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初到底是性本善還是性本惡(一)

今天我們探討一個特別有意思的話題,就是關於人性,人性的內涵是什麼呢?

首先我們一定要明白人類歷史,這個人類史是特別重要的,人類史比我們整個中華民族的歷史更加重要,它是超越一切人種的。我們縱觀整個人類史我們會發現,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都是倒退的歷史。它從最一開始的遠古時期的神性,墮落到人性。神性就是向神學習,就是敬天、敬神,就是宗教,然後向神學習。我們中華民族講的是叫天人合一,那個時候在中華民族是人神混居的時代,就是在上古的崑崙山。所以我們都聽說過什麼西王母啊,什麼伏羲女媧啊,那是一個這樣的時代,人是有神性的。但是後來慢慢的人就是開始墮落了,西方也講一開始是在伊甸園,也是有神性的,後來就開始有自我意識越來越膨脹就變人性了,但不管怎麼樣還是要做個好人。這就是中國典型的儒家思想,仁義禮智信。做人的標準就是仁義禮智信,一定遵守仁義禮智信的人才能叫人,否則就不能叫人,只是有人的形狀但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人。

人性是隨著時間慢慢的延長,尤其是歷代統治階級歷代君王,他們自從商鞅以後,春秋戰國時期,商鞅是中華民族的一大罪人。商鞅的《商君書》,真的就是後來歷朝歷代統治階級,皇帝他們坐穩江山的一種邏輯上的思想。這個商鞅思想的核心是什麼?核心就是叫一民。一民就是整個國家只需要一種人,叫耕戰之民。耕戰之民就是平時耕地,就當奴隸,農民,給他賺錢的,這個叫耕。然後打仗的時候你就要去當炮灰,當軍人去打仗,這個叫戰。統治階級就是搞窮兵黷武,他的邏輯就是只需要一種人民,就是沒有思想的奴才,就是機器人,就是奴隸。人民不能有思想,只要日子過得好就行了,豐衣足食安居樂業,其實就相當於在豬圈裡養豬。為了實現這個,他有一系列的配套措施,他把人民其他所有的能夠過好日子的路全部給堵死。比如說你做生意能過好日子,他就把所有的商人都給滅了,毛賊東就是那麼幹的,商人他都給他滅了。有人有學問可以通過講學掙點錢,過上好一點的日子,他不行,他要把知識分子尤其給滅了。秦始皇為什麼焚書坑儒,因為他要把人民變成豬,而真正的有文化的人是要讓人民開智,那就是跟他對著幹,所以他要去強民。去掉那些很強大的人民,只要是精英,他都要給去掉,給他弄死。如果你是思想的精英,特別有智慧的,有思想的思想家,那就必須得弄死,這個叫思想的強民。如果你身體很好,武功很好是俠客,他要么就是直接就把你抓起來滅了,說你是強盜土匪。或者把你給招安了,然後讓你去當兵,要么就是替他去殺那些不聽話的人,要么就替他去殺外國的敵人。尤其他們喜歡發動軍事侵略往外打,用他們的話來說,這個一舉兩得,叫外殺強敵內殺強民。你如果打贏了就把強敵給弄死了,搶了更多土地,搶了更多的奴隸;如果你打輸了,你被打死了,那也好,強民死了就沒人能夠威脅他,這就是商鞅思想的核心理念。還有就是以姦馭良,他的官員一定是選最姦最壞的,去鎮壓那些良民。自從秦朝以後,中國就進入中央集權的這種大一統的朝代,他們所有的理念都是這個。

商鞅思想在百家爭鳴裡面,是法家思想。中國整個的過去幾千年的邪惡,就是一個逆淘汰機制,凡是有思想的一定得弄死,傳播真理的一定得掐死。他留著的都是些垃圾,騙子隨便騙,坑蒙拐騙隨便乾,干好事的一定弄死。尤其是到宋朝以後,中華民族的精英全部被滅了,所謂的崖山之後無中華。共產黨的邪惡就是把這種邪惡機制熟練運用,幾千年暴政的理論基礎就是商鞅思想,馭民五術只是其中的一個小小的手段而已,核心思想就是一民。現在共產黨是不是就這麼玩的,他把所有的能發財的路都給封死,你想做生意發財不可能。只有一條路可以發財,那就是賣身求榮,助紂為孽,進入他的體制。進了他的體系,做他的奴才,才可以發財過好日子,除此以外一概幹死,全部掐死,全部滅了。

人從神性墮落到了人性,就是儒家思想,還有一些好的地方讓你做個好人,但是也有一些被篡改的,篡改的就是讓你做個奴才。然後就是一直讓你做奴才,有反抗精神的就被幹死了。他再給搞一個科舉制,讓你只有一條路就是做官,學而優則仕。再搞文字獄,凡是說他不好的他都給你弄死,這是極其黑暗的,根本沒有什麼言論自由可言,人民就是一直被愚弄,被奴役,不斷的強化這種愚民教育,所以他是一個不斷倒退的歷史。而儒家就乾了愚民教育,法家就是乾了商鞅那一套,合起來就是外儒內法。外面是看上去很溫情的,就是儒家,其實是偽儒,奴化教育;內在就是法家那套,就是商鞅那一套。這就是中華幾千年這個帝制,他的一個根本的毛病所在,我們一定要看的很清楚這個問題。

未完待續!

作者:比卡丘老邪日天

原創觀點文章– 2020/11/14

溫哥華圓成農場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