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和鬥爭的遐想

喜馬拉雅的文雅 (雅典娜農場)

图片来源 https://www.syfy.com

川普總統於11月7日發聲明不承認喬拜登獲勝。聲明內容如下:

我們都知道為什麽喬拜登急於裝成贏家,為什麽媒體聯盟這麽努力在幫助他,就是因為他們不願意公布真相。壹個簡單的事實是:大選遠沒有結束,喬拜登還沒有得到任何州獲勝的證實,更不用說在競爭很激烈而且法定強制重新計票的州,或者我們競選活動可以合法挑戰確定最終勝利者的州。在賓州,我們合法的監票員,就不被允許進入計票現場。決定誰是總統的是合法投票,而不是新聞媒體。

從星期壹開始,我們的團隊將向法庭提起訴訟來保證選舉法得以實施,確保勝利者就任。美國人民有權誠實選舉,也就是說計算所有合法選票,不計算任何非法選票。這是確保公眾對我們的選舉充滿信心的唯壹之路。令人震驚的是,拜登競選團隊拒絕同意這壹基本原則,他們想把那些舞弊和制造出來的、包括沒有資格的或者已經死去的人的投票計算在內,只有進行了非法操作的政黨才會非法把監票員拒之門外,然後在法庭上阻止他們進入。

那麽喬拜登想掩蓋什麽?美國人民值得擁有、並且民主制度也要求有壹個誠實的投票結果,在這個結果出來之前我是不會休息。

當天早些時候,美國各大主流媒體紛紛越俎代庖,未經得到最終合法公布的競選結果就迫不及待勁爆喬拜登選票超過270票已經勝出的消息,大有要生米煮成熟飯的架勢。而壹些國家領導人也在第壹時間做出祝賀,日本新任首相Yoshihide Suga,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澳大利亞總理Scott Morrison,就連臺灣總統蔡英文,都立即紛紛表示祝賀,客觀上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相信這些領導人都明白喬拜登是中共支持的候選人,他們如此迅速的反應,是為了政治正確嗎,這些人都在過去經歷過挫折,英國首相面對香港問題的國際公約被公然撕毀,當著全天下人的面被中共打臉,依然卑躬屈膝得過且過,在自身感染中共病毒,英國皇室感染中共病毒後,他們僥幸撿回性命,他們就算壹只腳踏入鬼門關,仍不忘記向著把自己推入鬼門關的中共獻媚、為拜登助威;日本長期被中共領海威脅,新首相是要把安倍晉三的軟弱秉性發揚光大嗎;澳洲被中共施以貿易威脅,幾包大麥,幾瓶紅酒,幾塊牛肉,幾只龍蝦,就掐住了澳洲的脖子,難怪是農村裏的土澳,還需要再見見世面;再看臺灣,追根溯源的恥辱,幾代人從抗爭到妥協,壹年半內香港飽受肆意的淩辱,這些是忘記了,還是被殺雞儆猴給嚇怕了?就算不是為了國家的前途,從做人本分而言,美國在2020總統大選中的鬥爭,就是為美國、為全世界和人類文明向中共邪魔抗爭的過程,川普總統深陷沼澤,暫時遇阻,大哥有難,各個兄弟曾經山盟海誓達成捍衛文明和信仰、保衛領土安全的這種生死友情去哪兒了?賀電發出未免太過積極,自身軟弱和懦弱壹覽無遺。

中共壹家邪魔何以能控制全世界所有民主政體的人類?共產之毒何以無孔不入侵蝕文明和信仰的光環?民主國家為什麽如此懼怕獨裁中共?誠然,民主體系下的“憲法只是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遠遠不足以管理其他組織,但是這種憲法下的民主體系的維護,是基於對制度和文明的修築和鞏固,還是科技發展後發揚政治正確的墨守成規和明哲保身?在這種體制下與眾不同的、具有創造性的、優秀的愛國者是否能夠真正發揮其才能,還是可能招致來自多方固有體系的壓制,更不用說深入集權和腐敗後的破壞勢力的阻撓?

非政客出生的川普總統,真正遇到了政治挑戰,他是繼續用自身獨特的方式尋求解決問題的途徑,還是在這個民主機器中學會了政治正確退卻並脫身,亦或是在中共之毒彌漫和侵蝕之下,絕地重生?他於當天在GAB留言“我贏了!大大勝出!”,6個小時後,他繼續說,“監票員不被允許進入”“我贏得合法選票7100萬張!”,再補充說,“7100萬張合法選票,是在任總統前所未有最多的!”川普總統的反應是對主流媒體全部被中共藍金黃集體新聞做假的本能反抗,他選擇在自媒體發聲,用事實說話,與民眾互動,讓民眾了解真相,顯示了平民主義的理念和美德,他的努力換來了美國民眾排山倒海的支持,但是這種支持是斷層的,人民無法了解真相,無法形成對選舉結果直接的決定,即便事實完勝,仍面臨黑白顛倒的罪惡和被黑暗籠罩的威脅。

三年前郭文貴先生開啟爆料革命,苦口婆心勸說世界,人們選擇無知、傲慢、繼續逢迎強權,即使在比較開明的美國仍然難以開啟民智,壹方面是主流媒體隱瞞事實、歪曲事實,另壹方面是否也存在過於“制度自信”?川普總統在經歷了中共病毒,經歷了選舉重創,才認清這些三年前就被警告即將來臨的黑暗之魔,已經真真切切地致命地進攻著川普總統,不僅僅是國家安危,更讓自身與全家性命攸關。

壹方面,川普總統在面臨腐敗,政敵的攻擊、非法國際勢力(中共)進攻時,他首先選擇依據法律解決問題,即使自身擁有無比強大的權利,仍然謹慎行事,既是出於對百姓生命的重視,又是對法治的尊重,也體現了對上帝的敬畏、對信仰的尊崇。這與集權下中共國的獨裁者截然不同,他們視百姓為草芥和炮灰,對內無視生命,對外動輒以武力威脅,任性地隨時可以開火,對全世界投放中共病毒生化武器就是他們無知和狂妄的體現。而川普總統非常謹慎地使用手中強大的武器,這種文明的價值觀是值得新中國聯邦人尊重、學習和借鑒的。另壹方面,中共這種“非法國際勢力”是前所未有的,是人類的敵人,是反人類犯罪組織,對待這樣的敵人,再以壹貫的民主和法律流程辦事,就會顯得力不從心,延誤了時機就可能產生致命的錯誤。再者,最殘暴的戰爭已經由上世紀法西斯血腥的屠殺演變為消無聲息的來自中共的超限戰,包括媒體戰、信息戰乃至生物病毒戰。覺醒後就會發現恐懼、猶豫、所謂平衡都是於事無補的,面對強敵,唯有放下所有包袱,奮不顧身迎戰方可取勝。當然,歷史上不乏這樣的例子,19世紀50年代,美國南北戰爭中,林肯政府如何從猶豫不決轉變政策取得決定性勝利;上世紀二戰中,羅斯福總統如何由遲遲不肯參戰,到迎頭出擊反敗為勝,這些都值得探索和借鑒。美國歷史豐碑上的總統總是以不同的方式體現其英勇作戰、痛擊敵人的本領,才把“偉大”二字寫入歷史的。

如果如同川普總統自己在視頻中所言,我相信,言必信,行必果,這將是我們很快看到的。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 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but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35 分鐘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