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1000元的6億人過著怎樣的生活

內新聞:庚子 校對:老白

摘自一位前線記者的描述:

“我做過十年記者,我知道新聞媒體從來不會報導他們。 我曾經很多次採訪到他們的艱辛生活,但報社都認為沒有新聞價值而不讓刊登了。

人們看到的是GDP連年增加了,看到的是滿大街都是奔馳寶馬了,看到的是每個旅遊景點都人滿為患了,看到的是出國的人越來越多了。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中國人口基數太大了,那1%的人已經提前進入了各取所需的社會,媒體報導的是他們,電視出現的是他們,人們眼中看到的是他們。然後,就誤以為所有中國人都是那1%。

那一年,西南大旱,我在廣西、雲南的鄉村里採訪了半個月。我坐在長途汽車上,車窗的兩邊,是連綿不絕的貧困村莊。村莊已經被時代拋棄了,一片死寂,好像一座座墳墓。

曾經有過的炊煙裊裊、笛聲悠揚,曾經有過的孩子們歡天喜地,母親呼喚孩子回家吃飯的聲音,再也聽不到了。我走進一座座村莊。我看到過孩子們的碗裡,有的放著幾根鹹菜,有的放著兩根辣椒,還有很多人只吃白米飯,連辣椒鹹菜都沒有。

有一年,我走進一座學校裡,看到一群孩子圍著吃飯,讓我拍照。十幾個孩子,一人一碗米飯,中間放著一碗炒黃瓜。盛菜的碗很小很小。孩子們吃好幾口米飯,才小心翼翼地夾起一片薄薄的黃瓜。

一位老師悄悄對我說:學校看到你來了,今天才給孩子們炒了一盤菜,平時沒有菜的。這座學校,在著名歌唱家宋祖英的家鄉。

有一天晚上,我在武昌洪山廣場的公交站台上等車。走來了一個老人,滿頭白髮,身材高瘦,但收拾得很乾淨。

他要喝我手中的半瓶水。他說他已經一整天沒有吃東西了,沒有喝水了。我從旁邊的商店裡給他買了麵包,買了水。他雙手捧著麵包,大口大口吞下去。他說,他以前是工人,後來下崗了,這些年都是飢一頓飽一頓過來的。

就在半年前,我還在資助一個貧苦老人。那一年,一輛摩托飛馳而過,將他撞飛了。等到他醒來的時候,摩托車早就逃走了,他躺在冰冷的土地上,幾根肋骨斷了,手腕也斷了。

他住在城中村,就是消失在我們視線之外的那種村莊,就是電視上從來不會出現的那種村莊。他賣菜為生。賣菜的錢,僅僅夠自己生存下去。這才是真實的中國。中國經濟總量排世界第2位,但中國的人均收入在世界排第71位。 ”

回顧中共的執政歷史,大躍進餓死的近億人,像閹割豬一樣的計劃生育政策減少4億新生兒的降生。

喊了三十年的“小康社會”也只不過是它們博取民意的謊言,謊言說了千萬遍時,假也就變成“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onald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1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