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拜登助手曾運作300萬美元給亨特·拜登關聯公司

多倫多加喜農場 Spirit
校對 文錦 上傳 WJ

據《布倫巴特(Brieitbart)》11月12日報道,前副總統喬·拜登的助手運作了300萬美元的納稅人資金到一家與亨特·拜登有關的風險投資公司。

彭博社上周報道,高階銀行的高管唐·格雷夫斯(Don Graves)在奧巴馬政府期間,曾經為前副總統拜登工作過,負責給拜登提供金融監管方面的建議。長期以來他一直是拜登家族圈內人士。Breitbart新聞撰稿人、政府責任研究所所長彼得·施韋澤在《腐敗檔案》中披露了格雷夫斯參與了亨特拜登關聯的公司的交易。

唐·格雷夫斯與喬·拜登合影 圖片來源:williams.edu

2013年12月,亨特·拜登於商業夥伴Archer的公司Rosemont Seneca Technology (RST) Partners和夏威夷戰略發展公司(HSDC)各自出資500萬美元,投資了一家名為mbloom的專註於夏威夷的風險投資基金。HSDC一半以上的捐款(近300萬美元)來自財政部的州小企業信貸計劃,這個計劃向各州經濟發展機構支出超過15億美元,當時任財政部副助理部長就是格雷夫斯。

格雷夫斯當時作為總統就業和競爭力委員會的執行主任,監督 “小企業信貸計劃 “。mbloom從HSDC獲得捐款後不久,他就離開了財政部,加入了副總統辦公室效忠拜登。此後,兩人的個人和職業生活不斷交織在一起。格雷夫斯現在是KeyBank的企業責任和社區關系負責人,他還積極為拜登的2020年競選活動捐款和參與其慈善事業。格雷夫斯利用與與拜登家族的關系獲益,損失的是夏威夷州納稅人的錢。

在HSDC與亨特·拜登的公司簽訂mbloom協議的幾個月內,該基金就陷入了醜聞。負責管理該基金的是Arben Kryeziu和Nick Bicanic。Bicanic的個人公司無利潤倒閉時,醜聞愈演愈烈。Kryeziu觸犯了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規定。HSDC 說是想為 mbloom 提供經濟多樣化的機會,所以介入希望穩固該基金。

這些說辭不能自圓其說,亨特拜登的商業夥伴Archer在2016年5月因欺詐一個美國原住民部落而被起訴。他和一位商業夥伴密謀利用他們控制的部落債券來推高Code Rebel的股價,Code Rebel也是一家由Kryeziu擁有的技術公司。在起訴之後,RST Partners同意將其在mbloom的股份讓給HSDC的投資者。目前仍不清楚亨特·拜登的公司是否收回了最初的500萬美元投資。2016年6月,HSDC關閉該基金,以防止浪費更多稅款。

拜登競選團隊沒有回應對這一報道的評論請求。雖然喬·拜登一直否認他與亨特·拜登的公司經濟往來有關聯,也不正面回答“硬盤門”的亨特參與中共的多家公司的持股關系,但類似這樣的證據陸續曝光,這些事實不會因為不承認消失,早晚要承擔法律責任。格雷夫斯是喬·拜登和亨特·拜登經濟關聯的中間環節,期望他能作為汙點證人站出來指正拜登家族,讓罪犯盡快得到應有的懲罰。

參考鏈接:

Joe Biden’s Transition Aide Helped Steer $3M to Hunter Biden-Linked Firm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