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寄語】民主選舉權是天賦人權嗎?

編撰:三木真黑

覆核:卡西歐

前言:今天又說點政治不正確的話,不喜歡政治不正確又害怕看了不舒服的可以迴避,別說我沒事先警告⚠️,好了言歸正傳,下面開始吧!

這次美國大選世界矚目,但是看見美國選舉真的有點讓人不可思議,當然之前大選沒什麽特別的事發生,所以大家都認可這種比較隨性的佛系選舉吧,因為太嚴苛的選舉程序熱愛自由的美國人會受不了,這也正常,但是這次被蓄意鑽空子就應該是一次深刻教訓了。這個可以理解成給老百姓少點權利,但是給他們多點自由,因為權利多少其實並不影響自由的多少,但是老百姓權利太多,例如選舉權,而這些人不珍惜,也一樣會讓政棍利用來鑽空子,所以有這種權立就有責任保護這種權利不被濫用。如果可以隨便的擁有權利而不珍惜這種權利就等於可以隨便擁有槍械而又沒有監管一樣,分分鍾可以殺人於無形。要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人連選舉的權利都還沒有,但是在美國很多人卻讓選舉這種嚴肅的事變的這麽隨意,這也是我思考是不是應該在未來需要某種程度的「社會貢獻」才能得到選舉權的原因了。因為如果這種權利不是天賦的,那得到這種權利就應該付出某些「代價」,人昰需要付出才會珍惜。當然,還是先討論一下民主到底是不是天賦人權吧。

美國憲法

其實美國憲法也從來不強調民主,因為美國立國是預防民主產生民粹和多數人暴政的共和製度,保護的昰自由,所以才有美國憲法,今天白左太多強調民主也是民主黨利益所在,所以大力鼓吹民主,甚至把民主擴大到非法移民,因為這些人認為民主也是天賦人權,但是看看英國的發展就知道了,從1215年大憲章到1689年光榮革命足足花了近五百年才形成現代憲政,但是英國到二戰結束才有全民投票(英國在1969年,18歲以上的國民享有平等的投票權)從1215年大憲章開始已經754年了,大憲章是憲法的根基,沒有憲法根本就不能有現代民主,英國都需要發展700年才發展到現代民主,為什麼呢?

大憲章

但是憲政國家基本上就是上層民主,也就是共和製,當年美國也是十三個軍閥因為共和發展的一個國家,當年這些人也一樣沒有問過自己下面的人想不想吧,所以當時也是上層民主,底層自由,這種模式發展幾百年才建立起自由的價值觀。因為憲政等於綁架了政府權力,也就是說把政府的權力關在籠子裏,這時候人民的自由才被釋放出來。所以真正爭取自由是爭取把政府權力製衡,而不是把政府推翻,因為推翻政府只會讓推翻者取代被推翻者,但是權力依舊如故,只是改朝換代的輪迴而已。並不形成對權力的製衡,而憲政才是真正對公權力製衡的開始。

所以在西方社會,守法的概念是政府必須守法,而不是人民,因為人民不守法自然有政府去懲罰,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宣揚人民守法,因為一切都有代價,但是政府不守法怎麽辦呢?誰給政府懲罰呢,誰讓政府附上不守法的代價呢?這就是憲法的妙處了。因為政府不守憲法違憲就產生憲政危機,也就是說人民這時候就有推翻政府(或者違反憲法盜竊權力的人)的權力(當然有沒有能力推翻還是另話),因為政府是非法政權,這才形成今天的憲政國家。

法律女神

憲法,也是公(權力)法,是沒有剩餘權力的,因為只對公權力產生作用的,通常憲法,基本法都屬於這類,而私(權利)法,針對主體是私權利,像刑法交通法,主體都是私權力,而兩種法律最大分別就是公法沒有剩餘權力,也就是說政府只能做法律規定的事,包括花沒一分錢都需要憲法規定,所以政府每年提交預算都需要國會批准,完成立法程序才符合憲法規定,做了憲法沒說的任何事都犯法,而私法就有剩餘權力,也就是說法律條款沒有的都可以做,這就是公權力和私權力的差別,所以公權力不能享受無罪推定,而私權力就有無罪推定的權利。

所以拿這次美國總統選舉來說,任何選舉舞弊行為,只要公眾有合理懷疑,主辦選舉的州政府都需要對這些懷疑做出合理解釋,如果解釋不能讓公眾釋懷,就有可能違憲,因為州政府一樣有州憲法,只是州憲法不能和聯邦憲法相違背,也就是說不能僭越聯邦憲法。

美國先賢警惕民主也是因為民主自從2500年前的雅典民主開始經歷多次民粹和多數人暴政,所以當年民主聲譽一直並不好,曾經甚至是邪惡的,當然像法國大革命(美國立國也是那個年代)這種民主革命的底層革命讓不少底層人獲取權力,所以這些人肯定會大力宣揚民主,甚至把民主選舉權說才天賦人權,其實民主只適合一個高度文明發展的社會,一個民智沒開的社會,民主其實就是一個危險的工具,選舉權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權利,如果被公權力惡意利用和控制,而有選舉權的選民不自知或者不關注又不珍惜,其實也是非常危險的。當然在我來看,自由從來都是目的,民主只是工具,一種獲取權力的工具,所以如果民主如果不能用來捍衛自由,民主就失去了本來的價值,所以一個沒有捍衛自由價值觀的民族,根本就不配享有民主的權利,這點上應該對某些人來說有點政治不正確了,不過這也是我的價值觀。所以,先學會爭取自由,知道自由不是免費的午餐,才會珍惜,這種環境爭取的民主才有意義,人才會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民主和自由。這也是我在文章開始的時候說的,當自由需要用血汗換來,人們才會知道自由的可貴,民主做為一個捍衛自由的工具才有意義。

最後那些小粉紅也別太高興,好像我說民主選舉不好所以特別興奮,那是人家吃的太好而把自己吃撐了而已,所以需要控制飲食讓自己更健康,和小粉紅連吃都沒得吃,和人家吃的撐了需要減肥當然不一樣啦!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原文鏈接:

https://highighig3.medium.com/%E9%87%8D%E5%95%9F%E7%BE%8E%E5%9C%8B-475de7b7e509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42

11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