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的那年夏天,一段忘不掉的往事

作者:佳寶 潤色:銅豌豆 校對:文迹~見證神迹

那是2000年的暑假。家裏窮,父親身體不好,常年吃藥。村裏人都看不起我們家,十幾歲的我非常不願在家裏待著。爲了逃避壓力,就天天跟著大些的孩子在街上瞎混、晃蕩。想證明自己的能力,又不知道怎麽證明。一天又一天,就這麽過去了。

有一天一起玩的朋友介紹我去幹輔警。我也不知道什麽是輔警,反正介紹人告訴我:給你發個發光的棍子,再穿一件反光的背心兒,就可以當輔警了。于是我就成了輔警。每天晚上跟著交警在外環路上查貨車。說是查,查什麽呀,就是借機盤剝大貨車司機。

交警幹的事兒就是攔貨車、扣駕照,然後我們這些輔警幹的事兒,就是押送貨車去指定的地方,其實就是一個賓館的後院。交警交待我們,只要車進去了,就讓貨車司機交錢,不掏錢的主兒,就給他卸貨。貨車司機最怕卸貨,一怕就給錢。頭前扣車的交警就翹著二郎腿,在賓館二樓房間裏等著數錢。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押的一個貨車司機,大約40多歲的模樣,臉上黑黑的,眼袋很重,一邊開車一邊說,“共産黨不想讓人活啊!”,邊說邊從駕駛室裏拿出好多罰款單。我擡頭看著他,他的眼淚一直在眼眶裏轉圈。終于忍住沒哭出來。因爲他是男人,中國所有男人小的時候家裏都教育,說男兒有淚不輕彈。那時候,我雖然心裏多少觸動了一下,但是不長時間馬上就又變回無所謂的樣子了,帶著他去了賓館後院兒。

當輔警這活兒,不給錢,只管飯。 偶爾碰上交警收錢收多了,就會請我們喝酒。那個交警長臃腫肥胖,肥頭大耳,肚子大的連自己低頭都看不到自己的腳!就是這麽個又醜又胖又惡的人,還天天換漂亮女孩帶到這個賓館,我們晚上也偷偷趴窗子看過真人表演。

現在想起來當時的自己,真羞愧,因爲想證明自己“強大”就去做了輔警。今天有勇氣寫出來,算是給自己贖罪吧!這麽多年過去了,我一直忘不了。

這該死的共産黨禍害了多少人?多少老百姓一輩子都沒享受過一天好日子。多少保守本分的老實人、多少不願作惡的好人,被迫害或者被迫做惡人的幫凶,就是因爲共産黨。所以要認清導致自己不幸的源頭,不要糊裏糊塗的做了共産黨的打手。覺悟從反思開始,這是淨化心靈的第一步。肅清自己身上多多少少沾染的共産黨之毒,是每個人都要做的,從現在開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