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專欄】“精神聖地”被紅色政權吞噬— 石門坎七十年祭

作者:文石
編輯:Giselle

圖片說明:王志明牧師
http://mjlsh.usc.cuhk.edu.hk/Book.aspx?cid=4&tid=4398

1973年,王志明在雲南武定縣城被執行死刑。刑前遊街時,他的嘴被東西勒住,不能發聲。在家屬的一再請求下,他的遺體沒有被銷毀。家人用牛車把屍骨運回村里。沿途不斷有人攔住車子,向他做最後的訣別。回到家,家人發現王志明的舌頭已經被割除。

從照片上看,王志明像一個端莊文弱的書生。在後來修復的墓碑上說,他“為人安靜”。對這樣一個手無寸鐵,從未傷害過任何人的人,何以如此畏懼他說話?何以用如此殘忍手段凌辱、迫害?據說王志明最初被抓,沒有判處他死刑,而是一再要求他悔改,王志明都拒絕了。他決心赴死。

與此同時,在武定縣田心公社小石橋生產隊,工作組將隊長捆起來吊打。隊長無法忍受,只好說自己放棄信仰。但被放下來緩了一會兒,他又說:“想來想去,我覺得我還是得信上帝……”隨即又遭到毒打。這個村7戶人家44人全部皈依了基督教,其中6戶人家遭到批鬥,但依然沒有放棄。面對瘋狂的暴力威脅,當地人堅定地表示:“你們要抓,就把我們全抓走吧!”

從1904年英國傳教士伯格理來到石門坎地區向花苗族傳教以來,基督教信仰已經深植於當地民心。 1944年,王志明出任灑普山苗族總堂會長。到1949年,僅他所管轄的武定縣內,就有5500多苗、彝、傈僳族人入教。雖然在1949年後,共產黨多次對這一地區進行清洗迫害,基督教傳統依然無法被拔除。信仰堅定的人夜裡偷偷到山洞裡去祈禱禮拜,當地人都知道,但沒有人去告發。

石門坎和王志明出任會長的灑普山原本是極為偏僻貧瘠的山區。花苗族人世代沒有自己的土地,是該地區最貧困、最沒有社會地位、備受壓制遭人嫌棄的族群。一個苗寨裡有幾十上百戶人家,幾百的人口,可是能從一數到一百的只有不到一兩個人。一般人連從1到10都數不清。但基督教和現代文明的傳入,徹底改變了這裡的人心和風貌。英國傳教士伯格理以拉丁文和花苗傳統服裝上花飾為基礎創制了苗文,使當地人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母語文字,得以學習福音和普及文化。幾個世紀與世隔絕的石門坎逐漸和外面的世界聯繫在一起。苗文聖經是在日本大阪印刷的。來自全世界的信件,只要寫上“中國石門坎”就可以被送達。

除了提倡人畜分居、改變過早生育的習俗,修建醫院、孤兒院、麻風病院以及足球場、游泳池等公共設施之外,此地最突出的成就是大力興辦教育。 1928年,在教會的資助下,當地第一個博士拿到了學位。 1946年國民政府所做的人口普查顯示,苗族的整體教育水平遠遠高於當時的全國平均水平,甚至高於漢人的平均教育水平。當地教會培養資助大批了大學生、研究生,專科生。這些人學成後全部回到家鄉建設苗族。

關於此地的人才,網上流傳著有一段軼事:

“16歲才去讀小學一年級的朱煥章,品學兼優,教會送他去成都華西大學讀書。他在畢業典禮上的發言引起了在座蔣介石的注意,蔣介石希望他到總統行轅工作,但是遭到朱煥章的婉拒。他說,我的老師柏格理告訴我們,每個苗族人受到高等教育都要回到石門坎,為苗族人服務。蔣介石很感動。蔣夫婦送給他很多牲畜和農作物的良種,讓他帶回石門坎。1946年朱煥章當選為’國大’代表,到南京參加會議,他是苗族人中參與國家大事的第一人。會議結束以後,蔣介石單獨召見他,希望他出任民國政府教育部民族教育司司長,再次遭到朱煥章的婉拒。他依然回到石門坎,開辦了第一所中學,並自任校長。這所學校的很多畢業生後來都成為建設苗族地區的骨幹。”

從各種資料的描述和當時拍攝的照片上看,這是一個蒸蒸日上、充滿朝氣和希望的社區。曾經常因為赤貧潦倒、因為缺醫少藥陷入悲苦境地的教民現在為自己能蒙受主恩,能相助上進而喜悅。如果再給他們七十年的時間,讓苗族按照自己選擇的生活道路繼續發展建設,這裡本應是一片文明繁榮之地。

但隨著中共奪取政權,苗族人美好的願望戛然而止,迅速演變成噩夢。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共為穩定政權掀起所謂階級鬥爭。高層統治者以此為藉口在內部進行的派系清洗殃及全國各個階層。瘋狂的迫害運動在民族地區變得尤為荒唐,政府竟然說“民族問題,歸根結底是個階級問題”。一九六四年,中共國第十四次全國公安會議進一步提出:基督教和天主教是帝國主義派到中國的兩支反革命別動隊。保有自身信仰、接受西方文明的族群被確定為紅色政權的敵人。針對當地宗教領袖和精英階層的迫害更為殘酷。

上世紀五十年代,王志明拒絕參與羞辱地主的鬥爭會,不願“沾染罪惡”。 1969年他因反對信徒參加忠於毛主席,忠於毛澤東思想、忠於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的“三忠於”活動而被捕,在被監禁四年後,最終被殺害。

一個受訪長老說:“抓牧師,就是為了讓我們不要再相信他們,但我們信的不是他們,而是主。”主讓人們要相愛要為善,而不是像紅色政權那樣在人與人之間宣揚所謂階級仇恨,互相揭發互相殘害,更不是用各種政治言辭、胡亂臆造的罪名迫害打壓凌辱無辜的人。善惡的對比實在是太明顯了。連最普通的教民都看得出來:’你們說我們信上帝不好,但我們總不隨便打人呀! ‘”

在有信仰的人眼中,這個政權的所作所為極為醜陋、邪惡,簡直就是魔鬼附體,怎麼可能去信服。看到直接的暴力打壓沒有取得效果,政府就派人給村民送毛的語錄和可以聽“北京聲音”的收音機。讓這些愚蠢的干部始料不及的是,相信神恩、接受過文明熏陶的村民外表樸實和善,內心卻非常清澈明晰,完全不像這些幹部那樣容易被哄騙洗腦。村民直接把宣傳品退回政府,甚至乾脆扔了,砸了。

據當時被派到這些地區的干部回憶:在上面下來的大干部面前,當地普通農民也沒有像其他地方的百姓一樣唯唯諾諾,顯現出巴結奉承,而是一副凜然自尊的樣子。讓他頗感意外。政府召開座談會,號召社員憶苦思甜,這樣的活動無非是想通過今夕對比,讓村民為現今的政權唱讚歌。但讓他們始料不及的是:山民憶的苦都是這個政權帶來的。對他們來說,最刻骨銘心的記憶就是1958年的大躍進、公社食堂和持續三年的大饑荒。這是無法被忘記的深重災難。山區雖然自然資源有限,但經過之前幾十年的良性發展,當地村民能夠憑藉自己的勤懇勞動滿足日常生活。社區雖不算富足,但鄰里互相幫襯、平靜和睦、井然有序。中共政權不僅強行把原本正常的社會秩序打爛,粗暴地破壞了當地的經濟結構,用沒完沒了的政治運耗盡幾代人的精力,更以各種名義進行剝削、壓榨和掠奪。

經過中共幾十年的統治,這片原曾經充滿活力、曾被譽為“西南的耶路撒冷”“精神聖地”的山區,在各個方面都直線衰落、一片凋敝。村民不僅極度貧困,而且多年的愚民政策,所謂教育政策只停留在政治宣傳中,本地的孩子根本無法接受教育,更談不上文明熏陶。整個社區逐漸陷入荒蠻破敗,再次與世隔絕。據1989年的調查,當地十個人共一床棉被,兒童失學率達到88%,因為貧困而接受救濟的家庭達到98%。文盲達到80%。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共開始實行所謂開放政策。在政治高壓下殘喘幾十年的國人為了不被經濟洪潮淘汰,又進入了新一輪苦鬥,以為這是改變生活和命運的一個新契機。然而,奮鬥了大半生的普通百姓到頭來會發現,自己依然兩手空空,養不起後代、生不起病、養不起老,甚至死不起。中共統治者不過是使用了另一套剝削和壓榨的手段,用物質崇拜代替了領袖崇拜,用經濟枷鎖代替了政治運動的鎖鏈,讓所有國民再次陷入病態的狂熱,從權力的奴才變成金錢的舔狗。毫無人權和法律保護的資本主義對人的壓榨一點不遜於前幾十年的社會主義,依然赤裸裸地吞噬人的生命和靈魂。

中共政權掀起的這個商品經濟狂潮無孔不入,即便是荒僻在石門坎苗族地區。這裡有的是廉價的勞動力、天真無知的年輕生命。來自沿海地區的勞工招聘讓處於赤貧中的孩子們產生憧憬。有人回憶,當時來自四鄉八野的女孩子聞訊趕來,報名處人湧聲躍。有的少女竟不顧父母的反對,跳窗逃出來報名。不知這些直接從大山里走出來、沒有接受過任何職業培訓的年輕女性,是否能融入那些所謂的經濟特區,在她們所不了解的花花世界是否平安,是否找到了自己的新生活,付出的苦力和忍耐是否得到了應有的回報。但願如此。

受到吸引的不僅是年輕的孩子。到那裡採訪的人發現,有些重新修建的漂亮教堂再次變得冷清。人們田地裡忙完又要做點小生意,沒有時間去做禱告。連長老都要忙著趕街,教堂裡只留下自願守護的老人。

原本在政治環境稍微寬鬆的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基督教在這一地區出現了復甦。 1980年,政府為王志明公開平反並修建墳墓。他成為在文化大革命中遇難並可以公開紀念的極少數基督徒。到1980年,武定縣基督徒已經發展到大約12000人。

曾經與世界相通的石門坎文化圈也沒有被世界遺忘。在英國倫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西門上面,有一塊區域自從十四世紀起空了五百年。 1998年教堂在這裡置放十位二十世紀基督教殉道者的塑像,其中最左面的便是身穿苗族傳統服裝的王志明牧師,其他九位包括被德國納粹迫害致死的朋霍費爾(Dietrich Bonhoeffer )以及美國黑人民權領袖、牧師馬丁路德金等。

在2004年拍攝的紀錄片中,武定縣幾個村的村民在忙碌之後,還堅持晚上去教堂讀經、唱經。暫時從家務中脫身的婦女們還要帶著需要照顧的小孩子。晚上十點多,教民依然沒有散去的意思,孩子卻早在媽媽的懷裡睡著了。當地長老用不流利的漢語說:“我們的水平不高,但受到的恩典是高的。”他黢黑蒼老的臉上帶著令人羨慕的安然平靜。在很多很多中共國燈紅酒綠的大小城市,這樣的表情是難得見到的。與此相反的惶惶然和暴戾卻隨處可見。

共產主義理論所說的“無神論”,就是將物質凌駕於人的精神世界之上,以此理論用暴力獲取的權力視人類文明的傳統和遺產,包括宗教信仰為天然的敵人,一定要竭盡全力的破壞消滅。這一點和摒棄了信仰的資本主義如出一轍,或者說就是從這一類低劣資本主義中發展出來的一個文明毀滅者。掏空人的信仰、矮化人的精神追求,利用人對財富和權力的貪欲,都是共產主義為人類打造的枷鎖,無論對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只要是在這個體系中的所有人都會被牢牢套在其中。這就是中共國幾十年所發生的,也是中共期望在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發生的。

七十年來,石門坎文化圈是紅色政權慘痛的犧牲品。但只要這個蹂躪它的政權被打碎,讓當地社區重拾他們的信仰傳統,回復到曾經的健康狀態中,石門坎就會恢復生機和繁榮。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每个人心中都是有自己雅典娜这个能力,农场将在雅典娜女神的智慧和正义的庇护下发展壮大。农场有专人接待,专人为你服务,享受G系列的福利,保障你的权益。灭共没你不行,每位会员都是农场的主人。 🏠 请联系Discord平台,期待战友们的加入,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aaqJrdY。🌹欢迎大家订阅🌹:1. Youtube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tz4lmA7mG3FzYbylgqjTQ);2. GTV频道(https://gtv.org/web/#/UserInfo/5f72f8f60cd82c6bb6a248a6);3. 推特频道(https://twitter.com/himalaya_au) 57 分鐘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