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抹不去的傷痕︱中大理大戰火留痕 油漆遮不掉義憤 燻黑裂痕留住圍城烽火

蒐集:文卡西歐 文粵

編撰:心聽見

覆核:文非

圖片:香港媒體

據(香港新聞報導)去年11月,中大與理大飽受警方催淚彈摧殘,淪為戰場,多間大專院校都有學生群起抗爭。但隨著校方宣佈停課,今年初武漢肺炎襲港,校方趁機清洗太平地,塗鴉、文宣及所有抗爭痕跡幾乎絕跡。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大學再現暗湧,特首林鄭月娥揚言,大學須落實國安教育,又警告若大學無力落實《國安法》要求,須由執法機關處理。臨近中大保衞戰與理大圍城事件一周年,本報記者走訪當日漫天戰火的中大理大,探視一年過後,兩大還剩下多少抗爭痕跡。

圖片:留守廚房義工-呼喊理大的留守者用餐

中大——鐵網圍橋 油漆遮不掉義憤

中大正門的民主女神像,頸上至今仍掛住一個豬嘴(防毒面罩),提醒學生去年11月中大遭警方狂射逾千枚催淚彈。前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說,雕像之前還給戴了頭盔,掛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牌子,他估計可能因為風吹雨打,或者已被校方移除。

2019年11月12日,示威者死守中大二號橋,在此將雜物扔下吐露港公路,試圖癱瘓由新界出九龍的交通,並以汽油彈抵抗警方催淚彈及水砲狂轟,「戰役」過後,橋面留下燒焦痕跡,更亭被焚毀。今年4月底,二號橋重開,橋身安裝了四米高倒鈎鐵絲網,以防有人再擲物到橋下,但走在其中猶如置身囚牢。記者10月底再訪時,橋上放置了一個全新更亭,也增加了兩名保安員駐守。

圖片:中大二號橋(下午)
圖片:中大二號橋(晚上)

二號橋重開後,以往雙線車道收窄為單線車道,車輛只准由大學東閘入口經二號橋駛進校園環迴東路,旁邊的山坡還有小量玻璃碎片和勞工手套垃圾。二號橋旁邊的海旁道行車路及行人路面都已重新鋪設,僅剩下單車路一個「路口前請下車」的路牌背面佈滿焦痕,似乎是修路時忘了更換。而當時曾被示威者駕駛並毀壞的舊校巴,校方亦已更換移走。

文宣只剩膠紙跡

不過有些抗爭痕跡卻越修補越見明顯,去年8月底百萬大道曾經舉辦罷課集會,多間大專院校學生聚集,地面、校舍外牆貼滿文宣和噴上抗爭口號,現在都被斑駁油漆遮蓋,惟科學館大樓外牆油漆髹得較薄,隱約看見「獨立」兩個大字,而曾經掛上「抗命捉緊命運,罷課事在必行」的直幡位置,就剩下少許膠紙跡。

圖片:港共武裝圍攻理大

理大——毒氣裂痕 留住圍城烽火

理大圍城一役是反送中運動以來最激烈的攻防戰,去年11月11日,理大成為示威者堵塞港九要道紅磡海底隧道的重要據點,至17日被警方重重包圍,最後於29日正式解封。激戰過後,校園滿目瘡痍,一片頹垣敗瓦。如今一年過去,已經復課的理大看似回復正常,但殘餘的灰燼和裂痕,仍然留住了理大圍城時的風風火火。

理大去年11月17日上午起成為主要戰場,至18日清晨,有速龍嘗試從A Core直衝入校園正門,示威者不斷在長樓梯拋擲和燃燒雜物,現場傳出多次爆炸聲響。如今,A Core長樓梯、尖東橋的天花板和地面仍可見明顯的煙燻痕跡。

整個校園受損最嚴重的地方不是激戰連連的理大西側,而是祁廉桐游泳池。一年過後,滿佈裂痕和煙燻痕蹟的泳池,至今仍在復修,尚未開放予理大學生和教職員使用。理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鄭其浩說,示威者當時在已被放水的泳池旁練習投擲汽油彈,泳池多次燃起熊熊烈火,底部燒成多處焦黑。泳池復修需時,「可能還有好多殘餘化學物質,要過一定安全準則才可以開放」。

逃亡橋封鎖 保安站崗

另一示威者較常聚集的地方是邵逸夫樓。理大圍城長達12日,示威者早期多往當時名為「抗爭飯堂」的學生飯堂進食,並在體育館休息。當時由於積聚多日的廚餘和垃圾無人清理,衞生情況極為惡劣,現時已恢復正常運作。但邵逸夫樓中的數部自動售賣機仍未修復,鄭其浩說,至圍城尾聲時,由於廚房已再無人為示威者煮食,仍然留守理大的示威者只好打破邵逸夫樓的7-11便利店玻璃和自動售賣機,拿取食物「填飽肚子」,學生會亦正與有關公司交涉賠償事宜。

當時有過百示威者遊繩登上「家長車」逃亡的Z Core行人天橋,至今仍被封鎖,校方亦特設保安站崗,阻止任何人使用天橋。鄭其浩說,校方認為天橋須通過安全測量才會重新開放,惟至今未有相關報告。

圖片:中大二號橋

戰友點評:

永遠不會忘記為捍衛民主自由勇敢站出來不畏極權的香港年輕人,他們面對暴政的打壓視死如歸的精神,令我們看到民主自由制度下的希望。 2019年11月4日週梓樂墮樓事件,延至11月8日不治離世,觸發黎明行動。在11月11日,香港民間發起全港三罷(罷工、罷課、罷市)的「黎明行動」,港人為自由不平則嗚的團結精神令中共害怕,遭到中共港警實彈鎮壓,手無寸鐵的抗爭者被射傷。而且為了壓製香港年輕人為正義發聲,在12號大批中共黑警針對性行動,瘋狂攻入中大,理大,港大,城大,使中大、理大變成硝煙戰場,而手無寸鐵的學生為了保護學校被港共黑警暴力鎮壓,如同香港版的六四,令人發指。

時隔一年,雖然港府校方可以用各種方法去掉或者掩蓋修復抗爭時留下的痕跡,但抹不掉留在每個為捍衛自由正義發聲人士心中憤怒的傷痕。去不掉的殘餘痕跡,讓歲月記住了邪惡中共曾經在香港的所作所為。國安法的侵襲只是壓制了人們的舉止行為,卻壓制不了埋藏在內心深處的那團為捍衛民主自由仍然火熱的心。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新聞來源:香港媒體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01111/ZBYYQ4XT5RE5HHOA4S5R44Y344/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42

11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