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塗謹申:泛民總辭標誌一國兩制徹底終結【跟踪報導】

蒐集:諸水響聲

編撰:心聽見

覆核:文粵

今次民主派以總辭反抗暴政,連溫和的泛民都不再留守議會。塗謹申表示,總辭是要給國際社會一個強烈訊息,“一國兩制”徹底終結。資料圖片。 (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

【據看中國2020年11月14日訊】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總辭史無前例,引發國際關注。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塗謹申表示,連寸土必爭的泛民都要離開,宣告“一國兩制”徹底終結,坦言在29年議會生涯中,最大的遺憾是香港沒有真普選。

日前,塗謹申接受自由亞洲專訪。他的辦公室外擺放著一箱箱欲搬走的物品,堆積如山的文件紀錄了他過往的“戰績”。他說,現在忙著收拾幾十年的東西,很辛苦,有很多文件或可追溯至1992年,留有當年的真跡。 2003年七一當然,香港爆發力反23條大遊行,他說,單是23條已經有十幾二十份文件;雷曼兄弟倒閉,秘密的資料檔案,香港都有二十幾、三十份……現在打算碎掉,就是這個程序也相當花時間。

即將離開議會,塗謹申仍然惦記著他協助過的市民。他表示,即使辭任議員,自己仍是律師及區議員,希望在議會外繼續盡其所能,比如以律師身份,為受害者家屬提供意見,或者促使當局繼續調查事件。他指,南丫島海難事件、菲律賓囚港人終身事件、英國買爛尾樓事件 ,受害人以千計,另有很多申訴個案還未結束,仍要處理。

塗謹申稱,在立法會的唯一遺憾,就是香港沒有真的普選,而且香港人值得擁有普選。自97後,北京當局和香港政府曾硬推23條、《逃犯條例》修訂,但都未能成功。去年,立法會《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召開會議,在正式主席未選出的情況下,塗謹申臨時擔任主席,他在會上透過拉布形式阻止“惡法”。

他稱,從未想過此法例,會令香港走到如此地步,亦沒有想過林鄭月娥做特首,可以令香港徹底淪陷。

雖然《逃犯條例》修訂被撤回,但隨之而來的是《港區國安法》、立法會議員被剝奪資格……北京無所不用其極地收緊香港管制權,塗謹申看在眼內。他形容,香港人一直以來都很溫和,但北京似乎對香港失去耐性,擔心香港民主抗爭進一步加劇。北京以前較著重“一國兩制”,他坦言,現在是全面管治,意味在所有自由的空間都被收緊。

今次民主派以總辭反抗暴政,連溫和的泛民都不再留守議會。塗謹申指,今次是要給國際社會一個強烈訊息,“一國兩制”徹底終結。他續稱,自己有信仰,信上帝,強調上帝大過共產黨,大過你習近平,相信上帝的能力,若上帝的心意要在某一天發生,則一定會發生。

戰友點評:

香港回歸主權移交後,中共已經開始明目張膽介入香港自治事務和香港選舉,多年以來都想要通過修改香港律法來全面控製香港,多次提議都給沒有被中共滲透的立法會給否決了,立法會也一度成為中共要控製香港的絆腳石,直到國安惡法的到來。而其實所謂的一國二制一直也只不過是忽悠港人和國際的一塊遮羞布,以達到實行獨裁極權一國一制來控製香港而已。國安法實施以來,邪惡的中共露出不再偽裝的真面目,也無須用遮羞布來掩蓋他們的目的,廢除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以一國一制社會主義體制已成事實,民主法治制度已死。

而國安法下,香港泛民派議員被極權打壓下已沒有政治立足之地,沒有反對聲的立法會也只是港共偽政府的一個橡皮圖張議會。沒有立法會監督之下,跟中共狼狽為奸的傀儡林鄭政府可以為所欲為。被中共控制的立法議會也不會像以往那樣實行職責,行使職權為港人服務,而只為中共服務。

然而革命還未成功,抗爭仍需努力,只是口頭抗議對邪惡中共傷害不大,而實質的行動,傳播真相讓世界更多人知道中共的真正邪惡本質,才能讓人清醒,不會再被中共邪惡謊言所欺騙,聯合起來滅共。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個人

新聞來源:看中國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20/11/14/952543.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