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受深暗勢力掣肘

主流媒體已經宣布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在2020年的選舉中勝出,然而,這本屆選舉並未塵埃落定。在幾個關鍵州,川普(Donald Trump)總統仍在對計票進行法律訴訟。

眾多美國人在這場競選中的感情投入與憲法制定者們的初衷背道而馳。因為,先賢們以憲法嚴格限制總統職權意在使大多數國民免於受其影響。憲法授權總統執行由國會通過的法律,而非以行政命令制定法律。總統作為三軍統帥遵照國會的宣戰聲明行事,無權單方面向海外派兵。建國先賢們無意讓總統設定“國家議程”,現代總統們對權力的濫用無疑會令先賢們毛骨悚然——他們無視程序正義,無限期關押,甚至殺掉美國公民。

“總統權力大過天”是進步運動的遺毒。進步派對強權總統青眼有加,是他們造就了美國“民主與專制齊飛”的局面。志在“服務”人民、掌握經濟命脈,乃至控制全世界的政府,其強勢的行政部門勢必要擺脫憲法的束縛。而冷戰使總統掌握了更多不受限制的權力,以“國家安全”之名將其合法化。

然而,行政部門集權並不等於總統無所不能。例如,儘管總統需要為經濟狀況負責,但未經選舉且無需擔責的聯邦儲備金檢查小組向來更能影響經濟。總統們經常不得不調整他們的經濟政策來給美聯儲“善後”。就是為什麼總統們會為影響“非政治化”的美聯儲而不遺餘力。美聯儲主席們基本上也會投桃報李——盡量把政策調整得對在任總統有利。

與此同時,“政治止於水邊”已經成了陳腔濫調。這意味著,哪怕國會議員也不能反對或者猜測總統的外交決策。然而,這個原則並不適用於已經廣為人知的“深暗勢力”(deep state),這些勢力包括軍工產業綜合體、含中央情報局(CIA)在內的國安部門、國會工作人員和媒體人。這股勢力效命於一個永久政府,它的追求與總統或美國人民的意願無關。

深暗勢力給川普總統“使絆子”,阻撓他貫徹低干涉主義外交政策和結束阿富汗與伊朗的戰爭,其成員在“通俄門”騙局和川普總統彈劾事件中亦“出力”不少,很多人支持彈劾是因為川普總統的行動與華府在美烏關係上的共識以及與對俄新冷戰的需求相悖。

川普總統不是第一位被深暗勢力掣肘的總統,也一定不會是最後一位。 2020年的大選讓很多美國人看到了這個現代“民主-專制”國家的腐敗。這些美國人熟諳自由理念,他們會成為釐清美國大選、摧毀深暗勢力、恢復共和立憲以及重獲我們失去的自由的中堅力量。

評:

深暗勢力正在被連根拔起,能走到這一步,爆料革命功不可沒,沒有郭先生三年多來出生入死以己做餌,誘出一條又一條大鱷,美國人、乃至全世界或許無法如此直觀、清晰地看到這股邪惡的勢力如何滿地球敲骨吸髓,操縱美國大選,對於他們來說只是“傳統藝能”,經此一役,美國民意徹底被喚醒是最大的勝利,沼澤地被排幹指日可待。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萌萌的朋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