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卷市場雷聲鼎沸印鈔卻如滔滔江水中共國正在狂奔向危機的深淵

作者:文茗

近日,債卷市場如同過年,一個個的“雷”如同鞭炮一樣接連爆炸。十月之後先是遼寧國企華晨控股發生違約事件震驚整個金融圈,隨後瀋陽公用、永煤控股等違約,一系列的爆雷引發市場對信用債的關注和擔憂。

近日信用債更是接連“跳水”,部分債券基金淨值亦出現下跌。 11月12日,清華控股有限公司發行的“16清控02”連續3日下跌,當日跌27.14%報43元;雲南城投“19雲投01”一度下跌逾17%,當日跌12.12%報87元。平頂山天安煤業“13平煤債”連續兩日下跌,當日跌9.65%報76.8元;冀中能源“16冀中01”亦連續下跌,跌8.14%報86.9元。債券型理財方面,華泰紫金豐益中短債C本周連續下跌,週三淨值跌至0.9348,較週一下跌9.61%。

總體來看,這一波違約的主體都是地方國企,而且是‘網紅’國企。 11月11日,永城煤電控股集團有限公司2020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資券(簡稱“20永煤SCP003”)實質性違約。此次永煤控股違約毫無徵兆,該公司債券評級高達AAA。違約前20天,永煤控股剛發行了10億元“20永煤MTN006”,而其此次募集資金也已用於還債。永煤控股的母公司——河南能源化工集團是河南最大國企之一,主體評級同樣為AAA,存續期債券規模龐大;永煤控股的違約有可能引發其存續期債券交叉違約。 “20永煤SCP003”違約後,中誠信國際已將兩家公司主體信用評級從AAA瞬間降至BB。

11月12日,河南能源化工集團公告稱,子公司永煤控股“20永煤SCP003”違約,因本公司在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的部分存續債務融資工具設置有發行人及其合併範圍內子公司未能清償到期應付債務融資工具本息的投資者交叉保護條款,永煤控股上述超短期融資券違約客觀上觸發了交叉保護條款約定情形,提請投資者註意相關風險。當日,媒體根據企業預警通統計,包括永煤控股、紫光集團等多只債券成交價格偏離。例如,“18永煤MTN001”週四4筆成交偏離,16:05成交的一筆價格偏離-53.0362元。

永煤控股違約後,煤企債券遭遇拋售。平頂山天安煤業“13平煤債”連續兩日下跌,11月12日跌9.65%報76.8元,冀中能源“16冀中01”亦連續下跌,11月12日跌8.14%報86.9元。此外,“16清控02”、“18紫光04”、“19紫光01”和“19紫光02”跌幅均為30%左右,並被上交所臨時停牌。

債券分為兩類大類,即利率債、信用債:利率債,就是以政府信用作為擔保的債券,如國債、央票、地方政府債等,一般情況下它不會違約,無非就是其價格會跟隨利率變動而波動,所以稱之為“利率債”;信用債,通常也稱之為產業債,是由市場上的企業(更多的是國企)所發行的債券,因為純粹依賴於信用而發行,因為有可能會違約,所以投資信用債的收益,要高於利率債(也就是說,信用債的到期收益率大於利率債)。

對於投資信用債的投資者而言(主要是各種債券基金理財),他們主要是想獲取穩定而相對於國債更高的收益,為避免單個債券違約的風險,他們通常選擇購買一籃子信用債,從理論上只要債券市場整體不出大問題,對個別債券違約的事情,市場是有預期的、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今大量AAA級(最高信用評級)的信用債券違約,債券基金價格暴跌,這就會讓市場產生極大的恐慌,懷疑會有一大波的企業債券違約潮,這意味著投資者會自動把風險給計價進來,投資者很可能對所有的產業債都會化為烏有。

從年中到現在,國內的債市場持續下跌,與往年不同的是,違約的都是那些過剩產能和殭屍國企的債券。這些國企違約的債券看起來數量不多,但因為金額都極其龐大,導致其市場影響非常大。國企一直都是以藉新債還舊債方式存活至今,尤其是低利率給這些債務的支撐效應更是讓他們熟事無恐,而​​如今華晨和永煤這種AAA級的信用債爆雷,真可謂是擊碎了市場所有的信心頓,直接導致了近兩日債券市場暴跌。這些國營企業爆雷,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導致其他健康企業(尤其是優質的民營企業)也很難通過發行債券實現融資了。

中共之前通過金融改革,把傳統的以貸款為主的間接融資模式,轉換成以股票融資、企業債券等直接融資的模式,產業債券市場暴跌,投資者完全不認可產業債,那就意味著,企業直接發行債券融資的途徑會被徹底堵死。正是因此債券的償付優先級是高於股票的,如果債券也像股票一樣暴跌,對於整個金融市場的穩定是致命的。這一次市場擔心的是那些擁有最高評級的AA A級產業債券違約,如果這些債券持續下跌,很有可能是人們對整個中共融資體系的信用產生懷疑,那將是一次災難。

這種情況下中共必然會繼續放水,或者直接出台影響市場利率的政策。來挽救債券市場信心不至於崩潰。而如今中共的貨幣供應量,無論是增速還是總量、人民幣廣義貨幣增量,都達到了3年來的最高水平。 2019年12月份迄今,M2就從198萬億元漲到現在的215萬億元,每個月的同比增長都在10%以上。從LPR基準利率來看,今年的貨幣利率不但沒有上升,甚至還有所下降。

也就是說中共國真實情況是超量寬貨幣、寬信用,在這種情況下,居然卻出現了多支高評級的信用債券違約,信用債市場整體暴跌的情況,根本不具備繼續放水和調低利率的條件,如果持續放水,結果只會是製造通脹。最終倒霉的依然是老百姓,原因都是中共為了維護它的統治,放不下國企這個癌細胞。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