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如何改變了共和黨和這個國家?

翻譯:康州農場-煙波浩渺

校對:康州農場-光頭波波

審核:康州農場-Truemanman

雖然全世界有非常多的人都在慶祝他們認為的川普現像已經結束,但事實上,這位被左派媒體廣泛唾棄為“怪胎、腐敗、意外、不合法、幾乎完全失敗的總統”,卻獲得了近7200萬張選票(當所有合法選票計算完成後,可能還會更多),繼續擔任總統,無論發生什麼情況,川普已經將共和黨從裡根時代後重回的鄉村俱樂部利他主義者,重新定位為一個穩健立足於中下層和工人階級以及主要少數族裔的政治組織。

川普在加強共和黨人的資本主義信譽的同時,減少了貧困,並使最低20%收入者獲得了可觀的收益,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成就。那種認為他在黨內引起的變革和他的政策遭到拒絕的說法是胡說八道。這些在國會和州選舉中以及在他獲得的共和黨總統選票數的巨大增長中得到了有效的證明。如果說川普真的輸了,那是輸給了一個龐大而狂熱的親共聯盟,這個聯盟幾乎包括了整個國家媒體、集權國家政府、金融機構、充當媒體審查員的大科技公司、好萊塢所有的華而不實的輿論助力、中共的自私的美國朋友,以及學術界和所謂的知識分子幾乎一致的意見,而這並不能抹殺甚至大大削弱川普的成就。

如果他願意,川普可以像安德魯-傑克遜從1825年到1828年一樣,在接下來的四年裡,以某種合理的方式宣稱自己的總統職位被搶走,同時磨平他公眾性格中一些小瑕疵。但他不會就此認輸。

拜登總統將在一個深刻分裂的黨派的領導下就職,試圖將反白人的城市游擊隊和偽裝成民權十字軍的破壞者在傳統的自由民主派中心地帶與強大而根深蒂固的利益聯合起來反對令人震驚的民粹主義川普先生。

一項無黨派民調雖然反映出拜登比川普有明顯優勢, 但認為領導力最重要的阿拉巴馬州選民中,只有13%的人認為拜登是一位強有力的領導人。而無論是否喜歡他,川普的比例為86%。拜登從事立法工作近半個世紀,善於與其他政客進行個人接觸,圓滑世故,因此他可能減輕政治討論的強度,甚至可能成功地在某些問題上湊成執政多數。但是,他和中共勾兌、腐敗,顯然是人品、道德各種不濟。他不太可能尋求連任,也不可能將一個充滿威望和人氣的政府傳給下一個民主黨提名人。唐納德-川普,或者更有可能是他精心支持的人,可以扛起共和黨民粹主義的大旗取得勝利,並恢復對根深蒂固的兩黨建制派的攻擊,雖然相對文明,但該政黨可能成功地化解了這個橙色食人魔。他的敵人認為川普的結束,可能恰恰是開始。

如果美國已經投鼠忌器,拒絕了川普的大眾資本主義,實際上是接受了拜登-桑德斯的統一方案,那麼,無論對此感到高興還是不滿意的人們都承認,這將是對整個世界具有深遠意義的歷史性轉折。所有那些在選舉中宣稱這次選舉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是自1860年林肯當選以來的話,至少是自1940年富蘭克林第三次當選以來,承諾大規模重整軍備、通過實力實現和平,以及向英國和加拿大提供一切非戰爭的援助以來,都是正確的。民主黨官方支持的拜登-桑德斯統一方案,贊同美國重新容忍無證移民,激進的生態政策相當於向石油工業開戰,急劇的再分配所得稅,全面的商業微觀管制,暗中容忍伊朗、朝鮮的軍事核化,對原住民和非裔美國人的大量賠償,無限制和便利的墮胎,包括早期殺嬰,部分沒收槍支,一些重大的憲法變動,部分或普遍取消正宗教會和信仰的傳統地位,以及官方認可美國傳統愛國主義的基本道德敗壞。

在拜登的選票中,有相當一部分(雖然大概是少數)將支持上述大部分或全部激進政策和信仰。它們的實質性頒布將暗中把世界上主要的國家影響力拱手讓給中華人民共和國。英國在溫斯頓-丘吉爾和富蘭克林-羅斯福的幫助下,成功地實現了從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國家到其繼任者的主要盟友的相對容易的無縫過渡,英國與這個國家有著共同的語言和民主政治傳統,所有這些都是在廣泛的猶太-基督教框架內進行的,並且世俗組織和宗教組織分離。如果美國作為世界上最有影響力和最強大的國家,在勉強維持了一個世紀之後,即將放棄這一地位,那麼它將預示著整個世界的主流政治風氣將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當溫斯頓-丘吉爾在1945年的英國大選中被克萊門特-阿特利擊敗時,斯大林對安德烈-葛羅米柯和維亞切斯拉夫-莫洛托夫說:”用阿特利這樣的無名小卒來取代丘吉爾這樣的偉人,民主制度一定是個可憐的製度。” 他有些低估了阿特利,當然川普也不是丘吉爾(不過他至少把自己的肖像從奧巴馬放逐的煉獄中帶回了橢圓形辦公室)。而美國也不像英國在1945年那樣,剛剛渡過了歷史上最大的危機。但這些天有很多關於奧斯瓦爾德-斯賓格勒的談話,這位陰鬱的德國人在20世紀20年代寫下了《西方的衰落》。他預見到民主會失敗,因為群眾缺乏自我管理的資格,自由的新聞界不可避免地不負責任和腐敗。他的書在德國獲得了極大的歡迎,作為一戰後該國處於困境的理由,多年來經常被整個西方的習慣性悲觀主義者所引用。其實斯賓格勒的預言是錯誤的。他預言兩個世紀的”凱撒主義”,即西方將由墨索里尼這樣的人統治,這都是胡說八道(墨索里尼最後試圖穿著德國軍服逃離意大利,被共產黨游擊隊處死,他的屍體被肢解倒掛在米蘭的一個加油站)。

而斯賓格勒的公眾愚昧的基本前提在發達國家普遍沒有得到驗證,雖然他對媒體的觀點(包括民調)的看法在川普時代的美國得到了充分說明。如果美國真的開始全面採用拜登-桑德斯方案,那麼作為一個大國就完了。亞伯拉罕-林肯有句名言:“美國永遠不可能被征服,沒有侵略者會喝到俄亥俄河的水,也不會在藍岭上留下足跡;美國將作為一個民主國家而繁榮,或者以自殺方式滅亡”。這種命運現在已經提供了。據說是為了完善它的否定美國的實驗,是國家的自殺。如果美國倒下了,它將會在文藝復興500年後,帶著所有的西方文明一起倒下,而中共國將加入世界的領導地位。任何一個有思想的美國人或者有智慧的外國觀察家都應該意識到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最後祝福川普總統,繼續讓美國偉大吧!

參考原文鏈接: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20/11/how-trump-changed-the-gop-and-the-nation/?utm_source=recirc-desktop&utm_medium=homepage&utm_campaign=river&utm_content=featured-content-trending&utm_term =second&itm_campaign=headline-testing-how-trump-changed-the-gop-and-the-nation&itm_medium=headline&itm_source=nationalreview&itm_content=Trumpism%20Was%20Not%20Rejected%20%E2%80%94%20It%20Was%20Ratified&itm_term=Trumpism %20Was%20Not%20Rejected%20%E2%80%94%20It%20Was%20Ratifie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