哥製藥公司的合法需求, 他在馬里蘭被聯邦當局逮捕, 被控非法交易虹吸冰毒到美國, 數百萬現金在南部的家中被查收。甘一直堅稱自己無罪,並於2016年被引渡到墨西哥。

但觀察人士強調,自那以來,這兩個主要機構之間的此類犯罪活動,只是在巨額現金獎勵的名義下,變得更加深入和復雜。

卡爾德隆強調,走私和包裝技術近年來也有所進步,販毒集團在“壓製藥片”技術上投入巨資,從摻有芬太尼的大麻或海洛因轉向常規的藥瓶和標籤。這些可以很容易地越過邊境運輸,這些可以很容易地越過邊境運輸,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出售給美國方面尋求有羥考酮門路的人。

事實上,這使得這種合成藥物尤其致命,只撒在假藥上的一點點就可能是致命的,更不用說會讓人上癮了。

今年早些時候冠狀病毒的突然襲擊給非法製藥業帶來了最初的打擊,導致供應鏈,以及關鍵化學品從疫情中心武漢到墨西哥的販毒同行的物流癱瘓。情報收集表明,它沒有花很長時間就適應和調整了商業模式,改變生產機制。

專家指出,隨著這場持續的衛生大流行帶來前所未有的經濟壓力,對藥物的需求只會飆升,並加劇了阿片類藥物過量危機。就在3年前,川普總統將這場危機視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發布的初步估計,在2020年前三個月,與去年同期相比,藥物過量致死人數上升了10%。

此外,去年,根據疾病控制中心(CDC)的數據,超過72000名美國人死於吸毒過量, 其中“2019年1月至6月,在24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非法製造的芬太尼、海洛因、可卡因或甲基苯丙胺(單獨或聯合)使用導致近85%的藥物過量死亡。”

預計2020全年,這一數字將遠遠超過7.2萬。這類死亡原因每年都在增加,幾乎是2010年38,300人死亡數字的兩倍。

美國官方一直堅稱,中國共產黨在其地盤內的非法產業中既沒有共謀,也沒有被宣布有罪,但有些人懷疑,沒有一寸貿易是中國領導層沒有某種形式的接觸或監督的。

“作為中共不受限制戰爭模式的一部分,他們利用在毒品生意中的作用不斷增強在對抗美國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他們可以賺上數十億美元,與此同時,還會破壞美國的安全, ” 美國緝毒局退休特工德里克·馬爾茨(Derek Maltz)聲稱,“一公斤芬太尼可以導致50萬人死亡,所以政府應該關注死亡率,並將其視為嚴重的國家安全威脅,而不僅僅是一場公共健康危機。”

This undated file photo provided by the U.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s Phoenix Division shows a closeup of fentanyl-laced sky blue pill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 via AP, File)

美國緝毒部門警告說,隨著毒品大流行的持續和需求的不斷上升,流入美國的致命毒品洪流只會在未來幾個月裡繼續現代化,數量還會成倍增加,這似乎是即將上任的美國政府要應對的最大國家安全威脅之一。

“毒品現在是全世界大多數恐怖組織的主要資金來源,”希金斯補充說。 “追求藥品利潤。跟著錢走,而不僅僅是毒品。販毒集團口袋裡的錢越少,就意味著化學品和毒品的數量越少,暴力和武器的數量越少,藍金黃法治的能力也越小。

原文鏈接: https://www.foxnews.com/world/chinese-cartels-mexico-us-drug-crisi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