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專欄】《盲井》:中共國黑暗叢林的隱喻

作者:文石
編輯:Giselle

電影《盲井》劇照,圖片來源: https://zhuanlan.zhihu.com/

中國生產世界煤炭的30%,但煤礦事故的死亡人數卻占到70%。每生產100噸煤炭的死亡人數,中國是美國的100倍。這些用來換取煤炭巨額利潤的生命,只能是來自中共國最普通最底層的家庭。在電影《盲井》中,礦井下深不可測的的黑暗被撕開了一道裂縫,讓我們得以了解那些吸附在罪惡利益鏈條中互相傾軋、互相蠶食的人們卑賤慘痛的生活。

唐朝陽和宋金明是一對搭檔,專門物色獨自出門打工的農民(行話叫“點子”),將他誘騙到私人煤礦。兩人中的一人會偽裝成“點子”的親人。在取得了煤窯老闆信任後,在井下將“點子”打死,偽造成礦難事故,以騙取賠償金。影片開始,儘管窯主很狡猾,兩人的演技和配合卻成功騙到了錢。他們的殺手鐧就是佯裝把礦難的消息散佈出去。窯主其實並不害怕傳出去讓官方知道,顯然事故不是一次兩次了,如果在當地沒有過硬的關係,他是不可能經營煤窯的。

窯主怕的是花錢。他算的賬是,把錢付給死者家屬私了,比讓政府帶一堆人來解決問題花費要少的多。也就是說,賠償一條人命相對是便宜的,而打點地方官和新聞媒體之類的則需要重金。另一方面,窯主也知道,只要不報案,地方政府對私窯的事故就會不管不問。地方政府算的賬是,政府以稅收的形式和礦主(包括官員)以利潤的形式從煤窯瓜分的利益才是大頭。兩害相較取其輕,這種情況下,大多數窯主都會乖乖落入兩人的圈套。換句話說,不是他們的計策有多高明,而是官煤勾結的機制讓他們有可乘之機。從這個角度說,地方政府、窯主和他們倆都是串在一條線上的掠食者,都是以吸食無辜生命的鮮血為生的。

得手後的唐朝陽和宋金明再次來到長途車站物色下一個“點子”。唐朝陽看到一個穿著運動服的學生背著被子卷就上前下套。宋金明發現唐朝陽套來的“點子”竟然還是個未成年的孩子,起初不答應,責備唐朝陽這樣幹是要斷子絕孫的。但經不住利益誘惑,不得已答應冒充這個孩子的二叔。倆人隨即把學生誘騙到一處偏僻的礦井。

宋金明看到學生帶來的照片,認為這個學生是他們以前做掉的一個“點子”的兒子。唐朝陽堅決否認,極力說服精明宋金明不要手軟。但精明的唐朝陽察覺出宋金明對“點子”有了好感,因此非常不滿,多次催促宋金明盡快下手。宋金明卻找各種理由拖延。最終,唐朝陽決定親自打死“點子”,卻被宋金明失手打死,兩個人最後都死於井下,學生則僥倖逃離。

宋金明對學生產生好感是因為看到他隨身帶著課本,而且只要有閒暇就拿出來讀。這讓宋金明想起自己也在上學的孩子。宋金明外出打工就是為了給孩子交學費,而學生也是因為父親外出打工長時間未歸。他被迫輟學,離開家就是為了掙錢給妹妹交學費。我們不知道現實生活中有多少農村家庭無法承擔學費而讓孩子輟學,也不知道多少離鄉的農民工是抱著讓孩子繼續讀書的願望在異鄉拼命苦幹的。但僅僅為孩子的學費,宋金明就可以乾這種謀財害命的營生,而學生也是為了學費差點丟了性命,這種情節說起來多少有些難以置信。

我們的國人真的是這樣熱愛學識,渴望文明的嗎?難道底層民眾真的會把孩子的教育看作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嗎?

很可能事實就是這樣。教育在中國人心目中所佔據的位置確實超乎想像。但讓孩子上學,絕大多數家長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讓他們學習知識,努力成為一個有文化有修養的人,而是為了更實際更功利的目的:脫離父母一代所處的社會階層,上升到一個可以不再吃苦受累、可以輕鬆掙到錢,最好能像幹部一樣被巴結賄賂的階層,也就是把上學獲得文憑作為攀爬途徑,讓孩子盡可能擠進比自己高一等的人群中去。因為對沒有背景沒有根基的最普通百姓而言,這可能是唯一改變命運的渠道。看看那些跪在政府門前請願的家長,當考生本應有的公平被廉價的出賣,人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向欺壓自己的權力哀求。多少底層人家吃苦受累,拼命供孩子上學,心底里的期待就是下一代能擺脫自己這種被隨意欺壓凌辱的地位,躋身到奴役壓榨自己的那群高高在上的人當中。

就像吊在牲口眼前的一個胡蘿蔔,這種願望所產生的模糊幻景,能讓人心甘情願忍受眼前的現實,無論它多麼悲苦、多麼黑暗,多麼沒有人性。一代又一代,這根胡蘿蔔就是生活的全部希望,就是無窮的動力,讓多少人年復一年地像牲口一樣為這國的權力者們拉磨,奉獻出自己的勞動、尊嚴、健康,甚至生命。

在原作小說中,逃過一劫的學生將真相告訴了窯主,身無分文地離開了礦井。然後呢?繼續回到長途車站等待招工機會?唐朝陽和宋金明是遇到老鄉拉他們幫忙共同欺詐才發現這個營生的。此後,尋找“點子”的唐朝陽遇到一個四處轉悠的單身打工者,四目相視,他感到對方的目光有些異樣。唐朝陽有種不祥之感,不禁脖頸發冷:遇到同行了。對方也是在找“點子”,唐朝陽恍惚中想到自己如果落入對方圈套裡,很快就會命喪黃泉。在現實中,這類犯罪集團的人數要大得多,甚至是整村一起出動。假如這個學生經過這次劫難良心未泯,沒有加入這種犯罪,他會不會再次成為“點子”?

電影《盲井》改編自小說《神木》,小說則是依據真實事件創作的。在為這部電影尋找外景時,煤窯的人以為是新聞調查人員,看到攝影機就躲,甚至不惜把煤礦停產。編導把劇本拿給窯主看,窯主覺得劇本非常符合現實,便同意了拍攝。在電影完成後,再次出現了類似案件,涉案人數更多。據稱他們是看了電影《盲井》受到啟發,找到這條“發家致富之路的”。

文學藝術和現實如此深切地契合,完全可以看作是整個中共國現實的一個隱喻:在一個權力縱容、甚至參與其中的犯罪機制中,處處都是吃人的陷阱,一個人似乎別無選擇,不是成為掠食者,就是成為被食者,不是成為被壓榨的奴隸,就是拼命擠到官方體制中成為欺壓者的一員。唯有打破這可悲的循環死結,我們的國民才能不像隨時被獵殺的“點子”任人宰割,才能安全健康、堂堂正正地活著。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1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