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競選團隊呼籲扼殺言論自由?

新聞來源:zerohedge《零對沖》;作者:Tyler Durden;發佈時間:2020年11月 10日

翻譯/簡評:城堡;校對:城堡;審核:海闊天空; Page:拱卒

簡評:

隨著美國激進左派進一步謀求權力地位,曾經作為民主自由燈塔的美利堅,在互聯網言論審查方面正變得越來越像中共國。 推特上動輒封號、IP封殺、影子審查正變得司空見慣;甚至是川普總統都逃不過魔爪,不得不在電報telegram開設新的頻道。

眾所周知,美國憲法之父麥迪森總統起草的統稱為”權利法案”的前10條憲法修正案奠定了美國公民權利的基礎,其中的第一條就在於確保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美國的建國先賢們遇見到了一種未來,即如果沒有憲法第一修正案所確保的言論自由,就會出現這樣的獨裁統治集團:一邊大肆剝削壓迫人民,一邊又掌握著媒體的宣傳機器,靠謊言維持一個欺騙所有人的虛假繁榮鏡像。 就如現今中共在中華大地上的所作所為。

美國的建國先賢們沒有料到的是,200年後的今天出現了一個全球範圍的跨國盜國集團,為達到奴役全世界人民的野心,使出了如下陰謀;首先讓恐怖主義團夥發佈恐怖視頻造成惡劣影響,導致 人心惶惶,隨後名正言順地賦予社交媒體平臺230法案的無上權力,進而試圖控制互聯網上的一切言論,並將所有異己扣上「種族主義者、陰謀論者、極端右翼」等等大帽子, 以求蒙上全世界所有人的眼睛。 其惡劣手段恰似中共文化大革命:以批海瑞罷官為由,行政治運動之事;打著反資本階級復辟的名號,目的只為毛的一人大權獨攬。

如今,中共不僅通過拜登犯罪家族將其腐敗輸出到世界,更是打算通過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激進左派,將其獨裁統治權術輸出到全世界。

君不見多少中華民眾,家園被強拆,哭訴則無門;積蓄被詐騙,政府為幫凶;孩童被三聚氰胺毒奶粉毒害,中共卻只管打壓揭露真相記者。 究其根源,無不在於中共國萬惡的防火牆,蒙蔽了一切真相,使我十四萬萬同胞看不見光亮!

而這堵牆,正在悄無聲息地將美國言論自由的光,悄悄地籠罩。

嗚呼,倘美國民眾再不覺醒,則世界危矣!

原文翻譯:

“粉碎我們的民主架構”:拜登助手發出強化互聯網審查的信號

如果我們不相信我們所鄙視的人們的言論自由,那麼我們根本就不會相信它~諾姆·喬姆斯基 

我們長期以來一直在就民主黨高層呼籲加強在社交媒體及互聯網上的個人審查的進行探討。 當選總統(注:聯邦選舉委員會並未確認大選結果)喬·拜登本人也在呼籲這樣的審查,包括封殺唐納德·川普總統對於郵寄選票的批判言論。 現在,僅僅在大選不久後,拜登的最高級助手之一就呼籲加大對臉書的打擊力度,因為臉書允許其用戶接觸到那些被其認為是具有誤導性的觀點,哪怕這些用戶註冊就是為了要聽到這些人的觀點。

比爾·魯索,拜登競選新聞團隊的副傳播總監,週一晚些時候發推說,臉書允許使用者自由分享此類觀點的做法”正在粉碎我們的民主架構”。

魯梭發推說「如果你認為臉書上的虛假消息是我們大選期間所遇到的問題,就等著看看它在幾天後是如何粉碎我們的民主架構的吧。 “魯索非常反感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臉書的做法不同於推特,它並未移除掉那些被他以及他的競選團隊認定為”具有誤導性”的言論。 他總結說”我們在長達一年的時間里一直在懇請臉書認真對待這一問題。 然而他們並沒有。 我們的民主岌岌可危。 我們需要得到答覆。 ”

比爾·魯索 (@BillR) 2020年11月10日發推:

如果你認為臉書上的虛假消息是我們大選期間所遇到的問題,就等著看看它在幾天後是如何粉碎我們的民主架構的吧。 看看過去幾周發生了什麼吧。
史蒂夫·班農明確在11月3日的一段視頻中,呼籲將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以及福奇博士解僱。 直到有記者質問該視頻使其被刪除前,其在臉書上直播了超過10個小時。 班農? 他的主頁依然還在臉書上。

對於生活在言論自由社區中的我們來說,此種威脅令人不寒而慄。 在大選前,我們在推特上看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權力濫用行為,禁止訪問《紐約郵報》關於亨特·拜登的報導,及他所謂的全球影響力兜售計劃的真實故事。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陣營里沒有一個人(包括拜登本人在內)認為推特封殺該報導對我們的民主構成了威脅(後來又承認這是一個錯誤)。

我此前反對過此類言論管制。 最令人不安的一點,就是自由派擁抱審查制度的方式,甚至聲場在互聯網管制方面”中共國做的是對的”。 許多民主黨人的立場已經後退到,認為憲法第一修正案並不適用於規範私人公司,因此這就不是對言論自由的攻擊。 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並不完全基於或完全由第一修正案所定義。 互聯網公司的審查制度,是言論自由宣導者們長期以來一直在探討的「小大哥」威脅(注:對應1984一書中描繪的獨裁政府”老大哥”,意為互聯網公司的言論審查相比政府的言論審查來得輕,但依然危險)。 有些人可能會樂於擁抱公司對言論的控制,但這依然是對言論自由權力的剝奪。

以下是為什麼我最近把自己描繪成一位「互聯網原始主義者」的原因:

  • 另一個選項是「互聯網原始主義」 —-沒有任何審查制度。 如果社交媒體公司回歸其本來的角色,就不會有政治傾向或機會主義的偏向性;他們將承擔與電話公司類似的身份。 我們不需要公司來保護我們免遭有害或”具有誤導性”思想的影響。 對不良言論的解決方法是更多的言論,而非獲批准的言論。
  • 如果(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要求威訊公司(Verizon)或斯普林特(Sprint) 為防止人們說出虛假或具有誤導性的話而掐斷電話線的話,會導致眾怒的。 推特在自願的多方之間發揮著相同的溝通功能;它只不過是在讓成千上萬的人參與進此種數位交流。 這些人並不是為了讓多西(Dorsey推特創始人傑克·) 以及其他互聯網巨頭監視他們的對話,並「保護」他們免於接受錯誤或有害的思想而註冊交流思想的。

魯梭的評論反映了其他民主黨人的想法,他們尋求更廣泛的審查制度。 事實上,在最近關於推特壓制了拜登事件(傳播)的參議院聽證會上,民主党參議員無視了大型科技公司CEO承認他們禁止報導是錯誤的,反而堅持要求CEO們大幅度地增加此類審查。 參議員傑基·羅森警告CEO們: 在阻止”虛假資訊、陰謀論、以及仇恨言論出現在你們的平臺上” , (你們) “做得還很不夠”。

再說,作為一位在芝加哥非常自由和民主家庭中長大的人,我不知道民主黨什麼時候變成了審查黨。 然而,限制言論自由現在已經成為了民主黨員及活動家的共同口號。 最偉大的發明:言論自由,正處於自印刷術發明以來最危險的境地之中。 魯梭的評論重申了,拜登政府將繼續對互聯網言論自由展開攻擊。 最令人感到不安的是,魯索聲討說這樣的言論自由”正在粉碎我們的民主架構”。 曾幾何時,言論自由恰恰是我們在捍衛我們的民主體系中,要為之奮鬥的權利。 這是我們憲政體系中的基本原則之一,而現在它卻被視為對該體系的威脅。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点击阅读英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1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