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 法律 制度

作者:日本京都富士會 文海

  什麽是道德?道德是怎麽來的?什麽又是法律?法律又是如何起源?制度又會給社會帶來什麽好處,如果你去看相關的專業書籍、在中共國久了,總是雲苫霧罩,不知所云。

          其實想搞明白這個問題幷不難:人類起源之初,最初形成的人類群體(社會)裏不可能存在“道德”或者“法律”的概念。

            在原始社會初步行成時,當然也不可能會有成熟的組織結構存在。即便在以血緣關係聚集而構成的氏族中,都不會有成熟的集體活動,原始人大多只能自己單獨進行狩獵或者采集活動以養活自己。在這個活動中,如果偶有一身强力壯者當日沒有收穫,他便可能會靠搶劫其他同類的勞動成果來得以填飽肚子。

        人的獸性是天然存在的。當不勞而獲者屢試不爽時,這個人便不會再把采集和狩獵視爲必然,轉而以搶劫同類爲能事。如果一個氏族中被他搶劫的對象多了,他自然會被這個群體孤立:或逐出、或警告。這時,氏族群體中自然就會形成這樣一種公認的意識:(搶劫)這種行爲是不對的,幷號召氏族中的人們不要跟他學……這種意識就是最樸素的“道德”。

        如果這個氏族中有頭人或長老之類的管理階層,那麽他們就會反思:如果這個人死不悔改依然我行我素怎麽辦?如果另一個人也厭煩采集狩獵的辛勞而有樣學樣怎麽辦?這樣下去,他們遲早便會想出對這種搶劫行爲的懲罰辦法:不管是將其殺死還是逐出,都是一種懲惡的機制。進而告訴族人:如果以後再有這樣的人或這種行爲出現,我們就照此辦理……這種懲罰機制就是最原始的“法律”。比如現在一些民族的“剁手刑”、“石刑”、“火刑”……其實就是遵循了最原始的法律體系。

  我們可以說他落後或者野蠻,但是,對于大多數普通人來說,再野蠻的法律也好過沒有法律。也好過共匪的濫用法律打壓人民。

       如果進化論成立,那麽人類便是由動物進化而來,那麽人類體內存在的獸性便不可能被完全消除,人類的進化其實就是體內的獸性消减的過程。當人類的獸性消减到一定程度,其生活習慣、行爲表現得與野獸截然不同時,我們便可以把這個進化的結果稱做“文明”。

     人首先是一種群居動物。 當人類的文明發展到一定程度後,人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也到達一定的高度,也就能使人更多的認識到那些違背大多數人意志的行爲。群體裏的人對這些行爲的抵觸心理,就是道德體系;群體裏建立起來的對這些行爲的約束和預防的機制,就是法律體系。就是這麽簡單。

   更多的時候,道德只是一種自律工具,是個人對自我的約束,如果用來他律,往往會超出其自身的範籌。所以,一個正常的社會需要用法律來填補道德體系的真空。道德和法律相輔相成,不可分割。有道德觀念的約定俗成,就一定會有相應程度的法律約束體系。

       最典型的案例便是:我國向來推崇尊老愛幼,這是道德上的一種追求。但很多人往往倚老賣老,別人不給他便宜占,他就會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肆意譴責和綁架他人。年輕人因不讓座而被老人口頭辱駡甚至拳脚相向的事情幷不少見,道德似乎成了這些人的利器。

      這個時候,法律的重要性就體現出來了:道德是不能侵犯人的權利的,道德對權利的侵犯本身就是一種不道德,不道德的行爲就會受到法律的約束。所以,道德不是義務,而是一種良知,任何人都沒有權利要求別人犧牲自我成全他人。

     一個社會可以人人不强調道德,但絕對不能沒有法律。胡適先生曾說過:一個肮髒的社會,如果人人講規則,而不是談道德,最終會變成一個有人味的正常社會,道德也會自然回歸。一個乾淨的社會,如果人人都不講規則却大談道德、談高尚,天天沒事就談道德規範、人人大公無私,那麽這個社會最終會墜落成一個僞君子遍地的肮髒社會。

      但是,胡適先生却也忽視了這樣一種可能:在一個人人只講法律規則而完全不考慮道德的社會,往往人們會熱衷于鑽法律的漏洞,從而而使得法律體系只能一再的查漏補缺、細化、收緊……最終演變成高壓。只强調制度完全不講道德的社會的早期時會有良好的秩序;中期時可能也還能够正常平穩的運行,如果在這兩個時期不能促進于道德的回歸,人們還是一味的削尖腦袋的去追求利益、鑽空子,那麽這個社會晚期的榜樣就一定會是中共國。

   人首先應該遵守法律規則,再來談道德。違背了法律規則的道德沒有任何意義:只講道德完全沒有法制的社會一定是人間地獄,最先死的也一定是那些道德水平相對較高的群體。如果我們往回看,歷史上哪次改朝換代時不是如此?所以我們歷史上那些開國之君往往都是流氓無賴,他們的故事讓我們總結成一句話:勝者王侯敗者賊……

   此次美國大選的內因便是如此:立國之初,五月花號基于對基督虔誠的道德信仰體系而建立起的三權分立的制度和選舉制度。當運行了兩百多年、人們的信仰不再虔誠後,權力便成了一些人的畢生之求,從而爲了獲得權力無所不用其極、大鑽特鑽法律漏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 日本京都富士会

京都富士会(隶属于全球喜马拉雅农场) 使命:推翻中国共产党,拥护新中国联邦,遵守新中国联邦宣言和喜马拉雅联盟章程,实现中国法治,民主,自由,爱好和平,成为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沟通的桥梁。 点击链接,欢迎加入日本富士会 https://www.g-farm.org/contact 11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