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債務即將“爆雷”,全球五大鋰礦供應商之一天齊鋰業面臨違約風險

內新聞/素材:鷹(文言) 校對:文跡~見證神蹟

澎湃網11月13日報導,由於現金流吃緊,天齊鋰業股份有限公司將無法償還於11月底到期的18.84億美元債務,又一大型資源性企業面臨違約風險。

天齊鋰業此前與中信銀行牽頭的併購貸款銀團簽署了相關協議,併購貸款金額中的18.84億美元於本月底到期,而天齊鋰業最近的審計淨資產約為10億美元,僅佔該債務的55.8%,加上流動性緊張,無力償還。

天齊鋰業於2004年10月成立,註冊資金達14.7億元,主要經營碳酸鋰、鋰礦及鋰化工產品的製造和銷售,是國內最大的鋰電新能源核心材料供應商,也是全球五大鋰礦供應商之一,在2019年全球新能源企業500強榜單中排名第149位。

天齊鋰業自成立以來極速併購擴張,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營收3億、淨利潤3000萬;

2014年5月收購澳大利亞泰利森母公司文菲爾德51%權益,間接控股泰利森鋰業;

2015年4月收購銀河鋰業國際100%的股權,將江蘇張家港1.7萬噸碳酸鋰加工基地收入囊中;

2016年10月,“年產2.4萬噸電池級單水氫氧化鋰項目”動工,在2019年第三季度竣工並試生產,將鋰精礦產能增至134萬噸/年;

2018年以40.66億美元拿下智利SQM公司(智利第一大、全球第二大鋰生產商)23.77%的股權,成為SQM第二大股東。

憑藉Greenbuhes的資源優勢(泰利森擁有的格林布什鋰礦,世界上儲量最大、品質最好鋰輝石礦藏,碳酸鋰儲量424萬噸、品位高達2.8%)和兩大加工基地的規模,天齊鋰業成為國際鋰業巨頭。

2014-2019年,天齊鋰業營業收入由14.22億元增長至48.41億元,複合增長率27.76%;歸母淨利潤由14年的1.31億增長至18年的22.00億元,複合增長率達102.44%。

為併購SQM,天齊鋰業籌備52.79億元更新增35億美元併購貸款(境內25億美元,境外10億美元),財務費用大增,僅2019年併購貸款利息合計就達16.50億元,一方面由於債務累積,流動資金趨緊;

另一方面又由於鋰精礦銷售數量和鋰化工產品價格下降,營收和利潤嚴重下滑。 2019年歸母淨利潤降至-59.83億元,2020年第三季度營收為24.27億元,淨利潤為-11.03億元,同比下降890.95%,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為6.65億元,同比下降51.94%。

截至三季末,天齊鋰業總資產為426.7億元,總負債為346.77億元,負債率高達81.27%(流動負債185.30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133.05億元)。

除天齊鋰業面臨資不抵債、違約風險外,其控股股東天齊集團未來一年到期的質押股份達3.55億股(佔持股比例75.82%,公司總股本24.03%),若業績持續下滑,股價繼續下跌,也將面臨償還質押融資或補倉。

作為四川省重點扶植的企業,天齊鋰業從成立之日起就直接是由當地政府控制和政策資金扶持,再加上其歷次的大型收購,背後都有中共政府對外擴張侵占全球鋰礦市場的意圖。

通過吞併泰利森,持股SQM,中共利用天齊鋰業短期內就控制了全球最大的鋰輝石資源,佔據全球五大鋰礦供應商之一的席位,可以說天齊鋰業是中共對全球鋰礦資源瓜分的重要工具。

背景雄厚、坐擁“金山”的大型企業卻資不抵債,面臨違約風險,從中也能看出其背後金主中共的資金流吃緊、經濟不堪的現狀,尤其是中美貿易戰以來,西方技術的“斷供”限制了國內鋰化工產品的開發和升級,加上原有技術不成熟、產業鏈斷裂,國際市場更缺乏競爭力,加劇了營收虧損。

在2020年CCP病毒爆發後,全球經濟萎靡,而中共前期將大量資產泡沫化、房市化,導致整個社會通脹通縮並存,經濟日漸崩潰,在此大背景下,天齊鋰業即便有“國資”注入,也只是苟延殘喘,終究會破產倒閉。

再者,中共近年來加大對鋰電池的市場開發,2019年以來更就在國家政策上導向電動汽車市場,國內電動汽車企業井噴式發展,電動車市場也頗具規模,但作為重要原材料供應商的天齊鋰業卻業績下滑、入不敷出,這其中又該有多少中飽私囊、盜為私用?

新聞來源:
百億債務11月底將到期,天齊鋰業稱可能無法及時、足額償付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975638
鋰資源龍頭天齊鋰業
https://www.sohu.com/a/429185177_120880821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rox
3 月 前

谢谢

0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1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