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音雄」人物故事 第一季,第十二集:無名英雄 YOUYOU(勇往直前)

我是音雄文字組  小雄,然小哥整理

強忍失去親人之痛,祈禱沒有中共的明天

小雄:聽說您母親最近過世,為您感到難過。是什麼原因呢?

YOUYOU:母親在家附近的醫養結合的設施接受治療,療養院突然來通知,說母親狀況不好,沒過幾天就去世了。

小雄:是急病嗎?

YOUYOU:不是,母親得血栓症有一段時間,但治療得很好,出院後,在醫養結合的療養院繼續接受康復性治療。每天都有家人去看她,每天推她出門散心,跟她聊天,給她買喜歡的東西,每天扎針灸、按摩,身體恢復的很快、很好。可以看出一天天變好。

小雄:哪裡出現了問題?

YOUYOU:疫情爆發後,整個療養院被關閉,不允許家屬進入。從此,媽媽再也沒有看到過家裡人,雖然有時候護工會拍個視頻給我們,但是媽媽因為血栓,不能說話,我們也不知道她們會怎麼對待媽媽,我相信她們不可能像家人那樣對待她,幾個月的孤獨,她肯定很煎熬,前幾天突然說媽媽不是很好,沒有幾天就去世了。

小雄:療養院護工不會精心護理嗎?

YOUYOU:護工不能全面照顧,我們在的時候,看到會做針灸,給吃的。我們家人不在的時候不清楚怎麼對待。

小雄:不能每天和母親視頻嗎?

YOUYOU:之前有時候護工會拍個視頻,但是,後來,院方也常常以「不方便」為由拒絕。

小雄:他們沒說有什麼不方便的呢?

YOUYOU:他們就以疫情為由,說不方便。

小雄:這很不正常。

YOUYOU: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

小雄:能否瞭解到他們是如何對待母親的嗎?比如是否按時針灸,按摩?

YOUYOU:院方說在持續做。實際情況不清楚。但可以想象把一個人扔在床上,不讓親人溝通,就算正常人也會得病。

小雄:關鍵是什麼都不透明。

YOUYOU:是的。比如,北京,看上去挺好,發現一個病例,就封小區,封城,大面檢測,但從來不告訴有什麼具體情況。

小雄:封城,說是封鎖病毒,更是在封鎖消息。

YOUYOU:對啊,出現問題,就說是境外輸入。讓人最生氣的是,很多人不看具體情況,一味認為封得好,甚至就連我的家人也在這麼說。

小雄:對母親去世的原因,院方給出什麼說法?

YOUYOU:我母親之前一直恢復得很好。而院方突然就說舊病復發。沒有給出其他理由。我覺得,沒有家人參加護理,那不根本不是療養院,就是一個監獄。

小雄:人在監獄,還得稱贊監獄。後事如何料理的?

YOUYOU:只是去收屍體,然後火化。一切都是那樣的按部就班。

小雄:那您有沒有回去看看母親?

YOUYOU:去年回去過。但我參加爆料革命,有露臉的直播過,另外和其他戰友一起,基本上每天直播(因為家裡有孩子,怕他搗亂,所以直播屏幕放照片。)因此沒能回去看望親愛的母親最後一眼。一想到母親不明不白的去世,很懊惱。中共國向來對待人甚至還不如寵物,藐視人的生命,不能感知他人的疼痛,這樣的想法和作法更不應該出現在救死扶傷的場所。

小雄:您每天直播,哪來的這麼大動力?

YOUYOU:我唯一的目標就是滅掉CCP,回去給媽媽上墳。

小雄:您怎麼跟孩子說的?

YOUYOU:他還小。太痛苦,沒法直說。我就說,姥姥長翅膀飛走了。

小雄:孩子怎麼說?

YOUYOU:他說「那媽媽也會長翅膀飛走嗎?我不想讓媽媽長翅膀飛走。」

小雄:孩子懂事了。誰願意讓自己的媽媽不明不白地長翅膀飛走呢?我們必須更加註意身體,活得更好。

YOUYOU:是的。我想提醒大家,病毒還在,而且非常大的影響著我們生命的每一天。像我母親那樣,雖然不是直接,間接受到影響而去世的人應該很多。

小雄:聽說您也參加了「我是音雄」?

YOUYOU:是的,第一期第一個出場,值得紀念,可是當天沒有發揮好(笑)。不過,我很榮幸,我也講出了我的故事。

小雄:無疑見證和創造了新中國聯邦的歷史。

YOUYOU:謝謝。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usic

新中国联邦空中唱响团队! Sky Shouters from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11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