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佩奧國務卿在休-休伊特節目的精彩訪談

新聞來源:美國國務院;發佈時間:2020年11月12 日

翻譯/簡評:許先生;校對:Beicy-數學老師;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在這次訪談中彭佩奧全面闡述了四年來川普政府對伊朗、中共採取的強硬政策。其中最重要的是關於台灣,他第一次明確地解釋,台灣從未是中共國的一部分,而且這是當初裡根政府就已經達到的認識,是在此基礎上製定了美國迄今已經遵循了三十五年的對兩岸政策。彭佩奧國務卿的這一講話對中共來說不啻于晴天霹靂,這意味著美國的對台政策發生了徹底的變化,美國將堅決站在台灣盟友身邊對抗中共的霸凌和武力。希望台灣能好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外交局面,捍衛台灣珍貴難得的民主自由和法制,而不是慌亂押寶、投機恭賀拜登當選。

原文翻譯:

國務卿彭佩奧在休-休伊特節目(The Hugh Hewitt Show)接受休-休伊特的採訪

問:國務卿先生,早上好。很高興您接受我們的採訪。

彭佩奧國務卿:早上好,休。很高興參加您的節目。

問:我不會浪費時間去猜測您是否打算會像詹姆斯二世把美國大印章扔進泰晤士河一樣將美國大印章扔進波托馬克河。我想談一談嚴肅的事情。

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為他的地下室的辦公室量了的窗簾比別的任何人都多,但是很多人正在為您辦公室的窗簾量尺寸。他們中的一些人正在談論重返《聯合全面行動計劃》 (JCPOA) 。現在, 這很瘋狂。然後是那筆不成功的交易成了觀摩派對裡的鬼影。只要您現在並今後很長時間都是國務卿,您是否會反對與伊朗關係正常化?

彭佩奧國務卿:當然。與伊朗關係正常化的前提是該政權達到我們對每個國家都期望的基本行為規則。而今天他們繼續發展其導彈計劃,以擴大在世界範圍內製造恐怖的能力。他們繼續違背承諾,甚至違背《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本身,簡直是瘋狂。那是一個神權政治,是竊賊統治。他們把我們已經支持了四年的伊朗人民那麼多的財富和基本的繁榮都摧毀了。重新達成一項協議為伊朗擁有核武器而掃清道路,讓他們能恐嚇整個世界,這種想法太瘋狂了。

問:這麼多人花了四年時間來妖魔化川普總統,其中很多人也妖魔化了您,卻不對伊朗政權說一句壞話。我知道您對國際關係的思考頗多。您覺得那是為什麼?他們為什麼想不明白?您是否想過是什麼心理讓美國左派人士不肯譴責一個殘酷、野蠻的政權?

彭佩奧國務卿:還要加上反猶主義,還有那種不停的想夭折我們在整個中東地區積累了四年的基本認識。不,我也想不明白。當奧巴馬、拜登政府加入《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並使伊朗成為其中東外交政策的關鍵時,我就無法理解, 如果再恢復同樣政策簡直是瘋狂。你看,我們已經把局面形成了,我們對他們實施了製裁,加大了他們擴張恐怖政權的難度,我們明確表示他們不能獲得核武器。絕對不可能讓他們重新恢復威懾力。

然後,我們在整個中東建立了一系列戰略聯盟,帶來了許多好處,當然包括《亞伯拉罕協定》。在過去的二十五年裡,我們第一次讓許多國家承認了這樣一個簡單的事實: 以色列有存在的權利。

所以,我想不出一個理由。休,我還記得當初辯論時的說法,不是《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就是戰爭。那就是奧巴馬、拜登政府重複了兩年半的口頭禪。現在沒有了《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您可以看到,今天的中東比川普總統剛入職時更加穩定。

問:國務卿先生,《亞伯拉罕協議》能否蓬勃發展,不僅持續四年,還要持續四十年甚至更長?

彭佩奧國務卿:根本的變化是,川普總統以他的保守現實主義為信念做出了一些簡潔的決定,對吧?耶路撒冷事實上是以色列的首都,戈蘭高地事實上在該國之內,建立居民點本身並不非法。這些基本理解再加上向海灣國家說明,採取一個承認以色列的外交政策你會過得更好。這是人類發展的方向, 這也是中東發展的方向。

川普總統取消了這樣一個觀念,即如果不解決以巴問題,就無法增強中東的穩定、安全與繁榮。這個觀念現在不見了,沒有人會再相信這一點。我認為這與我們對伊朗的施壓密切相關。如果您破壞了這種壓力,或者破壞了海灣國家對美國作為中東和平夥伴的信心,那麼我們將進入一個非常漫長的困難時期。

美國虛擬伊朗大使館採訪MSNBC的休-休伊特。

問:國務卿先生,現在,我想談談中國共產黨以及您和川普總統已明確表達和捍衛的保守現實主義。我們是否會在短期內,12月和1月份對華為等實體實施更多製裁?

彭佩奧國務卿:我不想搶先說出總統將要做出什麼決定,但是我們毋庸置疑會對中國共產黨的威脅有所作為。所以會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國務院會有工作要做,財政部也有要做的事情。我相信白宮也會做出決定,每一項決定都是為了繼續努力,這是歷史性的。總統已經意識到,屈膝、安撫中國,允許他們在每一套國際規則裡都得以例外會使美國的工作和繁榮面臨風險。我們從貿易開始,然後延伸到如華為、中興等電信和基礎設施領域。

我們所做的工作是為了確立這樣一個中心思想,即美國的信息流一旦要經過某些電信基礎設施,我們就應該知道是誰在接觸它,而接觸的人不能是中共國軍事機構的一部分。我們稱其為”清潔網絡”。我們現在已有50個國家,50個國家啊,休,居然還沒人承認我們能與世界各地的合作夥伴打交道。已經有50個國家表示了,是的,我們同意你們美國是對的,我們不想在我們的電信系統中含有中共國的基礎設施。到目前為止,這些都是我們已經取得的成就。只要美國人民繼續給我們許可以及做到這一點的能力和權力,我們將繼續這樣做。

問:國務卿先生,當我在蘭利採訪您時,您是該機構的主管,當我在福吉谷底採訪您時,您是國務卿,您兩次都表示我們對台灣的承諾很明確,並會繼續持續。我知道您一直在與民主黨人交談。您是否認為這是中共必鬚麵對的兩黨承諾?因為中共裡面最激進的力量瘋狂地認為在必要時應武力奪回台灣。

彭佩奧國務卿:嗯,休,記住,在我們的討論中語言的正確使用從來都很重要。台灣從來不是中共國的一部分,當初裡根政府所做的工作就是認識到這一點,並製定了美國迄今已經遵循了三十五年的政策,並且兩黨政府都是這樣做的。所以我認為這事實上是兩黨的共識。我認為這裡的中心認識是,這正是民主的模式,即應該讓中共國大陸遵守他們對生活在台灣的人民曾經作出過的許諾。我認為這是兩黨都可以同意的。

而且我希望,只要中國和台灣人還沒有自己找到出路,這種情況將持續下去。我們應該兌現已經作出的承諾,而且我們還有一系列義務。您已經看到了有關向台灣出售武器以增強其防禦能力的公告。坦率地說,所有這些事情都是為了履行對中國和台灣人民所作的承諾。

問:國務卿先生,那幫人,那幫外交政策建制派的人,正如我所說過的,正在到處量窗簾的尺寸呢。不過,我想知道,他們是否看到中共的現金甚至滲透了他們的一些機構?如果華盛頓的努力消減了,各州的總檢察長能否繼續努力找出有哪些機構被中共現金滲透了?

彭佩奧國務卿:休,你說的對,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希望能在國家層次上繼續完成。我們已經做的是反擊孔子學院,反擊統一戰線,反擊中國共產黨從根本上滲透並影響美國的努力。我們已經趕走了在休斯敦活動的間諜,我們使他們的宣傳機構如不註冊為外國特工就在美國難以運作,所有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但是,是的,所有美國的州長,市議員,學校董事會領導人都需要了解,中國共產黨會以他們想不到的方式利用他們。他們需要了解這些風險。他們需要確定資金流向何處。他們需要確保如果有錢,他們知道錢的來源、目的是什麼,並充分了解接受中國共產黨或其附屬機構的錢的代價是什麼。

問:川普總統的第一個任期對內是以司法任命為標記,而對外則是以對中共的清晰對策為標記。裡根總統曾著名地警告說,樹林裡有隻熊, 您和川普總統則一直在說天上有條龍。那幫人知道嗎?

彭佩奧國務卿:越來越近了,休。現在仍然有懷疑者,仍然有一些人想通過交易一點業務、一些看似明顯的市場來換取美國國家安全。他們沒有接受身為領導附帶的責任,即意識到可能會有短期成本,有些企業可能會因為隨之而來的風險而無法在中共國境內開展業務。

但是覺醒已經開始。我談到了風向的轉變,我在世界各地都看到了這一趨勢。自1970年代初期以來,很長一段時間世界一直拒看到中國共產黨向美國展露出的真實面目。我們現在可以在歐洲看到,可以在非洲看到,也可以在東南亞看到。這些國家已經認識到中國共產黨對本國構成的威脅。我認為,華盛頓的外交政策建制派越來越多地接受了川普總統很早就知道的事情,就是我們有責任向美國人民確保中國共產黨不會繼續搶劫我們,偷走我們的東西,並給美國帶來安全風險。

問:宗教自由對您很重要,但奧巴馬、拜登政府不關心。您是否相信未來的政府是否會承擔起這一責任,特別是對於維吾爾人的困境?您是否認為現在已經上了所有人的議事日程?

彭佩奧國務卿:這是勢在必行的。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人們通常以為民主黨政府對人權和人類狀況比對其他一些事情更為看重。本屆政府和川普總統對此非常重視。宗教自由一直是國務院四年領導的標誌。我們舉行這些大型聚會,這是國務院有史以來最大的人權聚會。我們稱他們為“部長級”的,將來自世界各地的宗教領袖帶到美國。他們真的是光榮的聚會。

維吾爾族的困境,中共國西部這些人的困境,其中某些情形正像全世界都知道的1930年代歐洲發生的事情一樣,這些都是威權政權為壓制見解而做的事情,他們試圖消除人性的核心本質。我希望每一位政府和每一位領導人,無論是在非政府組織中工作的,還是在美國政府內部工作的,或者正在考慮在中共國境內開展業務的企業,都格外小心。我們不能做任何會幫助中國共產黨繼續破壞中共國西部的人道環境的事情。

問:國務卿先生,還有兩個問題。奧巴馬·拜登時代的所謂“樞紐”是誇誇其談,並沒有成為現實。您和總統做成的“四國聯盟”(Quad)才是真實的。但是否已經堅固到可以形成跨越一代人或更久的超極結構?

彭佩奧國務卿:是的,而且是不僅是美國,澳大利亞人、日本人、印度人都付出了艱辛的努力。我們都認識到,如果我們在南中國海,在印度洋共同努力,以四大民主國家可以繼續的方式開展工作,我們將建立一套共同的理解,從而為該地區的旅行、航行,所有美國關心的事情提供安全。

問:最後,您,奧布賴恩大使,萊特希澤大使,還有您都認證了數十名甚至是數百名年輕的國家安全專業人員。我希望矽谷和其他地方都可以招募他們。您是否能夠跟他們保持聯繫不讓他們完全走散?

彭佩奧國務卿:休,我相信川普總統提出的思想,即基於我們立憲基礎的現實主義的核心概念將會繼續下去。所以我認為,已經團聚在一起的為美國人民增強安全和繁榮的團隊將會繼續存在。而且我不認為對世界的這種理解會消失。

問:彭佩奧國務卿,謝謝您參加我們今天上午的節目,祝您好運。如果我在感恩節前不再跟您通話,也祝您感恩節快樂。

謝謝你,休,再見。

原文鏈接

點擊閱讀英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4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1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