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11/15/2020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朱利安尼談到大量證據足以證明大選被中共勢力操縱;大律師鮑威爾說有大量證據證明多米尼投票系統設計用意就是操縱大選;加州法官裁定州長郵寄選票命令越權;

文字整理:茅屎坑、 sdblack 、青桐、霹靂春、墨墨十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內容摘要:星空無垠(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Gwins原文鏈接

內容梗概:

  1. 朱利安尼帶領律師團,處理選票操縱案件。成員有成功處理以色列間諜案的,朱是著名RICO法案的法官。Dominion是Smartmatic開發,與中共有關聯(紅杉資本)。選舉被操控,數據發送國外,牽涉國家安全,按照FISA法案處理。
  2. 選舉被外國操縱,影響國家安全,都是中共在幕後,牽扯中共;策略是不對民主黨不對拜登,直接對準外國操縱大選。直指中共背後操縱美國大選。委內瑞拉、中共操縱,是國家安全威脅,就是到國與國之間的戰爭,總統緊急狀態有權處理。
  3. 總統發推:外國干預大選,情報來源都是100%中共操縱。川普的官司100%贏。
  4. FISA法庭是秘密法庭,網上是看不見消息。華為當時律師申訴時,開庭時被告知用了FISA法案,律師都退出了。
  5. 申請FISA後,可秘密手段監聽,24小時監控第一層外國情報人員,第二層與之聯繫的包括美國人,第三層所有相關都可監控。
  6. Obama對川普總統“通俄門”就是用FISA,失策就是對川普總統,沒有對外國干預。福林將軍被陷害的辯護成功,就是有人在FISA法庭認罪,私自篡改情報內容的結果。
  7. 律師鮑威爾上節目,說出有證人宣誓證詞,有大選被操縱額證據,都是確實的證據。軟件上載、U盤遠程修改選舉數據,在委內瑞拉、德國就可遠程改變選舉結果。
  8. 川普總統具有的權利利用:國家安全法、FISA、授權使用軍事力量、美國愛國者法案、恐怖分子監控程序等,告訴大家有哪些法律可用,2018年就說過,這些是總統的滅共王炸手段。
  9. 加州法官裁定州長郵寄選票越權。州長因疫情而用郵寄選票,病毒就是生物武器超限戰手段,全面配合大選舞弊。
  10. 博博士:SpaceX載人發射,選舉被操縱,FISA是用情報手段,國外勢力通過軟件操控美國。DC百萬遊行,讓大法官看到民意。朱利安尼法庭上能拿出的證據還在後面。
  11. 艾麗:班農在1114直播時說:美國尋求與中共積極的對抗,不尋求火戰,最重要的美德就是勇氣,展現新中國聯邦面貌。平民主義會取得勝利。拜登自己就說過:組建了歷史上最大的選票作弊系統。
  12. 冠博士:CNN假媒體要被甩賣,不會有好下場。過去對香港、對中共無法行動就是有沼澤的影響,現在一張大網滅沼澤。黑白顛倒需要糾正,就是新中國聯邦的任務。軟件在南美就是操控選舉,已經被美國禁止,現在換馬甲,來操縱大選。牽出腐敗鏈條,有中共背後的操縱, 團伙對大選舞弊。

路德先生: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艾冠談。今天是2020年11月15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點半啊,今天我們來看看,今天早上咱們的節目還談到,川普總統任命了朱利安尼先生啊,以及鮑威爾等,這個大律師啊,律師團隊,接下來將會採取的法律的司法行動,法律戰。今天這個朱利安尼市長和鮑威爾就接受了福克斯的重磅採訪,裡面都透露出了重要的信息啊,朱利安尼先生啊,市長直接說,這個有足夠的證據啊,證明,大選被中共操縱了。鮑威爾也直接說了,有大量的證據證明,多米尼投票系統設計就是操縱大選。接著,加州法官今天裁定了州長郵寄選票的命令越權,當然後面還會往上打官司,這些都是進一步的各種法律戰上的一系列的好消息啊,給大家待會來一個分享啊。當然這些中共控制的左派媒體啊,包括有些中共控制的自媒體啊,都在談論一些啊,基本上都假消息啊,真正的消息,要在這里大家才可以聽得到啊。首先,博博士,給大家分享一下其他相關資訊。博博士好。

博博士:好,大家好啊,今天我想全世界的這個航天迷們都是從下午就開始在聚集,然後在等待了啊,今天是SpaceX Crew Dragon(音),今天下午在7:27準時發射,沒有因為天氣原因而延遲,今天下午的發射非常成功,非常圓滿,所有的這個情況都現場直播,包括與宇航員怎麼樣入倉,倉內的情況,怎麼樣關艙門,然後整個的這個發射流程啊,所有東西全部現場直播,然後在當地,在這個卡納維拉爾角的這個海岸對面啊,有很多很多的觀眾啊,極早就在那裡搶占位置觀看發射,其實大家如果以後有興趣,這個佛羅里達卡納維拉爾角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啊,不要買票進去看發射啊,要在這個外面,在那個哦,開車去那個卡拉維拉爾港的那個路上,那個地方觀看發射的效果是最好,比里面的觀景台還好。對,然後今天發射是非常成功,第1集船(音)也非常成功啊,現在已經是完全把這個Cres Dragon(音)已經送入了軌道啊,就是下面就是Cres Dragon和國際空間站對接,然後匯合,這一個流程,到現在為止整個發展過程都非常的完美啊,所以說這是人類歷史上第1次正式啊,正式的由NASA的宇航員搭乘私人航天器前往國際空間站啊,上一次是成功的一次測試啊,那是測試,但這次真正的是NASA付錢的,買票的啊,這是第1次成功的把這個由SpaceX把宇航員送入太空啊,這是人類歷史上一個非常非常的重大的一個事件,航天史上。這標誌著人類的這個載人航天已經完全進入了私企時代啊,私人領域。所以說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啊,今天全球的這個航天迷們都非常的興奮。好,那我就先分享這一條,後面這個法院的東西,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

路德先生:好的。艾麗女士,分享一下。

艾麗女士:好,我今天繼續分享,其實在我們114挺川的,整個週末的大遊行當中呢,我們知道新中國聯邦的各個農場和電視直播呢,都引起了巨大的這個關注量啊,其中我想分享一條,就是關於紐約啊,香草山的,這個整個的直播節目,其中里邊有這個韓梅梅女士採訪班農先生,而其中班農先生講到了幾條,我想和大家在這里分享。他是這個英文采訪,其中他講到一條,他說美國現在川普總統的行政團隊呢,在尋求與中共的對抗中將是積極的對抗,這是第1條。第二就是不尋求火戰,而是在超限戰裡面的政治戰、經濟戰和信息戰上,來真正徹底,和經濟戰,特別是脫鉤啊,來徹底和這個中共在經濟上的這種各方面的脫鉤啊,來達到對中共的這種制裁。另外呢還講到了一點,讓我非常的有感觸,就是他講到,他說其實在所有的,丘吉爾先生講,在所有的美德當中最重要的一個美德就是勇氣啊,就是courage。他說這個世界如果有了勇氣,然後其他的美德都將成為其後的,而這一點恰恰是在整個的114的這個大遊行中,我們新中國聯邦的展示中,還有現在所有對抗中共的閆博士,在病毒真相的這個對抗中,我們的宣傳以及這一切的最近的這些啊,挺郭的,反共的這些遊行當中,都展現了中國人的勇氣,這一點是最了不起的。能向世界人展示,新中國人不是跪在地上,不是被中國共產黨洗腦的,完全沒有了脊樑的人,是要展現給世界看的,完全是全新的中國人的形象。所以這一點是非常的這個重要,也是他特別提出的。最後呢,他還講到一點,就是關於這個平民主義,在未來中共倒台以後,或者在整個的對抗中共的過程當中,就是中國人和全球華人的平民主義的最大的展現。每一個人站出來,每一個人都是受益者。就分享這一條好,謝謝路德。

路德先生:好的,冠博士,分享一下。

冠博士:好,大家好,今天說的第1條是這個CNN的事情啊,這個大選以來的CNN他一直是這個假新聞,他宣傳的仇視川普,現在已經是越來越少的民意,所以這個收視率呢,也是正在大幅滑落中,所以現在正在傳美國的電信巨頭ATT正在尋求出售CNN來償還巨額債,所以從這個我們就可以看出民意現在已經逆轉了。CNN這種媒體往輕了說是假媒體,往重了說他在中病毒和一系列事情上的表現就是在和中共站在一起,這個是殺人犯的幫兇。所以說呢,在這個民意的下面,以CNN為首的假媒體,他們的下場都會非常慘。然後這個第2條新聞是說呢,最近呢,這個迪士尼的這個CEO承認,花木蘭這個片子是因為爭議影響票房。因為我們知道花木蘭的她的主演是劉亦菲,那我們說在這個電影上映之前,花木蘭有兩件事情引起非常大的爭議,第1件就是劉亦菲當時公開撐香港黑警,就公開支持香港黑警,那第2個呢就是說,片方當時致謝破壞維吾爾族的這個新疆當局,因為他最後感謝了這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這個委員會宣傳部和吐魯番公安局這個部門啊,這些部門都和新疆的這個再教育營是有關係的。所以我們也就可以看到,從這個世界反共滅共的大潮,從這個爆料革命開始到這個香港運動,到現在,確實這個民意已經越來越多的逆轉了,而我們說這就是爆料革命的重要性,因為中共它從這個滲透世界的文化圈,打造了一個他的這個親共的文化,全世界黑白都是顛倒的,我們看到的複仇者聯盟裡那些演員呢,他們在實際上今年的大選中,實際上有很多人他們是公開做了一個直播,是公開支持拜登和哈里斯。所以說這個世界的黑白都是顛倒的,當然不是說這些演員的問題,而是說,你現在中共打造的這個體系,是完完全全的讓人們看不到真相。所以這就是爆料革命的重要性,要把這個世界的黑白給他糾正過來。而第3條要說的新聞是,比較有意思的,川普總統呢,他今天早上發了一個推說,拜登只在那些發布假新聞的媒體眼中獲勝,我不承認,我也不認輸,我們還有很長的路,因為這是一場被操控的選舉。這川普總統在強調這些假新聞是非常無恥的。但是呢,川普總統重發了這條推之後呢,很多一些這個媒體就跟進說啊,這個川普總統第1次發推承認拜登是這個大選的贏家,所以這個媒體就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所以他們做的一切,都是這個心理戰,所以說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實際上這些媒體都不用去看,那我們這個爆料革命,包括川普總統這邊有最真實的第1手的信息,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的,今天早上,上午的我們的節目,就分析了川普總統任命朱利安尼市長為主的啊,作為lead的這個法律團隊,其中有著名的律師成員,這個吉迪諾娃(Joseph diGenova)。以及這個大律師鮑威爾,就是麥克弗林將軍的當時辯護律師,今天諾娃主要是專門處理的間諜啊,當時以色列的情報人員,他都讓他認罪,朱利安尼市長是RICO法案,而大律師威爾士當時辯護的是什麼?就是通俄門的事件調查。所以這一系列,我們說啊,。一定是對準的是幕後的中共,好,那朱利安尼先生啊,市長直接接受瑪麗亞的採訪裡頭,你看他怎麼說的?透露出了種種的信息啊,我們喜馬拉雅國際工作站復活2號推特說,你看,朱利安尼市長接受瑪麗亞採訪時說,多米尼的背後是smartmatic軟件,與委內瑞拉和中國有直接關聯,多米尼竟然將所有的選票數據發給了國外,就這一條啊,就可以用FISA法案。說凌晨4:30送來的10萬張選票全選拜登,甚至其他民主黨候選人都沒來得及填,這個你看啊,他原話怎麼說啊,他說這是超乎人們想像力的,牽扯了非常危險的外國公司,這個公司和委內瑞拉以及中國有非常緊密的關聯,這個公司,多米尼的,賽特(音)的出資人是哪裡?紅杉資本!紅杉資本記不記得啊,郭文貴先生在爆料革命(直播)中專門提到過紅杉資本啊。紅杉資本投資過,紅杉資本的背後又是誰?是不是?大家待會補充一下啊,他這個公司跟委內瑞拉以及中國有非常緊密的關聯啊,這都是證據來說話啊,未來在法庭會有證據的,因為你說到這兒的時候,實際上就知道,有關聯,那就是FISA法庭啊, 不可能走正常的法律,他們用委內瑞拉公司的軟件,那個軟件被用來操縱他國選舉。看沒有啊?只是委內瑞拉公司,他們用委內瑞拉,他們是誰?他們是誰,大家想想啊。是不是?我認為人們並沒有意識到多米尼迷這個軟件對國家安全造成的危險,記住,現在已經上升到國家安全的地步了啊。這個軟件是由一個叫smart matic的公司開發的,這公司是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創建的,查韋斯兩個合夥人至今還擁有這家公司,他們用這個軟件在南美的選舉中進行舞弊,大約10年前被美國禁用。看見沒有?十年前被美國禁用,那就是在什麼年代,大家想想啊,如今已分包商的角色回到美國,用其他公司名作為掩護,多米尼的將所有的數據都發給了smart matic,你能相信嗎?我們的選票信息被發到海外,發到了其他國家,為什麼他要發到其他國家去呢?這個公司使用經證實有效的手段干預選舉,看見沒有?證實有效的啊,他說的每一句話,未來啊,當然了,不會是正常的法庭,一定是FISA法庭,因為到現在為止,他說的每一個信息,都是國家安全有關的,和外國人操縱美國大選(有關)。不是正常的法庭啊,這個是川普總統有直接權利來進行啊,有他的直接的權力,因為牽涉到國家安全,總統是有直接權力進行命令,特殊調查的啊,具體就是叫停計票,在大比分落後的情況下啊,smart matic主席與索羅斯是關係密切的商業合作夥伴,所以我要談談選票數量的問題,以賓州為例,我們已經證實有63.2萬張非法選票,這已經足夠讓總統在賓州有超過30萬,或30萬選票獲勝,這也是他事實上勝出的票數,如果你排除smart matic機器影響的話。我們再談談底特律,在底特律,我們有證據證明,大約10萬張選票在凌晨4: 30的時候被送進達拉斯,送進計票點,我們對此有證人,4名證人,其中一個證人是多米尼公司的前員工,根據他們的證詞,每張選票都是選拜登的,不僅如此,每張選票都選拜登,只要是他們能看到的,這些人不是共和黨人,所以他們可以近距離觀看,甚至其他民主黨的人的名字也沒在選票上,每張他們能看到的選票上,都有拜登的名字,沒有其他人的名字。這是因為,你知道你已經落後了,通知多米尼,通知你,然後你就停止計票,看到沒有?這就是我們之前說的,這個系統不僅僅改選票,還知道你落後,落後的太大就停止機票,然後告訴你少了多少票也直接通知你啊。是不是?就等於他想改都來不及了,直接來造選票啊,然後就像這樣趕緊製造選票,沒時間填滿整個選票,那就是為什麼你的選票上只有拜登,因為你只夠時間將拜登的名字填上去,這個邏輯跟我們之前說的對上了,博博士,你怎麼看?

博博士:是啊,咱們又是站在未來說歷史,咱們當天晚上就說,就說這個事情肯定有問題,為什麼?因為川普總統領先太多,而領先太多的話,如果繼續計票的話,因為大家知道,一個周到了百分之九十幾,百分之97、98的時候,就可以call了,call了以後就結果就定下來了。就是說在那個幾天,我一看那個整個6個搖擺州全部在川普總統大幅度上升的時候停止計票,這個東西就絕對是有問題。結果今天你看,這個朱利安尼先生的分析啊,是完完全全是跟我們的這個分析是完全一致的。但是,這些不同的一點就是說,我們是完全按照這個邏輯進行分析,而朱利安尼先生他是有有證人,有證據在這裡在這裡說話的。因為他會在收集到的證據的情況下,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啊。可見川普總統在那6個搖擺中他的勝率有多大。那就是說,現在這個時候,朱利安尼先生能夠在電視上,能夠在福克斯新聞上面開始公開的講,那就說明已經有了十足的把握,為什麼?就是說如果你沒有一個十足十的把握,你沒有一個完全100%穩操勝券的話,你是不能把這些底,把這些處於漏給你的對手的,這是一個競爭博弈的時候的一個基本常識。而現在他可以公然在電視上這麼說,就說明已經完全有了實錘的證人和證據,從當地的計票的人員,一直到多米尼的那個內部的工作人員,他們都已經有了整條的這個證據鏈,以及整個的證人和證詞啊。所以說,在這個里面很快的這個法律的這個行動,大家就能看到,到底這個賬是怎麼打的,而且這次怎麼說呢,也是因為川普總統實在是這個勝得太厲害了,而導致整個的這個多米尼system,要告訴這些所有的這些州,就說趕緊停止計票,這樣呢才能有時間去做票,否則的話就來不及了。而這個時候就給收集證據提供了非常好的一個空間和時間啊,所以說,只要這在在這次這個里面的選舉裡面,因為左派和右派,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支持者,都是把眼睛緊緊的盯在這個數據上面的啊,緊緊盯在這個開票過程上面的,只要你伸手一定被抓啊,在這種情況下。而且因為川普總統的這個贏面實在太大,所以造成它的他們的這個作品(音)這個粗糙啊,已經沒有辦法慢工出細活是吧,時間來不及 啊,多畫一個圈就是多一倍的時間啊,是吧?所以說你每張選票上都只選了一個拜登啊,所以說這個里面也是極大的一個漏洞,而且這裡面有證人說,那麼多的這個選票,直接拉進來的十幾萬張,全部都是只有一個圈,上面是只選了拜登,所以說在這個里面,集中的這個證據,都完全指向了這一次的這個選舉的這個舞弊,實在是規模之大,真是令人髮指。我們看後面他們的這個法律的這個行動將會如何展開啊?路德。

路德先生:大家記住啊,這裡頭不僅是舞弊,而是直接被操縱了,操縱啊,這個操縱,說的是外國人操縱啊,可沒說是民主黨啊,就是我們今天早上做節目說的,就是他們打這場仗,避虛就實啊,就不跟民主黨去正面較量,為什麼?跟民主黨較量的話,你會這個方面會被民主黨的,他的這些政治力量,他會來跟你硬幹。直接跳出民主黨,是被外國勢力操縱,影響國家安全,這裡頭說了中共啊,委內瑞拉,委內瑞拉有什麼能力可以開發這玩意?都是中共在幕後啊。所以說這是最核心的,大家看到裡面所有的這個朱利安尼所說的,市長所說的這個啊,關鍵字就是中共啊,在幕後,委內瑞拉,以委內瑞拉的名義開發,然後是通過這個多米尼這個軟件啊,這個系統,投票系統來一系列的,你要知道他是律師團的leader,現在,他所說的每一句話,他是要負責任的啊,是不是?別人說的肯定是猜測啊什麼,那他是律師團的,所有的都全看到了,很多人說,朱利安尼為什麼在這裡要說?那就是媒體戰,媒體戰上要打啊,因為這裡面牽扯到的是中共,牽扯到中共啊,所以說啊,有一個人5毛,咱們的小扳手都去哪兒了?說什麼啊?這個川普總統認輸,什麼時候認輸了?是不是?在這裡5毛帶風向。這是第一,第二,他沒有說是民主黨,也沒有說是拜登啊,在操作這個事情,我覺得這個智慧就來自於這裡啊。艾麗。

艾麗女士:是啊,這個要看到,整個的這一次的對抗啊,在宣傳戰上,還有在法律戰上,直接講到的就是國家安全,上來就是指向的國家安全,這一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為它可以繞過很多的沒完沒了的纏訴,和繞不出去的在國家內部的這種深層次的沼澤。這樣的話,你談到外國勢力,就是說這個軟件一上就涉及到國家安全,一上來就講這個軟件,開始說加拿大吧,然後在德國查出來了,今天朱利安尼先生講道,是在委內瑞拉的公司,委內瑞拉大家都知道,馬杜羅都快倒閉的這樣的一個政權,他有什麼這種實際的操作性?而委內瑞拉多長時間以來的它所有的基礎建設設施,港口碼頭,這些鐵礦,什麼鈾,不都是中國嗎?這是最大的這個石油生產國啊,石油儲備生產國,可以這樣講,那麼這就是長期以來,中共在背後利用墨西哥,利用委內瑞拉,利用這些什麼巴拿馬,利用這些在歐洲的,什麼塞浦路斯,這都是中共在潛伏在海外的各個不同的中心,它的情報點,他的這種軟件中心。大家要知道,這個軟件就是和情報,和數據息息相關,掛在一起的,而我們剛剛講過的這個大選中這些選票,那天瑞克小哥不是還講了,說在中共的地下黑市裡邊,暗網裡邊大量銷售的都是這些美國人的個人全部的信息。就說在幾次的被盜中,幾次美國的這個信息被盜,這個保險社保信息被盜的這些作案中,最後指向的都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所以在這一系列的蛛絲馬跡和現在能夠看到的情況,就完全串在一起了,所以在這個時候就說朱利安尼先生他一次一次的爆料,講是外國在加拿大,多米尼,然後我們看到了這個賽特公司,然後今天講到的是在委內瑞拉公司,都是指向外國,那麼這個外國就所有的核心的核心,其實我們也一直在講,其實最後的操縱者,就是這個夜王,就是中國共產黨!那麼中國共產黨,如果你指向了外國,最起碼就跳過了國內的這些緾訴啊,或者一些不明的這些法律,直接指向了安全。而且更加的有效的利用新的就像FISA法,來進行打擊啊,這個利用法律的打擊的速度和用的武器是完全不同的一套,這樣繞開了很多深層的deep state,你不知道的這些眼線,直接能夠對中共或者外部勢力進行直接的打擊啊。好,路德。

路德先生:大家知道,到了國家安全的層面啊,這個事情,再過兩三天,大家就看到了,到了國家安全的層面,有人說操縱大選是聯邦重罪,錯!這個已經不是操縱大選這個概念了,已經不是聯邦的重罪,是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啊,告訴大家,外國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就跟襲擊沒有什麼區別啊?告訴大家啊,跟珍珠港事件(差不多)。很多人說,為什麼現在朱利安尼要在媒體上啊,包括14號有這麼多人來挺川,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做鋪墊,記住啊,絕對不是對著民主黨去,傻子才會說是對著民主黨,你對著民主黨,那就是往聯邦重罪去走,你那個時候,你的所有的證據你都用不上,因為你對著民主黨去的,你的FISA不巡你就用不上,你的所有的證據,你情報獲得的證據你都用不上,就是一定是走的國家安全,走的中共操縱,至少委內瑞拉操縱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委內瑞拉後面是中共,那是更加毫無疑問,是不是?所以是走的這條路,你的所有的情報就會成為呈堂證供。這是最關鍵的啊,這是最關鍵的。所以你看它這裡頭,從來沒有說誰具體操作,這是接受采訪的時候最關鍵的,所以你看,所有的,川普總統,剛剛啊,8:46,幾十分鐘之前發的推,也是談到了什麼呢,你看,他的方向已經很明確了,就是大選啊,嚴重違反,就是大選被操縱,是多米尼投票系統啊,看到沒有?多米尼投票系統啊,這是最關鍵的啊,是不是?操縱大選,外國人干涉大選,而中共干涉美國大選,早在大選之前,川普總統就已經做了大量的鋪墊,現在繼續往前推,所以說啊,很多人說,我這裡說的,怎麼跟中共掛的上?就是跟中共,就100%是(中共),所有的情報獲得的能上法庭的證據來源,都是跟中共掛鉤的,都是中共操作。一定不是美國內部地矛盾,如果是內部的矛盾,我跟你說,川普總統真不好贏,只要是外部勢力操縱大選,百分百贏啊,這個官司啊。好,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因為如果說你把這件事情變成了一個內部的事。那麼對方的律師就可以說,你這是在用國家這個公權力來影響這個政治選舉,所以最後就變成了一個內部的扯皮,那就是扯不清楚了。但是、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件事情的本質,它確實不是對著民主黨去,因為中共在美國建了這個沼澤地,不是只有民主黨,是民主黨和共和都有的。因為我們之前在川普總統選票計票的過程中,那在有些州它的州長是共和黨的州長,但是他呢在這個過程中也不是完全配合川普總統,也和川普總統的團隊是有過不同的意見。所以我們就看到這裡面的政治的水實際上是很深的,如果你對著民主黨去的話就中了中共的圈套,只有你跳出這個兩黨的黨派之爭,我們說這件事情本身它就不是兩黨的​​黨派之爭,達到國家安全的程度,到了威脅國家安全的程度,你才能徹底的把這個問題解決。而我們剛才說到的這個里面啊,朱利安尼先生說是委內瑞拉和中共,這裡面就是證據已經很明顯了在威脅國家安全,而剛才我們提到的紅杉資本,那背後就是沈南鵬,沈南鵬之前文貴先生說過是這個互聯網之王,他在矽谷投資,他控制的代表中共控制的這些軟件,那最後背後體現的一定是中共的目的。那接下來在朱利安尼先生還說過,這個在南美的選舉中之前用過,那十年前就美國禁止了,但是呢你這次又被二級分包,相當於換了一個馬甲又進來美國,那你這樣一個過程中,難道監管不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這可是有這個美國的一些政府的力量在掩護的,所以這裡面就涉及到了你政府的力量和中共的這樣的一個勾兌,那你這些人和他們有這種腐敗或者利益的勾兌,就像拜登一樣你出賣國家利益來讓他們進來。所以這件事情,它也就不僅僅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事情,而最後我們可以看到它是一個協同的作戰,這個整體的協調的事情。因為它是這樣的,停止計票,然後那天突然停了之後,那個軟件自動告訴你差多少,然後這個時候你再趕緊造假再補回來,所以這個你是需要一個巨大的團隊在運作的,特別說他這些選票的信息都傳給了國外,傳給了委內瑞拉,傳給了德國。那德國我們不清楚怎麼回事,委內瑞拉非常清楚,背後就是中共有人在這個親自的操作 ,所以說這些事情連起來的話,那大家就可以看清楚這個背後是怎麼回事。那我們說這個事情最後打到司法戰上,那最關鍵的就是證人和證據,那證據我們之前就討論過很多次了,那麼證人的問題,朱利安尼先生最關鍵的證人一定不會在媒體上說的。而我們說之前的中共的這個內鬥,在大選之前就放出了三個硬盤,那我們至少可以判斷說江曾孟這一股力量,它已經是這個準備跳船了。那麼另外一方面呢,文貴先生之前說過,說秦城裡面放出來的人是在親自的這個操縱這件事情,所以你這兩個事情結合在一起,那如果說真正這裡面有證人走到法庭上的話,來自中共的證人到法庭上的話,那這個力量將會是巨大的,他認罪或者是作為證人來指證美國的沼澤地和他協作人,那這樣的話這個法律就會是徹徹底底的贏。所以說這件事情背後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它早就意識到了你這個科技的重要性,中共利用它的體制優勢,這個用資本滲透科技公司,找過了美國的這個法律體系的立法的防止高科技被滲透,所以導致了這樣的局面。所以說這個法律戰到最後呢,也一定是要讓美國人反思自己的國家體系,反思自己的這個憲法是如何被中共這個進攻和顛覆的,好的路德。的防止高科技被滲透,所以導致了這樣的局面。所以說這個法律戰到最後呢,也一定是要讓美國人反思自己的國家體系,反思自己的這個憲法是如何被中共這個進攻和顛覆的,好的路德。的防止高科技被滲透,所以導致了這樣的局面。所以說這個法律戰到最後呢,也一定是要讓美國人反思自己的國家體系,反思自己的這個憲法是如何被中共這個進攻和顛覆的,好的路德。

路德:這裡啊很多人說在網上怎麼查不到是吧?這個因為美國的法庭啊,都是網上都是公開可以查到的是吧,對,是查不到。他就是走的FISA法庭,FISA法庭是秘密法庭,絕對查不到的。因為裡面牽扯到國家安全的外國人、情報監控法都是走的秘密法庭啊,走的FISA法庭。所以,我看有些中共大外宣啊有些自媒體,在網上說我們看到川普團隊只有一個訴訟,這個州也只有一個,加起來沒幾個訴訟,那就對了,是不是啊?真正的是走那個法庭,朱利安尼先生之所以站出來做這一期節目,就是等到這個結果出來的時候,避免啊避免很多人,回頭媒體又說啊,這個川普總統利用FISA法庭啊,來陷害啊等等啊這些。是所有東西都要跳出兩黨,只有跳出兩黨你的所有的東西,你的川普總統手上最有力的一個武器,因為他現在是總統,他手上有情報國家機器,這個任何東西他都隨時可以調用,這是他現在最有利的啊,最有力的武器是不是?但是這個武器如何變成法庭上的呈堂證供?美國有法律,FISA法庭,如果說你是聯邦重罪走個人干擾大選,我告訴你這個所有的都用不了。所以說啊這一系列的,這個週一啊,當然,我告訴大家已經在、全部在進展,絕對不是大家說在網上可以看得到的啊。有些左媒分析的分析來分析去啊,那些不會讓你看到的啊,這就是當時、記不記得當時華為,華為起訴,美國啊說不讓它這個什麼、這個禁用啊,是當時說啊,美國國防部啊,美國政府川普總統有個禁令,禁止華為啊採購華為的,然後就華為起訴,然後起訴到一半的時候,對方的律師,就美國政府的律師直接說,這個是用FISA法案,當時整個華為團隊傻眼了,哦這個東西我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因為他知道只要是FISA法庭,你華為所有的就是美國最牛的情報系統獲取的你的所有的監控、監聽、錄像包括你的服務器的所有的東西,都可以來作為呈堂證供,華為傻眼了,直接、根本律師都都不玩了,玩不下去了,這是你辯護沒用的。大家知道美國最終有這一招,所以中共整個的、他已經說得很清楚啊,跟這個有關跟那個有關,這些東西你哪來的?都是情報,記住是情報。你要知道一點,中共在設計這個時候,它不可能啊 讓你這麼容易,如果你沒有一個情報,你只是靠網上查的話,是不可能查得到,說背後是跟中共有關,而背後是委內瑞拉,你想想這個smart這個背後這個軟件,不可能這麼傻乎乎的直接通過資本就可以控股,就可以查得到是查韋斯啊之前那個,沒這麼傻。他一定是一環扣一環,然後一個離岸公司,離岸公司又一個離岸公司,然後最後有一個東西保密讓你查不到,但是你情報是可以了解到的,因為通過你的通話,各種記錄,通過你各方面的啊你的監控、監聽,你是可以查到。朱利安尼當時用這個就是對準誰啊?不就是對準當時的黑手黨嘛,監聽他兩年,你去看那個你就知道啊,當時那個黑幫大佬都傻眼了,說你居然敢對我們監視監聽兩年,當時RICO法庭就可以。大家看明白沒有?這就是啊,我們要說的今天這個就是告訴大家,整個的方向是什麼,對準的是中共操縱。這個博博士。

博博士:是,FISA法庭的這個走法,跟普通的法庭是完全不一樣的啊,就是說它是基於情報,而基於情報的話你很多時候你是不需要像那個就是陪審團和證人啊,像這樣的一些東西。比方說一些收集國外的情報得到的這樣一些東西的話,你有時候你沒有辦法有證人,你有些時候你沒有辦法有實錘的這個證據,這個時候就要看這個情報的來源和情報的可信程度,以及是否有多方面的情報佐證同一個事實啊。就是說從這個里面可以看出來的話,一旦牽涉到國家安全上面來說的話,這個里面的問題其實是非常之大,就是因為由這個國外的勢力通過軟件對美國這個大選進行操縱的話,已經完全影響到了美國的憲政民主,已經完全影響到了這個美國的這個立國之本啊。所以說,這個說它是一種這個國際恐怖主義來說,一點都不為過啊,這一次其實在某種意義上說,就跟當年的911其實是異曲同工啊,它是用飛機撞大樓大家都看得見,而這一次是完全是通過這個侵入這個選舉的這個機器、電腦和選舉的這個軟件而操縱選舉,讓一方得到就是說非常不實際的這樣的一個結果,知道吧。所以說我們可以看拜登,就是進入投票以前你看他那個樣子,經常在地下室裡面幾個星期都不出來,是吧,完完全全就是說也不去演講也不去拉票,也不去做做活動,去個地方拉票也就5個人10個人這樣子,他怎麼可能贏過川普總統?川普總統就在投票前一、兩天還是一天5場的演講,每場人數都爆滿,就像這樣的民意來比的話,結果川普總統居然落敗,這怎麼可能?這是一。第二這一次共和黨在參院保住了很多,保住了幾乎所有的席位,在眾議院把12席從藍轉紅,在眾議院的爭奪上是共和黨大勝。然後在這種情況下,同樣的這個州里面,共和黨大勝的州居然川普總統大敗,這在美國歷史上是沒有出現過的情況。所以說從這些分析來看,都可以說這一次選舉是有極大的問題,第二。就是說法庭一定要考慮民意,這一次就是路德說的,這個啊,這次遊行、百萬人大遊行的這個意義何在。雖然說媒體都不報導,但是DC的,在華盛頓DC的大法官們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大法官他們也不是就是說自己關在地下室裡面只研究法律的,他們自己也有自 己的整套班子在裡面的。所以說從這裡面大家也看到,什麼樣的這個民意在這裡,如果這個最高法也是沒有完完全全按照這個民意,按照這個實際發生的這個事情,來按照憲法來給予公正的判決的話,那美國真的要出大問題。第三點就是說從這個事情看出來很多東西啊,就是說美國的的確確還是一個以民意來推動的國家,而這個里面主流媒體和外國的代理人這些東西沆瀣一氣,來對這個美國的民主制度進行歪曲、進行滲透,然後進行顛覆,所以說從這點上面來說的話,這個這次能夠把這些東西給連根拔起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我覺得啊。而且今天早上這個朱利安尼先生的這個訪談啊,又驗證了路德講過的一句話,就是朱利安尼先生說還有很多證據和證人,我現在不方便說。所以說在這個里面大家要知道,路德節目裡面給大家提過的很多東西,就是說公佈出來這些證據只是公佈出來讓你看的,真正的在法庭上能夠拿出來的證據,能夠拿​​出來的證人,能夠調動的這個力量,其實完全是另外一招。就像我們打拳的人都知道對吧,就是說虛晃一招,然後真證的實招是在後面的,後手拳一般是最狠的。所以說從這裡面可以看到,朱利安尼先生他說這一次有大量證據證明大選被操縱,這裡面就說明已經是有了實錘的這個把握,而且要通過FISA法庭,這個的處理方式又是完全不一樣的啊,現在往這個方向引,的確是對於川普總統的團隊和對於朱利安尼先生的這個法律團隊,是有著非常非常大的好處的,路德。安尼先生說還有很多證據和證人,我現在不方便說。所以說在這個里面大家要知道,路德節目裡面給大家提過的很多東西,就是說公佈出來這些證據只是公佈出來讓你看的,真正的在法庭上能夠拿出來的證據,能夠拿​​出來的證人,能夠調動的這個力量,其實完全是另外一招。就像我們打拳的人都知道對吧,就是說虛晃一招,然後真證的實招是在後面的,後手拳一般是最狠的。所以說從這裡面可以看到,朱利安尼先生他說這一次有大量證據證明大選被操縱,這裡面就說明已經是有了實錘的這個把握,而且要通過FISA法庭,這個的處理方式又是完全不一樣的啊,現在往這個方向引,的確是對於川普總統的團隊和對於朱利安尼先生的這個法律團隊,是有著非常非常大的好處的,路德。安尼先生說還有很多證據和證人,我現在不方便說。所以說在這個里面大家要知道,路德節目裡面給大家提過的很多東西,就是說公佈出來這些證據只是公佈出來讓你看的,真正的在法庭上能夠拿出來的證據,能夠拿​​出來的證人,能夠調動的這個力量,其實完全是另外一招。就像我們打拳的人都知道對吧,就是說虛晃一招,然後真證的實招是在後面的,後手拳一般是最狠的。所以說從這裡面可以看到,朱利安尼先生他說這一次有大量證據證明大選被操縱,這裡面就說明已經是有了實錘的這個把握,而且要通過FISA法庭,這個的處理方式又是完全不一樣的啊,現在往這個方向引,的確是對於川普總統的團隊和對於朱利安尼先生的這個法律團隊,是有著非常非常大的好處的,路德。

sick,他是1978年成立的,然後呢,主要就是外國人情報啊,然後其成立後權力不斷擴大,甚至被稱為幾乎以最高法院平行的法院啊。大家知道FISA法庭裡頭它是沒有陪審團的啊,因為普通的陪審團是不能普通老百姓,這是法官判的,他就是一個秘密法庭。而這個秘密法庭判決以後,他就是以最高法院平行的,什麼意思?就說他判決就是終,最終判決。所以大家知道啊,今早上我們說那個吉迪諾娃啊,她當時起訴啊一個,是吧?起訴、代表司法部起訴一個以色列的間諜,最後認罪,為什麼認罪?因為你在FISA法庭你根本沒法打,因為1978年建立的這個法庭是吧?他一九八幾年的案子,他一看在最高法庭,你所有的情報你是鐵證如山,你根本沒法辯護大家知道嗎?在FISA法庭只能認罪是無法辯護的,你要知道為什麼?這就是我們告訴大家為什麼妮可戴維斯,包括布羅伊迪他們是不得不認罪,因為他們如果不認罪,你就走到FISA庭去了,FISA法庭說實話沒有陪審團這一說的啊,你最終法官判,是不是?怎麼判的結果?毫無疑問必然是這個結果,所以他們只能認罪,所以大家看到沒有,並且你是沒有上訴機會的,因為已經是最高院平行的法院了,FISA法院是和最高院平行,你不可能再上訴到最高大法官,上訴不了了,因為這個就是終審了,因為危害國家安全的,美國有這一套體系,FISA法案出來就是應對這一切的。現在大家明白了吧?所以朱利安尼這個,因為FISA我們說過很多次啊,我再給大家補充一下,FISA,在美國FBI辦案,美國公民以及美國居民任何在美國的人,是不是?你不能通過監控手段,普通的刑事案子啊,哪怕殺了人你都不能用監控的手段,把監控的東西作為呈堂證供,這是絕對違反美國的憲法,美國憲法是明確規定啊。但是如果是危害國家安全的外國人的情報人員,是可以用監控,監控的東西是直接可以作為呈堂證供,而這個是有個法庭,不是普通的法庭,與普通的法庭、你去看無論最高大法官什麼,你在網上都可以搜得到啊,這個案子什麼時候起訴的?訴狀隨便誰都可以查到啊。於是就成立了一個外國情報監控法院,這個法庭呢是一個秘密法庭,秘 密是什麼?就是你普通人是查不到的,全部都是保密的啊,整個所有的審判的過程都是保密的,你不能在媒體說,對吧?然後你的捲宗你也查不到,這是美國法律專門這樣做的啊。所以你的監控的東西是可以在這裡面作為呈堂證供,否則如果是你是對內,比如說內部,就是如果聯邦的啊各種什麼老百姓哪怕殺人了啊,這都是、你的取證你必須得走程序,程序的合法性在美國是很關鍵的啊,所以FISA法庭有三種人是可以做監控的對象,第一直接的外國情報人員啊,你只要申請在FISA法庭申請一個監控令,說這個人就是外國情報人,馬上對他全面24小時監控,哪怕這個人跑到北朝鮮跑到委內瑞拉,你都要對他進行監控,所有的所有一切監控手段,記住。第2,任何人和這個外國情報人聯繫的,也都要全面監控,這個人哪怕是美國公民,哪怕是美國公民。第三,這個美國公民如果和別人再聯繫,第3層的也全部監控,只要這個案子立了一個案以後,這叫做一條監控線,這個案子一旦立案以後,這個外國人後面聯繫的所有人全部都監控,監控完以後,移交,就是你的監控的內容,如果是美國內部的,你是不能作為呈堂證供的,但是這裡是可以作為證據的,是可以採用的,這就是這個法庭的強大性啊。所以大家看到沒有啊,為什麼說川普總統百分之百贏,為什麼說啊這個朱利安尼說百分百信心十足,就是因為來這裡FISA法庭,你判完以後它是和最高法平行的啊,這是最核心的,這個艾麗女士。所有的所有一切監控手段,記住。第2,任何人和這個外國情報人聯繫的,也都要全面監控,這個人哪怕是美國公民,哪怕是美國公民。第三,這個美國公民如果和別人再聯繫,第3層的也全部監控,只要這個案子立了一個案以後,這叫做一條監控線,這個案子一旦立案以後,這個外國人後面聯繫的所有人全部都監控,監控完以後,移交,就是你的監控的內容,如果是美國內部的,你是不能作為呈堂證供的,但是這裡是可以作為證據的,是可以採用的,這就是這個法庭的強大性啊。所以大家看到沒有啊,為什麼說川普總統百分之百贏,為什麼說啊這個朱利安尼說百分百信心十足,就是因為來這裡FISA法庭,你判完以後它是和最高法平行的啊,這是最核心的,這個艾麗女士。所有的所有一切監控手段,記住。第2,任何人和這個外國情報人聯繫的,也都要全面監控,這個人哪怕是美國公民,哪怕是美國公民。第三,這個美國公民如果和別人再聯繫,第3層的也全部監控,只要這個案子立了一個案以後,這叫做一條監控線,這個案子一旦立案以後,這個外國人後面聯繫的所有人全部都監控,監控完以後,移交,就是你的監控的內容,如果是美國內部的,你是不能作為呈堂證供的,但是這裡是可以作為證據的,是可以採用的,這就是這個法庭的強大性啊。所以大家看到沒有啊,為什麼說川普總統百分之百贏,為什麼說啊這個朱利安尼說百分百信心十足,就是因為來這裡FISA法庭,你判完以後它是和最高法平行的啊,這是最核心的,這個艾麗女士。

艾麗:是啊,剛才講的這個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些信息啊,路德給分享的,就是這個FISA法庭,第一它的這個地位和它的終審的權利已經沒有給這些所有想滲透到美國或者對美國進行這個顛覆啊,和各種有這種意圖的這種行動呢,都給予了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保護,對美國國家的安全是保護的,FISA法庭可以講是這樣的。所以這個可以講是對中共的、應對中共的超限戰或者講應對中共的信息戰,這是非常有力的一個武器。因為中共我們知道,它就是要利用美國法律的這種開放性,和它的這個法律的整個的體係來打倒美國的法律,但是不要忘了在最後危急的時刻,在國家安全的問題上,還有一個法庭,而這個法庭的執行是徹底為保護美國的國家的,這個在緊急狀態下能夠得到保護。所以在這個,剛才這個FISA法庭裡邊呢,其實也有一條,就是我們看到川普總統再次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這件事情,他背後的有很多很多條的考量,因為在整個過程中,我們看其實這就是一次恐怖襲擊,所以雖然沒有發生火戰,沒有發生外部的戰爭,但是實際上對大選的這一次的軟件的襲擊,可以看出來就是一套全方位的、集團的、多角度同時的各城市共同開展的一條戰爭。所以川普總統把它列為、現在列為緊急狀況下的這個法令,這個FISA法庭和下邊相關的這些取證就可以非常順利的然後快速有效的進行。而剛才路德講到的像應對華為之前對美國的這種超限戰,在遇到這個其他法令的時候,在美國進行這個法律的訴訟的時候,想獲得華為、你想進入到美國,想繼續通過他的民事法,然後來侵入到美國的時候,當遇到這一個法令、FISA法庭和相關的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的最終的底線的時候呢,其實他們就走不下去了。所以我們說這也確實是非常有利的一個保護罩,好,路德。

路德:這個當時通俄門調查,奧巴馬就是用FISA法庭對川普總統啊進行那個的啊,但是川普總統沒事,你看沒有,用FISA法庭來對川普總統,最終他都沒有一點問題啊。好,待會來給大家說更加重要的信息,冠博士先分享一下。

冠博士:是的,因為我們說FISA法庭它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可以通過監控等這些方式取證,因為我們說這個中共和美國從貿易戰開始到放出病毒到大選,那麼說病毒就是給大選顛覆美國做準備的,所以說,其實中共它控制的這個沼澤地,在大選的時候顛覆美國是一個明牌,那也就是說真正正義的力量,他一定是提前布控了,他不可能說是等出了事再亡羊補牢。所以你如果提前布控好的話,很多信息包括監控的信息,那你這裡面就是非常非常全的證據,真正走到那個法庭上是非常有力量的。那第二點我想說的是,如果說真正的有中共的人出來指控的話,那就更加的這個有力量,因為我們說FISA法庭它可以直接的監控外國情報人和外國情報人的聯繫人,那你現在如果說聯繫人本人也出來這個作證的話,那人證加上物證,那你和這些中共勾兌的沼澤地它就只能妥協。因為我們說美國的妥協,實際上就是你指證更多的人來換取這個輕判的這樣的一個過程,所以說到最後的話,那這個就是直接瓦解沼澤地的一個過程,這個本身就是滅共。因為我們說川普總統他從香港的事情,到這個後來病毒事情,我們已經看到了川普總統自己是想做很多很多事情,但是實際上因為下面都被沼澤地佈控,真的是確確實實的動不了,也就是說在香港的這個反送中運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一年之後,我們發現了,原來這個美國實際上也是需要光復的,因為你這個美國的他的政府已經被沼澤地控制,川普總統作為一個擁有這個最高權力的總統,也是很難這個撼動沼澤地的,但是現在,在這個大選的終極之戰,這些沼澤地就全部暴露了,那沼澤地本身,我們說參與大選的這些人,就是之前阻止川普總統對中共下重錘下狠手的這些人,所以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的這些證據和中共的勾連都全部暴露了,所以這個就是一張大網,最後在FISA法庭收的時候把這些人就一網打盡了,那我們可以想像一下,如果說中共沒有了沼澤地,那這個接下來的滅共就將是這個一馬平川了,這場超限戰最重要的過程就是滅沼澤地的過程,那現在這個終極之戰,我們說這個朱利安尼先生這邊這個聲東擊西啊,這個真的是做了一個非常非常漂亮的這個法律仗,而我們說 真正到法庭的時候,還會有更加實錘重磅的證據。好的,路德。

路德:你看這個FISA法庭啊,這個外國情報監視法院的詳細資料,你看1978年啊,當時再到2009年法院設在羅伯特肯尼迪司法部大樓6樓,2009年以來法院搬到啊,E -巴雷特-普雷蒂曼美國法院在華盛頓特區,2013年法院頒布了一項最高機密,秘密後來被斯諾登收集的文件洩露給媒體,要求Verizon這樣的子公司每天持續提供所有呼叫詳細記錄的提要,包括國內電話一撥啊就全部給了NSA,就是國家國土安全部。你看FISA要求進行電子監視的要求,每年多少個?看見沒有,一年不多,你看整個2017年是1372個啊,看見沒有,批准的啊提交,批准的是1948個,但是你看啊,在這裡頭,由於其業務的敏感性,法院是一個秘密法院,其聽證會不對公眾開放,儘管保留了訴訟記錄,但仍公開提供了這些記錄副本。儘管有些記錄副本,但有經過刪節的機密信息,看見沒有,你也只能看到部分的,永遠看不到真正的實際的所以全部的內容。由於訴訟的機密性通常只有獲許可在美國政府面前執業的律師才能出庭,由於審理事項的性質,法庭聽證會可能需要在白天或晚上工作之後周末的任何時間進行,因此至少有一位法官必須始終待命以聽取,以聽取證據並決定是否簽發手令啊,就是監控的手令。FISA法庭啊,它這個大家知道啊,你知道當時奧巴馬實際上就是對川普總統用了FISA法庭,說他跟俄羅斯勾結。但是為什麼沒有贏?沒有,當時沒有把川普總統拿下,就是川普總統有大量的民意啊,反過來就是你FISA法庭,你要用的時候,奧巴馬,這是他的一個最大的失策,是不是?他是對著川普總統來的,他沒有對準境外勢力,如果說所以川普總統、你要知道他連續4年他就是被FISA法庭一直糾纏,這個鮑威爾大律師,為福林將軍啊辯護就是在FISA法庭,記住啊,所以成功的把福林將軍直接辯護成功,大家知道啊。這是什麼樣水平?你想想,這是第一。第二更重要的,就是川普總統他們的包括私人的朱利安尼私人律師都是為這個去辯護,很多人就說,唉,通俄門怎麼沒有看過那所有的辯護,因為他們在經歷這一切以後知道FISA法庭也如果你對準的對像不對,你是打 不死人的,打不死人的,如果你對準的是民主黨,當時他其實對準了共和黨,對準川普總統,川普總統是吧有共和黨的保護,你最終你是贏不了的,你對他只能彈劾啊,所以你如果當時對準外國勢力的話,那可能贏面就很大,所以FISA法庭啊,當時我告訴大家,當時網上一直對FISA法庭,有大量的啊大量的,很多人批評說要取消這個秘密法庭,你看這裡頭專門說了FISA法庭啊,就是一個橡皮圖章,啥意思呢,就說只是聽總統的聽那個的,為什麼呢?因為FISA法庭的這個法官他是大法官任命,大法官都會認命自己熟的啊,然後呢因為你的國家安全提交的證據,基本上都是鐵證,基本上不用審的,基本上不用審的,啊,所以在這裡面大家去看啊,當時FBI陷害弗林將軍,後來FBI有一個人就認罪了,他說他就是在FISA法庭上,他故意串改了這個情報,啊指向弗林將軍,指向川普總統通俄,所以這裡頭很複雜,大家知道啊。
這個東西用不好,反而成為傷害到自己的啊,但是用的好,他一定可以打擊背後真正的中共力量,這個大家可以去了解啊。博博士。

博博士:是,這個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很多的那個法官和律師都有自己熟悉的這個法庭和司法程序,這個大家一定要知道這個術業有專攻,就像那個醫生對吧,有那個外科內科眼科這個各種不同的科,要叫這個科的醫生去另外一個科看病的話,估計這個結果會非常的不好,這個律師也是一樣的,就是說律師他如果是擅長打比方說刑事案的,你要叫他去打FISA案的話,他會他就會非常非常的困難,就是沒有辦法進行的。但是我們要知道這個鮑威爾律師、西德尼鮑威爾律師,她是在這個FISA幾進幾出啊,曾經的曾經還指責過這個FISA法庭的法官啊有問題啊,所以呢,她對於FISA法庭整個流程非常熟悉,以及她對於這個FISA整個的司法程序以及它的這個法官以及他們的判案方式,以及他們的取證方式,都非常非常熟悉啊,所以說在這個里面,把這個國外干涉此次大選的這個事實,把它給做實的話,能夠讓最高法院能夠提出、就是說按照這樣的一個判決,能夠得到對川普總統非常有力的這樣的判決,為什麼呢?就是說,只要說把外國勢力干擾本次大選導緻美國的這個民主的這個進程受到損害,把這個案子坐實的話,這次的大選很可能被宣布無效,知道吧,所以說,所以說起碼在很多被影響的州可以宣布無效,所以說在這個里面大家可以看到,只要是這些搖擺州的某一部分選票,比方說啊,後面後面經過進入機器的,而不是這個人工這個點選的這個選票人工匯報選票,只要是從機器裡面自動得到選票,這些選票不計入成果,那所有的州就全部可以翻轉,知道吧,就是說完全比方說我們只收11月4號早凌晨2點以前的所有的數據,那後面以後的數據,因為被海外的這個國際滲透,我們都不作數,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川普總統所有的搖擺州全部都贏啊,所以說這就是後面這幾天我們一定要關注的這個情況啊,非常非常厲害,這招是非常非常的厲害,只要能夠把這個就是做實的話,就像我們那天在節目里分析說的話,這後面的票也有投川普總統的對吧,也有投拜登的對吧,但是只要是這個後面的這個,因為它的程序有問題被海外勢力干涉的話,這後面的計票都結果都不作承認的話,就可以(信號干擾不清楚)

路德:餵,博博士,你的聲音斷了啊。這樣我們來看啊,剛才這裡面FISA法庭啊,你看在2000年初2000年之後,

博博士:啊,拭目以待

路德:2000年之後啊,由於當時911美國又通過了啊這個《愛國者法案》,《愛國者法案》就是聯邦調查局可以要求企業移交包括“記錄”在內的“有形物品”,可以監控數百萬美國人的電話數據啊,全部都可以監控,只要求說出示與國際恐怖主義的授權調查有關或者外國情報活動,這個企業就必須得移交所有的這些物件啊,所有的數據。你看是不是。所以我們再看鮑威爾在接受采訪的時候,她說我們已經掌握了大量的證據,我們擁有清楚這場作假始末的宣誓證人,Dominion這個系統設計的用意就是操縱大選,他們可以從德國和委內瑞拉遠程控制,還可以看到實時的選票數,他們也可以實施篡改票數,她還說我們無法證明的事,我是絕對不會講的啊。你看她怎麼說,我們有宣誓證人的證詞,證明這個多Dominion軟件設計的意圖就是操縱大選,這是精心設計和計算的,他們以前就這麼做過,我們有2016年大選加州被操縱的證據,看見沒有?我們已經掌握了大量的證據,這些證據就好像從消防栓噴出來一樣,我們有非常多的證據,但是我不便在電視節目中透露太多,我們無法證明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說的,或者上載一個軟件完全可以通過網上下載啊,她說他們可以在機器中插入一個U盤,或者上載上傳一個軟件,完全通過網絡上傳,他們可以在德國或委內瑞拉操作這一切,他們可以遠程控制任何東西,他們可以看到實時的選票數,他們可以實時篡改選票數,我們通過數學方法證明他們安插進入的算法,
他們從一開始就計劃篡改數據,確保拜登勝選,他現在不需要你們的選票,以後才需要。他說的對,在他的聲明中已經說了,他沒有迴避,他已經不止一次透露了真相,包括他也說了他擁有史上最大的選票舞弊組織,這是大規模的選舉舞弊,可以改變整個選舉的結果,他們可以對選票結果為所欲為,他們可以讓機器不讀取簽名,他們可以讓機器不讀取選票上的次要職位,他們可以讓機器只讀取拜登的選票,就可以操縱一切包括上傳選票等等啊,西德尼你說你有宣誓證人的證詞,他們掌握這個系統是如何運作和策劃的,你有這些證據,對嗎?是的,這是肯定的,我們擁有證人宣誓證詞,此人完全了解這個系統是如何運作的,他了解什麼包括設計這個軟件的意圖,他還目擊了計票被叫停之後的事情,這個手段以前在其他國家也用過,這真是爆炸性的信息。我們將持續關注。這所有的,大家知道你想這個證據這麼快怎麼可以有證據蒐集,都是啊在情報的前提條件下獲取的證據。啊,艾麗女士。

艾麗:這個我們看到她在訪談中多次談啊,現在就是拜登,自己曾經說過我們有歷史上最大的舞弊操縱這個系統啊,這是非常大的跨國的啊,這樣的一個操縱系統,所以我根本不需要你的選票,我聲明我就要當你們的啊總統,不管你們選我還是不選我,我都要當你們的總統,這就是選舉之前拜登有一次演講中講到的嘛,所以我們看過來反過來就證明他自己其實也真是老了,自己都把自己的底牌全部都說完了,而且不要忘了有一個採訪中曾經採訪過這個紐約市市長的女兒就是她就是在大選之前就曾經一個集會上就說啊,有一段短視頻在網上流傳,那就說啊我們有辦法會偷走你這個選舉的,就說了兩次偷走,然後就覺得說的不對,說我們能贏這個選舉。就說它其實是有很多的蛛絲馬跡能夠看到的。而現在鮑威爾女士在網上的這個她的用她的可以講最頂級的律師的角度啊,非常嚴謹的話語,大家聽她的聲音和她的說話的這個聲音,她就講了,她說我已經無法無法用什麼樣的詞彙來形容我的憤怒啊,就是說這種完全無視法律完全操縱軟件的這種就是因為技術上講了,說白了就是沒底線,用咱們的話講就是沒有底線。就是我只要想達到我的目的,我就去達到,不管中間差多少,而且他講到只要插入一個USB,它裡面已經早就安插好了這樣的軟件,他在可以在遠程實時監控,遠程實時監控,大家看一看這是什麼,它能實時監控它就能實時篡改。但是什麼時候開始大面積的改,就是因為就是這個shut up以後這6個城市的這個全面停止計票以後,另外呢,我們還看到剛才她講到了這個,講到了一點就是說這麼多的州,二十幾個州的這個用Dominion尼軟件的採購人員到底你們是怎麼能夠採購這樣的軟件,你中間的審核是怎麼通過的,所以我們看到這麼多的問題,我們一直都在談它多個細節都在證明,它這是一個長期的安排,是一個有系統的集團化的一個作案,那麼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再說回來,除了最後的結果,我們如果打到FISA法案,我們要什麼樣的一個結果,就是說僅僅是翻盤嗎?因為川普總統本身就是大比例領先的這樣的一個一個這個計票結果,而他們在慌不擇路的時候才採取了,不僅改軟件還往裡丟選票,而選票是不允許別人看紙上面只畫一個圈,大家要知道一個手你簽個字試試,你就是不就畫這一個圈裡畫10萬張票,或者你畫了1萬張票,你的手都會寫得抽筋的,所以就是說他得僱用多少個人去做這件事情,那麼這些都是非常粗糙的一種作弊的手段,那最後的結果是什麼?不僅僅是川普總統要拿回來他被偷走的這個選票和證實美國人民的民意,更重要的是我們要看到FISA法案對的是外國人,這種外國犯罪集團對美國的滲透,那麼真正要懲罰,當這些證據都作為呈堂證供的時候,最終我相信這就是take down ccp的這個所有的證據鏈中的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說在大選當中的舞弊,我們還沒有說病毒,他們是怎麼操作,還有之前的更多的這些動作這個滲透,還有對於全方位的跟中共勾兌的這種華爾街也好,所有的金錢包括三個硬盤裡邊的勾兌出來的更多的東西,那些還都不算數,僅僅是大選這一件事情,就可以拉出多少條線來、來證明最後操縱的犯罪集團,所以我們不要忘了最終最終指向的就是這個RICO法案可以通過這個FISA法案獲取到更多的信息情報和證據來,在第1次拿回選票之後同時也做實了背後的操縱就是一個犯罪集團的最終指向就是在北京。好,路德。ccp的這個所有的證據鏈中的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說在大選當中的舞弊,我們還沒有說病毒,他們是怎麼操作,還有之前的更多的這些動作這個滲透,還有對於全方位的跟中共勾兌的這種華爾街也好,所有的金錢包括三個硬盤裡邊的勾兌出來的更多的東西,那些還都不算數,僅僅是大選這一件事情,就可以拉出多少條線來、來證明最後操縱的犯罪集團,所以我們不要忘了最終最終指向的就是這個RICO法案可以通過這個FISA法案獲取到更多的信息情報和證據來,在第1次拿回選票之後同時也做實了背後的操縱就是一個犯罪集團的最終指向就是在北京。好,路德。ccp的這個所有的證據鏈中的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說在大選當中的舞弊,我們還沒有說病毒,他們是怎麼操作,還有之前的更多的這些動作這個滲透,還有對於全方位的跟中共勾兌的這種華爾街也好,所有的金錢包括三個硬盤裡邊的勾兌出來的更多的東西,那些還都不算數,僅僅是大選這一件事情,就可以拉出多少條線來、來證明最後操縱的犯罪集團,所以我們不要忘了最終最終指向的就是這個RICO法案可以通過這個FISA法案獲取到更多的信息情報和證據來,在第1次拿回選票之後同時也做實了背後的操縱就是一個犯罪集團的最終指向就是在北京。好,路德。ccp的這個所有的證據鏈中的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說在大選當中的舞弊,我們還沒有說病毒,他們是怎麼操作,還有之前的更多的這些動作這個滲透,還有對於全方位的跟中共勾兌的這種華爾街也好,所有的金錢包括三個硬盤裡邊的勾兌出來的更多的東西,那些還都不算數,僅僅是大選這一件事情,就可以拉出多少條線來、來證明最後操縱的犯罪集團,所以我們不要忘了最終最終指向的就是這個RICO法案可以通過這個FISA法案獲取到更多的信息情報和證據來,在第1次拿回選票之後同時也做實了背後的操縱就是一個犯罪集團的最終指向就是在北京。好,路德。ccp的這個所有的證據鏈中的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說在大選當中的舞弊,我們還沒有說病毒,他們是怎麼操作,還有之前的更多的這些動作這個滲透,還有對於全方位的跟中共勾兌的這種華爾街也好,所有的金錢包括三個硬盤裡邊的勾兌出來的更多的東西,那些還都不算數,僅僅是大選這一件事情,就可以拉出多少條線來、來證明最後操縱的犯罪集團,所以我們不要忘了最終最終指向的就是這個RICO法案可以通過這個FISA法案獲取到更多的信息情報和證據來,在第1次拿回選票之後同時也做實了背後的操縱就是一個犯罪集團的最終指向就是在北京。好,路德。ccp的這個所有的證據鏈中的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說在大選當中的舞弊,我們還沒有說病毒,他們是怎麼操作,還有之前的更多的這些動作這個滲透,還有對於全方位的跟中共勾兌的這種華爾街也好,所有的金錢包括三個硬盤裡邊的勾兌出來的更多的東西,那些還都不算數,僅僅是大選這一件事情,就可以拉出多少條線來、來證明最後操縱的犯罪集團,所以我們不要忘了最終最終指向的就是這個RICO法案可以通過這個FISA法案獲取到更多的信息情報和證據來,在第1次拿回選票之後同時也做實了背後的操縱就是一個犯罪集團的最終指向就是在北京。好,路德。ccp的這個所有的證據鏈中的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說在大選當中的舞弊,我們還沒有說病毒,他們是怎麼操作,還有之前的更多的這些動作這個滲透,還有對於全方位的跟中共勾兌的這種華爾街也好,所有的金錢包括三個硬盤裡邊的勾兌出來的更多的東西,那些還都不算數,僅僅是大選這一件事情,就可以拉出多少條線來、來證明最後操縱的犯罪集團,所以我們不要忘了最終最終指向的就是這個RICO法案可以通過這個FISA法案獲取到更多的信息情報和證據來,在第1次拿回選票之後同時也做實了背後的操縱就是一個犯罪集團的最終指向就是在北京。好,路德。

路德:好,冠博士,分享一下。

冠博士:好的,首先我們看到這位律師她上來就說我絕不說不能證明的事情,也就是說這些事情是有實錘證據,而且是還是能拿在媒體上說的。這已經非常勁爆了,好,那她這裡面其實說了幾件事情啊,第1件事情就是說我們有宣誓證詞的證人的證詞。什麼意思呢?他是講你這個東西的目的就是團伙性的操縱這個選舉結果,因為我們說其實之前他們這個沼澤地也好啊,這其他人也好,他們的其中一道很重要的防線就是說這個是錯誤而這個不是舞弊。但是呢,這個宣誓證詞就徹底把他們這道防線給打倒。那第2個事情就是讓前一個是事情更加有利的事,她說2016年加州他們已經用這個操縱大選了,也就是說這個在歷史上發生過他們是已經是有演練的,有政治目的的去做這件事情,那你既然以前做過了,你這次又發生了同樣的事情,還有更多的證據在證明你這次你是這麼做的,好了,第3件事情就是說你這個選舉軟件可以隨意操作,也就是說我的這個數據我可以隨時看,那我發到德國也好,發到委內瑞拉也好,我可以遠程隨時改,那我同時還有後面的人出現問題了,我叫停選票,然後再補選票。這個就是隨意操縱大選的一個這個集體組織的腐敗的事情,而最後她還說到說我們現在現有的證據已經足夠翻轉民意了,那麼從這幾條來看呢,這個也就是說這個實在的證據是非常多的,那接下來她確實又提到了這個嚴重組織性腐敗的問題,因為這裡面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這個軟件不是說第1次用是以前就用,甚至很多年前就有民主黨自己的人出來說這個軟件有問題,但在這種情況下,你在這個多州這麼多州的政府,你還在用這個軟件,那這個律師在另一個視頻裡,她就說我們發現有一些情況就是你這個州長或者相關負責的人,採購的人,他們的自己或者是家人是有從這些公司或者其他力量裡面拿回扣的,也就是說這是一個貪腐出賣美國國家公平正義利益的這樣的一個情況,所以說他這背後揪出來的是一系列的腐敗的鏈條,我們說這個最後打到這個FISA法庭的時候,就是你這一套腐敗的鏈條都要和中共聯繫起來,而這件事情的這個本質這就是說中國的資本也好,其他政治力量也好,一方面它控制了這個科技公司,那另一方面 呢,他也滲透了這個美國的政府,那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有人在裡面滲透,那它兩方面這個都可以控制,所以那這個科技公司和它滲透的這些官員政府官員也好,州長也好就可以通過這個利益的交換來操縱這些州的選舉,而這裡面其中還有一個是你這一系列的過程都有國家機器在護航,那這個就是後面這位律師提到的CIA的事情,她說CIA其實之前已經收到多份報告,說這個是有問題的,但是CIA也沒有什麼動作,所以它就是有一個完全的滲透的網絡,還有這個護航的事情呢,那這背後這個還有一條更重要的就是說媒體的這個整個的保護,所以它這個系統都聯繫在一起之後,最後把中共牽出來,中共控制所有的事情,所以那這件事情的本質就像剛才艾麗女士說的,是抽乾中共在美國的沼澤地。好的,路德。

路德:你看,我們看川普總統現在手上的權利有哪些啊?現在只要他是總統,他就根據美國的這幾個法——第一、1947年《國家安全法》總統對秘密行動進行調查,有這個權利啊,只要這個調查結果不得授權任何違反美國憲法和法規的行為,他就可以啊,只需要向國會情報委員會來匯報告知,在美國的各種情報活動。《外國情報監視法》就剛才的FISA是吧?這裡頭是不是?剛才已經說過啊,然後《授權使用軍事力量》,授權使用軍事武力是美國國會在911恐怖襲擊後不久通過,AUMF被用來為《愛國者法案》和相關法律辯護。你看,總統有授權使用軍事支持《愛國者法案》裡頭啊,有權利授權使用軍事力量,只要面臨外國情報干預或者恐怖分子啊,各種恐怖襲擊啊,可以使用一切必要和適當的武力為了防止這些國家、組織和個人對美國實施任何國際恐怖主義行為包括情報啊,你看還有《愛國者法案》授權聯邦調查局使用外國情報監視法院申請的手令從商業記錄持有人那里傳回部分或全部商業記錄。還有恐怖分子監控程序,你看,涉及美國人員的監視的合法性和此授權的範圍,包括有關分權和第四修正案豁免的憲法問題,技術操作細節全部都有啊,其實啊,然後呢,這裡頭啊,就是說,可用的東西太多了,所以很多人啊,在這裡完全不了解,川普總統現在還是總統,他這幾年啊,一直對中共的這種長期的啊,這個啊,這種蒐集證據,關鍵一擊就在於此,他手上握著兩個王,4個2,四個A啊,可以說是,還有幾個炸彈,根本啊,你說中共想翻盤,可能嗎?中共無非不就是耍賴嘛,不就這一點,我們剛才看啊,這個這個,鮑威爾接受采訪還專門提到了,說,鮑威爾對CIA和政府官員憤怒開砲,Donimion的投票系統本身的設計就是用來操作選舉的,證據表明購買Donimion的州政府官員收受大量回扣,軟件安全問題長期以來很多人舉報,但是CIA和FBI置之不理,中情局局長應該立即被開除,我們將向大眾披露這個國家到底有多腐敗,這所有的證據來源於哪裡,大家想想啊,是不是?所以說啊,今天我們在這裡,主要就是要告訴大家,這個,這一系列的後面的行動,依據在哪裡?法律依據 在哪裡?因為你只有法律依據,通過這個邏輯你就知道,誰贏誰輸,毫無疑問川普總統躺贏啊,告訴大家啊,後面,好這個,這個還有啊,這個加州法官裁定,州長郵寄選票命令越權,重新點票啊,可期啊,這個,這是一個小事啊,但是這個小事,也可以啊,這純粹是民事,民事官司啊,跟這個FISA完全沒有關係,但是這個加啊,這個當然了加州肯定會上訴啊,但這個上訴,只是告訴他,你看這個加州法官裁定的,這個郵寄選票,他這裡的重點的我們要告訴他什麼呢,就說法官裁定啊,薩特縣啊,說紐森啊,就是州長無權修改或改變現行選舉法,即使在病毒大流行期間也是如此,你看見沒有,這個州,我只想告訴他州長為什麼他有權力改變,說通過郵寄選票向所有啊,這個來登記選民發送選票的命令,為什麼他有權改變這個法律,就是因為他說因為病毒,這就是告訴大家,為什麼這個病毒它就是一個超限戰生物武器武器,我們閆博士說的,都是配合這個大選全面在一起的,這就是文貴先生說,為什麼川普總統老在問閆博士那個,是吧,未來一定會驗證這一點,這個法官他說,即使在病毒大流行期間也不不能改變,這個州長的依據就是因為是緊急狀態,我可以撤,由於緊急狀態,因為加州進入緊狀態啊,州長說進入緊狀態,所以我們就通過郵寄選票,然後呢,這個法官就裁定說你無權,所以你看這個病毒的整個的全部的,都是配合,和這一系列的有配合,郵寄選票啊等等,你看這個光軟件其實是不管用的,最後還是要靠郵寄選票,這就可以證明在2016年的時候,我覺得可能他們是軟件也在操縱,但是不管用,支持川普總統的太多了,最後想到,他們用的就是這個萬全之策,再來一個郵寄選票,郵寄選票你總得有個理由啊,是不是,要改變法律,那就是病毒大流行啊,所以呢,由於病毒大流行,他就可以這樣做,所以這個我想展示給大家,為什麼說這個病毒和這個是一起的,理由就在這裡啊,這是給他一個案例啊,艾麗女士,哦,這個博博士,是博博士吧。
博博士:路德,好的,剛才我這邊信號有點不太好啊,不好意思,其實啊,這個軟件啊,這個叫啊,就是這個啊,叫做這個選舉了這個軟件,這個軟件其實他的這個首戰成名啊,已經是很久以前了,2004年大家記不記得,查韋斯,委內瑞拉查韋斯以壓倒性多數獲得這個委內瑞拉的這個總統總統選舉的勝利,這個軟件當時就在裡面參與了改票啊,這是這個阿威利斯出來的,所以說從那一戰成名以後,然後這個軟件就被像索羅斯啊,像這樣的這種這個啊左派大鱷們都看上了以後,然後把它發揚光大,以致有了今天的這個成就啊,成就打引號啊,所以說可見啊這個操縱選舉這個事情,是民主黨和左派一直在做的事情,就像路德說的,他們已經一直在做的事情,但是因為川普總統這一次的這個民意實在是太強,知道吧,他們在以前在去年開始策劃這個事情的時候,就覺得這個如果民意太強,當時搞不定的話,就一定要有一個一個一個由頭,讓大家全部都呆在家裡,然後這樣才能夠郵寄選票,用什麼辦法才能讓大家都呆在家裡呢,乖乖的呆在家裡頭,那就是病毒,所以說從這裡面可以看到,整個事一招招的這個連環計啊,知道嗎!
路德:對,連環計。
博博士:這都是一招一招在一起,就說跟隨我們鬧革命的這個觀眾,肯定能夠理解我們說的是什麼,從去年開始這個整個的佈局,因為今年中共,中共和這個項目,像委內瑞拉、像古巴,他們這些這個共產主義啊,死忠分子他們知道如果再讓川普總統幹四年的話,他們真的是沒有什麼日子好過了,所以說他們一定要在這裡不惜一切代價,聯合美國境內的這個Deepstate和這個啊精英階層,他們要把這個川普總統從白宮裡面給趕出去啊,這是他們所使用的辦法,但是絕對不會得逞,為什麼?因為這次川普總統是這個民意造成他們不得不,在這個修,就是說影響大選這個動作上面做的特別大,特別明顯,特別過分,所以很多這個證據都已經被抓住了,所以說從這裡面可以看出來啊,這個後面,真的這個事情的這個重磅炸彈的這個整個一個個拋出來的話,我們可是應該是指日可待了,因為大選它的這個法案,就案件的審理啊,跟普通的民事刑事不一樣的,它有一個時效性的,就是說你一定要在12月8號以前要有一個一個說法,然後在1月20號前總統選總統就職的時候,要有一個最終的一個決定,否則的話啊,美國會出現一種權利真空,這個是極其不安全和極其危險的,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最高法一定會很快就給出一個答案,好的路德。
路德:好最後,艾麗女士最後總結分享一下啊。
艾麗:好的,嗯,我們今天真的是講了很多很多重磅的,就是發生的這些選舉的舞弊的證據,一個接一個在媒體上曝光出來,我們看到連續的,朱連明先生作為整個川普總統競選團隊的這個領銜的律師和鮑威爾女士,向這個給弗林將軍打贏官司的這位女士啊,女律師等等,這些強大的律師團隊加盟川普總統,維護正義力量,然後向民眾不停的每天幾次的,在不同的媒體平台上進行這個採訪,然後爆出實錘的證據,可見現在的這個進展那是非常的,推動的力量是非常的非常的巨大啊,可以講,所以我們也看到今天剛才也進行了分析,整個FISA法庭以及這個美國的在國家安全緊急狀態下的這個所有總統的權力,他可以動用的法律有多少條法條可以支持他動用這個調查的力量,然後來查出國外操縱,國外勢力操縱美國大選的這樣的一個事實真相,能夠在現在才,今天才15號,15號,這麼快的在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裡,有大量的證據被曝光啊,這就是一個可見是非常強大的一股力量在推動這件事情,所以我們要非常有信心,而且要要給予更多的支持啊,來支持這個這件事情呢,往下繼續推動,可是同時我們也看到很多的左媒,依然不去報導,包括百萬人大遊行創歷史記錄的在華盛頓的大遊行,但是也不要忘了華盛頓也是所有大法官所在的地點,所有的大法官包括FISA法庭的法官,都是美國的最高大法官來任命的啊,所以要看到在法律戰這一場戰爭當中,在媒體戰這一場戰爭和中共的超限戰戰爭中,美國包括穿川普總統的團隊已經做好了全面的準備,正在迎頭而上啊,這就是今天的主要消息的,好。
路德:好,最後再看看,很多人說這叫什麼,這叫做,你看見沒有FISA Count,大家去搜啊,自己搜,也可以搜這個United S tates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nt,外國人情報監控法庭啊,大家一搜都知道,我們其實在2018年就已經是專門做了FISA的節目,2018年就說了愛國者法案,2018年就說了RICO法案,看了沒有!為什麼我們2018年,全世界你去看中國的哪個媒體,敢在2018年就說了這三個方案,愛國者法案,FISA方案,還有這個叫RICO法案,都是為滅共最後提前,給大家做準備的,只有跟著路德社,爆料革命路德社節目,跟了幾年的,我一說什麼,大家就清楚,如果今天來看的,肯定不知道啥叫FISA,也不知道啥叫FISA法庭啊,也不知道啥叫RICO,這些都是武器啊,法律武器最關鍵,總統手上擁有的這些東西,這都是王炸的東西啊,好的,謝謝博博士,謝謝艾麗女士,謝謝冠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

Gnews:路德時評【文字版】匯總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1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