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禁!論共黨的生殖器治國

玫瑰新聞深耕欄目組首席特邀作者:趙聖歡

“我們要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牢固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堅持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這是當年大陸考生政治科目考點,厚顏無恥一如既往,彌天大謊亙古無雙,偉大光榮正確得中人慾嘔。

但是,多數人並未發現這背後隱藏的潛臺詞,說來也簡單——去掉各種哄騙墻國傻白甜的“中國特色”理論,只留動詞——“高舉”、“牢固”、“堅持”、“深入”、“貫徹”、“落實”;再加上“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答案呼之欲出:三點式,別號比基尼。“高舉”、“牢固”、“堅持”胯下某物;“深入”、“貫徹”、“落實”床上玩物——全部是進行某种運動的過程。主要對付三點,上面兩點“擋膻中”,下面一點“擋中央”。名喚黨中央,實為“襠中央”。

原以爲走狗文人們都是“只盼墳前有屏幕,看奧運,同歡呼”的亡靈派詩人擁躉,萬萬沒想到文宣部筆桿子不知是精蟲上腦還是良心發現,我手寫我心,以隱晦筆法,揭淫穢真相。奈何凡夫俗子只看表象,讓你勉強餓不死就為之擊節讚嘆,真真是普天同慶,嗚呼哀哉。

事實上,某黨對于生殖器的把控,乃幾千年來亙古之未有。甚至刻意宣揚的“封建禮教”多半也是穿鑿附會來製造刻板印象,以造成“當今比以前自由”的假象。傳統意義上的禮教大防,其實遠沒有這七十年來得嚴重。下面,且讓筆者翻一翻故紙堆。

“(叔梁)紇與顏氏女野合而生孔子。禱於尼丘得孔子。” 這段《史記•孔子世家》的記載明確説明,孔聖人雖貴為萬世師表,也不過 “玉米地興之所致來一發”的意外產物,當然那時候中國還沒有玉米。事實上,春秋戰國乃至後世千年,華夏大地野合“胡天胡地”蔚然成風,周代禮樂儘管等級森嚴,還是寬限了一天作爲“野合日”——農曆的三月初三。當代人往往只記得三月三凍得把眼翻,但當時有個雅稱,上巳,甚至有祈雨踏青等諸多活動。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論語》除了之乎者也,更不乏此等風雅事,當然過程中你要是和誰看對眼,脫離隊伍鑽個草叢,並不算違背禮數。“浴乎沂”就是在沂水洗澡(山東臨沂),而當時的爛漫風流文昌地,兩千年后竟成了網癮少年十萬伏特電刑院,今昔對比,不禁令人困惑是否錯亂了時代?

上巳節祈雨踏青順道相親,露水情人們成雙成對去鑽茅草堆莊稼地小樹林天雷勾地火,這種習俗直到唐代還有,不信請看杜甫《麗人行》——“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當然還有更風雅所在,文人詩家來往章台柳巷,俊才薈萃曲江池平康坊。絕非今日大保健盯著鐘點到時趕人,而是真正筆墨相親詩歌酬和。男人狎伎,女子亦然——但凡有點小財的,養幾個男寵乃尋常事爾,當時稱作面首。最有名莫過高陽公主,私生活之混亂放到當今也足以為之瞠目。另外就是武則天,媚娘老矣,尚宣懷義矗二堂——可憐木構建築史奇跡,遭後者付之一炬,惜哉。

論中國歷史,必言及漢唐。但按照《紅樓》説法,強漢盛唐實乃“臭漢髒唐”——劉家皇帝男女同吃,比如斷袖之癖就出自漢哀帝。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後來魏晉南北朝也喜好男風。唐代這點不明顯,但是就老婆這事兒,也能“父死子繼兄終弟及”,或者搶兒子老婆“扒灰”——楊貴妃就是唐明皇“扒灰”所得,爲了掩人耳目還讓她假稱出道,道號太真。遂有了《長恨歌》裏的那句“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不得不說,貴圈真亂。

縱然貴圈真亂,但並不妨礙漢唐成爲中國最偉大的兩個朝代。正如當今同樣“貴圈真亂”的美國成爲世界燈塔一樣。自從宋、遼、夏三朝鼎立,胡漢恩仇,禮教大防,中華便由開放包容漸漸轉爲内斂自噬,但有宋一代,沒了上巳,還有上元——“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寳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娥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而所謂七夕“中國情人節”,不過是乞巧,一群女生自娛自樂罷了,哪像商家吹噓,什麽節日,最後都變成買買買。最終結局男友為買買買頭懸梁錐刺股九九六ICU,女友日日花唄債臺高築——割韭菜,好一手。

真正“禮教大防”,是在連續挨了蒙元、滿清兩記重錘之後。中間還有個工作狂朱八八推波助瀾,妄圖管天管地管空氣——比如全國一年只放三天假。洗澡麻煩,所以之前朝代都五日十日一“休沐”,休息沐浴。自此衛生堪憂,明末人口又達到從未有過的一億五千万,于是和中世紀一樣鼠疫橫行;另外建造戶籍“黃冊”,放在南京后湖(玄武湖),力求登記到每個人頭,工匠軍戶更是勒令子子孫孫不許轉業,明後期部分管轄漸漸鬆懈,奈何清軍入關,于是變本加厲三百年。漢唐婦女隨便離婚改嫁,甚至私奔——比如著名的紅拂夜奔,大興城(長安)司空楊素甚至都懶得去管;哪像明清貞節牌坊,閙到最後出現無數個祥林嫂獻門檻。兩宋雖有纏足,但只如綁腿一般用于修形,不會像清代硬生生勒斷腳掌——誰TM喜歡畸形?除非是變態,不想讓人逃跑!秦漢曾嚴刑峻法,之後各種酷刑漸漸絕跡。唐代就算謀反最多也就梟首腰斬杖殺,從遼朝開始,單淩遲就有臠殺、支解、鐵梳、投崖、投高崖、五車轂殺、生瘞(活埋)、射鬼箭、炮擲、踐騎、釘割、沉河、焚、剖心諸法。因爲孤立系統熵恆增,不對外開拓的帝國便會越來越趨向窩裏橫——比如元明往後越發酷烈的刑罰,直到滿清十大酷刑,如今登峰造極的大數據控制,活摘器官,采生折割,放毒殺人——絕對是文明倒退。

“它管天管地管空氣,中間還管著你的生殖器”,其實某黨管理生殖器,還要細分三种,第一种是明管,一會兒英雄母親,一會兒計劃生育,一會兒開放二胎;節育環和強制流產曾造成多少人倫慘劇;譬如自家媳婦一尸兩命,導致某位特種兵惱羞成怒,遂有了九四建國門槍擊事件。第二种是暗管,明稅暗稅、民脂民膏,林林總總比當年的秦帝國還高,普羅大衆疲于奔命,結果都成了官僚家藍金黃籌碼。這還不夠,只聼天空一聲屁響,熏得人如飲瓊漿如毒斷腸,“小目標賺他一個億”、敗家娘兒們的最愛“馬爸爸”、以及全民老公“王思聰”閃亮登場,人們心中注滿消費主義——感官享樂為人生目的,爲此還不加班加點累死活該?正如當年的阿薩辛派山中老人,將少年們麻醉,讓他們在流著奶與蜜,有聖處女七十二侍奉的“應許地”醒來,享樂幾天后再度麻醉,送回原地。自此他們便對死後天堂深信不疑,爲了那個騙局甚至可以粉身碎骨肝腦塗地。而始作俑者們,坐高堂,食高粱,全不計及他人喪。

而最可惡的,莫過于第三种,“運動式執法”。回看這七十年,其實就是全國範圍内永無寧日的瞎折騰——除四害、三反五反、上山下鄉、大煉鋼鐵、文化大革命。明面上大聲疾呼人人平等,工農階級領導一切;事實單生殖器而言,就分出無數等級。文革期間,國家領導共妻亂倫,是游龍戲鳳;中層幹部作風不檢,是感情衝動;底層男女,稍有情愫,便是流氓成性。加之樣板戲洗腦,八個完美英雄,只聊革命不談感情。就算黨支部沒察覺,周圍一旦揭發,立刻秒變階下囚,掃廁所戴鉄帽剃陰陽坐飛機臉上刺大字都是意料中事。八十年代初終于放開,壓抑已久的還未釋放,又迎來了“嚴打”風潮,牽個手都能被當流氓一槍爆頭,各種冤假錯案株連何止億萬!至于罪魁禍首們往往都是三部曲——拍腦袋決策,拍胸脯保證,拍屁股走人,哪怕身後洪水滔天,“勝似閑庭信步”。哪怕到如今,還會時不時來個掃黃打非。

事實上,一個缺德的社會,才會到處強調道德;一個沒有法治的社會,才會各種運動式執法——共黨高層要夜夜笙歌,所以養刁婦女消費慾,讓無數吊絲舔狗為五斗米累斷老腰;結果心上人還變成二奶小三;要殘害幼苗,所以天天教育底層不要早戀,專心學習文化知識,然後青梅竹馬突然失蹤,報完警就石沉大海再無音訊。甚至東莞被取締,據説就因爲復刻了高層的變態花樣玩法——好一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更兼之,頗有生殖器意向的“中國特色”“建築藝術”,不單海外紅色基因開枝散葉,還有各地真正的奇葩建築——譬如酷似大褲衩的中央電視臺,一柱擎天式廣西新媒體中心,以及女陰狀(或者全知之眼)海航標誌——對天來一發,就以爲奸了全世界;陽物埋土裏,就覺得日了整地球。上帝慾人滅亡,必先慾人瘋狂;正如當年泰坦尼克號,就算上帝親自來,它也弄不沉這艘船。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1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