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九十五 – 2/2)王岐山乾爹朱鎔基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僞君子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7年5月13日,郭先生說:我特別同意昨天這個何頻(後被揭露是大外宣僞類)先生說的“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僞君子就是朱鎔基總理。”他的貪婪、他的虛僞是你老百姓永遠不知道的。今天金融界的腐敗他是首賊總犯,未來我會講的。結果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哪個爺給我打的電話啊,現在我真的要呼籲誰知道誰給我打的電話啊。我就馬上到機場離開了,兩個小時以後就把我給鞭控了。我然後到美國待了一年,一九九九年,是因爲埃斯特拉達還有賴昌星和姬勝德的事。當時我要不離開一切都完了,一切都栽那了,我就死了。
2019年10月5日,郭先生說:朱鎔基絕對就是王岐山的乾爹,那是不用講的。他到今天在金融界的影響,在官場上他的一批人還是非常厲害的。但是朱鎔基此人就像王岐山一樣,他是害了太多人了。他的仇人也是特別多。那麼這次他是真不想去,也不排除他身體上確實也是有原因,也撐不住,但是絕對不是根本的。保健,只要你活着,保健中心隨便打一針,堅持一天,那太容易了。把這個年輕人的身上提些血清素,一些血清給他打進去,是不是?馬上一年都感到精力旺盛,這是延續生命嘛。那麼他們都能做到的,那麼醫療上不是問題。根本還是那個朋友說的,就是對現在中國共產黨的恐懼。

2019年9月11日
戰友們,這個咱接著說,咱就說說這個,美國今天一個做重要的日子——911。這個911可以說是讓共產黨當年苟延殘喘。無論是朱鎔基,無論是當年的江澤民,還是曾慶紅,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共產黨完蛋了,完球蛋了。他們的子女很多人,都要想盡一切辦法,想盡一切辦法到海外去。而且你可以看得到,是什麼年代,他們把子女都送向海外的。大量的資產轉向海外。那個時候一個多億,一萬多億的美元,百分之八十是用在國家,還有共產黨盜國賊家族,和軍事維穩。就是因為這個,就是因為這個共產黨才當時把這一萬億的百分之八十用在他們那塊兒花,用在他們那裡。然後幾千億用在老百姓,老百姓那時候四百美金,才讓共產黨苟延殘喘了這麼多年。2001年共產黨當時老百姓四百美金,就是2001年拿下了奧運會,拿下了WTO,讓共產黨16萬億美元,那不是增長了20倍。十八年來,共產黨到今天是乾啥知道不,戰友們?還是百分之八十的錢共產黨盜國賊拿走。中國人所謂的口頭上的八千美金的GDP全是放狗圈屁的。如果是八千美金的GDP平均,那就沒有楊改蘭自殺了。就沒有六千萬人口的脫貧了。就沒有城鄉差距了。就沒有新疆和西藏和雲南邊疆人民那麼苦的日子了。就看不到那麼多孩子過著豬狗不如的日子了。中國人現在事實上另外的三億人在邊緣地帶,另外的兩億人,還在1000美金的貧窮綫上,我的老家的人幹啥呀,病還是病不起,上學上不起,是不是?還是這個結局。所以説共產黨從2001年的奧運會申請成功,911美國全力的去反恐,發動了中東戰爭,給人類帶來了長久的和平,但是美國人培養了一個最大的恐怖集團,那就是共產黨。

2019年9月27日
然後,這個人呢,同時告訴我說,他在見江之前見了朱鎔基。他要問朱鎔基同樣的問題,朱鎔基:“停、停、停!你們不要提這個話題,這個香港問題。香港問題失控了,你做點兒長期打算,不要問這個問題,不要談這個話題,問中美問題”。朱鎔基說:“三十年的江山毀於一旦!”我一聽這是。然後問,現在的七十年大慶。朱鎔基說:“大慶能解決美國問題麼?大慶能解決香港危機嗎?大慶能讓中國人喫上豬肉嗎?不要談了、不要談了、不要談了。”。就是害怕地恐懼到了極點。這位朋友回來對我說:“文貴呀,老百姓在到處恐懼,江澤民、朱鎔基也在恐懼中”。朱鎔基說:“我們都要去參加國慶,我們不去,他們要讓我們去,但是我們真不想去呀。”。哇,這話太震撼了。這位朋友離開江澤民家的時候,跟他開玩笑說:“首長啊,老朋友啊,中國人民不會真的喫草吧?”結果,江澤民說:“你要是真能喫上健康的草已經不錯了,所以說,不要迴大陸,走吧。”哇,這個太讓我震撼了啊。

2019年9月28日
我要在這重申一下啊,昨天那個臺灣那個朋友專門給我打電話,說讓我要糾正。戰友們,朱鎔基原話“30年之後我們被它們毀了”,是這麼說的。說:“共產黨在中國存在是僥倖,40年前共產黨每天都面臨著生死存亡,過去這30年我們搞了個WTO,叫中國人現在基本有飯吃了,這三十年是真的共產黨在給中國人民幹點事兒了。但是這30年剛剛的想喫飽飯的時候,它們就做死啊!這個國家毀於一旦。”不是共產黨的30年毀於一旦,是共產黨70年之後,認為那40年都在騙,都是災難,根本不合法,就這30年幹了點事。這些是這個朋友要重申的。還有一句話重申,就是江澤民說了這話,說那幾個人的時候,說這七個人的時候說到王滬寧,說這個傢伙我沒想到,成了這麼樣個人物,這個把王滬寧給裹進去了。還說了另外一個現任常委,我就不說了啊,這個人跟我有過一面之交,曾經為我們爆料革命,救過我們戰友,我就先不說他了。所以說朱鎔基和江澤民的這個話百分之一百真實,百分之一百他們的內心寫照,中共高層失控了,中南海失控了,中國軍隊失控了。現在上天派來了香港200萬人民和美國的總統和南希佩洛西,還有總統競選人希拉里來共同解決他們了。後面還有一羣鷹,就叫爆料革命,爆料革命。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不是開玩笑。

2019年10月4日
我們要重申一下,曾慶紅那天在天安門上我們那天沒注意,因爲我們根本沒看那個節目,誰去看他的節目啊?污染是吧?另外一個朱鎔基這件事你也沒說,我真的很不高興。你的“路江談”不說這件事就等於是不關注文貴呀。最大的事情咱們說了就是頭兩天爆料的時候說的朱鎔基說:“我不去天安門,不去嘛,非得讓我們去嘛。”江澤民也說:“哎呀,不去嘛。”這江澤民是被綁着去了朱鎔基沒去,你咋就不說這件事呢?像剛纔那個視頻,你看文貴說對了吧?朱鎔基就沒去,朱鎔基沒去所引起的世界的恐慌絕不亞於江澤民。特別是金融界第一個就是Kyle Bass:“兄弟,我們得視頻。”我說咋回事啊?跟你(路德)直播完以後就跟他視頻Kyle Bass:“郭先生,什麼意思啊?朱鎔基沒來。”我說朱鎔基不算啥沒啥重要的。Kyle Bass:“你不要說了,朱鎔基是王岐山的老師,朱鎔基是中國的金融沙皇。他不參加,我們還了解了頭兩天他在上海還有活動呢,身體沒問題。”咱懵對了朱鎔基沒去對金融界的影響太大了,朱鎔基真就是裝的,老子有病了啊堅決不去。你能解決中美問題嗎?你能解決香港問題嗎?我纔不給你買這單呢。

2019年10月5日
很多人有各種解讀啊。共產黨一定會說出了,過兩天一定會放風說朱鎔基身體不好了,甚至在醫院裏出幾張照片。這是他們一貫的招數啊,您剛纔說到一部分核心,不是全部。朱鎔基絕對就是王岐山的乾爹,那是不用講的。他到今天在金融界的影響,在官場上他的一批人還是非常厲害的。但是朱鎔基此人就像王岐山一樣,他是害了太多人了。他的仇人也是特別多。那麼這次他是真不想去,也不排除他身體上確實也是有原因,也撐不住,但是絕對不是根本的。保健,只要你活着,保健中心隨便打一針,堅持一天,那太容易了。把這個年輕人的身上提些血清素,一些血清給他打進去,是不是?馬上一年都感到精力旺盛,這是延續生命嘛。那麼他們都能做到的,那麼醫療上不是問題。根本還是那個朋友說的,就是對現在中國共產黨的恐懼。另外一個深深的含有裏邊,他也知道,有王岐山替我說話。“我身體不好啊,什麼理由啊,啊就可以不去”。另外一個朱鎔基最在乎的事情,你看,跟朱鎔基的人沒好下場的,全被抓了,都被給收拾掉了。但是跟王岐山的人,不管多壞,他都保護你。他倆雖然是一夥的,但是本質不同。王岐山的馬仔,當着面殺人,他都幫你。王岐山的是,用意氣、用正義來籠絡手下。分享女人、分享金錢、絕對保護你。朱鎔基是,所有跟我的人都是我的傭人,隨時可以犧牲,犧牲後就來新的。所以他只有自己,從來沒有別人,他倆完全不同。雖然他倆像父子。
那麼朱鎔基愛護自己的羽毛啊,很像在歷史上成爲一個人物,就像他老是偶爾會提起朱元璋。這就是我們老朱家的人,我就是朱元璋的後人。甚至有些人爲了拍他馬屁,你看過去在他執政期間,多少人去寫朱元璋的好文章,爲他歌功頌德,都拍朱鎔基馬屁的。就連李克強老被他罵的人,李克強也曾經爲朱元璋做一堆事了。就在河南當時已經死的二月河,說你光寫大清史,你也該寫寫朱元璋。說這個我要寫就寫洪秀全,太平天國的洪秀全,我也不去寫朱元璋。就是大家能看得到,朱鎔基是愛護自己的聲譽高於一切的。他覺得當年的金融改革和他執政期間籤的這個WTO,還有江拿到的奧運會。這是他改變了中國,改變了共產黨。那麼他覺得你們就完全就亂來了,完全就毀掉一切了,所以你們把我們的三十年的努力全毀掉了。那麼就他想什麼?他知道天安門的閱兵,他知道結果什麼?他就絕對知道這就跟當年齊奧塞斯庫、當年的這個莫索裏林和希特勒沒什麼兩樣。和打清朝最後一次閱兵在天津火車站沒什麼兩樣。所以我不會替你買這個單,我也不想去。更重要的還有大家要看到,在朱鎔基要出現,坐在旁邊的這幾個人裏邊。近期常委裏邊有幾個他喜歡的?慄戰書他絕對不喜歡。這個韓正,根本不行,還是跟江的,跟他有間隙了,又不和。王岐山是他唯一一個信的過的。汪洋就說朱鎔基是給僞君子,就不在乎他。所以你看江澤民就在那會坐着,你朱鎔基傻乎乎的在哪幹啥去?最後朱鎔基決定不去還有一個很深刻的原因,跟他兒子朱雲來絕對有關係。就朱雲來在西方他深刻了解,外國怎麼看這場閱兵。他想你爹不去,大家關注的焦點就是。你發現了嗎共產黨的文化,只要你不正常了,實際上就是關注點。所以朱雲來很聰明。他住在紐約,就在咱們隔壁,走路過去。咱剛纔喫三明治就在朱鎔基樓下。你不去你將成爲這次焦點,你去了就毀掉你的聲譽。所以你就不去,你敢不去,或者你不去,就是歷史上,朱鎔基我反對,我當時反對,甚至我有病嘛,兩樣都行這就是政治家。當給我一個選擇的時候,我選擇的結果我都是贏。如果習問,(朱)我病了嘛,不行。
大家我說過,朱鎔基最後當上總理,江澤民是堅決不同意的。他倆在上海就死PK,他(江)說你(朱)是湖南人,怎麼着怎麼着的。朱鎔基跟江有個最好的辦法,只要開會,江澤民說,鎔基同志你表個態吧。哎呦我心臟不舒服,哎呦,不行,我得看醫生去。從當副總理就這樣,朱鎔基你看他長的那個樣兒,很男人。事實上是極度小人,你看他對待他兒子,你看他對王岐山你就知道。這是極爲卑鄙之人,偷奸取巧之人。用裝病躲過了江澤民,矇混了江澤民,當衆面誇江澤民,背後就罵。所以哲人是投機主義,這會大家整明白。老子又裝病了,我去不了,我有病了。你看外邊解讀,朱鎔基沒來,好人啊。這個人反對獨裁啊,反對大閱兵啊,然後這個是表示了抗議啊,然後是站在中國人一邊,站在我們這邊,愛護民主自由一邊。反過來看習那頭,你看我病了,我不給你們添麻煩。甚至以後再出來站一站,亮一亮自己身體不好了。由此可看出來,這個較量當中,誰是真正的政治家。共產黨這裏邊各集團的利益,你看那天所有人都整的頭型,染得頭髮,包括胡錦濤不染頭髮,這就是個關注點。他兒子老跟他說,你不染頭髮,大家覺得你更真實。而且你不染頭髮,你手一揮,一哆嗦,你更安全,習感覺你沒威脅了。所有人包括你的敵人都感覺你,你看手都抖了,頭髮都白了,這身體也不行了,我就不需要擔心了。
中國的政治文化歷史到今天都一樣的,你看看當年雍正怎麼躲過去呀,是不是。要派他去南部治水去,治災,幾個阿哥都在那爭着去,最後他爹康熙讓他去,他就病了,先烤火燙,烤烤火叭涼水一激,哎呦,發高燒,結果把七阿哥給派去了。差點死在那,完蛋了吧,又貪污又腐敗,這麼大爛攤子來收拾。(雍正)裝病了,最後留在京城康熙身邊,最後當了皇帝。朱鎔基深懂這個,現在我示弱,裝病,我能躲過劫難。我還讓你們放心,司馬懿也這樣。你看包括秦始皇,幾次都是這樣,最後是在戰場上救他爹的時候,叭叭叭的,哎呦他爹一看,我這兒子不簡單啊,能殺出重圍把我救出去。平常看這孩子這麼不行,我得立他。嬴政就是這麼上去的。所以朱鎔基這次玩的政治,說明朱鎔基對政治絕沒死心。他絕對的把自己的羽毛當成了最重要的東西,還有絕對錶達出他對習王現狀相當的不滿,他這也是冒險啊。還有一個,我認爲一旦共產黨有事兒,朱一定會有大動作。一定會像突然從棺材板裏出來一樣,突然頭髮也染黑了,健步如飛了。就像當年四人幫被抓以後,突然發現多年消失的人,躺在病牀上的人,管子一拔,從北京協和醫院出來了。你知道這個故事吧,陳雲都傻了,葉劍英都傻了,剛抓四人幫。這人都在這塊都當植物人了,睡了兩三年了,管子一拔老同志走出來了,也不要拐杖了。高聲大罵,這共產黨耍流氓,那還是天下第一,美國人完全不懂這個。那老頭在那躺着的時候,完全不影響自己摸護士,完全不影響跟護士交流,完全不影響弄錢,活下來了。我覺得朱鎔基這回玩的挺高。
所以說鋼鐵俠,您這個聲音,我聽的第一感受,哇塞,一打寒顫,爲啥啊,挺像朱鎔基說話的。朱鎔基當年去鄭州,鄭州剛裝好的叫皇冠假日酒店,見幾個企業家,河南雙匯的老闆,包括我,聲音很深沉。看着我們,你們的企業是真賺錢啊,還是假賺錢啊。那種瘮得慌,他跟王岐山真像,就是裝神弄鬼。王岐山說話的時候眼睛看着你,這麼看着你,看你半天,本來該問你問題了,他不。看着你,你問完了,他不說,看着你。然後把煙點着,深沉的來一句,你吖腚真懂啊。他就玩這個,官場的不就是這個嘛。所以說你看他倆,太互相學習了。就是那種能讓你玩黑道,玩老大,有種看教父看中毒的感覺。所以說這回朱鎔基玩的這手,千萬別小看。鋼鐵俠的倆問題,8月10號北戴河賈慶林的九問,和你看朱鎔基不上天安門。哎呀,鋼鐵俠,你叫我七哥,你有點對不住我,你一定比我年齡大。在你出來以前,有個江湖騙子,叫政事小哥,把很多女人豆豆騙走了啊。開玩笑,是我們爆料革命的英雄。現在你這一出來,競得芳心啊。你別裝嫩,你肯定比我年齡大,跟朱鎔基年齡應該差不多,謝謝鋼鐵俠先生,您繼續問吧。

2019年11月4日
中國的對外貿易已經到了可以說是前所未有打回到30年以前去了,這爲什麼朱鎔基惱火。我們三十年創造的貿易、投資、賺錢、坑錢的環境被你習王給毀了。對吧。那麼現在可以說是最壞的時刻還沒到來。

2019年11月6日
王岐山和所有的,朱鎔基和江派,所有的共產黨的高官,這點是共同的,崇洋美國。只要講英文的就在心裏高三頭,崇拜西方這一點是絕對無庸置疑的,都是一樣的。其他就是完全是沒道德,沒原則,沒有信仰,沒有理想,更不存在什麼主義,那是胡扯,就是現實主義,就是流氓主義。所以說你不要把它分爲,要非好即壞,非壞即好,不存在這個問題。

2019年11月19日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閒言碎語俺不說。香港出現那麼多事情,《大紀元》在我幾次的勸告當中,終於被燒了。這跟共產黨當年的六四,一點都不變的,編輯版本不帶變的。然後在理工大學找到了朱鎔基的孫女——朱媛女士。你看人家的孫女多值錢,粉色的衣衫包裹着就出來了,一幫人圍着啊。有點灰塵,那警察局長給她撣灰塵,護送她上旁邊香港“特通”牌的車,接走了。人家的孩子是啥做的?人家的孩子不是肉長的,人家的孩子在所有中國人的地位當中,是中國人的神,中國人就是豬狗不如,香港人現在也豬狗不如了。你們的孩子可以死,可以變成藍色,可以流血,一羣警察砸死你。但是人家的孩子,人家的孫女,粉衣包裹護送上車。你反共是玩,是娛樂,這幫孫子反共該死,這就是共產黨的邏輯,在香港已經完全共產化了。大家想想,所謂的沒有攻進理大,所有所謂的曾鈺成等建制派的勸說,還有某些所謂的校領導的勸說,都在演戲,就保護那個人呢。人家一孫女,就能值你半個香港的命,香港人現在多賤啊?賤到啥程度了?香港人還覺得自己很值錢,在共產黨眼裏你們太賤了,整個香港不值人家一孫女的命。大家也知道了,爲啥王岐山在70年大慶前見臺灣的朋友,70年大慶能解決香港問題嗎?70年大慶能解決金融危機嗎?70年大慶能解決內部的紛爭嗎?是不是,這就回答了所有的欺民賊,和黨內所謂的“忠誠派”,你們就知道了,到底朱鎔基發生了什麼。那孫女天天在家裏邊跟他說啥?你們乾的這事怎麼着怎麼着。再牛叉的共產黨,在自己的子孫,還有自己的私生女面前,都是重孫子,沒有爺爺。爺爺都是孫子,大家看明白了嗎?
……
朱鎔基的孫女就告訴你,什麼叫階級。她是天,你的地上的畜生。香港人如果再不醒,再看看勇武派留下的那些誓言,勇武派做夢都沒想到,你們保護的是朱鎔基的孫女。你們也沒想到,朱鎔基的孫女也救了很多人。你們也沒有想到,因爲朱鎔基的孫女,很多人肯定會被消失,知情者都會被 “扎”,滅掉。皆因一孫女,香港這幾天就發生這麼大的事,竟然一個人影響了政局,這就是共產黨,這就是共產黨。

2020年1月22日
另外一個我要說一個,這幾天啊,大家要注意到,美國的行動啊。美國等啥呢啊?美國等啥呢?戰友們,美國等着“三十天”的生效期呢。所有的美國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我遇到的美國人,我沒見一個人看好這個所謂的“第一次協議”的、“中美貿易協議”的。我沒見一個人認爲這個協議是對美國好的,也沒見一個人認爲這個協議可以執行的。但是,所有的人都認爲,華爾街某些共產黨的,所謂的盜國賊的“夥伴們”會利用這個機會,表演給美國和中國看。我們得到了這樣的牌照,我們得到了這樣的執照,我們這樣被XX。大家看會很多,共產黨已經和他們勾兌好了。據我掌握的情報,接下來的一兩個月,中共會展示給美國看。我買你大豆了,我買你豬肉了,我買你農產品了,然後跟微軟籤大合同了,跟IBM籤大合同了。一摸一樣。然後,這個基金被允許進來了,那個銀行被允許控股百分之八十、九十了,“啪啪啪”都就像那個放煙花一樣“嘩嘩”的出來。大家你們記住,共產黨的領導人,想去“藍金黃”、“BGY”哪個國家的時候,在去這個國家的時候,你記住,一堆國企湧過去。開記者招待會,記者採訪,投了三十億,投了五十億。就像在“達沃斯”一樣,我買了英國這公司,我買了那公司。一摸一樣。這叫什麼?這叫什麼大家記住了麼?這是純粹的政治宣傳,這是純粹的“BGY”,公開的“BGY”、“藍金黃”。所有都不會兌現,要的就是政治效果,要的就是洗腦作用和達到欺騙的目的。更重要的事情,他要覆蓋盜國賊私生子女在西方,跟這些西方的合作伙伴偷中國錢,他要“滿山過海”。你看我改革開放了,我爲了國家政策,我爲了國家利益,戰略性的引進了美國某某基金,戰略性的引進某某銀行,給了他百分之八十五的甚至百分之百股權,包括把國有的多少所謂不良資產給了他們。
啥叫不良資產?如果戰友們搞不清楚什麼叫不良資產,那你就不瞭解共產黨。朱鎔基自從把國有企業,開始國有銀行資產分離,把所謂的分離,另行處理,打包處理。產生了中國信達資產,什麼什麼中信資產。大家記住,最後,所有的這些不良資產到他們家裏面,都成了最良資產。因爲什麼,不良資產的價位誰來定,朱鎔基定,王岐山定,過去三十年都是他兩家定的,沒有第四家定過。黃菊定了幾天定死了,定死了,黃菊。就這兩家定,朱鎔基家和王岐山家。當然啦,只要是大佬,江家要,江志成,江綿恆要,那你就往一邊去,我要先喫,當然是選最好的喫。爲什麼不良資產,我可以舉例說明。建設銀行這個資產總共多少錢啊,八百億。我拿過來的時候我說八百億就八百億,我把不良資產處理的時候,我把八百億改成,少一個零叫八十億。我要賣給我的私生子女,我只要你八塊錢,去掉一百個零都可以,零點零八都可以。這就是貓膩,這就是共產黨的所有的法律和政策。你一定看到它在拉皮筋,它的彈性有多大,他的彈性在哪裏。大家要清楚,這就是所謂的寫在中美貿易協定當中的美國允許美國的基金去購買中共的不良資產,貓膩在這,誰去買?大家誰去買?安紅去買?安女士去買?Bo博士買?熊博士買?路德買?可能嗎?叫老江買?老江買個零都買不起,別看老江家有錢住着豪宅。

2020年1月24日
朱鎔基,王岐山,孟建柱,楊潔篪,孫立軍,吳徵,是中華民族的趙高,李斯。是中國人的魔鬼,是上天派來處罰我們14億中國人的魔鬼。但凡有良知的中國人,請你們拍着你的心窩子,你們問問這幾個人,他們是怎麼上位的?凴他的能力?凴他的道德?凴他的水平?凴他的修養?這些人心中有沒有老百姓?這些人心中有沒有中國?這些人的孩子爲什麼都拿外國護照?他如果有中國他幹嘛把孩子都到外國定居?他們愛這個民族嗎?他們愛這個國家嗎?他如果真的愛國家愛民族,爲什麼把他們的錢,他們的子女都放到美國歐洲去?他們坐中國產的汽車嗎?他們穿中國產的衣服嗎?他除了玩弄中國的女人,他不喜歡中國的任何東西。但是他們卻戴着爲人民服務的帽子,卻玩弄着人民,奴役着人民。如果不是這樣,他爲什麼建一個人類上最可憐的網絡防火牆?你建一個網絡防火牆,就是因爲你過去作了惡你不想讓我們知道,不想讓別人告訴我們。現在你想做什麼壞事,你不想讓我們知道,你也不希望外面人知道。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