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專欄】西方在當今危機中的覺醒: 從“民主寶寶”到“民主戰士”

——從安妮•阿普爾鮑姆的巨著《古拉格:一部歷史》談起

作者 :文石
编辑:Giselle

圖片來源: https://topbester.com/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關於德國納粹的史詩般的電影廣受歡迎,而關於蘇聯,關於東歐所遭受的共產主義苦難,西方大眾的反應卻要冷淡的多?同樣是為極權政府辯護,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因支持納粹被釘在恥辱柱上,而法國哲學家薩特對斯大林的讚美卻沒有影響他在讀者中的聲譽? 《古拉格:一部歷史》的作者安妮•阿普爾鮑姆在該書的序言中問道:“二十世紀30年代發生的飢荒,斯大林害死的烏克蘭人比希特勒屠殺的猶太人還要多。可是在西方,到底有多少人記得它?”為什麼斯大林的罪行並沒有像希特勒的罪行那樣激發出強烈的反應?

斯大林和希特勒一樣,都有計劃地實施種族滅絕,他們都殘酷迫害猶太人,此外,斯大林也不斷清洗蘇聯境內的其他少數民族。但一個常被人們忽視的事實是,德國納粹從未對本國民眾實行大規模的迫害和屠殺,而蘇聯的勞改營中絕大部分是“自己人”:城市居民、小職員、普通農民、工程師、科學技術人員,還有遭到清洗的內務部官員,甚至勞改營的建造者和管理者,即便他們極力表現出對領袖的忠誠,依然會在某個深夜被帶走。在德國納粹統治下,只要相信和服從政權,一般民眾甚至會感覺生活水平有所提高,社會秩序井井有條,只是在東線戰敗後,生活物資才出現緊缺。而列寧和斯大林治下的蘇維埃政權給民眾生活帶來的一直都是貧困、飢餓、動盪、混亂和野蠻低效的管理方式。

在二戰後,人們不會去購買帶有納粹標誌的軍帽當作旅遊紀念品,因為它在人們心目中明確地代表著邪惡。但蘇聯解體之後,帶有紅星、鐮刀的紀念品在俄羅斯和東歐司空見慣,總不乏感興趣的顧客。人們看到像徵共產主義的標識,並沒有把它同罪惡聯繫起來——雖然死於共產主義殘暴統治的人數遠多於德國納粹,雖然罪惡無法被簡單地對比衡量,但斯大林所造成的人間慘劇更深重、更廣泛、更持久。

“當一次大屠殺的象徵令我們充滿恐懼時,另一次大屠殺的象徵卻讓我們微笑面對。”這是為什麼?

安妮•阿普爾鮑姆試圖從意識形態上來解釋原因:共產主義理想——社會公平、人人一律平等——對於大多數西方人的吸引力,肯定要比納粹種族主義主張及其所起的的倚強凌弱的成功大得多。所以西方左派甚至政治傾向不那麼明顯的人都或多或少地為斯大林辯護。即便關於蘇聯勞改營的殘酷情況早就被西方媒體披露出來,無論是西方大眾還是政客及精英知識分子經常選擇對它視而不見或輕描淡寫。

在我看來,這反而說明共產主義比納粹種族主義對世界的危害要大得多。納粹種族主義可以在軍事行動中被消滅,可以被釘在棺材裡成為遭人唾棄的歷史,但所謂的共產主義卻能不斷繁衍、不斷死灰復燃。

所謂共產主義所推崇的烏托邦首先是對私有製的否定,這會顛覆整個人類文明的構架——沒有私有製就不可能推動生產力的發展,蘇聯解體於經濟崩潰就很好地說明了這一點——在實施這個烏托邦的過程中,人類所遭受的苦難遠遠超過歷史上任何一次劫難。而即便是這樣明顯的事實,這種所謂的共產主義思想還是會對那麼多人產生魅惑力,還是會有人相信所有的慘劇都是實現偉大目標所必不可少的犧牲。一種能把人的思想扭曲到如此瘋狂程度的意識形態難道不是最危險、最具破壞力,也是最邪惡的嗎?

為了讓人們認識到這種邪惡,能夠警醒起來,安妮•阿普爾鮑姆詳盡研究了前蘇聯集中營的各種檔案和私人回憶錄,撰寫了《古拉格:一部歷史》一書,描述了集中營系統的建立和腐爛殘暴的管理對人的摧殘。但書名反而給人一種錯覺,似乎利用暴政鎮壓異己的極權統治、利用集中營所進行的大規模迫害已經成為過去。善良的人們以為,極權體制已經歷史的一部分,離自己越來越遠,甚至自以為是地相信,經濟的發展、中產階層的壯大和資本主義價值觀的滲入會導致極權統治的自行瓦解,沒有人願意生活在貧困窘迫、低效遲滯的紅色政權裡。

但利用共產主義實行極權的統治者卻從不這樣想。西方的麻痺、鬆懈、討好和各種利益勾兌,反而為他們提供了最佳契機。他們很清楚,以共產主義為名實行的極權和現在被普遍認可的西方民主是天然的死敵,是你死我活的關係,是遲早要進行殊死搏鬥的;他們也很清楚,民主體制和優渥生活反而會讓人變得天真、脆弱、貪圖安逸,以致在落入精心設計的圈套時,還渾然不覺。

這正是現在在歐美和澳洲發生的。一方面,政治精英和媒體對中共國和朝鮮這些極權國家不斷出現的各種古拉格集中營進行不痛不癢的批評,其敷衍的態度和當年西方對蘇聯的古拉格如出一轍。另一方面,從小就接受民主至上教育的民眾完全沒有意識到自身的利益早就被偷偷出賣,一向被認為強大無敵的國家實力正被腐蝕被掏空。一覺醒來,足以致命的廉價毒品源源不斷越過邊境,生物武器已經被釋放到各個社區,支持騷亂的武裝設備已經運送到鄰家後院,假幣、假藥、假選票順利通過海關和郵局投放到指定地點。而那些左派媒體還不斷告訴你一切正常,要相信世界大同。你的敵人則在暗中嘲笑你的軟弱迂腐。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句古話用於現在的西方民眾似乎是再合適不過的了,當人們發現民主和法制不是一句掛在嘴上的口號,而是需要不斷付出行動去維護、去捍衛,才會深切意識到它的寶貴。當人們不再是“民主的寶寶”,而變成“民主的戰士”時,民主制度才可能強大到足以戰勝它的極權主義敵人。這是一個覺醒和成長的過程,儘管是被迫的、儘管會很痛苦,但確是唯一可能度過當前危機的途徑。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uanwei
28 天 前

拥有民主自由的体制的西方文明国家的人民拥有时不感到珍惜,只有在失去了才会觉醒。但愿他们快快醒来,捍卫当下你们所拥有的民主、自由、法制的生存环境。不要等失去了再去争取那就会家HK的人民一样付出生命和鲜血的代价。

1+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每个人心中都是有自己雅典娜这个能力,农场将在雅典娜女神的智慧和正义的庇护下发展壮大。农场有专人接待,专人为你服务,享受G系列的福利,保障你的权益。灭共没你不行,每位会员都是农场的主人。 🏠 请联系Discord平台,期待战友们的加入,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aaqJrdY。🌹欢迎大家订阅🌹:1. Youtube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tz4lmA7mG3FzYbylgqjTQ);2. GTV频道(https://gtv.org/web/#/UserInfo/5f72f8f60cd82c6bb6a248a6);3. 推特频道(https://twitter.com/himalaya_au) 11月 06日