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警察將川普支持者引到安提法圈套中 任由其被襲擊

多倫多加喜農場 阿黎
校對 不動之光 上傳 WJ

據Breitbart11月15日報道,在星期六舉行的百萬支持川普總統連任的MAGA遊行結束之後,反川普分子襲擊了多個支持川普的遊行者。一名保守黨律師因為警察封鎖了通往他旅館的最短通道,被迫穿過黑命貴/安提法包圍的區域,他說:“華盛頓警察今天沒有保護我。”

Daily Caller現場記者豪爾赫·文圖拉(Jorge Ventura)在推特上發布的一段視頻顯示,一名叫克裏斯托弗·霍恩(Christopher Horne)的律師和另外兩名保守黨人士在遊行結束後,步行回距離僅半個街區的旅館,但因為有安提法在附近,路途被警察阻斷。

霍恩和他的兩個夥伴請警察讓他們通過,走回旅館最近的路,被警察拒絕,理由是讓他們三人避開高呼口號的黑命貴抗議者——其中許多就站在他們附近。然而,警察指示他們走的另外一條路,使他們進入了“ 黑命貴暴民區”。霍恩說:“我一直是警察的巨大支持者,但華盛頓特區警察今天使我失望了。” “說實話,這幾乎感覺像是特意設置的圈套。”

視頻證實了這一點。在離開警察後的兩個路口,霍恩遇到了一個穿著黑色統一著裝、騎自行車的男子。隨後,當霍恩穿越這些黑命貴人群時,那些人立即開始撞他。當他們三人過馬路時,一個“橙帽女”試圖搶走霍恩扛著的卷起的川普旗。她的嘗試失敗了,但又回來了。霍恩的朋友把他從毆打他的人群中拉了出來。

圖片來源: DAILY CALLER

“橙帽女”轉著圈從後面猛打霍恩。“妳們這是怎麽回事?”霍恩對人群大喊。兩名身穿黑衣服的男子試圖阻止他們走開,其中一個用拳頭打在霍恩耳朵上。旁邊有人試圖阻止暴徒追打他們三人。然而,“橙帽女”再次出現,從後面偷襲霍恩和他的同伴。她一直追打霍恩,直到他們背後爆發的另一場小沖突分散了她的註意力,她才停止。

暴民還襲擊了一個戴著黑色頭盔的男子。當他逃跑時,“橙帽女”又襲擊了該男子兩次。視頻的另一個場景顯示,一位男子被打倒在地、躺在街上,有暴民上前踢他的頭部。“橙帽女”再次現身,毆打這位穿棕色外衣的男子。當她看到該名男子被猛擊並倒在地上時,她抓住她的朋友,說:“跑,快跑!” 並開始逃跑。當其他保守黨人士將這位男子拉到安全地帶時,終於看到了一名警官。他在呼叫求援。

從霍恩當著警察的面與黑命貴發生沖突,到警察呼叫尋求援助,整整用了四分鐘。在此期間,霍恩和他的朋友多次遭到襲擊,另一名男子也因黑命貴/安提法人群的襲擊而受重傷。

“妳們為什麽讓這種事發生?” 有人質問警察。

霍恩在推文中說:“我對警察和整個美國的失望超過了我遭受的幾次襲擊。”他說,當他們到達酒店時,抱怨著向警方投訴了所發生的事情。警官卻說他們什麽也沒看見,並要求他拿出證據來。霍恩認為文圖拉的視頻現在為他提供了證據。Breitbart News從記者Kalen D’Almeida那裏獲悉,警察逮捕了與襲擊這名被撞倒在街頭的男子有關的五人。

安提法和黑命貴還襲擊了婦女、兒童、老人和餐館顧客。

川普支持者在“百萬Maga大遊行”結束後遭到襲擊時,警察沒有在現場對安提法/黑命貴暴徒襲擊川普支持者進行幹預和保護,直到傍晚保守派開始反擊時,警方才介入,並將各團體隔離。

評論:

按照法律和慣例,遊行示威時都有警察在周圍保護遊行示威者。與以往遊行示威完全不同的是,在這次遊行隊伍周圍,根本看不到警察。當安提法實施襲擊時,遊行的人們毅然反抗,這時警察才開始介入。

不難看出,華盛頓的警察似乎並不積極保護川普支持者,他們任由安提法襲擊川普支持者,使多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早前發生的安提法/黑命貴打砸搶和削減警察開支(Defunding Police)運動,使有正義感的人們,尤其是川普支持者對警察充滿了同情,警察更是成為了一支支持川普總統的力量。然而,剛剛發生的安提法襲擊事件,讓我們看到華盛頓這個民主黨城市的警察在總統大選這個更重要的事件中,選擇了支持民主黨,放棄對安提法暴行的約束和對警察莊嚴職守的堅守。

安提法就是中共國文革時期紅衛兵的翻版,相信了解文革的人們都會同意這個說法。中共操縱美國總統大選,以至於美國警察可以不執法,任由暴徒襲擊川普支持者。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已經深入骨髓。不滅中共,美國即亡。消滅中共,拯救美國,拯救世界!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