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於歷史風頭的爆料革命, 戰友如何重新認識自我!

作者:寶中寶

或許很多人沒鬧明白。傳統裡,中國人習慣找靠山,但文貴先生已經講得很明白:就是美國政治,無論是誰,其實對中國14億人是不是奴隸根本不關心,只關心各自利益,也就是金錢。才不管你中國人是死是活。誰關心你啊。憑什麼關心你,你說。

爆料革命做的,就是要這些力量,無論是誰,都無法忽視爆料革命,都無法避開或不與新中國聯邦合作,這應該是文貴先生的態度。

之所以以美滅共,是讓美國人明白,無論你是哪個黨,無論你承不承認,但只要有中國共產黨CCP在,你們捂被窩、藏床墊下的那點錢,全世界都一樣,共鄉黨這個大忽悠可不是假的,是絕對真的能把它騙走,把健康的忽悠瘸了。不說了,先擦把眼淚趕先….還有棺材本,一切的金錢….

別想著你信基督,信上帝就沒人騙你了。問題是:美國人真信上帝麼,真的有信仰麼,真的相信公義麼。

一切都是有資本就有主義。

常委不在專列上跟七哥說了麼:美國很便宜的,你可以想見其講話時的蔑視,但這不也是事實麼,大家都是人,都有弱點,都貪財好色,但美人有先賢建立的法治為基石的好治 制度,這個是中國五千年來所沒有的,織致今日,還在以道德論人呢。

但美國人也非想象的天生就正義,什麼信仰,什麼神,什麼基督。香港有事,香港孩子們被強姦被輪姦,被從樓上扔下去的時候神呢,神在哪兒。當年二戰結束後的猶太人人世界,也因為德國納粹的集中營,使猶太人群體發生了分裂,神呢,那個說要讓亞伯拉罕的子子孫孫受盡祝福的神在哪兒呢。自耶穌殉難之後,被趕出迦南地,流離世界的猶太人,忍辱偷生兩千年後,終於在二戰德國集中營大屠殺後,大批人開始懷疑上帝的存在,這在當時成為一種現象,雖然後來幾十年,慢慢恢复了傳統信仰,但有一部份,徹底走向了無神論,這些人後來有些移民美國,成了無宗教人士。

全世界忙著與CCP勾兌呢,就是川普不也在那兒談貿易呢麼,一輪又一輪,幹啥呢,還運籌帷幄呢,CCP笑到尿都失禁了好麼,就是玩兒你,溜你,貓抓老鼠就是這麼玩兒的,所以別意淫。

香港孩子被殺被禍害,運籌帷幄的世界領袖呢,基督呢,信仰呢,公義呢。大家沒有那麼高,不要意淫。所以不了要迷戀山姆哥,山姆哥只是個傳說。

我想文貴先生是要讓投身爆料革命的戰友,要超越自我:神啊,上帝啊,基督啊可能只是我們所幻想的信仰中的裝修中的一些元素,而每個人要捫心自問,我們真信神麼,真信基督麼,真信萬佛萬神麼?

隨著爆料革命的進一步加深,不是我們離目標越來越近了,我們勝利了。而是要自問,我們真的配麼,是我們真的推動了革命麼,多少真正有力量的人在下面發力,我們動動手指頭雖然不可缺,七哥也常說,爆料革命沒你不行,但我們真的配得上這些麼。

但這也是一場奴隸的戰年,幾千年為奴的中國人又怎能不參與其中。其實七哥是讓我們超越自己,革自己的命,所以才說沒你不行。因為這是一場中國人是否世代為奴的決戰,關系到每一個中國人,所以“沒你不行”“自救者,天助之”。

我們需要超越,Beyond,需要真的建立一種新中國聯邦人的精神,這個精神將不同於舊有的一切。
所以,爆料革命,不是在求誰,不是在跪拜誰。或們就站在這裡,站在新中國聯邦,讓世界看到,讓美國人看到。他們捂被子裡,藏床墊下的那些餞,想要保住棺材本,就要滅共,怎麼滅共,與爆料革命合作,與新中國聯邦合作而且才是出路,而且是惟一的出路。

所以記得前一兩年文貴先生說,我們不欠美國,反倒是美國欠我們爆料革命。現在才深刻體會到了。一路下来,文貴先生說的,有多少變成了事實。

先是說中共BGY美國,可是有多少美國人相信。接下來又說CCP3F美國,又有多少人相信,我甚至懷疑川普總統會相信,如果真相信文貴先生說的共產黨BGY,3F美國,又還要一輪輪的去貿易談判,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因為可以說共產黨的超限戰超出了美國人的想象太遠,美國人尤如在大海上漂浮,暫時還找不到北。

甚至是路德先生說病毒是中共軍方實驗室搞出來,將來要在美國投毒,搞亂美國的。要知道路德先生說出來,是有閆博士的情報的,只是那時閆博士未浮出水面。

可是班農先生怎麼說,班農先生當時是全然不信,因為美國人根本就沒認識到共產黨多麼沒人性。三年大飢荒死幾千萬人,計劃生育墜胎,上億嬰兒被滅殺,其實在美國人的腦海裡,一切都還只是概念層面的東西。沒把它與現實聯系起來。同樣路德先生對班農先生說共產黨軍方實驗室制造病毒,下一步就是到你美國來投毒,班農先生也是無從想象,因為在他們的邏輯裡,這個不符合邏輯。

同樣,當文貴先生說香港,呼籲世界關注香港,說如果香港被共產黨控制,未來,世界就如同香港一般失去法治,失去自由,世界將進入黑暗。中國新疆化,香港中國化,世界中共化。可是那時有誰把這些當回事了?說白了,沒有人關心你是死還是活。大家依然在乎的是利益。

直到昨天直播,文貴先生尚且哀嘆:說提了很多建議,可人家未必把你當回事,繼而自嘲:我們也別太把自己太當回事了。中國人明白此中的無奈。由此我想到了一個觀點:天真,也是有天真的可惡。中國人常說沒有疼痛,怎會長記性呢。

回到開始的話題,文貴先生此次隱了27天後的直播,我感受到了幾點,雖然爆料革命以來,到如今成立了新中國聯邦,但我們還沒有直正的革自己的命,就算我們從CCP治下的臭坑裡爬上來了,但依舊帶著總總的陋習。

不要因為參加爆料革命,我們就多好了。不是的,遠遠不夠,文貴先生常常誇戰友,是知道不容易而已,而且文貴先生知人,容人,所以才極少說苛求的話。但我的應該覺悟:離攀登“喜瑪拉雅”遠著呢,我們甚至於不知道自己一身的毛病,這些醜陋惡習,在不經意間,就暴露出來了。

另外一點,從文貴先生視頻裡。我還感受到了一些期許。就是雖然從個人講我們每個人有這樣那樣不足、也不完美。但作為爆料革命的戰友來自新中國聯邦,我們在美國人面前,應該意識到自身的價值。甚至這個世界面前,我們都應該意識到爆料革命對美國, 對世界的獨一無二的寶貴價值。不要妄自菲薄。

在任何地方,包括美國人面前,我們華人的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為美元為世界做的,足以自豪。我們不必妄自菲薄,要有不同舊的中國人的精神,我想這是文貴先生一再一再傳遞的觀念。我們不需要有找靠山的心態,我們就是山,就是喜馬拉雅的精神。新中國聯邦宣言的精神,正是這樣的具體呈現。這是文貴先生有幾次晃晃手裡新中國聯邦的含義,

這需要我們重塑自我,以自新後的形象面對這個世界對新中國聯邦人的審視,我們準備得怎樣。隨著爆料革命的重要性,越來越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我們真的配得上爆料革命的光環麼?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 小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