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革星評:共產主義幽靈正在美國徘徊

多倫多加喜農場 文星(一號)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In defense of communism

撒旦之作《共產黨宣言》開篇即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正在歐洲徘徊”。現在,歷經歐洲、亞洲並由中共幾十年來精心佈局,這個幽靈正在美國大地的每一個角落徘徊,其目的就是如爆料革命所揭露的那樣要3F美國。這個魔鬼般的幽靈,向美國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民主國家發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超限戰爭,不僅悄無生息地向美國投放了生化病毒,而且正在盜取和顛覆川普總統的大選勝局。中共幽靈發動的這場亙古未有的超限戰,涉及軍事、經濟、文體等各個戰線,全方位、無底線,遠遠超出了傳統的戰爭形態,《孫子兵法》和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都不能做出準確的詮釋。

本文試從中共幽靈企圖顛覆美國大選的角度,從中共對媒體控制的淵源、通過資本控制美國、對美國三權分立機構的控制三個方面做些簡要分析,來初步解讀一下中共幽靈干預美國大選的邪惡。

首先,在美國媒體控制上下了重手。宣傳控制是中共幽靈上台之初和70年執政的有力武器。目前中共治下的“大宣傳”架構,包括專責中共宣傳的宣傳機構、統戰機構和群眾路線的三個方面戰略。宣傳部專為中共宣傳而設,其部長至少是政治局的主要角色,下轄新華社、人民日報、CCTV等黨媒,基本任務就是做黨的“喉舌”,一個聲音為中共宣傳,造假造勢。統戰部則針對境內外華人群體組織開展各類活動,美國是主要活動基地,目的是籠絡境外人士為其站台、為中共幽靈服務。什麼“和平統一促進會”、“對外友好協會”等很多機構都是其編外組織。群眾路線就是廣泛發動和欺騙民眾了,中共也知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欺騙民眾不在話下。

看看中共歷史上通過宣傳製造的災難,就可以知道中共能很嫻熟地將媒體玩弄於股掌之中。現在爆出來曾以各種形式殺死9000萬國人的那位老毛,抗日戰爭年代,一篇《論持久戰》,中日戰爭延續了8年。中共躲在國軍背後,嘴上說聯合國民黨抗日,實則沒打過幾仗,還私通日本賣國,借日本侵略中國它自己壯大起來。國共戰爭年代,人品極差的郭沫若一篇《請看今日之蔣介石》倒戈,分化了重慶的國民黨,自己得了中共高位,也助力中共“解放”了全中國。還有60年代,老毛又一篇《我的一張大字報》,把捧他上台的國家主席劉少奇拉下台,開始了“大革文化命”。種種事件,中共幽靈都把宣傳做到了極致,深知假話說一千遍就是真理,能將人洗腦至盲從的地步。

如今中共幽靈將邪惡之力用在了美國媒體界,多年來處心積慮地藍金黃美國主流媒體界,利用著名媒體的影響力來傳遞它的精神,調和與民眾的關係。它們深知控制了美國媒體這第四權力,就控制了美國的一極,目前也基本控制了美國的輿論陣地。具體到美國大選,它們把在國內造假作弊的各種低劣手法都搬到了美國,他們利用控制的美國媒體母公司對媒體施壓,譬如通過迪斯尼施壓FOX,迫使FOX關鍵時刻背叛川普。按11月11日郭先生直播時所說,“中共知道控制了資本,就控制了媒體”。據查,美國AT&T、迪斯尼、COMCAST、VIACOM四家公司,基本控制了絕大部分的主流媒體如CNN、ABC、FOX、NBC、SKY、MTV、PARAMOUNT等,而深入挖一挖這四家公司幾乎都與中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又譬如,中共通過用據傳與南希.佩洛西有關聯的公司製造選票用機器、協助編制更改選票的軟件、提前印刷選票、提供志願者等等運作,在選票上作假作弊;然後,還鼓動以CNN為代表的幾十家主流媒體,協同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聯合發布拜登勝選的虛假信息;再讓被統戰的自媒體跟著起哄,烘托假消息、假民意……結果中共不僅主導了中共國內的宣傳,還推波助瀾,讓美國民眾和一些國家領導人都認為拜登已經當選了。一些國家的糊塗蛋領導人還向拜登表示祝賀,除了這些政客的牆頭草做派使然,背後也少不了中共幽靈的推手作用。

兩千多年前,陳勝、吳廣起義就曾預演過利用宣傳愚弄百姓的一幕,陳勝讓人把“陳勝王”三個字寫在一塊布上裝進魚腹之中,邀人一起吃魚吃出“陳勝王”的丹書,觀者驚詫。又安排人在寺廟周邊點起篝火,模仿狐狸聲音喊出“大楚興,陳勝王”,由此迷惑百姓擁其為領袖而起義。中共沒有繼承優良的華夏傳統,反而汲取這些歷史中的欺詐愚民糟粕,加上歐洲的幽靈邪惡,演變為集大成的最惡者,這一次讓美國主流媒體面對大選也普遍發出了與事實嚴重違背的聲音,既有違《憲法》第一修正案,也給美國民主抹了黑。

其次,控制了包括華爾街在內的美國資本。中共幽靈利用資本腐蝕人性,抓把柄控制,從而達到控制美國的最終目的。中共幽靈靠矇騙無產階級起家,但深知金錢對人性的巨大力量,改革開放之前沒有資金基礎沒有辦法,改革開放之後利用文明世界尤其是美國給予的參予國際社會的機會,積累了號稱世界GDP第二的資本則有了資本控制的條件。它們罔顧國內百姓疾苦,舉一國之力,大肆實施“銀彈外交”,鑽民主法治的空子,藍金黃美國各界“精英”,腐蝕並控制了美國的資本,這些人成為左右美國的DEEP STATE的成員。

摩根家族號稱華爾街的神經中樞,摩根曾這樣說,“用以推動歷史的不是法律,而是金錢,只是金錢。”這種認識讓中共幽靈的拜金主義誘惑在美國如魚得水。且不說黑石、高盛等基金公司不合常理地助紂為虐為中共站台,根據爆料革命的情報信息,包括美國的養老金基金在內的諸多美國資金已深陷中共幽靈的資金陷阱之中,被中共完全控制。美國許多有權有勢的名流都倒下了,譬如,布隆伯格曾在新加坡奉承王公公是中共國最有權勢的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與中共幽靈有著深度的勾兌,他贊助黑命貴、安提法,還給拜登大選捐巨款,欲放倒川普毫不遮掩。臉書的年輕巨富CEO扎克伯格也明顯違規扶共反川普。從美國大選可以看出,中共發出的密集銀彈讓美國許多政商名流成了反川普的幽靈。

還有在美國股市裡的興風作浪。大選期間,川普總統一有好消息,股市就下跌,拜登一有好消息,股市就上漲,可以說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背後都有中共的幽靈資金在操縱。 11月10日郭先生說,滅共的卡爾巴斯基金做空港幣,因為媒體宣布拜登獲勝的消息引起的市場異動,目前已經虧損50%,可見中共幽靈的資金操控能力仍然存在。 11月11日文貴先生在直播中談到,“共產黨說的控制了美國的資本,也就控制了美國的一切”。美國人民需要徹底驚醒,不讓中共的幽靈資本將美國引入深淵。

再次,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美國的三權機構。中共幽靈利用美國的民主法治,大肆向立法、司法和行政機構滲透,不僅直接影響了這些機構的效率,也使中共得以控制其功能的發揮。此前,爆料革命釋放了“三張硬盤”中亨特·拜登涉性視頻、照片等大量影像,足以證明了拜登家族的腐敗腐朽,正常情況下僅僅從道德角度,喬·拜登已經沒有了競選總統的品質資格。朱利安尼則從法律角度解讀說,硬盤之中1/10的內容就足以定拜登家族刑事罪。但對三張硬盤中涉及到的拜登與中共勾兌、中共基因地圖基礎上的財富地圖和病毒生生物武器等重大信息,不僅主流媒體集體失語,司法機構也無動於衷,去年底就拿到硬盤的FBI時隔9個多月都沒有行動,它的雷霆萬鈞的執法能力哪去了?至今拜登家族毫髮未損,還在堂而皇之地參與著美國總統大選且領先。其原因就是美國一些行政、司法機構已經很大程度上被中共幽靈藍金黃了,和拜登家族一樣成了中共幽靈的傀儡。

中共還利用其傳統的“摻沙子”等手法企圖分裂美國。它們在美設立情報中心和核心特務,如原來的休斯敦領事館、熱議中的基因地圖中的張博等人,統籌負責情報網。中共還向美國派遣了幽靈般的線人,以牧師、記者、商務活動等身份為掩護深入接觸到美國高層,極具迷惑性,譬如偽牧師傅希秋等,其目的就是拉攏、腐蝕立法、司法領域和各級政府的一些有職有權人士,一有機會就抓其把柄,然後要挾其為中共幽靈服務。

中共體制是獨裁性質,但不同於過去的帝制,中共也有憲法等各種法律,甚至可能比美國還多,但那隻是寫在紙上的,一是作為欺騙老百姓的法律大餅,二是可以隨意更改,只要符合中共的利益。多年來,中共了解美國的民主法治及其威力,因此如上所述極力藍金黃了美國立法、司法和行政領域的一些關鍵人士,甚至一些要害部門,譬如傳聞被換掉的FBI 局長、CIA局長等等,此前司法部也已經起訴了多名與中共勾兌的各類人員,也能說明這一事實。中共還充分利用美國的法治程序,打擊仇恨中共的美國各界人士,此前軍界的福林將軍就是蒙冤一例,後來經過司法程序無罪釋放,現在好了,可能福林將軍會成為川普政府打擊中共幽靈的中堅力量。

總之,隨著美國大選進程推進,中共幽靈般的操縱手法暴露無遺,美國的民主法治正在遭受史無前例的挑戰。中共這個共產幽靈仍在美國徘徊,美國人民需要猛然醒悟了!借助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的力量,唯真不破,勇敢而徹底地排幹沼澤,美國才會恢復人人嚮往的世界民主燈塔的光輝。

參考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