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割裂與選擇

作者:柏熙

美國曆史上,每隔接近100年,就會有一次國內的大割裂。

在現代人類文明的核心區域,北美洲。這裏有著一個偉大的國家,美利堅合衆國。在美國的曆史上,每隔100年,就會有一次國內的大割裂。這種大割裂也許來自于基于華盛頓建立的憲政民主體系造成的快速發展的意識形態不均勻,也許也來自外部世界邪惡力量的挑釁。不管如何,每次美國國內的大割裂都會導致全世界格局和發展方向的改變,這也許就是美國作爲人類文明燈塔的意義和影響力。

1776年到1783年,北美的十三州在華盛頓、本傑明富蘭克林、托馬斯傑斐遜等的領導下,因萊克星頓槍聲之導火索,爆發了美國革命戰爭。在中共國人眼中,波士頓慘案因爲僅僅打傷了六人,而被認爲是開戰的理由和借口,可見中共國的反人性、反人權、反人類的洗腦之深。

這就是北美第一次大撕裂。在英國殖民地時期,不得不承認的是,北美的外來移民快速增多,經濟大幅度發展。而英國政府與18世紀對北美的三大政策:大規模征稅、不自由政策、高軍費鎮壓反抗。都造成了北美內意識形態的第一次大割裂。這次大割裂中,站在人類文明正義的一方的美國革命軍,雖然敵衆我寡,多次失敗,甚至有化整爲零的出現。最終卻取得了重大的勝利,建立了今日偉大美國的雛形,最關鍵的是,建立了彼時遠超過全世界其他國家的憲政民主體制。開啓了現代民主國家的先河。

“敵人沒有開槍之前,我們不要開槍。”“如果硬要把戰爭強加在我們頭上,那麽就讓戰爭在這裏開始吧!”這兩句名言來自于美國獨立戰爭紀念碑,而這也是今日美國的正義精神之一。

由華盛頓和傑斐遜建立的美國現代民主機制,由法治和民主,充分的保障自由。在自由的環境下,美國以全球最快的速度的發展。到了19世紀,相隔不到100年,美國國內再次出現了大割裂。

19世紀的40年代開始,南北的文化差異就越來越大,意識形態中,北方先進的意識形態,與南方的奴隸制形成鮮明對比,兩者互不相容。當雙方各自發展,北方的發展速度明顯快過南方,而南方則因爲相對北方的落後形成了封閉主義的意識形態。當北方廢奴的思想逐漸入侵南方,戰爭也不可避免了。

這是美國第二次大割裂,這一次,挽救美國的是共和黨的林肯總統。在1861-1865的南北戰爭中,林肯帶領的北方獲得了最終的勝利。巧合的是,與第一次大割裂相同的部分:最初,終能獲勝的一方依然是被動的,而最終失敗的一方卻掌握的主動權。

南北戰爭結束後,廢除奴隸制的美國,終于解決了在殖民地時期的最後一個困擾文明的難題。在戰後的飛速發展下,美國正式成爲人類文明的燈塔,無論是一戰中威爾遜主義最初被認爲天真、不被歐洲貴族接受,最終卻改變了世界,還是二戰中讓希特勒膽寒,聽聞日軍偷襲珍珠港後,希特勒破口大罵。美國都是這樣一個國家,在那段輝煌的曆史中,美國代表著人類正義的一方,未曾動搖。

快速的發展再次導致美國的大割裂,在1947年開始,反對極權蘇聯的美國正義力量終于發聲。而與極權蘇聯的正邪對決則將人類文明帶入冷戰時代。這是美國國內的第三次大割裂。在第三次大割裂中,最終誕生了裏根終結了這一切。這一次大割裂並未反應在戰爭中,而是在人文領域。最初大量的經濟學家開始鼓吹蘇聯體制,甚至將蘇聯的假報表假數據帶到美國各大媒體。以及蘇聯的假軍工。事實上蘇聯在1972年開始已經頻繁陷入經濟危機,國內生活日趨艱難,權貴已經開始另謀生路。

勃列日涅夫曾對家人說,不要信那套共産主義,那是給平民聽的。你們應該去美國。

而全世界以及美國國內的一些極左翼知識分子卻在鼓吹蘇聯,他們也許是被蘇聯滲透,也許來自于爲了反對而反對。不管原因如何,他們都在不停的鼓吹和混淆。這樣做,優點不言自明,可以讓蘇聯的恐怖深入每個公民心中,更激起了正義人士的反蘇反極權反邪教洗腦之心。但也同時導致了國內更加嚴重的大割裂。直到天選之人裏根的橫空出世,終結了蘇聯的大騙局。

當蘇聯解體後,美國平民才真正的觀察到,蘇聯龐大的身軀內,每一個毛細血管早已堵塞幾十年,每個細胞都已經瀕臨死亡了。

很快,距離1947年又隔了接近100年。每兩次大割裂的間隔時間在變短,這當然是因爲人類文明在加速發展。

現金,我們站在美國第四次大割裂的環境內。美國國內有大量的極左媒體、極左“專業人士”,在鼓吹中共國,在鼓吹反人類的體制。甚至表面上他們謾罵中共國,但其實在鼓吹中共國,以及展示他們邪惡的論點:中共國的問題是現階段無法解決的,這些邪惡的幫凶也減緩了美國公民的覺醒速度。

同時,班農先生被大量媒體汙爲“極右派”,這是因爲他們需要讓班農先生的言論被公民視作極右的納粹主義。這樣的陰謀會在不久後徹底曝光。

我們來縱向分析下美國的大割裂。我們會發現,每一次大割裂都是上一次大割裂未解決完畢的問題,隨著憲政民主導致的人類文明快速的發展,該問題會被持續性放大,而成爲一個新的問題。

比如,美國第一次大割裂獨立戰爭中未解決的經濟問題,包括奴隸制在內的經濟體制,在第二次大割裂南北戰爭中解決。而南北戰爭中未解決的適應現代文明的國家貨幣問題,都在第三次大割裂冷戰中解決。

而本次的第四次大割裂,也來自于第三次大割裂冷戰中未解決的問題。如下有三:

第一,冷戰中未解決中共國,中共國的潛在威脅一直都在。中共國不斷的使用腐蝕政要、控制彙率、印錢擴大流通、虛炒房地産、欺詐性財務報表、用國企僞裝成私企等等手段,對美國經濟進行持續性進攻。

關于以上這一點,筆者會在本次緊急事件結束後,用新的論文來詳細解讀。

第二,美國國內對極權主義並未徹底清算。這來自于後裏根時代。在裏根卸任後,民主黨執政時代,民主黨一直在美國國內擴張勢力,而民主黨的意識形態是支持蘇聯的。于是造就了今天俄羅斯尾大不掉的各種破壞歐洲秩序的行爲。也直接導致美國與歐洲漸行漸遠。這是後裏根時代,民主黨極左派影響美國政治導致的巨大問題。

第三,中共國並不像納粹和蘇聯這樣專一極權。納粹專注于極右極權、種族迫害、納粹戰爭。蘇聯專注于極左極權、內鬥消耗、迫害人民。而中共國則不然,中共並不在乎極左還是極右。不管是極左還是極右,只要能抓住老鼠,中共就會認爲是好貓。

這三個遺留問題,在今天,2020年,美國第四次大割裂中,已經集中爆發。

面對這個問題,我們應站在正義的一方。因爲,縱觀美國曆史,始終堅定站在正義一方的,終會勝利!在美國文明史方面,所謂的笑到最後,其實是因他最初就站在正義的一方,並且並未動搖。

正義的一方也許不必主動出擊,他們要做的是等待全美甚至全世界人性的覺醒。到了這一天,即使此前都是荊棘與坎坷,即使此前的戰況均大爲不順,但從某一天開始,我們會發現,正義的一方從此無往而不利,再無險阻可以阻攔。

下面我們專注于討論關于大割裂中選擇與結果問題:

在美國第二次國內的大割裂南北戰爭中,南方總統傑佛遜戴維斯是南方美國的堅定支持者,他表面上反對南方獨立,但實際上他安排密西西比脫離了美聯邦,在行動上掀開了南北戰爭的序幕。

在南北戰爭以南方失敗作爲結束之後,傑佛遜戴維斯密謀逃跑,但最終被抓獲。由于新的法律禁止他擔任公職,他就沒有成爲議員以及獲得州長等職位。實際指揮南方軍隊的羅伯特李將軍,也被弗吉尼亞州認同爲英雄。他的塑像在美國的東南多處可見。他們二人均作爲新的美國聯邦的公民,安然度過余生,壽終正寢。

作爲南方右翼的傑佛遜戴維斯和羅伯特李將軍,因爲他們作爲右翼而始終維持自己的底線,最終在這一場美國大撕裂中,獲得了善果。他們最後僅被起訴,走法律程序,而沒有實質性的法律後果。這是因爲美國在南北戰爭中,僅僅是兩種經濟制度的碰撞,而導致了國內的大撕裂。這第二次美國的大撕裂,並不足以是正邪兩方的對壘,而是先進的社會形態與落後的社會形態之間的對決。最終先進的北方獲得了勝利,在政治上、經濟上重構了美國,這也是國會山上刻上林肯總統浮雕的原因。

而美國第三次大撕裂就出現了正邪的對決。在1947年開始,杜魯門主義的發布證明美蘇兩大陣營開始了正邪之戰。同年,全部自由世界開始正式定義那個在1920年開始就被全世界哲學家反複討論的“極權主義”,蘇聯作爲極權主義的典型,釘上了曆史的恥辱柱。

美國國內也因此陷入了第三次大割裂,其實,美國在南北戰爭之後,形成了鮮明的左翼和右翼,在開明的政治體制下,左右之間不會出現政治迫害,一如對戴維斯以及李將軍的寬容,這也是美國國內政治開明、快速發展的基本依憑。然而發展中伴隨的左右分歧、以及發展中邪惡在平靜的水面下偷偷的擴張也成爲曆史的必然。美國國內有大量的經濟學家癡迷于蘇聯的計劃經濟假財務報表,癡迷于蘇聯的全民吹捧、全民正能量,癡迷于蘇聯看似穩固的統治,美國國內進入大討論、大辯論時期,一直持續到上世紀80年代。

我們看一下這次正邪之戰的結局:2005年,俄羅斯重新修改了蘇聯時代延續下來的課本,將蘇聯的假曆史全部修正爲有確鑿曆史證據的真實發生過的曆史。在2005年修訂的俄羅斯課本中,列甯作爲民族罪人,最初是德皇爲一戰做准備的棋子。列甯動用暴力威脅等手段,推翻了二月革命中建立的現代憲政政府,親自制造了血案,將俄羅斯民族從現代文明中除名。其後的斯大林更是利用恐怖統治、大清洗、社會主義經濟等手段迫害國內人民。

今日的俄羅斯雖然不算是自由正義陣營中的一員,但看俄羅斯對本國曆史的解讀,可以看出端倪,俄羅斯改革雖然緩慢,但在意識形態方面,已經遠離邪惡的“極權主義”,通過三代人的努力改觀,定能加入自由世界。當然,這期間俄羅斯面對的挑戰依然有很多。這就是第三次大撕裂、正邪對決的結局。

如今,在美國正在要出現的第四次大割裂中,我們可以縱觀全世界各國的外交界人才,可以看出他們的水平高下、視野寬窄、信仰是否堅定。他們到底是政客還是政治家,一眼即明。

蔡英文總統作爲曾經被川普總統堅定支持的台灣總統,卻飛速向拜登發去祝賀。事實上拜登幾乎沒有機會成功就任總統,依靠作弊、欺騙得來的選舉優勢,在美國透明的司法制度下,是沒有任何前途可言的。蔡英文總統因爲明確知曉拜登與中共合作的陰謀,她在懼怕的心態下,選擇了向邪惡屈服,這大大降低了她在于台灣曆史上的地位,因此,蔡英文總統只能作爲一個政客,而不是政治家。

蔡英文總統的選擇可以看出其政治上的短淺之處。當下形勢,最佳的選擇自然是觀望,在兩個月後再決定自己的外交走向,方是成熟的政治家。而視野面較窄的政客,自然而然會選擇先發示好,甯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防止小人跳牆,蔡總統的“提前慶祝”並非全無道理,但其所作所爲暴露了尚不成熟的判斷能力和投機手段。她也許更適合做李登輝先生或者陳水扁先生的幕僚,而不應該走向前台,作爲決策層,獨當一面。

我們每個人都會在這次全美乃至全世界的大撕裂中,認清全世界的形勢,找到自己的位置。在這次美國第四次大撕裂中,是鮮明的正邪對決。不同于美國獨立戰爭和南北戰爭,此前兩次具有較強的灰色性,雙方都會誕生英雄。而第三次美國大撕裂開始,直到現在的第四次大撕裂,雙方都是有鮮明的正邪性質。正義方一定會在大撕裂中取得勝利,雖然過程並不輕松,但我們在事後一定會發現時間會很短暫,這是因爲大量正義的美國選民會站在正義的一方。在如今相對透明的司法和消息面中,即使控制了全部“主流媒體”,在正義的呼聲、開明自由的政治體制下,美國選民依然會發出自己強大的聲音。這種聲音震懾了一切邪魔外道,拜登、佩洛西、奧巴馬的恐懼已經寫在了臉上,他們出賣美國公民、全世界人民利益的行徑,一旦公諸于衆,就會激起公民們更大的聲浪。目前我們看到的罪行只有冰山一角,實情還會繼續發酵,我們會站在正義一方,持續的看這群小醜表演,直到他們玩火自焚的那一天。

後記:關于大割裂中的選擇,相信我們都能堅定的站在正義的一方,而不像蔡英文總統那樣,在這一次她選擇了懼怕與屈服,向並未勝利的邪惡方拜登發去賀電。我們無所畏懼,因爲我們能從人類文明史、北美曆史中,得到力量。這種力量會讓我們戰鬥到最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7 小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