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九十八 – 2/7)劉呈傑的爹是誰?不用我爆,讓子彈飛一會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8年2月15日,郭先生說:接下來我們要爆一個大家比較關心的啊,劉呈傑啊。大家準備好你們的小心臟啊,這可了不得啊。劉呈傑兄長之一,劉呈偉出生日期1956年12月8日。身份證號110105195612088732。大家要千萬記住,這是在劉呈傑的戶口本上的兄長啊。我要給你註明,這個戶口本是太有意思了,把他假爹親爹完全給暴露了。那麼所有我爆完這個信息,這個料以後,大家都可以查,劉呈傑的兄長是幹嘛的,叫劉呈偉。這個戶口本上的親爹是不是劉呈偉的親爹。然後今天我會爆出劉呈傑真正的親爹,劉呈傑的倆爹。爲了回報大家,所有今天的等待和時間,新年,我要爆出來。
2018年7月17日,郭先生說:劉呈傑他爹是誰呀?還沒到時候。海航事件的發生,我相信下一個不用我爆。王岐山,孟建柱,還有南普陀會議的哪個老闆江家,他們一定會爆出劉呈傑他爹是誰的啊。我這個讓子彈飛一會兒。因爲就像去年,我報717之後,他們把貫軍,劉呈傑,孫瑤錄了一個視頻出來。今天往回看,大家看,那不是個笑話嗎,是個醜聞,愚蠢之極。我相信他們很快會出來類似這樣的行動。

2017年7月25日
厲害!看完這個圖,我對王岐山先生、陳鋒先生、王健先生、姚慶先生、貫軍先生、姚瑤女士、孫鳳山先生、姚明珊女士、姚明瑞女士、劉呈傑先生,佩服啊,佩服啊!真行!咱看下一個結論。大家看到這個圖,大家你看這個圖的時候,這是現在的海南航空集團公司的,海南航空公司的,十四點九,就十五是陳鋒,王健是十五,海南慈航Charity Foundation二十九點五,美國。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二十二點七五,看到了嗎?陳鋒、王健和美國海南慈航,和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就佔了百分之八十二點二一。這裏邊同樣的有一個問題,就是不管你陳鋒還是王健,不管是你海南慈航還是美國慈航,你這個股權的得來有對價沒有?這是很關鍵的。最關鍵的事情,你是如何從過去的海南省百分之百的國資變成了私人的企業?所以海南發新聞發佈會的時候,沒人敢問,也沒人問,他也不回答問題。你怎麼把國營變成私營的?這個交易是什麼?對價是什麼?你陳鋒獲得了十四點九,十五,和王健這十五,是用什麼價格來對價的?你對貸款方,就是國家銀行,人民的錢,你貸款的時候,你做沒做個人擔保?做個人擔保的時候你的股權有沒有算數?既要是算數了,你這麼多貸款、你這些股權的轉移是否受到了債權人的同意?你往海南慈航和美國慈航過渡前交稅了沒有?有交公司稅嗎?有交易稅嗎?有個人所得稅嗎?你四個人就持有了百分之八十三!控制了二十萬億,或者說二十萬億的資產,基本上是三年形成的,然後你其他的員工如何持有的這些慈航?
但是大家要看到,他們所有公佈的信息,實際上掩蓋不了他們的犯罪。因爲他們最重要的,我說的,開三百個賬號就是爲了洗錢。獨立的公司、獨立的法人、獨立的業務,三百個賬號在幾個共同的銀行,然後大量的從股市炒的錢迅速的聚結後馬上匯到貫軍、劉呈傑、姚明珊、姚明瑞、孫瑤等。我現在還不方便說,還有一個神祕人物,賬號迅速關掉。然後他們的資產進入了什麼?就是這些基金去了,這些基金把錢存入了你完全不知道的公司名下,叫Family Trust。我講第二個叫Family Trust,什麼叫Family Trust?郭文貴就是Family Trust,我郭文貴名下沒有一分錢,但是我的家族就找了一個叫“家族信託基金”,把所有的資產放到這個基金裏面去,叫“信託”的裏面去。放到信託的代價是什麼呢?給人家管理費,決策者也是人家。當然了人家跟你有協議,人家幫你管理,每年收錢。但這個資產已經屬於信託的了,所以你不是這個資產的擁有者。所以你在任何情況下,你納稅的時候不用報這塊稅。然後你所有的花錢,你只有一個,就是donation,捐款、贊助,實際上就避稅。還有一個避開別人查你的錢,我多年來就是做這個事的。
這個Trust你查不到,很難查到真正的,叫“最終受益人”和“最終的受託人”、“最終的利益獲得者”,這是第二個。剛纔那個叫“慈善基金”,“慈航”可不是慈善,可不等於只做善事,一會我就給你答案。所有帶“慈善”的什麼公益事業,大多數都是騙局。大多數,不是絕對啊。這個海航還沒有公佈它是公共的慈善基金,沒有。信託、家族信託都是掩蓋家族稅務和家族資產來源的,和麪對這些,就像我現在一樣,你想把郭文貴的資產封了,不可能。我家族信託我有四、五個,你查封不了。我說實在話,分分鐘,我拿個一百億美元現金出來,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我是用借款,我是用donation,可以,這就是信託。
……
你看看,海航在這時候把它弄到海外的時候,幹了什麼?他們拿着錢要幹什麼?除了洗錢,除了把錢洗白,然後買德意志銀行,再買其他公司,買其他公司把其他股票炒起來,再把市場再洗白一遍。然後把公司賣掉,賣掉以後的錢再經過兩、三次洗。你找都找不着了,而且法律上你根本沒法追索,因爲它已經成爲公衆市場交易過的資金,洗白了。你明知是髒錢,你也不能要它的,你也動不了。這是天大的錢,這得買多少公司啊?你就得買希爾頓這樣的公司,你就得買德意志銀行,你就得買N個世界級的公司,這就是爲什麼海航一再的併購。“併購”就是把錢放到併購裏邊去,做高做低,做高做低有時候不犯罪。但有時候是犯罪的,叫“內幕交易”、“交聯交易”,這在香港是犯大罪的。可是,在香港做了嗎?他買那麼多公司想幹什麼呢?有人去查嗎?沒人查。爲什麼?因爲王岐山先生有權力,美國人查嗎?也沒人查,他可以影響。但是我想展示一點,不要冰山一角,冰山上的一個雪花給你們看看。我今天所有報告的信息,不要再找郭文貴證據鏈,在網上都可以查,大家別裝瞎、別裝聾。別在那兒糊弄孩子,動不動騙你。只要你不瞎、你不聾、你不殘疾,上網都可以查,不要跟我說證據鏈了。推友們看看,這個在網上都可以查的,你們查一查香港國際建投、中國勝客隆控股有限公司,還有海南慈航的交易,你們都可以看得出來,大家看的時候呢,以後都可以在Facebook下載下來。
我讓你們看這一段什麼意思呢?海南慈航公益基金會,公益什麼呀?這是洗錢,根本不是公益。2017年6月23號當天買進“香港國際建投”,多少錢呢?一億股,當天又賣出了一億股,價格是四塊零八,大家都可以查這個信息。就是這個香港的慈航公益基金在6月23號當天買一億零一股、賣一億股,你可以說我是炒作呢,但是,你是買的是誰呢?“香港國際建投”。“香港國際建投”還有“中國勝客隆控股有限公司”,這是什麼概念呢?它在海外關聯的賬戶全洗到了香港的賬號,在香港再通過中間三到四次轉,轉到了香港的慈航公益基金,它有商業什麼的幾十家,你分不清楚的,眼花繚亂。就是陳鋒1、陳鋒2、陳鋒3、陳鋒4,陳鋒男、陳鋒女、陳鋒小、陳鋒大,一堆。但是海南省慈航基金會在香港你可以查,Hainan Charity,慈航 Foundation公開的交易記錄。這個23號買了一億零一股,當天又賣了一億股,價格四塊零八。買了中國勝客隆一億四千股,當天又部分賣掉“中國勝客隆控股有限公司”,這兩家公司是誰的呢?就是海航的。自己買自己。股票不能跌,一直要往上,需要往上就往上,拉幾個高,拉幾個高小股民進來,“唰……”一下來,自己一賣,錢抽走。一直在洗你們的錢,然後把自己的錢也帶進去了。你看我賠了,我賠了錢,但過兩天又給弄回來了。弄回來了又回到我另外ABCDEFG,千千萬萬個賬號裏邊去了。
通過做高做低,把整個的香港的股市、N家公司掌控在一起,這就是海南慈航在香港的慈航基金。公益基金幹什麼?就幹這個的,洗錢、操作股市、轉移黑資產,然後打擊自己的商敵和政敵。這個作用我一直不說,我就等着偉大的王岐山先生、陳鋒先生、王健出手。我預料到你就會往這兩條路來,你沒有第三條路。第三條路就是把東西真的該歸誰歸誰,“該歸凱撒歸凱撒,該歸上帝歸上帝”。你肯定不敢這麼做,你一定不會放棄你貪婪的慾望。大家可以看到王岐山先生和陳鋒先生、姚慶先生、貫軍先生、劉呈傑先生、孫瑤女士,一點沒因爲郭文貴的爆料放棄一毛錢,不但沒放棄,是更加的貪婪。

2017年7月26日
貫軍是誰呀?王岐山先生能不能出來說說呀?我知道你下一步會搞出貫軍他爹他媽,你會找出來劉呈傑他爹他媽,然後也亮鏡說話。王岐山先生,你但凡把抓起來的任何一個人,讓他可以在香港和美國接受自由的採訪,他說的要是有百分之一和現在一樣,那貴文貴願意承擔一切責任。你拿着一個國家,把一個老百姓押在鏡頭前認罪,你這是多麼強盜的邏輯,權利的傲慢,金錢的傲慢,欲蓋彌彰啊。你能不能回答回答貫軍他爹他媽是誰?劉呈傑他爹他媽是誰?海南航空從一千萬到今天的兩萬億,控制資產二十萬億是怎麼變來的?那貸款是誰協調的?還有你是怎麼把國營的盛唐楊浦公司從中間抹掉的?怎麼拿到這些貸款以後又把這些貸款轉到你們家姚慶的賬號裏的?不是那個“姚慶”的賬號,你能不能回答老百姓這個問題?
……
馬來西亞過去的一位軍隊將領,跟我在這兒見面講了很多,什麼某某人是他的孩子的乾爹。還有他看到了咱們的盜國賊們在馬來西亞,柬埔寨,老撾,香港的貪婪和交易及威脅。說:中國國家這個政府已經不是國家政府了,就是幾個人的。然後我看到了你的女兒孫瑤,劉呈傑,貫軍,姚慶,其它的銀行賬號,把我震呆了。我在這兒告訴你王岐山及盜國賊們,你們等我再公佈你們的賬號的時候,你自己就會明白,會發生什麼事情。接下來我要告訴你,郭文貴過去一劍封喉劉志華和阿施特拉達及朱鎔基總理,還有和當年的李登輝的戰爭,我全贏。到後來舉報李友五罪全成,百分之百準確,金額超過兩千倍。所有我檢舉揭發的人基本都以服法,包括姚剛,現在傳言姚剛也被你們搞死了。現在我檢舉揭發你們盜國賊,咱用事實說話。我檢舉揭發出你們這些盜國賊們,你們的孫瑤,姚慶,貫軍,劉呈傑,以及你們的海航的百分之八十二的股權,還有你們兩萬億人名幣的資產。和即將把十四億人民的房子和股票變成一文不值,而且你現在計劃着一個巨大的盜國計劃,讓我們現在,今天開始吧。
……
私人基金會的遺產的繼承,大家看到了,我就不一一的唸了,大家都慢慢的去網上看去吧。就連這避稅的考量同時還爲自己未來的受益人,那都是有絕對性的。講到這兒的時候,爲啥我昨天告訴大家要準備好心臟。你們知道我是五月十一號爆的料,他們就提前啓動了沉船計劃,提前啓動了洗錢計劃。竟然告訴老百姓說,我把錢捐給慈善基金了,“慈航基金”,什麼意思?陳峯在全國開記者招待會,掩蓋說:這個貫軍和我們把股權捐給基金了,不是我們的了。中國十幾億人,就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實話,這還是他的,更是他的了。不但是他的,更誇張的事情是,717暴露了以最短的時間,511到5月22號,僅差11天,把一箇中國六千億的資產,附帶着幾萬億財富的公司股權。未經發改委,國家機構特殊行業金融機構的審批,直接劃到了美國,就不在你中國玩兒了。你甭把我搶走了,直接送到美利堅去。到了美利堅你想再拿走不可能了,美國人那跟你玩兒命的,在美國錢是和重要的。就十一天,就把一個海航的控股,是多少呢?大家千萬別忘了,國內的海航22%點多,美國紐約的慈航是29.5%,就是貫軍的出去了,它倆加一起大概是在51%多一點兒。什麼意思啊?海南的慈航背後的受益人是誰,你們知道嗎?美國紐約的受益人是誰呀?加在一起是51%,陳峯和王健加一起才29%,彼此14.9%嘛,那麼其他人才十幾,那些人還得是有條件的持有。也就是82%其中的52%全在人手裏,兩個不可再追溯的債權基金,不是郭文貴說的貫軍的29.5%了。這裏面厲害了,國內的“慈航”的受益人,我告訴你是誰,劉呈傑。紐約“慈航”的受益人是誰呀?貫軍和王岐山的家族信託基金。姚名山,姚明端,孫鳳山,孫瑤,姚慶,貫軍,劉呈傑。
欲蓋彌彰啊,偷天換日啊,狸貓換太子那算什麼呀,偷天換日呀。誰能睡得着覺啊,我要能睡得着覺我還是人嗎?我們這個國家呀,這個國家被偷走了,昨天居然上電視臺,就把郭文貴給否了,你能告訴我這跟你姚慶什嘛關係。你能跟我說說國內的海南慈航最後受益人是誰,把文件都拿出來。你再把紐約的海南慈航基金拿出來,在第三大道這裏,誰是最後受益人?你啥時候換的?天呢,你看看你,2016年成立的你的紐約的海南慈航基金,你好好看看。大家看看,你2016年你在第三大道850(Hannan Cihang Charity Foundation Inc 850 3RD AVENUE)16層。那個時候大家千萬看一看,你還啥也沒有呢,但是你要看一看,下面是什麼?大家仔細看這個章,我畫的紅圈。2017年5月22號。2016年你報稅還啥也沒有呢,就是這個基金啥也沒有,毛兒也沒有。但是2017年郭文貴911以後的十一天,你開始了金額登記,這個基金激活啦。到7月17號你向全世界公佈,海南貫軍的29.5%已經捐給了紐約的慈航基金。你是捐的嗎?你是偷的,偷和捐是兩回事兒。你把中國的錢,六千億偷到了美國。把偷說成了捐,而且直接的偷給了王岐山家族信託基金,你說你這偷天換日到了什麼程度啦,你把中國人和全世界人們當成了傻子啦。美國基金有兩種,一種是司法部管的基金,一種是美國稅務局管的。你這是歸美國稅務局管的,要填你整個的900表,這些都是可以公開查的信息。所有推友都可以上網查,不用管郭文貴要證據鏈。你可以查他的保稅2016年,成立的時間,到2017年5月份。
我手上的信息又被你們盜走了,我手上好幾個絕密信息在網上居然有傳播,但沒傳開。但是你讓我震撼吶。瞪着眼你把全世界人民,全中國人民當豬狗啊。你這個時候你再看看你是誰?這是誰呀,大家要看一看啊,這裏面的叫董事。這個基金只有五千塊錢,基金可以有多少錢?不低於五千,可以五萬,可以五億,五百億,不在乎,就是註冊資本金可以不存在,你只要有這張紙就行。然後有一個董事,有你的地址,還有一個會計師。所有的問題是你的會計師和律師之間打出的那張紙,就我說的那張紙,誰拿着誰行。也就是說,這個網上現在反應很大的楊建敖先生。天天在那裏非法的去找人傅政華的資產,那是犯罪啊,那是騙人。那現在我楊建敖不找傅政華的資產了,那找誰呀?就找拿着你海南紐約慈航的這張紙的人,只要誰拿到這張紙,你就擁有了六千億,你控制了二十萬億。就是誰綁架了孫瑤,貫軍,劉呈傑和姚慶誰就能得到這二十萬億的控制權,任何人無權干涉。美國政府都無權干涉,因爲這是協議裏面簽好的,就那一張紙。那張紙寫上誰的名字就是誰的名字,但是誰拿這張紙,這個基金就是誰的,大家剛纔看了,叫什麼呢?叫陽光,一個叫陽光的來持有這家基金。剛纔我已經告訴大家了,前面是李光,陽光,豬光,毛光都不重要,讓你幹啥你幹啥。
……
大家看一看這個簽署期,簽署時間2015年5月15號,重新簽署登記,財務登記,會計師地址全有。大家上網都可以查到。我真的是無語了,如果這個情況下,王岐山先生,你還能對全國人民,在中央電視臺你給我說說這52個,不可追溯的兩萬億人民幣的貸款,你怎麼解釋?你解釋完以後,說這跟我沒關係,跟姚慶有關係。好,我讓你看一個今天更加震撼的,都是7月17號發生的,王岐山先生,我找到貫軍他爹是你。但劉呈傑,我現在向你道歉,所有推友們,劉呈傑他爹不是你。但,劉呈傑他爹比你還重要,這讓我更加震撼。原來劉呈傑的爹是他。我把這個資料拿到以後,我用了真是九牛之力,採取了各種法律辦法,各種智慧。我把得到的301和你們的DNA進行了覈對,突然間發現這比偷天換日還厲害呀,這是瞞天過日啊。原來你們這盜國賊成了盜國集團了。我公佈這個消息,所有的中國的司法機構,請你們把我今天公佈的報告,原件在這兒呢。原件啊,原件。這個原件是要改變中國命運的。王岐山先生,請問你按照我公佈的這個DNA表格,來覈對你和貫軍的DNA是否有差距,大家看到下面的英文寫的什麼?這兩個人的比較,相似度只有2%-3%。大家看一看,那麼最後評價,這倆男人貫軍和劉呈傑的DNA,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倆的媽媽是同一個人。但實際上不可能,他們就是亞洲人,就是不同度93%。這個相同度只有2%-3%,不同度是93%,說這倆不是親兄弟,是一個媽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是是亞洲人。但是震撼的事情是,王岐山先生,貫軍是你的孩子,這個DNA的證明。你再找出一個貫軍來,不要在中央電視臺啊,那咱不公平。咱讓司法機關,拿着你的DNA和這個貫軍我公佈的DNA,來拿出來看是不是你兒子。你竟然敢在這種事情面前造假,王岐山先生,我太佩服你了。
劉呈傑先生他爹是誰?更加嚇人吶。推友們,今天爆料都不敢說呀。我說了後,我真的怕中國亂了。嚇死我了,這劉呈傑他爹是誰,真把我給嚇懵了。我這才真正的明白,爲什麼我爆料以後傾一國之力對付我一個郭文貴呀。所有事情都是欲蓋裏章,瞞天過日,偷天換日呀。朋友們,誰能拿到這個DNA的測試?誰能拿到這個原件?誰敢拿着當王岐山的面,在中國中央電視臺向全世界的,人民和記者說說我的DNA化驗結果,到第三方的化驗跟他不一樣。大家想想看,對全世界公佈,我要承擔多少法律責任。我要承擔多大的風險,請推友們想想,這是在世界,在美國公佈這個。王岐山先生,你的DNA是公開的,是在北京協和301。讓大家好好看看,是幾月幾號,7月7號我們做的。我是經過了各種法律程序才能拿到這個報告。王岐山先生,另外一個,劉呈傑他爹竟然能和你如此成功的拿到中國這樣的權利,共同來盜竊這個國家,控制這個國家。所以現在中國發生什事情我都不意外啦。甭說是共產黨,甭說是中華民族了。這個國家原來在你們的計劃之中,有計劃,按步驟的進行了掠奪,控制,再控制。現在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連網絡全被你們控制了。這不是盜國賊了,這是盜國集團。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今天我有三件事不能爆,孫姚,劉呈傑和貫軍個人賬號資產。還有一個王岐山先生,我向網友正式宣佈的,所有的紐約海南慈航基金,最終受益人是王岐山家族信託基金,這是天大的事情,王岐山家族信託基金。王岐山家族信託基金就有貫軍,劉呈傑,孫瑤,姚名山,姚明端,孫鳳山。如果王岐山先生,您最好能委託任何一家律師事務所,任何一家。除了董克文之外,因爲除了你想喫那二十美金的盒飯外,你別到洛杉磯去打官司了。委託任何一家律師,別讓黃燕的小手出現,公平的去把你家信託基金亮出來。然後把慈航基金,所有的推友都有權利,都可以在美國花錢查,私人公益基金必須是公開的,都可以查紐約海航,海南慈航基金,看我爆的料是真是假。還有一個,未來你可以看到一次次的爆,我以一爆料,我估計海航又會有第二個沉船計劃,又開始了,我都知道你想出什麼招,我等着你呢。你想拿着姚慶釣我的魚,你太愚蠢了。你看看你那個假姚慶出現我說過一句嗎?我問這是假的,可是你想釣魚呢。我就等着你這個沉船計劃暴露出來,盜國賊計劃暴露出來,現在是盜國集團了。盜國到海外來,我這個盜國賊這個詞是名副其實了,受法律保護了應該,不可更改了。這個家族基金,你這個紐約的海南慈航基金,永遠不承擔國內貸款的任何債務,任何國家法律強制工具不可參與,不可以拿它一分錢。海南航空52%的債務沒了,一萬多億沒了,這是陳峯說的原話啊。王岐山手上有52%,一萬多億嘛,你永遠別要了,你要不着了。然後你控制的二十萬億能轉多少轉多少。
然後最後到誰了,王歧山先生的家族信託基金,更是不可動了。啥是家族基金,就是和私人基金一模一樣,比那還保密。也就是說把你王岐山先生的家族信託基金那張紙找到,或者把海南慈航的那張紙找到,誰就是人類上最有錢的人了,而且是合法的。全世界的黑社會販毒組織絕不後再綁票綁別人,一定是綁你們去。因爲他綁的是中國呀,你這張紙他一兌現中國就垮了。北京的房子不值一分錢了,股市暴跌了,銀行關門了,老百姓上呢兒哭泣。聯合國都執不了法,人家受法律保護啊,不受債權人追述,就是沒人,沒權利跟我要債了,這還了得了。然後人家喫香的喝辣的,還不用交稅,分分鐘還可以分,我可以分1%,2%,0.1%,100%都可以。還有人家這孩子,你誰有本事拿到這DNA呀,貫軍,劉呈傑的DNA,誰能拿到啊。我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是美利堅合衆國紐約做的。希望王岐山先生,我就要求你兩樣,第一,把中國的海南慈航基金,最終受益人向社會公佈。把把這個基金從國營變私營的過程向社會公佈,把海航到底代了多少錢,控制了多少資產向社會公佈。這是應該的吧,你是上市公司嘛。把海外的紐約海航的這個基金的最終受益人,和這股權到來的合法性,以及王岐山先生家族的信託基金對外公佈。第二個要求,把你的DNA和貫軍的DNA及劉呈傑的DNA,和劉呈傑他爹說出來。你不說,王岐山先生,我該說了。孫瑤和那個誰是什麼關係我是知道的。我現在跟你講,從我開始爆料,我都知道你收到的報告,郭文貴沒料,就是他說的賀錦濤家的事兒嘛,北大方正的老股東嘛,無所謂。你被騙了吧,然後我第二集出來的時候,沒事兒,他就那幾下,沒事兒。你又上當了吧。第三集你又上當了吧。第四集你又上當了吧。到現在你是上大當了,你回都回不去了吧。你以爲我在危言,你聽這些豬隊友騙你,你騙全國,你騙全世界,你那些人也騙你。這就叫報應,他們也知道你騙他們,他們當然也騙你啦。我再次聲明,你不爆我接着還爆670多個的私人子女的DNA我會接連的爆。全球發佈會前,咱先爆上一半,咱試着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